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海南的东北“老铁”们
2018-04-16 10:41 海南、候鸟、东北三省、房产

漂在海南的东北“老铁”们

“候鸟”指的是在海南流行的一种养老模式:在寒冷的冬季由北飞到南,享受南方的温暖,春天暖和了再由南飞到北,享受北方的清凉。

来源 | 界面(ID:wowjiemian)

文|韩沁珂 

“上周我刚去海口某派出所提交了落户材料”,毕业不久的李峰决定留在海南长期发展。

来自吉林白城的李峰,曾在海口某职业技术学院的动漫设计专业,毕业后进入海南省一家大型地产公司从事策划工作。目前仍在儋州工作的他,在2015年以每平方米约7000元的价格在海口购置了一套房产。

“毕业后本来想在海口找个设计相关的工作,但是没有合适的。当时急于找工作,就进了实习过的地产公司。”李峰向界面记者表示。后来听同事聊起海南的落户政策,2003-2017年在海南省内上大学的可以申请落户,李峰便决定把户口迁过来。“在海南念大学的外省学生很多,但留下继续工作或定居比较少。”他说。

2017年,海南省印发《海南省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包括教育部“985工程”、“211工程”高校本科应届毕业生、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才、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资格、高级技师职业资格的人才、海南省认定高层次人才和创业人才等在内的七类人才,可以选择在省内任意城市落户。此外,年龄在40周岁以下、且与当地用人单位签三年以上劳动合同的专业技术人才,和创业人才也可在实际居住地申请落户。

2005年到海南大学旅游学院任职的范士陈教授也是通过人才引进政策落户海南的一员。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海南大学的就业机会是他定居海南的主要原因。范士陈向界面记者表示,海南大学约有80%的博士及以上人才,都是通过人才引进政策吸引来的外省市人。

海南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海南全省年末常住人口925.76万人,较上年增加8.76万人,全省自然增长率8.72‰。

在海南的900余万人口中,从外省市迁移到海南的人口数量占到多数。建国后,海南曾经迎来三次人口快速增长的时期。1982年海南岛第三次人口普查资料统计显示,1950-1982年,海南岛的人口由250万人左右增加至约581.3万人。为巩固国防,各国营农场、林场、茶场和厂矿企业在此期间从内地招收大量工人、干部、技术人员。1953-1982年,入岛人数达到83万人,占1982年全岛人口的15%,其中农垦系统引进移民约占全省移民的12%。

1988年海南省人民政府成立,海南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吸引了大批人口和资本涌入。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全省总人口为786.75万人。10年零4个月的时间里,增加了130.94万人,增长19.97%。其中城镇人口增长16.16个百分点。

时至2010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加速展开,游客及常驻人口均快速增长。2010-2013年三年间人口总量年均增长1.02%,高于2000-2010年间0.98%的平均增长情况。

2

(春节前后,跳舞大军一度占领整个广场,随着游客和“候鸟”的离开,现在已减少了近四分之三。摄影:韩沁珂)

范士陈表示,除了建省和国际旅游岛政策带来的两次大规模人口移入,出于对海南自然环境的向往,海南也存在这一些常态化的人口移入。

事实上,海南优越的自然环境正吸引着众多北方中老年人加入“候鸟”大军。

“候鸟”指的是在海南流行的一种养老模式:在寒冷的冬季由北飞到南,享受南方的温暖,春天暖和了再由南飞到北,享受北方的清凉。“候鸟”人群已成为近年来海南流动人口中不可忽视的群体。

根据2016年海南省官方统计,在海南的“候鸟”老人约有45万人。

此前海南省卫计委和北京大学合作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海南省“候鸟”老年人群的户籍地主要在北方地区,来自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以及北京市四省市的候鸟老人占总人数的53.9%。另据三亚市民政局统计,“候鸟”老人主要来自东北三省、西北和长三角地区,其中四分之三是东北人。

在三亚市候鸟人群较为集中的港门村,几位在港华广场做服装生意的摊主告诉记者,周边的摊贩大多是东北人,冬天来买东西的也都是东北人,“这两天大家见面第一句话都是‘啥时候走啊?’”

