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黑马】“电池王子”许海林的创业不归路
王根旺 王根旺

【每日一黑马】“电池王子”许海林的创业不归路

创业在中国其实是件大不易的事,怎样能在野蛮环境中逢山铺路、遇水搭桥?一个传统行业的创业如何去拥抱趋势、步入创新科技领域?这些正是许海林的故事。

来源:i黑马 作者:王雨豪 ?【每日一黑马】是i黑马网倾力打造的原创报道栏目。我们将利用创业家传媒的全部资源每天推一个有潜力、高成长的黑马企业。推广资源包括网站首页轮播图,330多万粉丝的创业家杂志官方微博首页轮播图、微博,i黑马网官方微博,创业家杂志微信。目的是把黑马企业找出来、推出去,让它成为创业之星。如果你是憋足了劲想爆发的黑马,如果你想获得融资,欢迎你主动向i黑马求报道,资料请发luxucheng@chuangyejia.com?

【i黑马导读】创业在中国其实是件大不易的事,怎样能在野蛮环境中逢山铺路、遇水搭桥?一个传统行业的创业如何去拥抱趋势、步入创新科技领域?这些正是许海林的故事。

题记

2013年2月,泰国,来自世界各地的150多名赛手参加泰国RC F1大赛。其中90%以上的电动赛车由厦门安燃动力电子公司驱动。没错,许海林是做电池的,电动车模、航模的动力供应商。历经10年,他的公司占有了95%以上车模电池、20%以上航模电池的国际市场份额,2012年销售突破亿元。最初5年的OEM生涯,他历经波折,而后开始了安燃自己的品牌之路,许海林如何在制造业的红海中杀出生路?他如何规划下一个事业的春天?他的创业不归路又是如何演绎?请看本文陈说。

雨豪评述

曾经和一位服装制造业的企业家聊天,他同我讲了这样一段经历。十几年以前的一个深夜,警察突然找上门,声称其工厂女工有卖春行为,警察怀疑他有组织卖淫的嫌疑,需要带回警局盘查,于是这位创业家就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在警局里被拍了正面、侧面的半身写真,并被审问至清晨。他后来这样回忆那个早晨,步出派出所时,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却感觉无比漫长,有种物是人非、恍若隔世的感觉,一瞬间,竟失去了继续创业的勇气。

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我把它叫做创业当中怎么面对人性的恶?如在美国,你创业遇到这种事的概率有多大?许海林说他也有类似的经历,在2007年下半年刚刚创办工厂的时候,一个精神上出现问题的员工在宿舍里手刃了另外一名员工,其后,警察的不尽调查,死者家属睡在工厂里面坚持索要赔偿,让他焦头烂额,直至数月后方才平息下来。海林理解:这或许正是中国创业宿命中的一部分,所谓不可承受之重。创业在中国其实是件大不易的事,为什么要创业?又怎样能在野蛮环境中逢山铺路、遇水搭桥?一个传统行业的创业者如何去拥抱趋势、步入创新科技领域?这些正是许海林的故事。

许海林自述

我是在香港读的中学,1991年留学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攻读市场经济学士学位,随后又获取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MBA学位。2000年我回到香港,在TDK旗下公司担任市场总监。两年之后,受到一位法国客户的邀请,踏上了创业之路。从2003年开始,法国人、另一位同事、我,三人在厦门创办了公司。我们做电池制造的自动化设备,卖到德国、美国去。开始时很顺利,赚了一些钱,法国合伙人就跟我们说,要不然我们自己也做电池,于是我们就决定把卖设备赚到的钱,大约有两三千万吧,拿去投资开一家做电池的工厂。法国人说有非常多的订单,我们就全部投进去了。投进去之后就发生了问题,没有订单,一直在烧钱,烧了差不多有一年,然后法国人就带上剩下的资金跑路了。

那个时候我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但我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就举债在深圳办了一家贸易公司,含辛茹苦,一块一块地赚钱,一天一天地活过来。终于3年以后,我又攒够了钱,杀回电池制造业,在东莞收购了一家加工厂,从头再来一直到现在。

做这个新工厂的时候,我进入了一个新市场:航模、车模电池的细分市场,因为之前做的电子产品、数码产品电池的毛利润越来越低,从几十个点降到几个点,所以我们就聚焦在高倍率放电大电池。这种电池在技术上和数码电池有很大区别,主要是放电倍率上的差别,这种电池需要有很大的功率放电。产品2007年投产,2008年我们收回投资,其后每年都有大概20%的增长率。现在在车模电池市场,我们已经做到第一名了,这个市场90%以上的客户都是安燃的,但是在航模上面,我们只占了20%的市场,因为航模的市场比车模大3倍,所以我们也正在大力拓展这方面的市场。

