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黑马】只有20多人的小漫画公司凭什么获千万融资
宁咏微 宁咏微

【每日一黑马】只有20多人的小漫画公司凭什么获千万融资

近日,网络文学漫画制作与发行商快乐工场宣布完成A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麦顿投资。

近日,网络文学漫画制作与发行商快乐工场宣布完成A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麦顿投资。

“麦顿看中的主要是我们在漫画行业的模式创新,我们是以编辑为核心,打造漫画的工业化生产流程,同时建立起了‘线上+线下’的漫画发行渠道。目前快乐工场20多人,签约的网络小说超过100部,每月同时创作的漫画作品超过30部”谈及获得麦顿投资的原因,快乐工场CEO曾龙文对i黑马表示。

多元化的漫画发行渠道

目前,国内的漫画行业集中在出版领域,优势在于强大的线下渠道。“我们的作品也需要通过出版渠道发行,跟他们合作分成。但是通过各门户网站的动漫频道连载以及跟移动运营商分成的线上运营和发行模式,是我们的优势。”曾龙文提到。但他也指出,快乐工场目前跟出版社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因为整个漫画行业的盘子还太小,需要所有人把蛋糕做大”。

谈及快乐工场的商业模式,曾龙文提到,出版和无线业务是目前能“看到钱的”。“互联网用户已经习惯免费了,付费比较困难。而且,只要我们的漫画作品公开发行过,就一定会出现在盗版网站上。”盗版一直是困扰漫画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

他举例,快乐工场把作品给出版社后,出版社通常会在刊物出刊后5个工作日把样刊寄过来。“按理说我们应该是最早拿到刊物的,但实际上漫画刊物发行的当天,网站上就有了盗版内容,而且全部是免费的。”对此曾龙文很无奈。“跟国内的整体环境有关系,没办法。这些盗版网站的犯罪成本太低,如果政府抓的严一点,提高惩罚力度,或许盗版会减少。”

值得一提的是,快乐工场在移动运营商方面,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发行渠道,同时在福建搭建了自己的无线运营团队,在独立运营自有产品的基础上,同时也代理发行第三方的漫画作品。在无线业务领域,快乐工场已经建立了“自研+代理”的业务模式。“三大运营商的动漫基地,在今年会有超过30个亿的市场规模,这块市场很值得期待”曾龙文表示。

除了在运营商的业务合作之外,快乐工场也在移动互联网进行新的尝试,“年后我们会尝试在微信上推送我们的漫画内容。”曾龙文称。

曾龙文对i黑马表示,国内的漫画产业目前在移动端发展比较缓慢,主要跟漫画的付费群体有关。“首先,目前漫画的付费人群以二三线城市居多,而且都是10到18岁的青少年。以中小学生为主,由于这些用户年龄层偏低,他们也没有银行卡和信用卡,无法自主完成线上的支付环节。其次,学生在学校期间,上网环境不是特别好,而且很多学校要求学生上课不能拿手机,移动收费问题太难解决。”曾龙文指出,等移动终端真正普及的时候,就能考虑自己开发客户端。

给读者推送付费内容,背后需要有好的作品支撑。如何画出十几岁的孩子们喜欢的作品?曾龙文提到了几点。首先选择小说作品的时候会到各大网站看排名,只改编最受欢迎的小说。另外就是看小说的内容是否适合动漫化。“首先主角的出场年龄必须小于15岁,上来就是40岁的大叔小孩子基本不会看。第二,是否有团队角色,有些网络小说从头到尾都在讲主角一个人,那肯定是不适合动漫化的。第三,男主人公有没有女性特征。”

i黑马小编表示对“男主人公的女性特征很感兴趣”,曾龙文解释,现在看漫画的以女性为主,“所以如果一个主人公是男的,能力很强,同时又长得秀气,皮肤白,会非常受女生喜欢。”(小编表示还是不能理解,只能用不在一个次元解释。)

关于未来,曾龙文希望快乐工场能创作出更多的原创作品,并且扩展到产业链的上下游,涉足动画、游戏等。“我们不会着急扩张,在找到下游的玩具厂商之前,我们不会轻易做动画、拍电影。在中国,动画片只能靠后续衍生品生存,但是衍生品是个圈子,很难进入。”

