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穿戴王”?
limeng limeng

谁是“穿戴王”?

[i=s] 本帖最后由 limeng 于 2014-3-27 16:37 编辑 [/i]   在可穿戴设备如火如荼的今天,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比尔·盖茨十年前的决心:“微软想要走向何方?进入你的卧室、贴到你的身体上,甚至钻进你的裤兜里”。在当年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盖茨展示了以SPOT (智能个人设备技术)为基础的智能手表等设备,但在去年1月,微软默默地停掉了SPOT服务。
  微软的失败很大程度缘于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功能的完善让SPOT十年前依靠FM 广播信号向终端推送信息的做法变成鸡肋,但接踵而来的却是可穿戴设备的又一个高峰。2012年4月,谷歌眼镜(Google Glass)发布,它将虚拟信息叠加到真实场景中(即增强现实),让人们有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大众对可穿戴设备的期待真正被调了起来。

  有人认为,可穿戴设备是中国人的机会,因为我们的硬件制造能力很强。但不要忽视,谷歌虽然做了眼镜,但它依然是互联网公司—眼镜只是搜索框的延伸;更不要忘记乔布斯对iPod的定义:“它装在一个漂亮的壳子里,但它就是个软件”。硬件发展到今天,与软件的整合已经是大势所趋,而“软件”也是具有互联网内涵的软件。这种软硬结合实际是对创业者提高了要求。
  咕咚手环的创始人申波上学时读的是硬件,毕业后曾做过软件开发;inWatch创始人王小彬曾参与创办三家公司,涉及软件、硬件和工业设计。较早接触这个领域的创业影院创始人杨海涛表示,好项目的创始人都在相关领域积累了很久,没做过三五年的很少。除了技术的积累,还要有钱,“开个模具就要上百万,要么能拿到投资,要么就自个儿豁出钱去做”,有创业者苦笑着说。
  除了创始人的背景外,软硬件团队的整合也很重要。inWatch联合创始人陈默介绍,他们的整合由两个产品总监级别的人来负责,管硬件的总监来自CECT,有硬件经验;管软件的总监出身华为,之前也是做软件,“他们都很有能力,没有这种强力是整合不到一起的”。PreAngel创始合伙人王利杰认为软硬虽然结合,但也要有一方为主,他的观点是“软”的一方:“其思路和逻辑更接近互联网的方式”。
  今年4月,美国可穿戴技术及音频设备开发商Jawbone以一亿美元收购另一家可穿戴保健电子产品厂商Body Media,让“健康”成为这一行业变现程度最高的领域。在国内,做手环、计步器的创业者也是可穿戴行业中最多的。这是人们关注健康、量化自我的体现,同时也与其技术门槛较低有关。一位从业者告诉《创业家》,这类产品借以获取运动状态的三维运动传感器其实很普通,只不过加入了社交、联网功能。
  不过,进入容易领先难,步数统计是否精确?卡路里换算是否得当?都要考察创业者的算法和建模的功夫。而Jawbone对Body Media的收购也是为了掌握多种传感器技术以让产品获得更多的体征数据。
  这么多种可穿戴设备里,谁最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标配?从产品形态、兼容能力、易用性,以及巨头的动作来看,智能手表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手表可以整合手环的功能,同时还会有更多用处。不过,智能手表要成为标配,还需要在功能和外观方面不断进化。SWATCH的CEO Nick Hayek说,消费者喜欢佩戴精美的手表,并不断更换款式,而智能手表的屏幕太大,很难看。
  此外,也有不少人看好眼镜。东方汇富副总裁马谦表示,若想成为标配一定要如iPhone那样在视觉和功能上给人以冲击,而这只有眼镜,“习惯都是需要引导的,手机刚出来的时候人们也不认为它会代替座机”。
  对于手表的争议还可以引申出的一个话题就是可穿戴设备能否代替手机。王小彬认为,未来的生活场景中会存在很多屏幕供人连接,只要随身带一个手表般的数据处理器就可以了,不过在当下手表仍然是手机的配件。他的一款手表装配了GSM模块,但主要是为了独立上网。王利杰认为,可穿戴设备的设计应该轻量化,不应该配备太复杂的智能系统,“手机作为前端数据收集和预处理的一个中转站必不可少”。
  争议还将继续,但没人否认可穿戴设备的未来。其实创业者不必考虑它能否成为手机那样的标配,只要抓住一个垂直领域就能大赚,杨海涛甚至表示这一领域的宿命就是垂直化。康诺365的创始人郭辉想得很清楚,他将自己的产品定位为子女为父母买的礼物,父母通过设备监测体征变化,对疾病进行预警,而子女利用自己的手机就可以掌握情况。脑电波头箍BrainLink也将儿童教育作为主要应用场景。小而美对创业者来说很实用。
  有人认为,硬件的商业模式很简单,无非是一买一卖,但难度也正在于此。可穿戴设备上市后,如果用户没任何反应就意味着彻底失败。硬件发展到现在已经具有了新的商业模式,比如苹果,软件是硬件的增值手段;再比如Kindle,硬件不赚钱,是入口。无论怎样,硬件均已成为底层,后端由软件搭建的平台在等待用户消费。能不能掌握后端的服务,是可穿戴设备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而这也是判定软硬件结合企业真伪的标准。
  作为终端,可穿戴设备若要在服务上形成闭环,需要借助云计算、大数据的力量,而这显然更是大公司的强项。有人认为,被兼并会成为该领域多数创业公司的归宿,马谦对此不以为然:“小互联网公司很多,但被兼并的是少数,大公司也有做平台的需要”。
  中国互联网的很多模式均效仿自美国,有的生根发芽,有的则水土不服。对于同样是舶来品的可穿戴设备,中国的几点特殊情况值得创业者注意。第一,中国有消费能力的中青年缺乏美国人那样休闲式的运动习惯;第二,中国人对软件服务的价格较为敏感,甚至抵触。这意味着可穿戴设备必须摸索出中国本土的商业模式。
  ——文/创业家记者 邓超

