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明明:投汽车之家赚了上百倍,但也曾赔得在厕所哭
麻策 麻策

黄明明:投汽车之家赚了上百倍,但也曾赔得在厕所哭

说实话,我投汽车之家的时候没想到李想能把一个汽车门户做成一个50亿美金的公司。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不是他那波人里最成功的创业者,却成了别具一格的投资人。他完成了从创业者到天使投资人的平滑过渡,却在业余投资者向机构投资人的转换间“硬”着陆。别人明处厮杀,他伏于田间,塑成了自己的“野生”投资智慧。

采访 | 麻策文 | 麻策   编辑 | 和丽伟

挣点儿钱不容易,轻易别做天使投资。

你可能听我在外边讲“汽车之家赚了100倍”,但是你没看见我在其他项目里赔得躲在厕所里哭。谁要成天在外边只吹自己的光辉不讲辛酸史,都是在误导别人。如果有天使投资人说他一开始就看准了这是一个几百倍、上千倍回报的项目,我觉得都是扯淡。

徐小平老师、陈科屹、吴世春、王啸,每年我们轮流做东。轮到我的时候,我说咱们别老讲那些成功案例也讲讲苦难家史,结果每个人讲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我最早接触天使投资是刚从美国回来,跟老蔡(蔡文胜)做265导航。2005年我们做第一届站长大会,这其实是中国首次创业者“武林大会”。

当时,这帮站长都穿着裤衩儿、拖鞋,就我和雷军俩人儿西装革履。雷军还是金山总裁,刚做了新版的WPS,跟个销售似得玩儿命地推销;周鸿祎那是刚卖掉了3721;姚劲波还在万网;李学凌还是那天跟雷军彻夜畅谈后,才下海创业。厦门系的这批小伙子刚刚20出头,美图的吴欣鸿、飞鱼科技的姚剑军……全是一时的豪杰。

那个时候开始,我跟老蔡我俩陆陆续续投了一点儿。我投了汽车之家,他投了58和美图,但其他多数项目都阵亡了。

说实话,我投汽车之家的时候没想到李想能把一个汽车门户做成一个50亿美金的公司。

所以,大成是极小概率的一个事儿。如果你不能接受失败,就不要做天使投资。你的成功一定是建立在一系列失败案例上的,说白了是拿钱、时间、血和泪的经验买出来的。

即使是最伟大的创业者在其刚刚上路时,也往往不能预知自己未来的成就。你不能预知未来,但永远不要低估创始人的成长潜力。前段时间,美国红衫内部有一个八十年代乔布斯找红杉融资时候的PPT。乔布斯预计未来5-10年,全球可能会有几十万人来使用Mac产品。但他当时远远没有想到苹果今天能影响全球几亿人。

后来跟文胜聊,我说如果那次来参会(第一届站长大会)的人咱们闭着眼投,哪怕砸锅卖铁把房子卖了,每个人投50万、100万,当时基本也能占10个点,那我们今天不仅是全中国,可能是全世界最牛逼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人要有赔钱的心态”

金山上市的时候,雷军找我去做了四年的董事。金山系出了很多创业者。我投了一家游戏公司叫游戏谷,创始人张福茂也是金山出去的。

我也不玩儿游戏,纯粹是说这兄弟很拼命,人也挺直。他当时做游戏做得特别苦,说黄总能支援一下吗?我觉得不错,那就支援一把。算半投半借的放了一百万在里面。

后来,他们做的一款游戏被盛大花五六百万独家买断,很快又出了一款游戏也不错。这时候迪士尼旗下思伟投资和启明就冲进来了,投了好几百万美金。有了钱之后这个团队立马换了一高大上的办公室,同时做好几款游戏,结果都挂了。公司陷入困境过得非常艰苦。

那时候正赶上腾讯做开放平台,要找合作。做得好的游戏公司人家不愿意给腾讯打工,于是挑选了一圈回来,还不错的、愿意接受腾讯投资且控股的就剩下他们。

腾讯一进来,启明和迪士尼翻了两倍就退出了。我当时没退,不是因为自信或者多牛逼,只是当时我很忙没顾上。福茂给我打电话,说这有一机会你能解套走不走?我正出差,说等回来再说吧。回来的时候人家早签了,福茂说黄总你就跟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吧。我说行。

