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股市暴跌更糟糕的,是又蠢又坏
2020-03-11 08:54 美股暴跌 美股

本文来源|我是南七道 ( ID:nanqidao33)

3月9日晚间,美股暴跌,标普500指数跌幅达7%,具体原因专家解释说过了。股灾发生时,无数人在朋友圈转发,配上的转发语,“我们见证了历史的崩溃” “全球大萧条来了”。各个群里塞满了各种““无数企业破产”、“全民大失业”等耸人听闻的话。我问过四五个人,只有一个人有美股账户,其他的人,表达了类似“刺激”等语焉不详的话。

全球股市完蛋了吗?今天港股和A股翻红,美股盘前集体大涨,像但斌等投资大佬昨天都在逆势买入,这就是最好的说明。但为什么有些人,这么着迷批发恐慌情绪呢?

我先说说在疫情中,各地都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奇葩事。在我老家,湖南的一个小县城,突然有天晚上11点钟,几乎所有群里都在转一个消息,说有个小地方,有个60岁聋哑人,竟然开口说话了,说你们要今晚12点之前吃鸡蛋保命,于是群里大部分人手忙脚乱开始煮鸡蛋,吃鸡蛋。后来事情越闹越大,直到县政府介入调查,结果是一老妇人无事生非,胡编造谣。很多人认为转发这个消息是“无风不起浪” ,只是“好心办了坏事”,但是他们全然不顾疫情中民众们紧原本张而脆弱的神经,已经经不起所谓“好心”的折腾了。民众这个需要的是希望和真相,而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哈佛大学教授孔飞力,写了一本特别牛逼的书,《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作者是说的是清朝乾隆年间,浙江德清有人造谣,说妖人可以通过人的发辫、衣物和姓名来盗取灵魂,被盗者则会死亡。于是从春天开始,“叫魂”的妖风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百姓人心惶惶,各级官员疲于追捕妖人,皇帝为社稷寝食难安。成千上万名所谓“妖人”被抓捕甚至斩首,多位官员被罢免,但最后却证明是一场闹剧,无非就是民间有人造谣诬陷,制造恐慌。没办法,乾隆皇帝灰头土脸,只能草草收场。

时间过去了250多年,但妖风并没有散去。在传统的媒体传播里,有一些通常的规则:比如 “我们报道飞机失事,但我们不报道没有失事的飞机”,还有“坏消息是好新闻(Bad news is good news)”。但起码还有个基本的求证。

到了人人都有传播能力的社交媒体和短视频时代,这种惯例被彻底异化扭曲:坚决只传播坏消息,或耸人听闻的消息。而且是没有经过任何正常分析,或常识判断的所谓事件或新闻。就像美国《Science》发表了一篇文章说的那样:“社交媒体上,谣言比真消息要传播得更快更广更深”。关键是,有人以传播这些假消息为快感。

认真分析,你会发现,每个微信群里,经常发表一些没有根据的谣言和耸人听闻消息的,是固定的那么几个人。社会心理学家玛丽安·艾茵姆在《葡萄藤式的知识:作为(知识)探索的流言》一文里说,“传言通常发生在朋友、亲戚、邻居等熟人小圈子里”。但微信已经突破了这个规律,延伸到了半熟悉和陌生人圈层里了。

在《叫魂》这本书里,孔飞力分析老百姓为啥要造谣传谣甚至诬陷别人,“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嫉妒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妖术既是一种权力的幻觉,又是对每个人的一种潜在的权力补偿。”

同样,在社交媒体和短视频时代,传播的便捷性和主动性,其实让很多人产生了一种虚幻的权力感。很多在现实生活中一事无成,无所事事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自我的存在感,和重要性。他们对于各种耸人听闻的消息,像饥饿的鲨鱼,渴望带血的鲜肉一样,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朝朋友圈或微信群里,扔各种未经证实的所谓秘闻和内幕,消息。这是一群缺乏基本常识,一群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一群没有基本分辨力的人,造谣和传播恐慌就是他们活下来的动力和快乐源泉。

这种人,哪怕是获得一分钟的关注,也可以得到一种“我是信息中心和消息之王”的快感。

在一切乐于传播明显谣言或恐慌的群体里,这种幻想中的权力或自我存在感,与常识的缺乏高度合体,于是流言变得无处不在:它可以是掐头去尾的马路消息;可以是模糊的陈年往事再冠以新的标题和事件;可以是信誓旦旦“自己朋友”或者身边的“真事”;也可以是直接将自己的臆想变成所谓“新闻事件”。这种虚幻的权力感,存在感,为谣言和焦虑的传播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微信和微博在疫情中强力推送的各种辟谣消息,就是最好的说明。

我们尊重那些有理有据,冒着生命危险的疫情吹哨人,也尊重那些深入一线调查的记者,或者是收集各种信息,客观分析,得出自己独立见解的人。但是,对于胡乱编造、制造恐慌、传播焦虑、煽动民情的人,我只能说,你们不仅蠢,而且坏到骨子里!

我是南七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