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毅:源码资本的“三横九纵”投资地图
曹毅 曹毅

曹毅:源码资本的“三横九纵”投资地图

为什么信息产业在过去20年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长?未来产业发展的机会将出自何地何时何人?

本文由源码资本(微信ID:sourcecodecaptial)授权i黑马网发布。

自网易新浪搜狐“三大门户”成立至今已有近20年,中国信息产业的飞速发展历程和过去工业革命、电气革命一样波澜壮阔。整个行业市值也从2004年(那年我撞入VC行业)不到百亿美金增长到了今日的7000-8000亿美金。腾讯市值从2004年上市时的接近10亿美金增长到今天的2600亿美金,和阿里巴巴交替占据亚洲第一市值企业的头把交椅。

为什么信息产业在过去20年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长?未来产业发展的机会将出自何地何时何人?整个产业最终将能达到多大规模?我想这是每一位从业者都要思考的问题,因为想明白了你就有机会成下一个马云、马化腾、沈南鹏或者孙正义嘛,哈哈。

从业12年来,我每天也在观察、在探讨、在思考、在实践、在总结,一路上有错过高山,也躲过了很多地雷,更从众多精英那里吸取经验,不断走出“迷误”。不管阳光还是雨露,我每天都深深沉浸在这场伟大的“信息革命”中并乐在其中!今天做个小结与诸君分享,就当抛砖引玉,为“信息革命”贡献点滴。

我国信息产业惊人的成长究竟源自哪里?我想主要来自两大力量:“摩尔定律”驱动的强大计算供给推力和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和生产需求带来的经济行为拉力。

ec3dc3f副本

附图:“倒金字塔”信息产业进化全局

供应推力:摩尔定律下,计算成本、存储成本、传输成本不断降低,巨大能量像核反应堆一般从内核底部一浪一浪地传导到应用末梢,将各行各业应用端滋养得日新月异和生机勃勃。

需求拉力:各行各业都逐步被信息化“激发”,或早或晚启动了利用信息技术改造产品、服务、配置方式,一发而不可收。以最早被“激发”的媒体行业为例,从图文到短视频,再从高清到移动高清,消费者需求的“贪得无厌”刺激行业快速发展。

由于在IT“基础设施”环节——包括芯片、OS、数据库等基础软件等,美国企业目前仍拥有明显领先优势且覆盖全球市场,所以在一段时间内,我们将更多关注应用层的创新。接下来我们重点看看顶端应用层的发展逻辑,下一个大创新机会将出自何地、何时、何人?

1.地利:“三横九纵”

我们把应用层“信息革命”分为了三大浪潮。

032cb33副本

附图:应用层“三横九纵”投资地图

第一波是“互联网+”浪潮。在线化“搬家”是过去20年最重要主题,也是为产业打好了最重要的第一步基础,可以称之为“市场经济2.0”。 “搬家”顾名思义就是将线下成形的经济行为搬到线上,最大的价值体现就是可以让资源配置更有效、优化存量激活增量、让大众中小企业都可以低成本享受高品质产品服务。例如最早的媒体在线化“搬家”,可以让消费者通过“三大门户”随时免费看全世界的“报纸”和“杂志”,让那些不买报纸的人也可以形成获取资讯的习惯;同理,在随后的零售在线化进程中,老百姓原先只能买周边百货商店、集市的商品,现在可以通过淘宝、京东、唯品会、蘑菇街等电商随时买全世界的商品,且价格便宜;企业行业也在被互联网渗透深入,企业内部管理效率得到大幅提升,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交易流通也更有效。我们投资的易酒批在帮全国1000多万间小终端商家(餐厅、烟酒店、便利店)做更优质有效的采购;在最近几年的金融互联网进程中,巨大的未被服务(好)的消费者和企业群体得到了互联网金融的润泽。原来的银行等金融机构把中低收入人群、中小企业认为是“丑小鸭”市场,如果用传统柜台、客户经理服务方式去服务他们是严重不划算的。像我们投资的趣店、用钱宝、银客等新金融企业,则是利用互联网获客、远程大数据风控、高效内部信息系统管理等新武器,将原来的贫矿变成了银矿金矿。这就是典型的激活增量的例子。

互联网+大致分可以两大阶段:前半段是PC互联网+,后半段是移动互联网+和IOT+。前半段主要解决“中高收入人群”、“随时”、“大配置”的问题,后半段主要解决“全民”、“随地”、“新供给”的问题。在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徙转移的大趋势中,有些互联网领先者成功拿到船票继续坐稳江山,有的则没有成功迁徙,被新气候扼杀。

第二波是“智能+”浪潮。“互联网+”为“智能+”浪潮做出了三大突出基础贡献:连接、数据累积和大量使用场景。有了这三大要素,人工智能才能展翅腾飞。好比人有了大脑,但需要阅读前人书籍做学习(数据累积)、需要实践场景(使用场景)、需要能调动四肢(连接)。这里的连接包括人和人的连接、人和物的连接以及物和物的连接,有了这些连接,将可以实现电子调动电子、电子调动原子。

