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张泉灵 张泉灵

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用科技的力量去完成想做的事,是我愿意走这条路的原因。

来源:泉灵记着(ID:qunalingjizhe)

文 | 张泉灵

前一天,我受邀参加了腾讯理财通大讲堂。作为一个跨界的投资人,分享了转型半年的变化以及想去完成这件事的初心。下面是部分演讲实录,分享给各位:

当了半年投资人,现在很多人一介绍到我的时候,都会说张泉灵女士在2015年下半年华丽转身。我都不知道“华丽”这两个字怎么来的,怎么看出华丽来了呢?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对投资人三个字有误解,老觉得投资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做甲方,要给别人钱,别人要求着你,投资人都应该有一个豪华的大办公室,每天用眼角看着说,这个给钱,那个不能给钱。如果我们用一只狗来形容投资人,大家都觉得我高抬下巴,保持芭蕾舞演员的姿势。

195245249540843606

其实真实的投资人,特别是天使投资人,是这样的状态:你得有项目投。天使投资,竞争有多激烈,你要能看到真正好的项目。这项目看着不错,特别看好,那我投一点,他说还有一个基金也找我,那我除了给你钱,还能帮你做别的活,比如做市场分析,PR,找下一轮的投资。一边眼睛在盯着你的竞争对手,另外一边到处在地下找宝藏的感觉。

投资人一开始要控制成本,成本主要来自于基金的管理费。作为一个早期成立的天使基金,第一只基金的规模不能融得很大。一旦融得规模特别大,你就很难出业绩,钱不花到一定的比例,很难说我的账面资产变成多少倍。紫牛基金刚起步的时候,第一只基金只有一亿多,管理费是两百多万,包含所有基金的房租、差旅、人员工资等一切市场营销的开销。你就可以算出来,投资人怎么也华丽不起来了,收入还没我原来高呢!可能有人说,没你原来高,你还做啊?为什么?

359282767613998257

人做一件事情都是有理由的,今天我跟大家分享我为什么做出这个选择,看起来你花的时间要比原来多,看上去你至少挣的没有原来多的事情。在说为什么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我整个生活状态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原来在央视的工作量算是比较多的主持人和记者,因为一碰到大事件我都会去现场,一般工作量可能是别人的一两倍,但现在的工作状况是什么样呢?好忙啊!我每天差不多要看六到七个不同的项目,而且现在的忙跟原来的不一样,原来是可以自己去安排工作进程,忙一段时间,去了事件突发现场,去了还可以回来给自己调整一段时间,进程是可以自己把控的。现在的忙是一种常态,要维持一家基金的时候,就需要这样的工作量。原来的忙,是大量去了别人去不了的地方,见了别人见不到的人,“回来是可以吹牛的”。现在这个好忙,从数据上证明,一天大多数的时间见的是不靠谱的人。

633243957197931633

我刚入行的时候,有投资人说,你真的以为投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吗?特别是天使投资,你见的95%的人都是不靠谱的人。就拿紫牛基金算,我们半年大概投了二十个项目,这在早期的项目算是比较快的,我们每天大概收到100多个项目,有99%都是不可能你会去投的,每天有大量的时间会在你觉得一听就是不靠谱的项目上费口舌。

你整个的姿态,原来你在央视当主持人,基本上你是甲方心态,大量是别人来求你,有些你去求别人的,做不了大不了就不做了。但现在是典型的乙方后面N方的心态,你的合作伙伴得去维护,各种上下游关系得去打通。

原来当你在一个行业里面积累十几年经验的时候,你基本上是一个得心应手,偶尔抓狂的状态,否则就意味着原来在那个行业里面,那么多年的积累没有积累够。但现在稍微一得心应手就要反思,我是不是有路径依赖了,因为这个思维的路径依赖极有可能带给你的就是惨败。现在要不断地提醒自己,这时候不能应该是我这么擅长,如果我这么擅长,一定有哪个我没有想到的地方,一定有哪个坑我没有去填。

说到坑,原来碰到坑,作为整个系统中的一环,有偷懒的心态,就想绕着走,凭什么我来填,应该由别人填。但现在怎么办?有坑怎么办,你不跳谁跳,你跳了之后路才是平的,别人才能走过去。你带一个团队,做一个创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是见坑就得往下跳,填平了,让你的团队走过去,然后你再爬出来,去填下一个坑。这就是去操作一个系统和你在一个系统当中担任一环最大的差别。

