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黑马】快乐学习:欲办补习名校 年收入超2亿元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每日一黑马】快乐学习:欲办补习名校 年收入超2亿元

对33岁的创始人张浩来说,曾经的上市梦想在今天已不再重要,把“快乐学习”办成补习学校里的名校才是他和公司1000多名教师的未来。

作者:刘鹤翔

在中国,应试仍是绝大多数孩子的必经之路。旺盛的需求使办补习班成为最赚钱的生意之一。

厦门的快乐学习教育培训学校,或者叫快乐学习公司,是一家出色的机构。对33岁的创始人、黑马营学员张浩来说,曾经的上市梦想在今天已不再重要,把“快乐学习”办成补习学校里的名校才是他和公司1000多名教师的未来。

麻辣教师

“Miss Lian”、“物理苏”、“化学黄”、“数学王”、“英语何”……在厦门快乐学习教育培训学校总部的墙上,最夺目的是本季课程的名师海报,乍看上去,像演唱会上的明星组合。

“现在的孩子都喜欢老师穿着时尚。”练琳琳(Miss Lian)对记者说。流行文化把中国的少年儿童催熟了,十多岁的孩子甚至几岁的孩子,早已对时尚有了感觉。

练琳琳是这个学校的英语老师,作为本季(学校分春季、暑假、秋季、寒假四季招生)的明星教师,站在海报的中心位置。除了时尚,她的魔力还在于,能够帮特别厌学的孩子把英语成绩提升一大截。

会讲笑话是“快乐学习”教师的必修课。“一天,一个导游带着几个老外去游长城,其中有个老外想上厕所,就问导游:‘May I go somewhere?’导游不以为然地说:‘yeah,you can go anywhere!’老外立即晕倒。”练老师这个笑话有点冷,但也足以让孩子们笑个前俯后仰。

8

快乐学习创始人张浩

小孩的笑点低,如果再加上一些成人化的笑话,效果就更好了。“快乐学习”创始人、总裁张浩上数学课时讲的段子让孩子们回味无穷:“一个四岁小男孩亲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说,‘你要对我负责!’小男孩说,‘开什么玩笑,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老师的风格可以非常多样,你可以是温柔派,也可以是博学派,你也可以激情四射,但是不管什么风格,学生永远不会拒绝的一种风格是幽默。”练琳琳说。

做“孩子喜欢的老师”关乎教师的业绩—让孩子们爱上补习课,才能向家长兑现提高成绩的承诺。

在孩子们眼里,“快乐学习”的校长张浩不仅仅幽默,简直就是一个最睿智的人。还是一个在校生的时候,张就创办了“快乐学习”,八年后,它成了有1200多名教师的补习学校,在福建、江西、安徽和上海四省市拥有30个校区、数万名学生,去年的学费收入超过2亿元。这样的故事让孩子们钦佩不已。

“我努力打造一个平台,让公司的员工觉得,在‘快乐学习’当一名老师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张浩对记者说,这是“快乐学习”的企业文化。

“幸福”与收入不可分离。和其他补习学校一样,“快乐学习”最吸引老师的是物质回报。“在我们这里,”张说,“好多老师一年可以拿到30万元,收入中等的年收入也在15万到20万之间。”

俞敏洪当年创办新东方的时候,曾晚上提着浆糊桶,在中关村的电线杆上贴小广告,和城管躲猫猫。张浩也有类似的经历。几年前,他一个人跑到居民小区的信箱里塞传单,被小区保安发现,逼着他一张张夹出来。

“我们一度是全员营销的公司,我告诉所有的老师,发传单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快乐学习”副总裁黄世光对记者说。黄曾经是厦门港务集团的一名职员,有一回,他带着几名老师在一所小学门口发传单,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扭过头,一位曾经求他办过事的老客户坐在一辆车里,望着他,一脸的错愕。

进出上海

“赵本山说,步子大了会扯到蛋。”坐在厦门酒吧街的露天咖啡座里,张浩对记者说。

这个来自安徽乡下的年轻人今年33岁,早在四五年前,“快乐学校刚开始发展新校区的时候,我已经赚了上千万元,赚钱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有诱惑力。”