为什么会这么说?以下是曾龙文口述:

我为什么选择做动漫

我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做社区广告的公司,后来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动漫制作公司,这家公司是负责CCTV-3《快乐驿站》的制作,可以说就此扎进动漫圈了,这一扎就是近8年时间。

后来,我又经历了两个比较重要的平台,一个是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主要负责动漫版权业务;在这个国家级的平台,我在获取政策的第一手信息相对较快,可以从政策的角度去更好的理解这个产业。另一个就是在投行,我主要是参与动漫产业相关的投资业务,这个经历能让我从资本的角度更好的去看待这个产业。期间我能感受到政策和资本越来越关注文创产业。所以,在2012年初,我决定自己出来创业。

在创业项目的选择上,我认为动漫产业最缺失的是创意环节,所以我的着手点就是解决创意。首先,我不认为我有很好的创意能力,所以我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创业,这个主要是通过知名作品进行动漫改编,实现动漫的产品化。其次,在作品的选择上,我认为可改编的内容必须具备几个条件:第一,要在开放的信息化平台连载过,只有互联网平台。第二,必须有海量用户的验证,用户说好,内容才是好。第三,内容表现形态越初级,越容易改编(文字形态是所有内容产品,最初级的表现形态)。因此,符合这三点要求的内容,就是网络文学,所以,我做的事情就是把网络文学动漫化。

动漫行业其实是“动画+漫画”,我之所以选择漫画,而没有选择动画。主要是因为动画行业有它的特殊性。目前动画行业的重要发行渠道是电视台,一般一部动画片是52集,需要全部做好之后到广电部门送审,一旦审核不过,就要全部修改,要知道,一个动画成片修改起来,可是非常困难的。而漫画行业,就相对市场化一些,我画了第1话内容,就可以把作品拿到刊物上去连载,每个月漫画产量更新是24页。一旦反响不好就立刻下线,可以马上止损。同时,作品上线后,我们会在刊物或网站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会跟读者加QQ群,与他们深度互动,甚至下一话的内容都可以根据读者的互动结果来进行创作。从这个角度来说,漫画是以用户的角度来生产内容,以市场为导向,更容易操作。

融资完成后,我们会在漫画产品创新、编辑团队扩建和发行渠道完善三个方向加大投入力度。今年是我们的第三年,还属于创业初期阶段,无论是内容创作,还是渠道建设,更多的还是需要积累和沉淀。

另外,我们也会在今年尝试开发动漫衍生品,前期主要是以纸质周边衍生品为主,比如海报、卡贴、同学录等。漫画的周边产品不适合玩具,而动画片做玩具衍生品比较常见。当然,是要有下游的玩具生产厂商做支撑的前提下,我们才会考虑,否则我们自己投入生产成本太大,很难从电视台等传统电视发行渠道回收成本。动画电影在未来也是我们考虑的方向之一,不过,这个需要等我们的漫画作品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之后,再考虑找知名的影视公司来合作运营。

2012年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我的天使投资人由于自己的生意出现了资金缺口,在公司成立不到3个月的时候,就把投资款全部撤出,我们的现金流一下就断了。但是公司已经成立了,小说版权也签下来了,作品也在开始画了,这事肯定不能停。那个时候是真着急,公司每天都在花钱,我几乎天天都去外面跑,到处找钱,还要不断的躲着债主,同时还要安慰我的员工,让他们坚持下来。我们有将近6个月的时间,发不出工资,很多员工都支撑不住了,走了。最后留下来的,只有7个员工。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很难。

当然,后来很庆幸,我们顺利的把危机度过了,也在去年拿到了麦顿的投资。其实,我最开心的,不是拿到了多少钱,而是我们整个团队经过逆境,成长起来了,并且得到了认可。我相信在经历了这样的逆境还能如此顽强生存下来的团队,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会更有韧性,更具狼性,更有杀伤力。

每日一黑马 快乐工场 曾龙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