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专访胡海泉:我是著名的投资人,不是著名投资人
王奕,蒲鸽 王奕,蒲鸽

独家 | 专访胡海泉:我是著名的投资人,不是著名投资人

在浮躁的创投圈,他特立独行,且不忘初心。他说:“我不是一个著名投资人,我只是一个著名的投资人。”

i黑马 王奕 蒲鸽 11月16日报道

胡海泉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歌手。2014年,《财富》中文版公布的“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中,他作为投资人赫然在列。此时,他投资人身份开始被公众关注。

从卡牌游戏《龙之召唤》,到智能硬件独轮车Ninebot纳博恩和土曼手表,从分享平台宝驾租车,到票务公司黑马APP等多个领域,胡海泉都有涉猎。

胡海泉自有一套投资逻辑,他算不上理性的投资人,他觉得早期投资就像交女朋友或写歌,靠感性和激情;他对金钱并不敏感,他甚至没有算过,哪个项目对他的资金回报率最高。

在浮躁的创投圈,他特立独行,且不忘初心。他说:“我不是一个著名投资人,我只是一个著名的投资人。”

好奇心,或本能

胡海泉就坐在对面。身穿黑色卫衣,未上妆,作为歌手,他显得简朴;但如果作为投资人,已算得时尚。

他有些抱歉,每次回北京的行程都安排得特别满,当天他安排了4拨采访,车轮战。为此,他推迟了采访时间。

明星和投资人的双重身份,吃掉了胡海泉的所有时间,他只能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才能平衡两个领域的工作。

成为歌手,需要追溯到17年前,他与陈羽凡成立“羽泉”,一路高歌猛进,红透半边天;作为投资人,他也不算生手,已有10年历史。

2004年,互联网开始冲击传统唱片市场,免费、盗版、侵权让整个行业举步维艰。尽管在舞台上够光鲜亮丽,但他对文创行业心有隐忧。他开始研究新技术、看书、和业内的人聊天,他摸到了一个让他着迷的东西——未来。

“就投资的行为来讲,其实就是把手伸向未来的一种方式。”他开始明白,这些创新而灵感涌动的企业,是社会最有活力的部分,是未来的动力。

“我对未来充满好奇,所以一直尝试新事物,保持年轻心态。”好奇心,胡海泉提到很多次,就如深植体内,“这是本能”。

胡海泉获取项目的渠道,有朋友圈,也有投资机构,还有参加媒体策划的创投节目。但越早期的投资,风险越大。

“我认为做得好还是要有激情的人,不是专业精神。专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但是在看早期项目来讲,有些时候真的有点像交女朋友或者是写一首歌,有时候靠感性的,没有办法用理性去衡量。”胡海泉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理性的投资人,他会关注两点,第一,自己喜欢,感兴趣,第二,和创始人聊得来,有打动自己的东西。

“无论谁做了某个点的创新,我都会感兴趣,也很佩服。做天使投资,我最大的乐趣就在与参与改变,推动改变,帮助改变。”这种从零到一的创新过程,正是他最动容的地方。

与其他投资人不一样的是,胡海泉对金钱并不敏感。当问到回报率最高的投资项目时,他思考了很久,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就没有算过。

理性,金钱,这些投资人最关注的东西,似乎对胡海泉都不太重要。好奇,激情,创新,才是他出发的起点。

著名的投资人

胡海泉说,投资的过程,就相当于写一首歌。一个人自己孕育的旋律,到满街都在播放,投资一个商业逻辑,到最后走通成为人们生活必需品,这两件事,带给他的成就感是一样的。

“其实,天使投资人跟歌手是一样的,有代表作才是成功。”作为歌手,胡海泉的代表作太多。作为投资人,他的代表作是什么?

他有点谦虚地笑:“其实我并不是著名投资人,只是著名的投资人。”

今年上半年,平衡车制造商Ninebot(纳恩博)宣布,完成对美国平衡车开创者Segway(赛格威)的全资收购。平衡车的天使投资人正是胡海泉。

从资本角度来说,一家小公司发展,到并购美国企业,成为全球的行业领导者,确实算最成功的代表作。

在2013年的一次音乐节上,纳恩博作为赞助方为演出提供试用机。当时,胡海泉在后台试用了一下,觉得这东西酷,体验爽,就有了兴致,频繁与制造方沟通联。正值纳恩博早期融资和品牌推广期,双方一拍即合,羽泉成了投资方。

“讨价还价也很残酷的,当时和高总都打了起来。成为一家人后,肯定会不遗余力了。”谈到讨价还价的段子,他哈哈直乐。

但在胡海泉心中,这还不是他最心仪的代表作,他提到一个并不有名的,叫“Pink”的APP。这是一个潮流垂直电商,专门收罗全世界最好玩最性感的粉丝物品,大到house,小到指甲刀。

“你说,这是不是很性感?”他为这个创意折服,就像孩子喜欢一个炫酷的新事物,他并不在乎成功与否,但他愿意花全部精力去呵护。

在投资节奏上,他的步子也在放缓。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的第二季度之前,胡海泉认为那是“寒冬还未来之前最后的狂欢”,泡沫太严重,一些创业者胡来,漫天叫价。