但扩张一直在进行。2009年,当“快乐学习”在厦门、泉州、福州的补习市场均占据相当份额后,张浩把目光投向了被所有补习学校视为桥头堡的上海。

“2009年进上海,到第二年10月份我们才建了第二个校区,那个时候,两个校区的经营状况其实是不错的,真正出问题是在2011年。”张浩说。2011年是整个补习行业充满资本想象的年份,新东方、弘成、环球雅思、学而思等8家教育培训机构已经在海外上市(其中四家集中上市于2010年8月至12月间)。张浩也有抑制不住的冲动,快速扩张是实现上市理想的必要手段。

2011年,“快乐学习”在半年之内新增了三个校区,结果,经营业绩还不如只有两个校区的时候。“校区是多了,但学生的数字却没有增加,更谈不上利润的增加。”

本来,上海是繁华之地,补习学校的学费是厦门的两倍,但上海补习市场的供给已经处于超饱和状态,补习学校所追求的规模效应很难形成。于是,“学校之间的竞争偏离教学的本质,而成为资本的竞争,大家都把学校装修得像会所一样豪华。”“快乐学习”在上海聘请了几名职业经理分管各个校区,张浩发现,他的学校在这些职业经理手上完全失控了。“他们会把我们的预算迅速地花掉,但是没有成果;我们换人,换完人以后我们又要再给预算。2012年,我们亏了很多。”

张浩深思后决定撤退。但当时,他不敢明说。“是我把大家的情绪煽动起来的,现在又要自己去降温。”

副总裁黄世光以外,公司管理层基本上是张浩在厦门大学的师弟。他们叫他“浩哥”。除了亏钱,张浩更担心伙伴们的信心因此受到打击。

“我们在任何一个城市发展顺利的时候,都可以成就一帮人。上海没做起来,这帮人的梦想要破灭了。”

亏损在继续。2012年4月,张浩最终下决心撤掉了上海的两个校区。接着,另外三个校区中的两个也撤掉了。“我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考虑在上海这个地方再发力。”张浩说。

“补习名校”

2012年,多家教育培训机构上市梦碎,培训业第一轮游戏结束。

张浩把寄托从上市转回到了教育本身。“培训行业还没开始,现在都是前戏。”从新加坡、台湾等地取经归来,张浩认为中国的教育培训产业还有30年的长跑。“现在的趋势是四线城市向三线城市靠,三线向二线靠,二线向一线靠,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参与补习的学生比例逐渐增加。”

张的老家合肥是“快乐学习”进入的第6个城市,筹备工作已经完成,今年暑假将正式开班。为此,已经3年多不上课的张浩回到了课堂,分别在两个校区上了一次课。他希望3年后,“快乐学习”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超越新东方。

他要“快乐学习”成为“名校”,标准是:“学生和家长一定要追捧我这个品牌,所有课程都必须排队报名。”

张浩抽调他眼中最精英的一群老师成立了集团教学培训部,研发标准化教材、确立师资培养体系,进行教学管控。这段话听起来并不新鲜,多家培训机构都号称在做或要做同样的事。张浩相信能真正沉下心在这方面做出成果来的机构寥寥。“名师们都很忙,课特别多,没有精力把他在教学上的东西体系化。现在我们下了很大决心。培训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将不是名师,而是快速培养名师。”

在成立教学培训部的同时,张浩还打造了“内部成长营”,通过其设计的一个类EMBA课程,培训“快乐学习”未来的负责人—2015年后,这些人将完成公司的扩张计划。

张浩的老家离合肥市区不到半小时车程。包括他的父亲在内,家族里有数位教师。张觉得自己可能有遗传天赋,他在补习班教授初三数学时受到的欢迎似乎是个形象的证明。“不谦虚地讲,我只要一堂课上完,学生都会变成我的粉丝。”

在张看来,因为自己“懂教育”,公司将有望在培训产业的长跑中胜出。“用三年做提升,再用三年扩张,我期待五到八年后,机会来的时候被我们抓住。”

【每日一黑马】是i黑马网倾力打造的原创报道栏目。我们将利用创业家传媒的全部资源每天推一个有潜力、高成长的黑马企业。推广资源包括网站首页轮播图,330多万粉丝的创业家杂志官方微博首页轮播图、微博,i黑马网官方微博,创业家杂志微信。目的是把黑马企业找出来、推出去,让它成为创业之星。如果你是憋足了劲想爆发的黑马,如果你想获得融资,欢迎你主动向i黑马求报道,QQ联系2405882418。

黑马 教育 张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