  【案例一】Lovefit:远距离监测健康
  早晨7点,吴小姐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手机短信,短信里记录着她的母亲昨天走了多少路。她的母亲身体不大好,计步器是观测母亲健康情况的一个很好窗口。市面上的计步器已经不少,就连手机也可以扮演计步器的功能,但吴小姐还是喜欢这个外形最传统的计步器,因为它内置了一张SIM卡,改变了传统计步器的数据传输方式。这使得身在北京的她可以轻易了解南京母亲的活动轨迹。
  与短信配合的是网站,打开乐动网,可以更详细地看到吴妈妈24小时里的运动情况,比如原先每天8点有运动习惯的吴妈妈忽然不运动了,那是天气原因,还是身体不够好? 计步器每天还会自动记录用户所在位置,而且按计步器上的绿色按钮,可以直接向关联手机发送地理位置信息。如果吴妈妈忽然跌倒,只要按下这个安全键,吴小姐就会立刻收到这一报警信息,并及时知道位置。实现这一切,吴妈妈所要做的就是带上这个名为“Lovefit智能健身助手”的计步器,简单到即便是一个从未用过电脑的人都可以使用。吴妈妈唯一要记住的是:一个月里给它充上一次电。
  这款计步器的创始人沈盟毕业于东南大学,这位酷爱穿休闲装的博士和母校的科研院所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在推出计步器之前,他已尝试将类似的运用置入到电子血压计里,让异地的孩子可以在长辈每次测完血压时及时了解相应的情况。
  和传统的蓝牙、WiFi等传输方式相比,SIM卡的传输方式更便捷,也更利于异地及时监测。在当下,移动运营商们还没有向这一服务另行收费,而是将服务与产品打包出售。沈盟透露,运营商们也很乐意探索这些新应用。自从电子血压计及计步器推出以来,中科盟联的主要销售几乎都依托运营商,这减少了初期的市场费用。目前,该公司的年销售额已达千万元。“我可能是少数能赚钱的移动健康公司”,沈盟说。随着公司的成长,中科盟联也将开拓更多渠道。
  当下,沈盟正在丰富产品线,将移动健康运用推广到更大群体,满足不同人群的诉求。比如针对健康群体,可能更关注设计感,满足时尚健康的需求;而对于高危人群,则更加关注便利性及实用性。
  ——文/创业家记者 叶静

南京中科盟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