好学生王兴 好斗美团
猎云网 猎云网

好学生王兴 好斗美团

除了王兴,目前还没有人这么光明正大地挑战滴滴的霸主地位。

来源 | 猎云网(ID:ilieyun)

作者 | 林红瑜

尽管是周六,王兴还是八点半就到了公司。预算会开了整整一天。桌上两杯浓咖啡被他喝得见底,泡了三泡茶。当他走出带有投影仪的会议室时,太阳已经撤离朝阳区。下班人走在夜灯亮起的望京路上。站在落地窗前的王兴,看天出了一会神。

如果夜景好的话,那王兴可能还会为此发条推送。毕竟他曾经深更时分发过一条饭否,和大家讲,今夜月色真美,配一个标点符号组成的笑脸。

timg

这估计也是个充实的夜晚,对王兴来说,甚至还有些好消息。2018年1月13号这个周六,美团正式对外宣布,拿到上海、南京网约车牌照。距离去年情人节,美团首次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正好过了333天。

从提出做打车业务的那天,美团和王兴就又一次冲上浪头,成为媒体、评论人、观察者、创业者的关注焦点。牌照消息一出来,更是直接盘踞在各家头条上。争议和质疑,该来的早就来了。

做起打车业务的王兴,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个野心家。甚至有人这样形容他——模仿者,“迷茫地进入别人的互联网下半场”。

这个有着高高脑门的男人,对于别人的评价,或者说是指责,似乎毫不为意。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模不模仿、抄不抄袭。早在2012年时,他曾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好学生”的理念。

“不经意间发现携程的市值前段时间已突破100亿美元,不但远超它曾经的对手艺龙(2.6亿美元),而且也超过了它昔日的美国老师、现在艺龙的母公司Expedia(66亿美元)。超过老师的学生才是真的好学生。”(自王兴2012年的微博)

微信图片_20180116141222 

(左三为2006年的王兴)

王兴自己的创业史,就是他在互联网的“学生时代”。

校内网被大家认为,学Facebook,后来200万美元卖给了陈一舟。不好不坏的成绩。

接着,办了饭否,则有点像twitter。在2009年的上半年,用户由30万爆发到100万左右。后来因舆论安全等不可抗因素,被有关部门强制关闭。这个答卷,还是有点遗憾的。

饭否不行了,那就学美国的团购网站Groupon,做个团购网站。历经了拉手网、窝窝网搏斗的百团大战,美团活到了最后。如今再看,当时的对手都已无声无息。

单单做团购,还不够。王兴把美团团购转了个型,学饿了么,也做起外卖,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美团外卖平台。

有意思的是,如果套用王兴说话的方式,表述应该是这样子的。“不经意间发现美团的估值前段时间已突破300亿美元,不但远超它曾经的对手饿了么(66亿美元),而且也超过了它昔日的美国老师Groupon(颠峰估值230亿,15年跌至50亿)。超过老师的学生才是真的好学生。

这一回,王兴成了自己口中的“好学生”。但多数时候,王兴更愿意戏称自己:好奇宝宝。

“好奇”两字也不是第一次和王兴联系在一起。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说,“王兴好奇心强,阅读面广,对各种奇怪的问题感兴趣,社交稍微少一点。”

而在红杉资本合伙人孙谦那里,王兴留给他的最大印象也是——“好奇心非常的强,他对这个世界有着巨大的好奇。比如前段时间他在香港开会,我们一起吃完中饭,我问他下午干什么,他问香港有没有博物馆,他要找有关香港历史的博物馆。”

在红杉印度年会上,王兴和组织方一起去划船。船桨在马六甲打起细小白浪,王兴眼睛乌乌,和船上的印度人攀谈,追问对方背景、历史、成长经历。

而这个好奇的背后,更像是王兴在幽暗丛生中打磨过后,粗砺的躯壳底下,伸出个小触角,不停感知方向。双目炯炯。

接触的人多了,你自然会注意到,只有一直保持思考的人,才能有如此明亮的眼睛。

微信图片_20180116141227

在美团成立的第8个年头,估值已经是竞争对手饿了么的5倍。敏锐的天真人,“步入中年的好奇宝宝”,仍在继续寻找好老师,学习,然后试图超越。

如今收购了酷讯,与大众点评合并,美团成了“新美大”。 在2017年1月,美团推出了海外酒店预订服务。这一回,选了携程和去哪儿做了学习目标。

2月份的打车业务,更是一记炸弹,扔向出行市场。震得出行领域的老师滴滴,心下一惊,还得大无畏地表示,“尔要战,便战”。

2017年4月,美团推出榛果民宿,主打整租业务。在它面前,站着小猪短租、蚂蚁短租、Airbnb等一众老师。

盘子大了,关于王兴画饼的声音,不绝于耳。

携程梁建章曾经直接反驳王兴,“中国不需要更多多元化公司……多元化的公司虽然规模大,但是需要和其他资本竞价投资好的企业,或者需要靠烧钱追赶创新者。

质疑不断。那王兴为什么要做酒店民宿,做打车业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能混吃等死。这句王兴在17年年底提到的话,放在这里很应景。