没多久腾讯跟他们联合研发了一款游戏,腾讯给他们调数据、导流量,一个月收入1个亿。最后大概15亿卖给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博瑞传媒。上百倍的回报。

曾经我一度以为这个项目就这么挂了。心想算了,就当那一百万赔了。做天使一定要有这种心态,你钱投出去了就当没了一样,再能拿回来的都算是额外的。

2014年我做第一支基金,当时定了一条绝对不投的就是游戏。虽然我在游戏上赚了钱,但这跟中六合彩没什么区别。这事儿成了我不知道怎么成的,这事儿彻底挂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挂的。都说天使是投人,我觉得也靠运气。但当我成为职业玩家的时候,我说咱们不能这么玩儿。你不能就像中六合彩一样。

463611597463481559

黄明明

决定做基金之前我犹豫了将近半年。我身边这帮朋友跟我说,明明你这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云游四方,高兴就投点儿不高兴就歇着去了,你应该出来做一基金,我们大家放点钱儿在你这儿,你帮我们主持这个事儿。虽然所有人都说那点儿钱放你这儿无所谓,但是投自己的钱跟投别人的钱还不一样,你是有压力的。谁赔了谁都不高兴,换我也一样。

这是一个从业余爱好者向职业选手转变的过程。比如高尔夫球,你如果是因为喜欢,撑死了一个礼拜打两三场。但当你变成职业选手的时候,你要参加巡回赛,连续两三个月每天要打两三场,而且这是在极高的竞技状态下去完成的,这和你跟朋友抽抽雪茄、聊聊天的那个享受状态完全不一样。

业余选手纯粹为了爱好去玩儿,职业选手是为了赢去玩儿。作为一个机构投资人,我们讲要有定力和纪律性,你需要对你的LP负责,需要对基金整体表现负责。同时,我也在积极寻找这当中的平衡。不能因为变成了职业选手,我们就丧失掉了中间的乐观。

优秀创始人是不能被钱催生出来的”

如今,中国投资者太多了,孵化器也太多了,创业者都不够用。

钱在中国早就不是稀缺资源了。方向其实也不是稀缺资源,这一个风口那一个风口。最稀缺的资源是优质项目、优质项目背后的优质创始人。

真正优质的创始人是唯一不能被钱催生出来的。美国也一样。每一次从泡沫里走出来的独角兽、超级独角兽,它们的数量不会因为你砸进去一万亿、两万亿而发生本质的变化。这里面是存在规律的,好公司不可能那么多。现在很多独角兽都在被“归零”、重新估值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我们一贯的策略,第一不会像天女散花那样广撒网,我们投的比较少比较慢;第二不懂的行业坚决不碰,哪怕是再大的风口。

投资一定不是比数量的,这点我认同高瓴资本的张磊,你得把美好的时间花在美好的事情上。否则一堆烂项目,每天给你打电话,哭爹喊娘。

不懂的项目我们坚决不投,像游戏、社交,我们认为没感觉或者看不明白的东西。这也许会让我们错过一些机会,但也让我们避开了一些大坑。投资最后还是要回归核心商业价值的本质,第一提升效率,第二给用户提供价值。

去年最火的O2O上门服务,我们一家都没投。一个美发师在店里一天可以服务二三十个人,在北京上门的话一天撑死服务两三个,虽然刨去了房租成本,但效率下降了十倍,,意味着你的价格就要提高好几倍,如果用户不买单,那就是我们VC买单。上门服务提供的价值非常有限,但是效率严重降低。补贴一停,订单量立刻断崖式往下走。

因为投了汽车之家,所以很多洗车O2O找到我,但我一个也没投。他们的逻辑是说只要用户在我这儿洗过车,服务后续就都是我的了。我跟李想也经常讨论,他说这都是扯淡,洗车到其他服务没有任何必然的关系。

还有P2P金融,一些线下的小公司包装一个互联网名字,然后就开始说我是互联网金融公司了。很少有创始人跟你谈风控的问题,这很可怕。我是芝加哥商学院学金融的,我说这玩意儿我真想不明白。

我认为互联网金融是有价值的,但是它的价值要么是通过大数据算法实现比现有银行体系更高效的风险评估,要么就是你能找到更好更有价值的资产端。没有好的资产端,又没有核心的算法去做风控和评估,那包装上来的无非就是一堆垃圾。

