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课堂导师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我的创业奋斗史!
i黑马 i黑马

黑马课堂导师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我的创业奋斗史!

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新希望集团懂事长刘永好致辞。

刘永好:各位创业家朋友,大家好!这么多的创业者,年轻、有朝气,有想法,有活力,正在不断的拼搏,大家聚会在这儿参加这样一个黑马课堂,刚才有几位朋友跟我交流,有做能源的、互联网的、金融的,我是从事农产业的,我也是一个创业者,只不过创业的时间比较早而已,30年了,各位可能有三年的,有两年的,有三个月的,我比你们早了一点。我年龄也比大家大一些,跟大家分享我的体会和感觉。

今天的主题叫创新,我也讲一讲我们从事这个产业怎么样创新。大家都知道,我们是以养鹌鹑起家的,养了全球最多的鹌鹑。但是总觉得鹌鹑这个天花板太低,不能够再养了。养得再多不可能了,于是乎就改养猪,猪的天花板很高。中国去年养了5到6亿头猪,70亿只鸡和鸭,这是巨大的市场。这就是说,鸡、鸭、猪、鱼、牛这是畜牧业,而畜牧业及其食品的产值去年是数万亿。有人告诉我,就说中国的消费有40%是食品业,而食品业里面肉蛋奶所占的比重比较大,我们就是从事这样的产业30年了。这30年来酸甜苦辣样样都有,有人说创业要拼,要有胆量,要吃苦,这是肯定的。在当初我们创业的初期,那个时候国家的政策没有现在好,我们几个比较早的,1979年我们四个兄弟就曾经想过是不是创业。于是把我们自己研究的准备做一个产品来进行创业,没有钱,没有地,没有电,我们跟生产队讲用生产队的库房,生产队把它卖了1万块钱跟我们合作,队长特别高兴,我们也达成了一个协议,生产队七成的收益,我们三成的收益,我们办一个相当于合资的企业。

当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把这个事情向公司的书记做报告的时候,公司的书记说了一句话把我们气坏了,他说你反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就这样我们被打回去了。我们没甘心,到了1982年的时候我们又想,既然做电子产品不行,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些农业产品呢?他们说养鸡养鹌鹑是专业户,于是我们下来了,这一下海就干了30年,在创业初期非常难,没有钱,很多兄弟一共凑了1千块钱,银行当然不给贷钱,向朋友借,朋友那个时候谁都没钱,没政策。有人说你招3个人可以,不能招5个人。有人说马克思的著作里面有,7个人以下是社会主义,超过8个人就是资本主义。我们兄弟当中只能招3个人,老婆全部不参阵,那个时候我们干得胆战心惊。没钱和辛苦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很快就达到了12个人,20个人,200个人。最怕的是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最怕的是被专政,最后我们终于走过来了。我们感到高兴的是,邓小平先生一个批示我们知道了,说对傻子瓜子动不动它的问题,小平说不要动它,没什么,走走看。走走看之后,这个傻子瓜子得救了,我们也得救了,否则的话我们现在可能还在牢里面。

那个时候中国的开放是从农村开始的,我们是在中国农村一开始就干起来的,一直干到今天。没有钱,小本生意,养鹌鹑,从几十只鹌鹑养起,从几十只到几百只,几千只,几万只,几十万只,几百万只,最后带动了我们全县养了两千多万只鹌鹑,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鹌鹑养殖基地。通过养殖鹌鹑,我们也赚了一点钱,赚到了几百万。那个时候的几百万是非常有价值的,非常值钱的。我们2千万只鹌鹑,每天要产将近2千万个蛋,要卖到市场上不得了,我们从小小的鹌鹑蛋从一个县城卖到了四川、黑龙江,甚至卖到了苏联和全世界。我们做了很多的宣传,当时所有的商场都是国有的,我们在商场里面开专卖店,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以前没有私营企业,也没有其他的企业在大商场里面开专卖店。我们把鹌鹑肉送到宾馆,成都所有的大宾馆都有我们的鹌鹑产品。我们做宣传,那个时候不知道谁发明的,说是鹌鹑蛋营养好,一个鹌鹑蛋相当于三个鸡蛋,我们就到处讲动物人参鹌鹑蛋,结果这一讲真的是销售了不少。我们的影响越来越大,在成都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租了一个门面,我妈来当政委,我来当司令。每天早晨4点把我们的鹌鹑蛋、鹌鹑肉从县城送过来,先用自行车驮,后来慢慢有钱了就买了汽车。

