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曹津:我为什么离开YY做“小葫芦”?
麻策 麻策

对话曹津:我为什么离开YY做“小葫芦”?

提起“小葫芦”你会想到这是一家赋能主播的平台吗?除了别具一格的名字,它最大的特点在于“帮主播赚钱”。

年初,上海。小葫芦年度盛典。曹津第一个上台演讲,这是他卸任多玩总经理、离开YY两年多后的首次公开亮相。

你可能没有听过曹津。过去他为业内所知的身份是YY联合创始人、虎牙直播创始人。他有着成功的创业经历,但为人低调,不爱抛头露面。他对产品力有一种执着的信仰——觉得“日常业务当中各种各样的困难,最终都是靠产品力说话”。

2015年5月,曹津离开了他参与创建的“直播帝国”,于次年下半年重新出发。在直播这个拼杀惨烈的行业,他选择躲开枪林弹雨、炮火丛生的核心战区另辟蹊径,从服务切入为主播赋能。按他自己的话说,叫做“帮他们去赚更多的钱,帮他们去圈更多的粉”。

小葫芦最早是一个南京的团队在做的直播辅助类的OBS插件。曹津告诉创业家,他很早就跟这个团队有接触,“觉得切入点很好,感兴趣,于是就参与进去了”。这个项目真正系统性地做大就在曹参与进来之后。

根据官方的说法,它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数字化艺人服务平台,可以为主播和公会等提供包括内容生产、管理、数据统计、价值分析、商业化等全方位的服务。

曹津在盛典演讲中提到,截至2017年底,有超过100万专业主播使用小葫芦直播工具。他强调,这些使用小葫芦的主播平均开播时长是7.8个小时。在这个行业,开播时长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专业程度。

此外,他还公布了另外一些数据用于证明这家公司的发展速度之快。比如,“月活主播数超350万”、“日存储数据高达600G”。其还称,小葫芦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直播工具库。

对直播,曹津有很多独到见解。他认为直播不是行业,而是一种收入手段。从商业价值来说,他觉得“直播艺人的商业价值还没有被很好地挖掘出来”。“在朝着精细化运营方向走的时候,其实他们(主播)是需要很多辅助能力的。”曹津告诉创业家。其中,帮主播轻松地赚更多的钱是很重要的一环。

为此,小葫芦推出服务产品“聚宝盆”。简单理解,这是在主播和广告主之间搭建起的一个低成本、高效的“桥梁”。据曹津介绍,该产品收录了中国最多的主播资源,结合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为广告主提供标准化、精准的主播投放系统,内容形式轻松、有趣,投放效果千人千面。

“增加主播收入,让主播活得更滋润,这些都是对行业有帮助的。这是做加法的东西,不碰触平台任何利益。”曹津说。“你会发现,其实主播接了广告,开播时长、粉丝互动反而是增加的。”

在他看来,让内容的生产者活得更好胜于一切。目前,各直播平台对此种“插播小广告”的行为保持默许态度,尚处尝试阶段。

小葫芦现阶段最大的尴尬在于外界对其数据真实性的质疑。这种质疑直指曹津跟虎牙、YY的关系,认为作为第三方机构小葫芦发布的行业榜单有失公允。

“我们又不指着榜单赚钱。”曹津对此不以为意。“这些东西我觉得都不重要,你解释也没用,你说啥呢?最终是产品说话,我觉得当数据能够形成服务价值的时候,大伙儿就能接受了。”

曹预测,随着资本推动,2018年直播平台会迎来又一轮的洗牌,同时可能“会有2-3家平台走向上市”。行业逐渐成熟,必然也会有一家服务行业的平台出现。他希望抓住这个机会。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像曹津这样的故事是一个缩影:当一个男人四十岁前后就实现财务自由,他要做些什么才不至于虚度余生?近期,我们和他聊了聊。

以下为对话节选。

创业家:离开YY之后的空档期您在做什么?

曹津:一方面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一方面其实也做一些天使投资。天使投资不能让我获得那么大的成就感。不是专业做投资,项目渠道其实是很有限的,大多是老同事、老朋友推荐,看着还不错的(项目),就投一点,但这不是一个系统性的思考,属于“碰到了就碰到了,碰不到就算”这样的一个心态。

在后期,我觉得自己离市场、用户越来越远了。尤其是上市以后,我可能更多(参与)的是公司内部的管理工作,会感觉越来越不理解90后,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用户需求。这是一个让我挺有危机感的事。

创业家:小葫芦和游久是什么关系?

曹津:外面有两种声音,一个是说小葫芦是虎牙的,另外一个是说我们是游久投资的。这两种声音都不对。实际上,我们跟游久、虎牙在公司层面没有关系。

代琳个人是我们的投资人。

说我们是虎牙的倒是会有一点影响,因为别人会觉得说你这个数据到底中不中立。你说我算有关系,还算没关系呢。我已经从多玩跟YY都辞职了,但是你说这种血脉,即便是情感上,我觉得也存在。但是不会影响我们数据的中立,这个是我们产品的立身之本。

创业家:对于榜单的争议,你好像从来没有回应过?

曹津:没想回应。我觉得跳出来说反而没用。你出来说啥呢?而且我觉得创业公司,有人帮我们去宣传,也没啥不好的。最终是产品说话,我觉得当数据能够形成服务价值的时候,大伙儿就能接受了。

创业家:您个人的低调跟YY有关系吗?

曹津:对。YY以前其实是很低调的,当然今天因为做了整个娱乐就不得不开始高调起来。但是,学凌(YY创始人李学凌)还是一个非常低调,不太喜欢营销,也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我觉得产品力是我们的一种信仰。最终是靠产品来说话的。

创业家:能讲一下之前您在国外的经历吗?

曹津:我其实是学人工智能出身的,读的专业是机器的自动驾驶,放在今天看特别合适,但我早学了20年。1997年我在美国毕业,当时我们的毕业作品是用一辆高尔夫车改装的自动驾驶车,上面两个摄像头、六个雷达,下面铺一堆电池,中间放一个PC。当时还拿了全球自动驾驶赛事的第三名。在一个400米的场地,有沙子有坑有障碍物,看谁的车能最快跑完一圈。日本人拿了第一。

我毕业的时候就赶上第一拨互联网浪潮了。我是2004年底2005年初回国开始创业。那是最早的时候。

创业家:小葫芦是您的下半场?

曹津:我倒没定义下半场。我觉得自己幸运的是,赶上了这几次浪潮:从90年代末的第一拨互联网泡沫开始,到后来的游戏,到移动互联网,到所谓大数据、人工智能,到今天的区块链,我都碰上了。碰上了我觉得就要去抓住。

大量的新的机会在出现。我觉得过去十年和未来十年,这二十年其实是特别珍贵的黄金创业期,而且节奏越来越快。一个共享经济可能三个月就铺掉了。不进去浪一浪是会非常可惜的。你沉寂半年、一年,就可能会觉得跟这个时代脱离了很远很远,这是我特别担心的事情,所以还是觉得应该去浪。

每一次的浪潮对个人的认知界限都有很大的突破。你需要去体验它。我心态也还算蛮年轻的,我没觉得我太老,还是想能折腾就折腾。

创业家:直播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是什么?

曹津:有平台走上市算是一个起点吧。早期混乱的状态会逐渐趋于理性。2018年我觉得会有两三家平台在不同的市场上市。

创业家:在这个行业,你最认同谁的观点?

曹津: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人的战争。比如说,直播这件事已经干了十年,大家对这件事的理解都会不太一样。

小葫芦 曹津 直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