作为一个机构投资人,Discipline(纪律)变得非常重要。我们不懂的行业坚决不碰,回归到商业核心价值的本质;我们算不过来的账哪怕无数牛人、大佬都进去了,我们也要保持距离,必须有这个定力。

中国制造企业若不升级,70%甚至80%会死掉”

去年我们聚焦在工业自动化、工业机器人领域。制造业的问题是,人口红利几乎消失殆尽,中国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我们号称制造业第一大国,但依然还停留在人口密集型的粗放式加工层面。吴晓波说,中国的制造企业若不升级50%都会死掉,我更悲观,这一数字可能70%甚至80%。

明势的一大投资主题是围绕整个企业端的硬件领域和软件领域。去寻找能帮助企业提高效率的点,这是我们从两年前就开始布局工业机器人、工业自动化的原因。其实,中国从2013年就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但不幸的是我们95%的工业机器人还是从日本和德国进口。

两年前我们布局这一领域的时候,非常寂寞。大家关注的都是O2O、互联网金融,都觉得你看得方向太偏。但我认为,做早期投资你就要比中后期的投资人再超前至少一年到一年半,否则你去跟他们拼最热的领域,有什么优势呢?可能要钱没人家钱多,要品牌没人家品牌硬,要人也没有人家团队大。所以你必须能发现一些别人尚未关注的领域,要由自己的洞见。

去年9月份,在GGV的一个年会上,雷军也讲未来五年有两个新的方向,一个是农村互联网,一个是工业互联网。2015年下半年开始,主流的投资机构都觉得O2O这个领域不好玩儿了,互联网金融大多数也都不是很靠谱。突然工业互联网好像成了挺大的一个方向。

我们在工业自动化和工业机器人领域上下游都有布局。上游有核心零部件,主要是机器人本体,下游有一些数据控制、数据传输的企业。前年,我们跟红衫一起投的“李群自动化”最近刚跟软银和赛富签了估值过亿美金的B轮。

我们的另一大投资主题叫技术驱动的消费升级。90后95后这批消费者,某种意义上是真正比较成熟的消费群体,他们可能住的房子是租来的,车也不买,但对平均的生活品质、体验和细节都要求很高。

消费者已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但中国的很多企业家还没准备好。雷军最大的贡献是给中国的企业家捅破了一层窗户纸,证明中国企业也能做出高品质的东西,然后打上自己的品牌。新兴的消费群体需要更好的产品,需要属于自己的内容,需要属于自己的地盘,这些我们都归于消费升级这一大品类里面。

去年我们投的小牛电动,以及李想后来做的“车和家”小型电动车,都是非常高品质的针对年轻消费群体的产品。

技术驱动的效率提升和消费升级是我们未来几年主要关注的投资主题,也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两块儿。

“宁投一流团队二流项目,不要二流团队一流项目”

其实,投资人碰到自己喜欢的行业方向上的项目,会更容易扣动扳机。当你特别喜欢一个领域和方向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放松对创始团队的挑选标准。

对于热门领域而言,一旦挑选的团队不够强一定会死亡。相反,有些冷门一点的领域,因为别人不怎么关注,只要创业者的学习能力足够强,苦哈哈地熬几年出来,反而能成长为一个一流的创业者。

往往最让投资人伤心的项目就在风口上。你给予巨大的厚望投入也很多,但最后会发现这个团队的能力跟不上。我一直讲,宁可投一个一流的团队做一个二流的项目,也绝对不去投一个二流的团队做一个一流的项目。因为一流项目有N支团队在做,只要你投的不是最强的前两名,阵亡的概率非常大。

对于衡量创始人,红衫列了大概一页纸二三十个维度和标准。但我觉得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这个人有把事情做到极致或者成功的欲望和渴望。我认为这是最核心的一点。这跟智商高低、背景好坏都没有关系,我们身边的曾经学校里的学霸、天才,最后平庸的案例太多。

另外,不能过高指望投资人在项目中所能起到的贡献。虽然我们说自己是合伙人式投资,但我们力所能及提供的帮助对最后结果的影响不超过10%。换句话说,如果你作为投资人提供的影响占很大的比例,这个项目多半是投错了。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不在投资人,一定是创始人的事儿。

 

黄明明 天使投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