3

(由于买房的“候鸟”人群多已回家,清明期间,小区里只剩寥寥几家住户。摄影:韩沁珂)

“清明节这两天能明显感觉到城里一下子就空了”, 在三亚开出租的袁媛告诉记者,每年10月底,“候鸟”人群开始过来,春节过后陆续离开。“‘候鸟‘来了对菜价和房价影响很大,但是对出租车影响不太大。”她说。

今年46岁的袁媛,老家在黑龙江省鸡西,因为老家的经济、环境状况都不尽如人意,2008年前后,她和丈夫先后来到三亚发展,从此定居了下来。

4

(操着东北口音的叔叔阿姨正在白鹭公园中打牌、健身、唠嗑。 摄影:韩沁珂)

“三亚的淡旺季区别特别明显,基本上是半年挣一年的钱。“袁媛给记者算了笔帐,她开出租每年的收入将近8万元,冬天每月约有1万元以上的收入,进入夏季就只能勉强挣出份子钱。平均下来,月收入大约6000元左右。

“春节前后,我每天能跑两、三趟天涯海角,现在也就一趟,而且你也看见了,很难拉到人“她说,“我们主要还是为外省市来的游客服务,本地人和‘候鸟’人群基本都有私家车或者熟悉的车队。”

袁媛表示,海南省推行国际旅游岛政策之后,游客增加明显。据海南旅游委统计,2018年春节黄金周期间,全省接待游客567.55万人次,同比增长10%,接待游客人数为2014年的2倍。仅三亚一地就实现旅游总收入97.02亿元,旅游收入占全省的70.7%。

范士陈表示,淡旺季差异是旅游城市普遍面临的问题。作为一个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热带季风气候海岛,海岛淡旺季属性会更明显一些。“旅游服务和产品供给和需求的不均衡是根本原因。受此影响本地和外来人口的就业也呈现出淡旺季特征。”他向记者解释。

对此,海南尝试通过旅游产品多元化、应时化等方式来缩小淡旺季差异。前几年,海南省政府曾经推出清凉一夏的概念,吸引外省市游客在淡季到海南避暑或拍摄婚纱照。“7、8月的时候生意要稍好一点。”袁媛表示,“有一些家在南方的老人会到三亚避暑,和长三角大都市相比,这边夏天还是凉快一些。”

“旺季出现的一些宰客现象,有部分原因也是由于淡旺季差异给服务业从业者带来的生存压力”,范士陈对界面记者说,“淡旺季差异带来的就业压力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社会稳定,对此学界也正在寻找有效的解决方式。”

2017年,海南全省地区生产总值4462.54亿元,比上年增长7%,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22:22.3:55.7。服务业是其支柱产业。

“海南虽然气候很好,但是除了旅游服务业和地产业外,其他行业的就业机会并不多。 ”袁媛向记者表示,在打车和租车平台的冲击下,这两年出租车生意也并不理想,她也在考虑换个生活水平低一点的城市,或者离开海南。”我年纪也不小了,开出租也不是长久之计。”袁媛曾考虑过做回老本行,在海南也开个小超市,但是仔细权衡之后放弃了。海南淡旺季太明显,也没有在老家有同行朋友可以帮忙,进货调货都很难," 她说。

同样在考虑离开海南的还有从事地产行业的80后柯晓 。”11月的新盘处理完,我可能会去广西吧”,他不太确定的说,琼海房地产市场的接近饱和和最近出台的限购政策,让他有了离开的念头。

2018年是柯晓在海南琼海从事地产工作的第四个年头,4月底,他准备给自己放个大假,开车回老家齐齐哈尔呆半年。从2014年开始,他每年只在五六月的时候回家住几天。此前,柯晓曾在黑龙江大庆做过几年地产生意,由于东北市场不景气,他选择来到当时发展迅速的海南。

上个月,海南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等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我省住房保障和供应体系的意见》,提出非本省户籍居民家庭在海南范围内只能购买1套住房,同时,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70%。此外,非本省户籍居民在实行限购政策的区域购买住房时,需提供累计5年及以上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保缴纳证明。取得不动产权证5年内禁止转让。

“海口、三亚、琼海这些东线城市算是海南房地产业走在前面的吧,虽然在一些西线城市,限购政策还没完全落地,但也就是早晚的事了。”柯晓向记者介绍到,目前琼海的高端商品住宅主要还是“候鸟”们在买,这其中东北三省、四川、上海的购房者占到绝大多数。

“除了就业的问题,难以融入当地生活也是我想离开的原因之一”,柯晓向界面新闻记者讲述了他在琼海生活期间和当地人发生的几次冲突。“有些东北人做得过了,我也老没脸了,但不能说只要发生冲突就是东北人得不好,文化差异才是主要根源吧。”

范士陈认为,地域距离和文化差异程度成正比,东北人与海南本地人的矛盾格外突出,一方面是两个地域的文化差异过大,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在海南的东北人确实数量庞大。“作为一个海岛,海南在地理上是有封闭性的,这也造成海南在文化、科技发展等方面会相对滞后,这也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中国要进行改革开放,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更要开放。这项工作依然任重道远。”范士陈说。(文中李峰、柯晓、袁媛均为化名)

界面 界面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