这半年,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哭过的时间,比我之前十年加起来都要多。它会不断地把你逼向那种,我觉得我跑不动了,有一天我的合伙人傅盛找我谈了一次话,谈话的时候我很高兴,回办公室我又哭鼻子,逼到什么感觉,就像玩那种杂技从一个秋千跳到另外一个秋千那种感觉,从这跳到那,你闭着眼睛去抓,然后你要鼓起勇气跳到下一根秋千上,但是这个时候放开手里那根杆,真的好难。但毕竟你还知道他逼你的方向是对的。你可能自己进步的速度没有整个事业需要推进的那么快,而不像原来你跑在最前面等着后面的团队来追你,表现出你的优越感,不能快点吗,我都在这吗,能不让我失望吗?现在是不断地在逼自己说,下一步我可能不知道,下一步我可能不做不到。

这半年我怎么思考投资行业,怎么思考财富增值,而财富增值的背后是有没有机会你能实现原来心中的理想和梦想。我做投资有一个比较运气好的点,就是整个互联网行业变成了一个基础设施。

在我转型做投资人的时候,我就看到,内容创业可能特别好的时机要到来。但是你看到大量做内容的怎么变现,不是非常清晰,包括自媒体。在我去做投资之前,大家可能看到我两个前同事,马东、罗振宇去做内容创业。有投资人问,罗振宇现在是2亿美金的公司,他怎么变成20亿美金的公司呢?他的生命周期有多长?罗振宇反复被问到的问题是,你所有的价值是你个人的标签,如果你病了、遭遇不测了怎么办?很不客气,投资人一定会问这样的问题。内容创业风口一定是到了,具体怎么走,大家都是懵的,我有点运气,蒙对了几个。Papi酱这个事情,提醒我们,变现的可能性是多元化的,形成个人的IP是非常重要的。

紫牛目前有两大投资方向,一个是和内容相关。内容一定不是内容本身,看到内容背后的需求和生命力。还会投一部分黑科技。第一个方向跟视觉识别有关系,对于我来说,未来的世界当中,视觉识别就是机器和世界交流的途径。这一部分目前还有巨大的空间,目前在中国、硅谷都有一部分团队的投资。

86741292427793814

我们也会投资一部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的内容,从我熟悉的入手,我们对VR只投资两样东西。我们不投头盔,因为这些硬件一定会有大厂家来。在轻量,结合手机的领域,是大的厂商的水平,而他们打回来最有机会。

一是和内容进行交互的技术。我儿子戴上VR眼镜的时候,他说戴上VR眼镜伸手不见五指,本质上人更自然的交互是你的行为,我看到一个东西在一个虚拟不存在的世界。我特别相信小孩子的直觉,他戴眼镜觉得不舒服的地方,是大家直觉的部分及也是产品真正存在痛点的部分。

二是内容的部分。现在投了一个团队,做了人的重建,现在可以被压到15分钟以下,这一代整个计算的能力,GPU的使用能力,的确是超过以往经验知识累计的,你不能轻易地做思维路径依赖。

我为什么要当一个投资人?是因为它很有趣,它可以让你见到这个世界原来无法想象的爆发,让你去理解,这个世界你原来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可以通过你的手去完成,可以是你实现梦想的一个部分。

最后用一个例子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跟我的初心有什么样的关系。我当主持人、记者的时候,有很多年都在跟地沟油做斗争,但这件事情非常难,仅仅靠监管是极难做到的。靠记者的暗访能查几个,靠政府打击能查到几个?记者当到后来的时候,会一直面临这样的困境,很多事情我们都想做,凭现有的力量做不下去。

现在,我投一个企业服务系统。你理解企业才能做出好的服务系统,你必须深刻理解这个行业的弊端在哪里。一哥们有十多年做软件的经验,他为了做这套餐厅的服务系统他开了一年半的餐厅。他在北京CBD一栋楼里面,卖客单价20块钱的餐厅,他盈利了。他能够把翻台率从一天5-10桌的翻台率变成14桌,把18个服务员变成14个人。

他那个餐厅大量的人不是坐到里面才点菜的,有70%的人是点完菜才来的。这样不仅点菜的服务员减少,而且后厨也可以少人。可以让同一个时段进来的人三份菜同时炒,这个在不影响口味的情况下,大大减少了后厨的工作,整个的效率就提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老板有什么必要要去用地沟油呢,你要相信大多数的老板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打算给你用地沟油。

经过这件事情,我真的想明白了初心,原来想做的事情,今天是可以通过科技和商业的力量去完成的,这也是我愿意走到这条路上的原因。

561807816681281507

张泉灵 投资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