关于安燃的未来,我还想进军手机的备用电池市场,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大家认可的充电宝品牌。虽然很多人在做,淘宝上也可以看见有很多卖家,但是在品质上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我们打算怎么去做呢?我们要做到差异化,譬如我们现在在研发一种可以快速充电的后备电源,也就是说可以用10分钟、15分钟就可以把你的手机充满电。我们已经做出来这个东西了,现在在做一系列测试,大概在今年6月份左右就可以上市了。

再说得远一点,未来两三年,我们非常有可能进入大型的动力电池制造业。大家都知道美国特斯拉电动汽车,他们用的是A123的系统,松下的电池,以前是三洋的,后来松下收购了三洋电池。我不认为中国电动汽车公司应该走特斯拉的路线,做高端电动汽车,这不是一个当下的中国公司可以做到的事。锁定中低端市场,解决好电源管理和配套的问题,中国电动车市场是巨大的。

我预见业界能真正解决智能手机、电动汽车电池续航的问题,最少还得8~10年的时间。例如,锂电池的开发到普及,足足用了15年。开发新型电池要用新的材料,材料需要很长时间的研发并测试它的安全性能和实际寿命。另外,新材料的初始成本会非常昂贵,消费者是接受不了的,一定要有个量才能把成本降低。

最后,我想送给创业者这样四句话:创业者应该持续思考用户的新需求;让少数人获得百分百满意,远比让大多数人获得部分满意更为重要;在创业的早期,可以在成本范围内提供一些超值的服务,这也是探索用户需求的必要;即使有千般泄气,也千万不要放弃。

雨豪评述

在今天,无数创业团队一窝蜂涌向追求海量用户的创业方向中,“实践”边走边寻找商业模式的思路。许海林的创业故事似乎有些老套,他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赚钱去的,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厚积薄发,不断体察市场、用户的新需求,借用电池行业的一个名词:爆发力。是的,在这10年,他凝聚了他的爆发力。如果让我来描述中国此时的商业竞争,我会说:低层次的竞争是技术的竞争,高层次的竞争是商业模式的竞争。所以,可以得出一条诛心的判断:没有商业模式的创业都是耍流氓,不能实现商业模式升级的创业是可悲的。

说到电池,乃至电动汽车,不能不提到时下美国风头最健的创业榜样:Elon Musk。他出生于南非,18岁时移民美国;1999年创立Paypal,他是最大的股东;2002年10月,eBay用15亿的股票收购Paypal,Musk拥有其中11.7%的股份,约合3.28亿美元;此前4个月,他创立私营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及纯电动汽车独立制造商Telsa Motors;2008年又有第四家公司创建:SolarCity,一家专门发展家用光伏发电项目的公司,提供从系统设计、安装,以及融资、施工监督等全面的太阳能服务。时至今日,四家公司市值全部超过10亿美元。

Musk的创业旅程也不是一帆风顺。2008年是Musk的最低谷,SpaceX的火箭前三次发射都失败了,数千万美元的投入化成爆炸后的大火球,因为研发成本过高,Tesla也濒临破产。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差点就如愿以偿了,他每天十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地连续发疯似地工作。那是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他站在Tesla的办公室里,环顾四周,对员工们说:要么我自己投钱进去,要么公司倒掉。于是他写下了300万美元的支票,他的最后300万美元。他还劝说其他投资人,包括亲兄弟将个人财富投入到公司中去。他每天的问题变成明天要和谁借钱,彼时所有的钱都得借,包括房租。

终于2010年6月,Tesla在纳斯达克上市,在上市前几天,《纽约时报》爆出Musk已经濒临破产。上市后,Musk在账面上力挽狂澜地赚了6.3亿美元。2011年末的时候,他面对媒体,坦陈他的想法:将所有的未来堵在火箭和电动车上很冒险,但若我不这么投入才是最大的冒险,因为成功的希望为零。做企业就像吃玻璃,以及凝视着死亡的深渊……如果这看起来很吸引人的话……这是他当时的心境。

一个初战告捷的创业幸运儿,把本是可以招摇过市的日子过成了最艰难的时光。这或许正是创业者骨子中的偏执。曾无数人问:中国何时可以出Jobs(乔布斯)?我再进一步问:中国何时能出Musk?许海林会是这个电池领域的中国版Musk吗?无限冀望。

王雨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