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课堂第二讲:立体城市中国城市的进化!
i黑马 i黑马

黑马课堂第二讲:立体城市中国城市的进化!

创业家杂志主办的“第五届创业家年会2012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冬季赛暨年度总决赛”于2012年11月2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图为黑马课堂导师冯仑为学员讲解。

郭世栈:冯总,今天很高兴我们听到冯总这么成功之后,我的理解做的立体城市又是一次新的创业,一种完全的创新,所以我们感觉很高兴,就是冯总跟我们所有的创业家在一起的。在我看来,立体城市是完全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运作模式,是对于我们一般老百姓思维观念上的一种突破。创业当中我经常有一个纠结,很多人有纠结,就是这种观念的创新到底领先多少合适。我原来在华为,任总就有一个特别领先的说法,就是冯总说的立体城市到底是领先一步还是领先几步,这么一个全新的概念怎么能够避免成为一个先烈?

冯仑:你的说法我是很赞成的,所以我们过去创业我们叫战略领先,大概领先多少年?领先两到三年,你战略领先,包括我们讲美国模式,万通讲的所有这些大概都领先两到三年,多数就活过来了,当然你领先个二十年的确可能成为先烈。我们这样做立体城市,我们觉得领先的连三年都不到,当时我们的判断也就是两年。为什么呢?首先立体城市做的这件事情是地球上发生过的事情,不是说我从月亮上搬来这件事情。从密度来说,香港1千平方公里,现在开发了15%,已开发的土地存在着多少人口呢?将近700万人,所以每平方公里已经有将近6万人了。新加坡现在是700平方公里,承载了600万人,他开发了2/3,所以已开发面积承载的人也是5万多人。地球上最密的地方一平方公里装了100万人,一个在芝加哥,一个在南非。所以地球上这个密度是有的,而且日本一个地区,一个地区每天大概有10万人在那里活动。所以我们没有完全去编造一个不存在的现实,这就是我们相当于老江湖,我们知道一定是从地上找的东西,不能够太离奇。

还有一个事情稍微改变一点点,20年前,我相信我们也不会到40楼的大堂去怀孕,不会在80岁生儿子,但是今天所有的妇女都相信,在40楼、50楼生的孩子一样会考上北大,这是所有的都相信的。所以我们只是稍微改变了一点点而已,让大家习惯。而且再过30年前,大家知道盖500米高的楼是一个天堂的故事,但是告诉大家,现在500米以上的楼是常规技术,太简单不过了。所以我们并没有领先,或者说是超前太多,只是我们改变了这样一些游戏规则而已,只是而已,谢谢。

方玉书:冯总您好,我是黑马五期的学员,我们五期的学员都非常喜欢你,尤其是我们的女同学,刚才已经邀请你进入我们的微信群,希望在微信群里面建立我们永不落幕的一个课堂。刚才发起了很多的提问,我挑选一个作为我们这个课堂里面的第一个问题向您提问。在您创业最艰难的时候,您是怎么继续忽悠你的团队的?谢谢。

冯仑:这个的确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讲天堂的故事,你知道人在最痛苦的时候,只有讲天堂的故事可以安慰现在,你不能讲明天的事,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当时最困难的有一天我们几个在一个借的别人的房子里面住,床不够,我们拿一个席子睡在地上,我们只能喝稀粥,因为喝稀粥便宜,可以兑水,当然只是有几天而已,不是天天这样,有那么一两天。因为没钱,一出去就花钱,我们就喝但粥,躺在那里又不敢乱动,一出汗就饿了。我们当时晚上睡不着觉,因为蚊子太多,后来我们就聊天,说等蚊子睡了我们再睡,我们先侃一会儿。这种状态,实际上我们一定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心里有一个天堂,而这个天堂就是我们梦想实现的那一天。用这样来阵痛,就相当于宗教似的,人离苦恼越近,心离天堂越近。当你身体肉体离苦难近的时候,你的心其实离天堂也很近。

方玉书:您能回忆一下当时是怎么描述这个天堂的吗?

冯仑:我们当时有正面的表达,也有负面的表达,任何一件事情正面的表达,我们以天下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这个事情是真的,1992年我们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我们就天天开会说这个事情,真把我们都说信了。一有事,我们就讲天将降大任于厮人,必将苦其心志。负面的就不说了,有点低俗,我们总之就是展示一些比较低俗的人的很理想、很快乐的那一面。至于是什么低速的一面,等到新浪的微博彻底停运了,我就可以说了。

任晓倩:我想问您的问题是,您当年的六人团队是如何组合在一起的?又是如何分开的,请您分享一下感受、经验和教训。还有就是在当今的环境下,如果您再重新创业,您会做什么?如果投资的话,您会投什么,谢谢。

冯仑:我们6个人凑在一起,的确我们是意合情投,所谓意合,我们在做生意之前其实我们都认识,而且有4个人是一个单位。就是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我当时是常务副所长,我们都是意合,就是做改革研究。通过改革去探讨社会发展的一个方式,所以我们是意合。我们在意合的过程当中一起创业就建立了感情,于是就叫情投。不像谈恋爱,先情投,最后才琢磨具体事,我们是先琢磨了具体事意合,后来又情投。然后我们就在一起谈理想,20多岁的时候总是谈这些事。

有一天我们在海边看到经贸区后面的海口那么多楼,就是感叹,说后面这些楼什么时候都跟我们有关系呢?我们就开始聊。所以到后来又有一次我们在国贸附近几个人碰头,发现国贸这边差不多当时有一半都是我们哥儿几个练起来的,所以这就是一个过程。这个理想的确激励我们,最后我们在离开的时候,我前两天跟我们6个人其中一个还在聊,因为我们一起吃饭,大家也就说,确实做生意做到今天,见过无数人,走过无数路,吃过无数饭,摔过无数跟头,也快乐过无数次,但是真正快乐的还是我们能在一块最快乐。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叫江湖方式进入,商人方式离开。商人方式离开很简单,我们找一个律师,1995年的时候我们就找了律师,算帐有点江湖,没有请会计师,我们只请了律师,但是做手续我们用律师把它结束了。正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感情经历,所以直到现在我们仍然经常见面,不管是我们6个人当中的任何几个人,我们经常见面的机会都非常多,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一个状况。这就变成了一个20年的类似于创业者的童话,不是神话。就是说开始很好,过程稍微有一点曲折,但是最后仍然很好,老了以后彼此作为对方的生前友好,再送个花圈就非常完美了。

至于投资,如果要再投,现在我觉得任何行业都不重要了,对我来说我现在知道投给什么人了,所以的话再投资我会看人,至于他做什么,我相信他比我会判断,而不是去判断事。年轻的时候自己折腾,天天判断事,现在最重要的我大概能判断什么样的人最后有成功基因,因为我接触了太多大家公认的、不公认的各种各样的人,我都从他们身上每人取一点优点,我综合起来就能看到什么样的人有成功的基因,然后我就会去支持他,或者是参与他的创业过程,仅此而已,谢谢。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给场上的观众一个机会,听得不过瘾的给我一个No。

问:冯总刚才讲的不同的人对时间的不同理解我非常有感触,因为我们提供99年的资料备份,但是很多人不信,我今天明白为什么不信了,因为我40岁,他们才二三十岁,所以我40岁已经有老年人的睿智了,这一点我很高兴,谢谢冯总的指点。

问:冯老师您好,我知道黑马营当中的这些老师是不收代课费的,我作为一个学生非常想参加这个黑马营,因为我是一个学生,没有10万块钱的资金,我想要这么一个资格。

冯仑:那得牛文文决定吧,不是我能决定的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