我是中国的私营企业第一个买汽车的,我买这个汽车还有点来历。当时我非常想要一辆汽车,因为我们的产品卖到了世界各地,没有一个车不方便。我就去租了别人一个车,那个时候没有出租车公司,省店有几个车闲在那里,我给他们100块钱一天去租,用了三个月,那个时候100块钱不得了,后面我就想自己买车,但是买不到。我一个同学在卖车的地方,是西南物资供应站,他告诉我,四川省分了20辆小轿车,全省20辆是苏联的车,我就说多少钱,他说两万多,我说行,我想买一辆。他说不可能的,这个要有计划,你有计划吗?我说当然没计划。他说没有计划的话只能省长批条才能卖。我们干得非常好,有一天省长到我们那里去参观,给了我们很多鼓励,我说省长我有一个批示,我想买一个车,我说人家卖车的说必须由生长批条子才能买。他说真的吗?我说是的,他说跟秘书说一声,给他们批一个。结果他给我们批了条,中国第一个私营企业的轿车2.18万,被我买了。

那个时候坐飞机是不容易的,成都市的机场很小,每天只有几班飞机,有的时候两班,有的时候三班,飞的都是小飞

机。飞机少,坐飞机的人也很少,更要命的是,坐飞机必须要单位开证明,县团级的证明。这个县团级的证明我搞不懂,我就问卖票的什么是县团级的证明?他说你的单位是县级团级的。我说什么叫县级团级的,就说你们的单位有团长可以,有县长可以。我说我们那是一个自己的养殖场,村里面都不管我们。他说那你只有找县委书记盖章签字了,我们要做生意,要到处跑是不可能的。后面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刻了一个章,盖了章就买机票,买机票的那个地方很大,他说你是什么级别?我们就说县团级,他说县团级可以,就凭我们自己刻的那个合法的章,从此以后我就经常坐飞机。到今天我可能是所有的生意人里面坐飞机最多的一个,所以说我给民航做了巨大的贡献。

我没钱向银行贷钱的话,银行绝对不给,那个时候私营企业什么都没有,没有私营企业。在我们创业10年以后才有私营企业出现,那个时候城市的叫个体户,农村刚刚开始有专业户,城里面的个体户往往都是这些没有正式工作的,叫做劳改释放犯,身体有残疾的人,或者是五类分子这些。不知不觉的我们加入到了五类分子的行列,被人瞧不起。以前我是个教师,还有点面子。我到街上去卖鹌鹑蛋,同学看见我了,就说你看我们的老师在卖鹌鹑蛋。结果走到哪里学生们都在指点,弄得很不好意思,很悲惨,跟黑五类是同一个类别。

那个时候困难和压力特别大,但是今天不一样了,那个时候虽然说这些政策是会影响,压力很大。但是有一个非常好的策略就是什么呢?那个时候是叫做样样都供不应求,做什么都能够卖,做什么都能够赚钱,只要你勤奋。所以说我们的鹌鹑蛋供不应求,我们的鸡蛋供不应求,我们养猪供不应求,什么都供不应求,做饲料也供不应求。所以那个时候要的是胆量、勤奋、敢干,一定能赚钱。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是卖方市场,什么东西都有了,你想到的市场上都有了,这个时候创业比较难了。当然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多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开始从事农产业,一做就是30年。去年我们4个兄弟加在一块销售已经超过了1500亿,也有一定的规模了。我们几个兄弟前10年合在一块干,1996年的时候我们内部进行了一个调整,成立了4个集团,老大是大陆希望,老二是东方希望,老三是华西希望,我是老四叫新希望。为什么要进行调整呢?因为以前创业的时候四个兄弟一块干,大家兄弟一条心,黄土变成金,股权也没有说明白,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大家先干,干起来再说。大家地位是一般的,投资大家都没钱,干的话大家都很努力。最后后面说要对外,必须要有一个头衔,头衔是什么呢?最后就改了几个名,一个叫做董事长,一个叫董事会主席,一个叫总裁,一个叫总经理,恰好又四个名字,假设说我们五个兄弟就麻烦了。董事长、董事会主席、总裁、总经理,我就当总裁,我大哥就当董事会主席,我二哥就当董事长,我三哥就当总经理,我就当总裁,但是谁大谁小,谁管谁不清楚,不知道。

刚在一块创业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拼,都非常累,那个时候搞不清楚,也不管谁大谁大,各自分工。我就分工做市场和做对外的沟通协调与发展,所以说我整天就在外面跑。买原料、卖产品,我们搞发展,我大哥来搞研究,我三哥和二哥搞管理,我们分工都很好。但是后面慢慢做大了,钱也多了,对外的宣传和影响也大了,结果我们四个都是一把手就麻烦了,说不清楚。最后说要一个法人代表,是谁呢?大家都推荐我,因为我在外面,让我做法人代表。我们公司买了个车,因为我在对外,所以说天天都是我在用。只有一个车,四个兄弟都一般高,都一样大,都是董事长、总经理,同一个级别,一个车我用,他们都不用。说实在的,我有时候都过不去,这实际上一定程度就影响了发展,最后我们机构要调整。这个调整我觉得挺好的,叫做存量不变,增量调整。所谓存量不变就是原来的东西大家都不动,大家各1/4,到今天我们仍然是各1/4。增量就是我们每个兄弟自己做一片,做的都是自己的,所以说我们就成立了四个集团。