以媒体内容领域的“智能+”为例,我们投资的今日头条就是在向民众提供一个“私人内容消费秘书”,可以像企业高管和富人一样有专门的助理秘书帮他们剪报读报、挑书说书;在生活消费领域,美团点评给大家提供吃喝玩乐电商服务,下一步他们也会像亚马逊推出Echo/Alexa一样,推出“私人生活服务秘书”,让用户能更便捷、更准确找到自己想要的线下消费去处;在出行领域,美国的Google、Uber和Tesla正在展开厮杀,争夺无人驾驶领域的最后赢家,要为用户提供“私人司机服务”;在制造业上,“机器工人”的就业渗透率正不断提升……最终这些“专业化机器人”会不会被统一成一个无所不能的“超级机器人”,我想应该会的。未来这个“超级机器人”的对手将只能是生化人了。

如果说“互联网+”浪潮主要是在做资源配置,优化存量激活增量,但本质上还是在帮助线下经济往线上“搬家”,没有创造“全新”产品;那么“智能+”将会创造出全新“物种”即机器人,这将是更高级别的价值创造。

第三波机会是“全球+”浪潮。“全球+”时代已经到来,只是还没有做好均匀分布。全世界都需要信息革命带来的巨大福利,只是大部分国家并不能很好的为本国居民和企业提供优质的产品服务,最终将主要由美国公司和中国公司来给其他国家地区提供优质信息产品服务。

华为的成功证明中国企业是有能力进入到全球主流国家的核心细分市场,我们也看到像海康威视、昆仑万维、360 Security(摩比神奇)、Apus、猎豹等也都在海外取得了很不错成绩。依托中国足够大的底盘市场、不断更强大的政治文化影响力、庞大的人才池、有效的资本市场,中国的企业将赢得全球市场半壁江山。

例如我们的LP昆仑万维就是6年前中国数字出海第一批代表,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英语基础一塌糊涂,公司在海外毫无基础储备,但凭借中国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优秀的开发资源和运营经验,硬生生咬下一块大市场。今年昆仑万维更通过收购Opera、Grindr等进入更高级赛道。我们投资的另一家企业摩比神奇,其运营的360 Security等工具软件已经积累了数亿月活跃用户,特别是在美国这个主流市场拿下了千万日活用户,不容易但也合理。这些都表明“全球+”浪潮才只是刚刚开始。

2.天时:“冬春夏秋”

我们认为整个信息产业处在寒武纪的下半段。虽然已经有一些大物种形成了帝国割据之势,但无数新物种还是在板块运动和气候变化下不断应运而生。

上面“三横九纵”27个格子,各自有其发展“天时”,冬春夏秋,即为“冰海、蓝海、紫海、红海”,代表行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冰海”时期水温太低生物缺乏足够要素发展,这个阶段我们密切关注水温等待早春发芽的那一刻;“紫海”领域继续值得争取,因为这个领域的新企业如果抓住关键要素将能获得爆发式增长。

我们更看到还有不少蓝海和冰海领域正等待创业者和投资人去拓荒建设。

3.人和:“独孤九剑”

现在的创业者需要练“独孤九剑”,要能破剑、破刀、破枪、破鞭、破索、破掌、破箭、破气。既要能找准用户痛点需求快速切入,又能逐步建立根据地展开阵地战,在战略、文化、组织、宣传、募资、战术等都要具备不俗实力。

“互联网+”浪潮正深化到更多的行业。比如说产业互联网,与互联网+媒体相比,涉及到零售、传统分销等环节,创业门槛更高,跨界难度更大,但与此同时它的竞争对手也相对较少,成功率更高。当从“互联网+”进阶到“智能+”时代后,创业者更不仅要懂行业,还要能够利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基础设施和想法。新浪潮对创业者的要求正越来越高,只有练就“独孤九剑”,集齐“七龙珠”方能笑傲江湖啊!

回到最初的问题,中国信息产业到底能达到多大规模?我们认为这个市场规模将会有15万亿美金,与美国GDP基本处在一个量级。目前中国信息产业所有企业总市值应该在7500亿美金左右,目前“互联网+”至少还有2倍以上空间(想想互联网金融、蚂蚁金服);进入“智能+”时代将再有5倍以上想象空间,届时机器人将无处不在;进入“全球+”时代后,中国企业的服务对象将从13亿人变为70亿人,即便只占半壁江山也可以获得2倍以上发展空间。所以总体算下来,整个行业还有20倍的增长空间呢…怎么样,现在的我们都很幸运吧!

到那时将不会再有互联网公司、人工智能公司这样的称呼,因为这些都将和水电煤一样成为每个企业的最基本要素。最终一家公司的价值领地将来自于:拥有什么样量级和质量的连接,拥有多少独家的有价值数据,以及自己的品牌价值。

投资 互联网 创业 源码资本 信息革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