单单“吃”这个活,能给美团带来多少利润?事实上,美团外卖每天的订单量,有1600万单。看起来,光鲜亮丽。但是,每送出一份外卖,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要补贴1-2元。

在竞争时期,烧钱扩大规模,跑马圈地,实属不得已。尽管多卖多亏,大家还是得硬着头皮上。不过对于美团来说,外卖业务占新美大所有业务的72.72%。占比这么高,却是个持续亏损的事,风险无处不在。一旦资金链断裂,将全面崩塌。

同时,保守估计,美团外卖每年要给小哥付200亿元工资,甚至更多。而且这个数字还会持续扩大,毕竟人工越来越贵。

反观国外的外卖,远不如国内红火。正因为,在国外最贵的东西就是人力。中国也会有这一天,就在不远的将来。

人口红利总会吃完。而那个时候,当外卖配送费高过点菜的价格,你还会考虑叫外卖吗?这就要打个问号了。

靠低廉劳动力而获取利益,毕竟不是长久生意。对于这些,这个好奇又好学的男人肯定是想过的。

而我们来看看滴滴。一天的订单量,就有2500万单。不仅总量超过美团的单日业务总额,毛利也远高于美团。

滴滴本身也是在利用闲置车辆以及闲置人力。很多司机都是工作之余,跑个滴滴,赚点外快。人力成本不是滴滴业务中,最昂贵的那部分。

据内部资料显示,2017滴滴为4.5亿用户,提供74亿次出行服务。GMV(成交总额)达到270亿美元,增速超过70%,基本实现盈利。

滴滴模式已经被论证,的确是个好生意。不过,滴滴的独角兽的地位,也显而易见。

除了王兴,目前还没有人这么光明正大地挑战滴滴的霸主地位。自然,“好斗者”就成了好奇宝宝王兴头上的另一个标签。

对于这个说法,平时极少正面回应的人,倒没有继续沉默下去。王兴表示,同向为竞,相向为争。美团更趋向于足球式竞技,而非泰拳式格斗。想得分,但没打算把对方撂倒。

其实,没有什么好斗不好斗,不过都是想赢,以及想一直赢下去的人。王兴的道理也简单:“别试图垄断不能垄断的东西。”

那么,美团有什么资本,从滴滴虎口中夺食?简单分析一下。

第一,美团用户量大,而且和滴滴用户存在重叠。在美团1.5亿的月活用户中,必将有一大票人,有打车需求。

第二,在逻辑上美团外卖业务,和打车相似。打车是和位置定位有关的服务。巧了,美团的送餐也是,和位置息息相关。这就极大降低了美团做打车的技术投入和研发成本。

第三,滴滴垄断网约车市场,缺乏竞争进化速度放缓。当挑战者变成利益既得者,创新者变成垄断者,反而是另一种困境。有数据显示,79%的用户对滴滴的服务不满意。一旦垄断,往往姿态傲慢,裹足不前,伤害用户。而对于美团来说,就是窗口期,用更好的服务争取用户。

第四,外卖业务和打车业务,存在兼容性。看看Uber,保守计算,自从开始送起外卖后,创造了30亿美元的销售额,很有可能更多。占到了Uber全球流水的十分之一。这就意味着,乍一眼看上去没有关系的业务,实际上不冲突,还很有空间。当然,滴滴也宣布做外卖了。

这就有个疑问了,到底是美团做打车容易,还是滴滴做外卖容易? 

打车业务,连接的是车主和乘客。外卖业务,连接商户和用户。从业务特点来看,外卖地域性强,商户合作方式复杂,平台品类繁多,同时运营成本、地推成本更高。相比打车,做外卖平台,更麻烦琐碎。

这样来看,虽然都想要包抄对方的后院,但是滴滴绕的路,更远一些。

所以,理论上来说,美团做打车,有机会。但能不能赢,38岁才感到一些些自卑的王兴,也说不准。

尽管王兴一度强调,不会大规模烧钱做打车业务。但按目前的局势来看,美团已经开始陷进补贴漩涡。

据业内人士透露,美团打车每单的补贴,有20元左右。据官方信息,美团打车在南京日订单量突破10万,按这个数字保守估算,仅仅在南京这个地方,美团每天要拿出2000万元,补贴美团打车。十个月的补贴,算起来,接近6亿元。

“有些事,不能多说,不能不做,不能出错。”压力已经悬在这个一度自信的男人头上。之后美团打车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上线后,补贴支出还会持续扩大。

“时间就像洪流,我们的小船快飘到尼亚加拉瀑布口了”这是王兴最新发表的话,对于当前悬心前进的美团,格外恰当。前途不可知,成功难以期。

王兴 美团 滴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