从1995年开始,我们四个二级集团成立了,到去年刚才也讲了,我们四个集团加在一起的销售超过了1500亿,税后利润也差不多100亿,应该说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四个兄弟的员工加在一起超过12万,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和成就,四个兄弟做的都不错,我的新希望集团主要从事农牧业,这几年主要在养鸡、养猪、养鸭、养牛这个产业。以前我们做饲料,经过了30年的发展,我们成为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原来大家都知道,泰国的正大是做饲料的,在中国和全世界它都是最大的。以前我们看到正大觉得很了不起,我们认为他们里我们的老师,所以我到处讲向正大学习,但是在市场上我们到处拼,到处打,市场竞争很厉害,我经常讲他们是我的老师。正大在中国投资20年的时候在中央电视台搞了一个节目,叫《正大中国二十年》,是一个对话节目,他居然请我去做嘉宾。有观众就问他,说谢先生,在中国好像是正大的饲料被新希望盖过了,他说你怎么评价这个事?有没有可能把正大卖给新希望,谢先生说新希望做得非常不错,我们会向他们学习,但是我们不会跟他讨论卖正大的事,也不会卖。是这样的,我们是竞争对手,也是好伙伴。我应邀去谢先生去泰国的家里,我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据说他们第二天开了一个总裁的会,也是在谢先生家里面,据说他们讲了很多,就问为什么新希望原来比正大小很多,而现在在中国的市场销售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大,去年我们销售超过了1600万吨,我们四个兄弟超过了2千万吨,大家搞不清楚是什么概念。就是相当于中国最大省的玉米,商品粮还没有2千万吨,北大荒兵团一年只生产1千万吨。

刚才讲到转型,什么叫转型呢?经过30年的发展,我们一直做饲料,我们在考虑我们的饲料还有多长的路,还能够走多远,还行不行?结果我们研究过去觉得必须转型。因为现在养殖场越来越多了,养殖场他们可以自己配资料,可以不用你的,怎么办呢?你只能做产业链,而且饲料的周期波动很大,要做产业链。所以我们近十年来加大了产业链的发展,我们开始做鸡、鸭、鱼和产业链,就从种苗开始,到饲料,到养殖,到屠宰和肉食品加工,到市场的建设,经过这几年来的发展尝到了甜头,也得到了发展。中国正在进行转型,规模化成为必然的趋势,产业链符合了时代的需求。所以说我们联合了广大的这些农民朋友和一些新的创业者,我们集团联系了数以万计的创业者,这些创业者都是农村的农民朋友,他们进城去务工,做了五年、十年稍微有点钱了,他们不太愿意打工了,回来自己创业。创业是搞什么呢?搞养殖业,养鸡、鸭、牛,但是钱不够,他们经验也不够,他们愿意做,这就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我们跟他们合作,建立合作社,我们提供组织服务,就是技术服务,我们有超过1万支技术服务队伍,这些服务队伍帮助他们制定规划,选择既定,确定养猪、养鸡、养鸭,按照我们的标准建设养殖场,同时按照我们的标准进行规模的现代养殖,我们进行自己的咨询服务和金融服务。我们和很多金融机构达成协议,我们成立了若干个担保公司,我们是中国做得最好的金融担保公司。世界银行他们也准备参股我们,我们在帮助农民搞畜牧业金融的融资。我们做饲料的服务,技术的服务,种苗的服务和市场的服务,最后再推向市场。

经过这样的努力,我们联系了百万计的农民朋友和数以万计的创业者,这些创业者在我们公司里面跟公司一块进步,有很多成为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有的甚至达到上亿的规模。我为我们这些创业者感到骄傲,在农村仍然有前景,这样的前景跟以前不一样了,靠的是联合起来做大,靠的是产业链,这个产业链必须有种苗、技术、金融、市场、产品、正常这些服务体系,而我们企业正当这个体系里面的组织者和服务商。

有人说原来我们是养鹌鹑大王,后来我们是养鸡大王,现在我们是全世界养鸡、养鸭的第一家,后面有人说我们是饲料大王。我觉得这些都不对,现在我们是服务商,是做服务,这就是转型。去年我们的销售超过了800亿,今年可能会更多,原以为我们今年会过千亿,结果今年的经济形势不太好,猪肉价格下跌得很厉害,所以说我们离一千亿的标准还有点差距,但是我还在不断的进步。通过转型,我们取得了进步,通过转型,我们联合了很多的创业家,我们一块来在现代农业的发展上做出新的贡献,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