他记得最夸张的一次,一个创业者,商业计划书里的团队是拼凑过来的,项目还没上线,估值几千万。对于这种浮夸的泡沫,胡海泉直接无视,不耽误一分钟。

资本寒冬的到来,他认为是行业发展的必然,也是对行业的肃清,本身是好事。但创业的热度还没有回归正常值,他发现,大众创业,真的是所有人都在创业,从一线城市的一线创业机构、创意机构,到二线城市、传统产业都在做,甚至一些学术型的实验室都加入创业大流。当所有的人,试图用资本改变一切的时候,就会变得良莠不齐,混乱不堪。

胡海泉每天打开微博,陌生私信一半以上全是在推介项目的,一个二线城市的传统模式的BP他都看了。他在等,等回归理性,行业降温,撤走热钱。

胡海泉的投资也变得越来越专业。2013年春,他成立专门团队,以便让投资更有序更高效。目前已完成两期VC,共3亿募资,一期天使基金,共6000万。

对于早期投资,他会选择行业的创新企业,而中期投资,则会选择跟消费者相关的项目。没有明确盈利模式的企业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烧钱模式不是我们该干的事,也轮不到我来做。”

明星和投资人,双重身份

明星和投资人的双重身份,在胡海泉的生活中交互交换,偶尔发生碰撞。每次创投圈的峰会结束,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包围嘉宾,交换名片。而胡海泉是没有名片的,因此,涌过来包围他的,是来求签名的。

明星的身份,有时是助推器,有时也是包袱。

“我敲开任何一个陌生人的门,他开了以后都会笑脸相迎,这对于任何一个投资人来讲都很难。”胡海泉笑着说,这张脸作为敲门砖,还挺好使。

明星投资人,不管他是否会代理该产品,都会成为产品背书。作为明星的他,能撬动一些投资人没有的资源。“带他去一个Party,可能都重要过他努力一年两年的。”

而明星的传播影响力和话题性,能带动大量粉丝互动。从广告代言人到产品投资人,明星也从弱背书转为强背书。

从商业合作上来讲,比起其他投资人,胡海泉会花更少的钱投资同一项目。“我便宜的原因是,我掏了钱,还投入了我的名誉价值,就是个人品牌的入股。”

他甚至还会劝自己身边有影响力的艺人,学着做些投资,要看到未来。“明星的收入非常高,但理财的方式非常单一,不应该只以消费为乐趣。事实上,把投资的满足感和理财的智慧用到一个点的话,对他未来人生是最大的改变。”

明星真的自带光环,有时也会变成包袱。当年,胡海泉投资的土曼手表出现产品跳票,很多人直接在微博上@他;他投资的一个餐厅服务员态度不好时,网友也会直接在微博对他吐槽。如果时间允许,他就亲自回复。“明星背书,未来付出更大的代价也是有可能的,我随时做好准备。”

对于艺人来说,时间本来就不够用,他还得兼顾两者。为此,他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有时只能减少睡眠时间。

胡海泉每投一个项目,都会亲自和创业者见上四五面,最忙时,一天要见四五拨创业者,马不停蹄。曾经有投资伙伴和创业者,甚至乘坐国际航班找他。

微信成了他另一个重要的办公渠道。一些会议和商业合作,他都通过微信沟通,朋友圈也成了他了解创业者的一个不错的手段,他真的会利用闲暇时间,逐条看创业者的朋友圈。“有时候,投资意向都很明确了,我还没见过创始人。一直在微信上,已是位非常熟悉的网友了。”胡海泉笑着说。

“歌手和投资人,两个角色,你更喜欢哪一个?”

“两者都是基于兴趣。一个是我珍惜自己的天赋。一个是利用自己的资源,去帮助创业者和有创新的人。一个是呵护自己,一个是呵护未来。”

对于一直维持着童心的胡海泉来说,两者并无二致。

不忘初心,回归起点

胡海泉出发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文创行业的现状。他以后的投资方向,也是布局文化产业。只是,他迟迟不敢动手。

他说想投内容,经过精心孵化,内容能产生很大的生产力。他也说到自己想孵化90后、00后具有创造力的人,只有拥有了智力资源,这样的公司才是厉害的。

但这些也仅仅是想。目前,他只是零散投资了一些跟音乐相关的线上线下的项目,他的文创梦远没有启动。在他看来,要改变文创行业的产业链,需要改变人的思维和价值观。这部分最有价值,但也需要投入大量时间。

“在文创,我越了解,反而会越不敢动,这是真的!”正因为他足够重视,才不容踏错一步。

就在几日前,羽泉新的音乐纪录片《不服》与歌迷见面。片头,这位已近不惑之年的男人说:到了四十岁,大部分人说,已经离起点很远了,而终点还不知道在哪。其实这个状态可以有激情,也可以很大胆,可以不服,不是传统的不服气,不服输,不服老,而是对未知的事物还有探索的激情和勇气。

对于他来说,没有不惑之年的困惑。一如开场,一切既是起点,也是终点。

投资人 胡海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