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云启资本」陈昱:锁定“围猎区域”,静候与“猎物”相逢
2020-07-20 16:00 陈昱 云启资本

专访「云启资本」陈昱:锁定“围猎区域”,静候与“猎物”相逢

最伟大的公司都是在危机中成长的。

陈昱,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重点关注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自动驾驶等领域的投资,主导投资 PingCAP、擎朗智能、新石器、智齿科技、德风科技、一起写(被快手收购)等一系列项目。

作为云启资本的董事总经理,陈昱主导投资的多个项目,相继宣布完成下一轮融资:

►  室内无人配送机器人公司“擎朗智能”完成2亿元B系列融资; 

►  无人车公司“新石器”完成近2亿元A+轮融资——这可能是目前中国无人配送(Robot-Delivery)领域最高单笔融资记录; 

►  人工智能客服公司“智齿科技”完成2.1亿元C轮融资; 

►  工业互联网公司“德风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

对投资人而言,密集收获这么多好消息,并不常见。特别是在疫情当下,被投企业纷纷逆势上扬,就显得更为罕见了。 陈昱的反应并没有外人想象中的得意,而是一如往常的冷静:“最伟大的公司都是在危机中成长的,杀不死你的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他用Google和Facebook举例。两家公司在成立早期分别经历了互联网泡沫和全球经济危机,挺过去之后,发展壮大,并且都只用了三四年时间即登陆纳斯达克,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 

投资就是“按图索骥” 

观察陈昱的投资案例,不难发现,他的投资重点多集中在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自动驾驶和机器人等领域,并在这些领域深耕细作,罕有“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跨界投资行为。 对此,陈昱的观点是:“对投资人而言,独立思考的能力非常重要。我不是追风口的打法,我做的是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在竞争激烈且纷繁芜杂的创投圈,外表随和亲善的陈昱其实更像是一个沉着冷峻的猎人,心思缜密地运筹布局,锁定“围猎区域”,一心一意静候与“猎物”相逢,而完全不会被周围的风吹草动所左右。 周围的风吹草动,则指各种所谓的热点与风口。它们的起起落落,并没有干扰到这位胸有成竹的猎人。 

陈昱的“胸有成竹”,源于自己的投资方法论:“投资人最好的打法,就是选择一个赛道,钻研进去,建立自己的思考系统和逻辑框架,剩下的就是按图索骥,去找那个好项目就是了。” 他说,自己早在2016年就开始研究机器人赛道。为什么会关注这个赛道?因为他发现,中国自2015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以后,并没有迎来期待中的生育高峰,相反,出生人口数量远低于预期。 

2016年和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分别为1786万人和1723万人,这一数值远低于国家卫计委2023万至2195万的预期。2018年和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继续下降至1523万和1465万。这意味着,二孩政策开放以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反而一路创新低。

 陈昱认为,如果中国的生育率持续走低,必然将会导致人口结构发生变化——适龄的劳动力不足,“供给不够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供给的替代品,我们能想到的替代品就是服务机器人。” 因此,陈昱锁定了这个赛道,“按图索骥”投资了擎朗智能、新石器等一系列公司,并以一个称职投资人的耐心,给予它们从萌芽开始,茁壮成长的时间,“我必须承认的是,timing(时机)是很难判断的,你一定要有耐心,因为to B企业的成长曲线和to C企业是不一样的,产品研发、市场培育等等都需要时间。” 

陈昱的耐心是值得的。从2016年投资至今,蛰伏四年,这些被投企业陆续进入下一轮融资,开始显山露水,已然在业内成了气候。

如果用“经典”来形容他的某个投资案例,陈昱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所有项目的欣赏——这应该也是所有投资人的经典答案。 

不过,陈昱还是着重提到了PingCAP。这是一家开源的新型分布式数据库公司,其研发的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TiDB项目,目前在全球拥有广泛用户。 

作为一个技术色彩背景浓厚的投资人,陈昱对PingCAP的赞誉是毫不吝啬的:“以前大家都觉得国外的月亮更圆,在基础软件方面好像国外的技术特别牛逼,中国在这方面很难做出世界级的产品,但PingCAP证明了中国也能做出来。PingCAP现在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分布式数据库公司。” 

陈昱此前曾在谷歌工作,也曾以CTO的身份参与过力美科技的创立,自然十分懂技术。在投资PingCAP之前,他直接去看了对方的代码,并判断出了其中的发展潜质,最终做出了投资决定。 

“我特别喜欢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 

陈昱加入云启资本,是因为他曾经在IDG短暂实习过,并由此结识毛丞宇。2014年,毛丞宇从IDG合伙人的位置离开,选择自立门户,成立云启资本,邀请陈昱加入。陈昱自此开启投资人生涯。 

从创业者到投资人,陈昱认为,这让他在面对创业者时更有同理心,更容易产生共鸣,“就是会产生化学反应,不然很难聊到一起去。”

 其实,国外主流投资人,多有创业背景。最著名的莫过于美国硅谷的风投教父彼得·蒂尔,他创办了PayPal并成功退出,后成立风险投资基金Founders Fund,陆续投资了Airbnb、Stripe、LinkedIn、SpaceX、Yelp等多家著名公司,此外他本人还是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 

陈昱认为,未来中国也会有越来越多创业背景的投资人。 因为有过创业经历,陈昱在看项目看团队时自然多了一层犀利。他不否认“投资就是投人”的说法,但他同时强调说,科技项目的早期投资,能不能把东西做出来更重要,“团队是否把握正确且领先的技术路线,并且有能力把产品做出来,是投资早期科技项目的前置标准。人的因素同样重要,我只是又加了一个标准。” 

他直言,技术出身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因为他们的技术优势很明显,毋庸置疑。如今风头正健的几家公司的创始人,例如今日头条的张一鸣,拼多多的黄峥,快手的宿华和程一笑,都是技术背景出身。 

不过,陈昱也补充说,随着公司的发展,创始人必须要考虑营销、战略、运营等商业细节问题,“这时候创业者的学习能力和进化能力就凸显得尤为重要。” 

他说,他最欣赏的创业者的特质是聪明、诚实、有野心,“我特别喜欢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 

新基建与VC 

 一直以来,云启资本在官网上的介绍是这样的:专注to B早中期投资,围绕“技术赋能产业升级”上下游布局。这和国家提出的“新基建”不谋而合。 

 “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设、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七大领域。

陈昱说,在这七大领域里,VC涉足比较多的领域是前四个,后三大领域牵涉到的资金量相对比较大,比较适合国有资本参与,“云启资本自2014年成立以来,一直围绕着这几个方向进行科技投资。只不过,彼时没有新基建这个名词。”

 陈昱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新基建”为我们国家未来十年发展的方向定下一个基调。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一定由科技来带动。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中国科技水平在很多领域已经具备了国际领先性。“作为VC,我们愿意支持那些能够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技术创业者,因为他们可以在全球竞争的格局下实现弯道超车。” 

郝德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