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从0到1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它可能和产业没有半点关系
吴军 吴军

吴军:从0到1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它可能和产业没有半点关系

我们需要的是连接,不光是中国的连接,是全世界的连接。

i黑马讯(张晓军)6月24日消息,2016成都全球创业创新交易会在成都举行,在本次大会创新资本分论坛中丰元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军做了主题演讲。

吴军认为,未来你想像英国人引导工业革命一样,我们需要的是连接,不光是中国的连接,更重要的是全世界的连接。

而要把世界连接起来,并不是做到从零到一就可以了。“实际上从零到一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已,有时和我们的创新,和我们的产业甚至没有半点关系。

同时他指出,最重要的不是预测未来发生什么事,而是要做反映,因为世界不确定性,你要做最适合当下环境的事情

vbox3598__SEN4785_174640_small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经i黑马编辑删减)

|吴军  整理|张晓军

我非常荣幸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关于资本创新方面的想法。人类在工业革命前2000多年的平均寿命都是30-40岁,到工业革命以后就变成了70岁。

为什么工业革命能如此大的延续我们的生命?关键是思维方式的变化。刚才主持人说成都能不能成为一个硅谷?我觉得关键看思维。

工业革命改变人类思维

工业革命带来什么思维?要讲两个人:一个是瓦特,一个是牛顿。在工业革命以前,人类作为的工匠做事情是比较缓慢的。瓦特是怎么做的呢?有一个科学思想在指导他,那就是牛顿的力学。牛顿在西方人看来是世界历史上影响第二大的人,第一是穆罕默德。为什么?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凡是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规律可寻,这个规律可以用很简单的几条规则概括出来。

一个是机器思维,它是确定性的。在他那个年代还有另外一个伟大科学家叫哈雷,他用这个理论预测出一颗彗星73年后会回来。当时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概括成机械的运动,我们知道瑞士的手表可以做出音乐来,可以把今后几百年时间各种细微的变化做得很准,这种机械的东西是一个思维方式。

到今天,这个思维方式导致了西方两百年的发展。这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认为这个东西不确定,就很难得到发展。我不说中医不好,可是阴和阳解释不清楚的时候,这个东西就没办法发展了。什么东西都要确定,这是第一条。

科学发展到今天我们发现在信息时代很多东西是不可确定的,思维方式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我们说要赶上新的潮流,首先是我们要承认很多事不可确定。

刚才几位嘉宾是大公司出来的,看看过去几十年里这些公司的财报,他们预测第二年的收入有一半是不准的,因为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发生,我们现在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很重要的一个办法是有一个好的团队。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预测未来发生什么事儿,而是要做反映,因为世界不确定性,你要做最适合当下环境的团队。你最后生存下来,不是说把团队架子搭得特别大就能活下来,而是要做一个适应的团队。

vbox3598__SEN4786_174643_small

从01是万里长征第一 

现在更需要的是自组织,而不是顶层设计的团队,为什么现在叫双创——大众和万众,不是从上往下是指派的组织,而是比较有活力的自组织。

今天很多人讲到大数据物联网、互联网,它们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连接比实体更重要。刚才说到优步和滴滴,还有租房子,优步和滴滴不拥有一辆出租汽车,但是比任何一家租车公司都大。

实体经济很重要,未来你想像英国人引导工业革命一样,我们需要的是连接,不光是中国的连接,是全世界的连接,这是思维方式的变化。

第二个是机器智能,今天所有的产业有60%在工业革命以前已经存在了。但是在工业革命时代,现有的产业加上蒸汽机形成了新的产业。在电气的时代也是同样的,现有的产业加上了电就成了新的产业。

而在电气时代美国只有两家发电公司,已有的产业加上电就成了一个新的产业;同样的道理在IT时代,生产芯片的公司只是少数,但实际上在过去的50年,大部分的经济进步就是因为已有的产业加上芯片,加上IT形成新的产业。中国过去30年发展这么快是由于这个原因,在未来也是一样。

第三个是过去30年我们好像一直在模仿,但是今天我们能不能有一个从零到一的过程。很多人对创新的认识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肤浅或简单,认为有了技术就完成创新。

其实不是这样的,给从零到一的这些人泼一些冷水,实际上从零到一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已,从零到一有时和我们的创新,和我们的产业甚至没有半点关系。

创新有时是一群人的发明杰作

目前为止发明的最伟大药是什么,我想90%的人会同意是青霉素,不但治愈了细菌感染,还让我们的生命延长10岁。

我们听到的青霉素发明的故事是什么?中学课本是说有一个英国医生做实验当中,无意看到了霉菌把培养皿的细菌杀死了,从中他发明了青霉素,这是一个非常的完整从零到一。

但青霉素并不是因此就服务人类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发明青霉素生命十年时间,他的研究没有任何的进展,有很多原因。比如当时的浓度太低,一升的培养基溶液只有两个单位青霉素,可能还有很多因素解决不了。这时候一群人加入进来,所以说可能最后是一群人发明了这个产品。

第一个加入进来的是弗洛里,之后是钱恩、哈特利、亚伯拉罕,哈特利分离出这种药。弗洛里有很强的组织能力,他把牛津大学的大学生组织起来,养这些菌,把整个牛津大学做成了霉的学校。弗洛里找葛珞素,发现找不到,他又跑去找美国和欧盟帮忙,美国一方面找着药厂做,一方面帮着研究新的菌种。

经过了很多人的共同努力,最后浓度提高了一千多倍,药厂解决了无数的工程问题,投入了几千个科学家、工程师和几万名工人,这件事才做成。

到此还没有结束,后来英国人接着研究,到底如何才能最管用?今天我们去青霉素药厂发现它们是不用养霉菌的,而是通过国际间合作发明生产青霉素。

这里面起到最大作用的是弗洛里,他把全世界上万人组织在一起把这件事做起来了,同时还要配合政府的支持,加上我们的创新和活力都要加入进来。

吴军 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