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课堂导师万通投资控股董事局主席冯仑:我的创业逻辑!
i黑马 i黑马

黑马课堂导师万通投资控股董事局主席冯仑:我的创业逻辑!

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冯仑主席致辞。

冯仑:最近四年我在跟大家做一样的事情,我跟刚才跟大家报告情况的刘总我们一起在做一个立体城市的梦想。这件事情是一个全新的创业过程,所以我跟大家经历一次完全的创业和创新的过程。我接下来跟大家分享这四年的心得,而不是我21年的心得。我讲一下这四年我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大家对我的疑问。

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最近这一段大家见了我就问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就仿佛在问一个孕妇,你怀了四年,这个孩子到底生没生?我就告诉他第一是生了,一拍屁股出声了,活着,但是别忘了,这孩子躺着。什么时候站起来,一年以后站起来,目前立体城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已经生了,落地了,在哪里?在成都、西安和温州,但是都还躺着,明年这个时候大概能站起来,而且我相信,一定不弱智,不软骨,另外心脏、头脑都很正常,这就是目前的状况。

大家都会问,你怎么就想出这个事来?天下有无奇不有的一些怪事,你怎么偏偏想这个事?这个事可以正说反说,我们今天就是正说。就是我们叫使命驱使,价值观引导,这是正说。等到未来,10年以后,可能我会反说,讲一点故事。所谓价值观引导,使命驱使是什么呢?我们所谓的使命作为不动产,我们对于住宅、城市、环境的关爱,这就是我们的使命。而我以前也讲过,使命意味着责任,责任意味着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就像今天你对任何一个人表达爱的时候,你首先就是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因为你要承诺他一辈子幸福,最终自己为爱牺牲了,自己的身体不当身体了,这都是一个逻辑。

所以现在我们对这个城市的爱就变成了我们的使命,由此我们就发现,城市在发展过程当中有哪些事我们没事要找事了,无限摊大饼,城市的土地浪费,城市的密度太低,无限的蔓延,造成了土地资源浪费。城市的功能混乱,交通紊乱,以至于我们矿泉水瓶都脱销了,因为所有的出租车司机都需要备一份,免得堵车的时候内急而污染了车内的环境。所有的环境污染造成了我们疾病的增加。我们每一次体检,公司都会发现有各种各样奇怪的疾病,我们所有的人因为堵车都往医院去治前列腺,所以我们各种疾病都因为环境而造成困扰。我们的城市发展了,叫嚷不幸福,越娶媳妇越觉得不幸福,因为要买房,越看电视越不幸福,因为各种动人的情节逼着我们身边的人给我施加压力。越看媒体越觉得不幸福,因为很多贪腐的现象让我们失去了道德底线,所以我们整个不幸福。

怎么样来改变呢?我们就研究出根据地球上发生的故事,我们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东亚研究中心,我们找到了来解决这四个矛盾的模式,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立体城市。这样我们就具备了四个特点:一是节约土地,只用传统1/7的土地完成一个原来需要7平方公里的土地完成的目的,一个投资,我们现在1平方公里解决。二是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这些功能主导好,用产业带动城市化。我们一再坚持,城市化最终应该是产业主导,产业发展以后才有商业、就业、消费、住宅,而不应该简单的变成一个房地产。三是我们解决了环境的节能、环保和环境友好。四是我们要做到社会和谐。总之,我们因为这样的使命,我们把别人城市的这些事当成自己的事,然后同时我们把自己的事又耽误了,不当事。比如我们花了很多精力,早晨一走来我就跟牛总先打招呼,没想到在后面我们还要谈到这个事。

我们说价值观引导,就是因为我们还是想做好人,还是想做一个对社会,对企业,对环境负责任的人。这样的话,按照这样的价值观,我们才能够找到这个问题。也就相当于炸油饼,你如果把赚钱当成目标就当地沟油,你把人民生活的健康当成你炸油饼的目标,你就不会用地沟油,而且包装纸也不会那么烫,这就是价值观引导,这是我想讲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发现这件事,如果你没有这种使命感,你如果不爱这个城市,不爱中国,你就不会看见这件事情。

大家都问我这个事你描绘了这样一个东西,把它变成现实怎么办?能不能把这个过程落地?这件事也是我们通过很长时间的发展研究,我们就去看这个过程,当然我们的理想,就像我以前也讲过,理想是墙上的美人,现实是炕上的媳妇,从理想变成现实,总重要的是让墙上的美人上到炕上,最后生出儿子,而且儿子还会叫爹,是活的。这是你所有追求理想的过程,到底理想和现实怎么往一块走,有很多现实问题,有法律问题、商务问题,也有技术问题。

我记得非常有趣,有一次我和刘总我们一块跟市里面汇报,我们原来有一个非常酷、非常炫的一个规划,但是我们拿出来以后,我们就是觉得太酷太炫了,也许领导和专家会吓一跳。我们就说做一个简单的,结果我们一看以后就发现,这张图又太过没特点了,以至于我们就说这已经不是炕上的媳妇,是炕上的土媳妇。所以现在看,美人上到炕上还应该是美人,只是由死的变成活的而已。所以我们不敢拿,把这张图放到车上,就带着嘴去讲。也就是说,我们永远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形象,一个技术条件和经济条件,一个商务条件和法律条件,最后和现实去结合。这个过程是一个撞击反射的过程,我们的思维就相当于你对一个人说,对牛弹琴牛不反应,但是对人弹琴人反应,这样不断的去撞击反射,最后来调整你的思维,让你最终落到地上的东西变成一个活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一个很难以逾越的过程,所有的创业都是这样一个过程。

我们还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大家说你这个事扛多久?什么时候变成真的?我一开始的时候跟我们老总就讲,我说这件事情很简单,说五年,试三年,做十年,这个事就搞定了。为什么要说五年呢?我说原来我们在纽约世贸中心重建当中,我说了7年美国人才信。我现在说给中国人听这个故事,我想说5年,因为我用中文说,还比较会遣词造句,我说5年应该大家就听了。另外只要不停的说一件事,是说成的,同时是做好的,你说都不说,怎么让别人相信你有这件事情?你做都不做成功,怎么能让别人对你的说深信不疑呢?所以这是两个过程。我跟那个团队讲,我就说这相当于你追一个人,你天天说我爱你,你说上10年,你就不信他不相信。有一天你不说了,他一早上起来就会觉得,我今天做错事了?怎么他不说了呢?一定是我容颜已逝,或者说我犯了错误,或者说我不再具有魅力,我自己就开始反省了。所以我觉得你就要一直说,说到大家相信为止。

这件事情说五年,你再做七八年,最后就成了。这件事情我们的团队很年轻,他们不信,我跟他说,这件事情我们6个人创办了万通,在万通20年的晚会上,当时小崔主持,让我们每个人说一个感想,对于过去20年大家创业。我带头就说了一个叫死扛。结果没想到大家说的都一样,都叫扛着。扛着是什么呢?就是坚持,坚持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等待高潮,这就叫创业。我们在整个的时间纬度当中是怎么理解的呢?后来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所谓坚持,所谓长期,对于不同年龄、不同心境、不同性别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婴儿的长期是以秒和分钟算的,儿童的长期是以天计算的,少年的长期是以月计算的,青年的长期是以年计算的,中年的长期是以五年、十年计算的,老年的长期是用几十年算的。所以我后来想起来,邓小平说50年不变的时候我当时不信,因为我当时20多岁,他已经七八十岁了。其实每个人在生命历程当中对长期的概念不一样,所以当我跟团队讲你要5年、10年的时候,我已经53岁了,而他们才二十八九岁,所以他们不信。但我今天要告诉大家,当我跟刘永好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他企业30年的时候,他说一个什么事,说要20年我都信。因为生命的历程告诉我们,20年做一件事刚刚好,50年做一件事确实也不难,一辈子做一件事情的确需要毅力和勇气。这就是我们对于时间的回答。

最后又有人问,你创业的结果究竟是想做什么呢?我说创业当然大家很清楚,如果说经济环境比较好,资本非常充沛,你可以通过上市,最后变现,通过货币,通过财富来证明你成功。还有一种方式,如果经济走下行通道,资本市场外部环境不够好,我们就需要把产品做好,通过产品销售让企业活着,来证明你的产品和服务是正确的。无非就是通过产品,通过资本来证明你最终的成功。当然所有成功以后,你还会有很多掌声,很多媒体找你,有CCTV来吹捧你,最后你被包装成一个先知先觉的英雄。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所有的成功,正像我刚才讲的,几十年坚持,或者更简化为一个“熬”字,只有熬住你才能挺住,才能坚持,才能成功,最后才能达到你的高潮。这就是我们所有创业的逻辑。

所以我们今天讲创业的逻辑,就是从梦想出发,落实到我们的坚持,把梦想和现实结合在一起,最终靠我们的智慧去赢得未来我们不知从不而来的掌声和吹捧,同时准备下一个失败和另一次成功,这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创业的逻辑,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