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我为什么要跟莆田人一起搞医疗
李阳林 李阳林

冯仑:我为什么要跟莆田人一起搞医疗

2014328~29日,火热的黑马运动会在京举行。328日下午,黑马思想运动会八大代表团进驻海淀八大高校进行项目路演,329日上午,黑马会8大行业分会春季论坛也在八大高校热烈举行,黑马会8大行业分会也随之宣告成立。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来到黑马会医疗健康分会春季论坛现场进行分享,讲了他为什么选择跟莆田民间医疗机构合作。他说,医疗健康是三高产业——高就业系数,高需求弹性,高增长,莆田人占领了整个民营医院过半市场份额,拥有十几家上市公司,所以他愿意跟这些人合作,他和他的立体城市愿意为所有医疗健康产业创业者提供人造空间。

以下是冯仑演讲全文:
我就给大家讲讲故事吧,我擅长讲“似是而非”的事情,这两个结合起来可能就是你的人生,有科学,也有似是而非的不科学。
我讲两个事吧:第一为什么我们作为地产公司现在进入或者关注到健康医疗产业;第二件事说说我们跟莆田的民间医疗发生关系以后,我观察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医疗健康产业有三高:高就业,高需求,高增长
大家知道我们一直在做立体城市的一个计划。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一种聚集,在一平方公里(要)聚集8-10万人,要靠一个产业聚集而不是靠房地产,我们就面临怎么选择产业(的问题),开了很多研讨会,也是各种科学和不科学在一起讨论,最后我们自己从经济上考虑,我们提了三个标准,“三高的产业”我们才能选。
第一,要高就业系数。大家知道服务业是用人多,越牛的服务用人(越)多。一个很牛的人后面跟一大堆人服务。酒店,最差的一个老太太可以管一层楼;三星级酒店一个人管五个房;五星级可能就是两个人管一个房,精品就是两到五个人管一个房。
医疗健康产业如果是高端的,大概是一张病床需要四到六个人就业,这些人工资还不低,所以就业系数一定高。
第二,需求弹性大。经济科学讲弹性,学术定义就是每增加一个单位的供给或需求刺激出来的新的供给和需求的程度,这就叫弹性。简单的说需求弹性最大的是什么?人类历史上:吸毒,越吸越想吸,弹性巨大;吃饭,弹性很小,吃饱了就不想吃了,每一个单位满足以后不再产生新的,所以你的饭量一辈子增加的不快,基本还在减少。所以我们要找一个行业需求弹性巨大,就是辐射力很强,吸引力很强。刚才我跟汪建(华大基因创始人)一直在请教,就是基因这个玩意儿,每个人都有。哺乳类都有,站着的哺乳动物地球有70亿,对健康的需求就是无限大。你已经很健康了,至少今天没查出癌症,但是你告诉我有什么好事我来一下,你说吃点什么又健康一点,最后汪建说把基因次序再搞搞我也愿意,不停的花钱,这叫需求弹性非常大。每一个供给并不可能使我的需求停下来,我们要找这样一个产业。
第三,要找高增长,不可替代的(产业)。比如做鞋有一段是高增长,过一段是替代的,所以我们不希望(选这样的产业)。按照三高的要求,我们就找,找到了医疗健康产业,这个医疗健康产业就定义为我们从事的一个主导产业。这个产业有多少事呢?我们又找了很多产业,我们就大概5个字,医(看病、医疗、健康)、教(教学)、研(研究)、养(养护、养老)、易(交易、贸易、生意)。
按照这样我们就开始研究这个事,过程中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要把这些产业引入到立体城市非常纠结,分三部分:一是公立医院,国有的医药行(企);二是民营;还有外资。
外资如哈佛、斯坦福这些高端的,也不可能现在来中国;然后国有的这部分发展受体制约束,常麻烦,过去国有的医院增加几乎为零,民营增加了1200家。我们发现一定要跟民营打交道,就研究发现了,原来民间有一万家民间机构,八千来自莆田,莆田有一个庄,一个庄里有一个村,里面有三个家族,就归因于一个大哥。我学的全是不是很科学的事情,我对这个很感兴趣。

中国八千家医疗机构的老板,每年必回莆田
这样的话我就开始往莆田跑,我们去莆田,今年春节还专门用几天(时间)到莆田看这几个家族和村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八千家医院都由莆田人掌控。我们怎么样去跟他们合作。我到那看见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莆田四个村在一个庄里,我们先看房子,因为我做房子。发现房子最高的就是外边挣钱最多的,很简单。然后到了最高的还正在盖,我们找到整个那一带最高的一家,这个大哥就是整个(莆田帮的)带头大哥。然后这个大哥就告诉我,他还不是真正的大哥,我是跟我叔叔出来混的,当年父亲去世以后我跟着叔叔在街上杂耍卖狗皮膏药、翻跟头,那时候他十四五岁,父亲去世,非常辛苦。
于是我们去看他叔,那是老祖宗。我们走了很多地方,最后突然发现老人家在庙里,这个庙越盖越高,一层一层叠上去,大概有四五个庙,老人家穿着的非常光鲜,戴个眼镜,显得非常有城府,很从容。这个就是叔叔,他说我已经离开这个行业十多年了,现在主要管这些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什么叫做领导,领导就是管精神,管未来,管生死
叔叔就是管庙,庙非常重要,莆田的人不管走到再远,莆田人都烧香拜的都是女祖宗,妈祖,还有这个姑,那个娘,庙里供的女性为主。男人不管在外面做生意跑多远,身边有多少亲人(全场哄笑,亲人指的是什么,你懂的),但是家里的原配是不离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原配哪怕没有文化也都在家待着,然后母亲都留在家里,盖高楼把母亲和妻子放家里,每年过年回家,不管多远,都要回去,整个村里都是很牛的车,就这几天要拜见太太和母亲。而平时这个叔叔,就是照顾这些母亲和太太的精神世界。领导要这么管,管住了女人的精神世界,最后每年过节,男人不管在外面多挣钱、多牛,还得回来。
所以第一件事我就看到了莆田人这样来领导,有一个真正的领导是管未来,管价值观,管生死,管情感。这个领导你别看每天在招呼这些庙,所以中国八千家医疗机构的老板,每年必定回去要看他,这个很牛。
下面才是大哥,大哥就像CEO管具体事,招呼各门各派聚集。再就是分散在全国的八千家的医院,医院才有院长,然后才有医生,才有研究人员。但非常有意思,所有的莆田的医疗机构的朋友,没有一个是学医的,也不会看病。但是他们发展了的民间医疗的事业。

为民营医疗提供人造空间
我们就跟他们讨论,请他们来参与到立体城市的发展,最后发现这是中国最活跃,最有进取心和最进步的医疗产业当中的一个力量。莆系医疗,也是经过了二三十年的演变,从电线杆底下奋斗起,贴小广告,一直到现在登堂入室,可以接受各种各样的投资,然后他们现在也有十几家上市公司。正因为这样,我们才对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开始越来越多的关注和研究,研究过程中我们干什么?我不是讲故事,我把这个干完了给大家讲故事就走了,我们从房地产来说,我们觉得我们的帮助可以对这个行业有巨大的一个互补性和帮助。
因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人的活动80%还是在人造空间里活动,比如这就是人造空间,人造空间分两种,一种是移动的人造空间,比如马航找不到了,就是人造空间。我们是创造固定的人造空间房子,这个就是我们的工作。医药生物技术,看病再发达,最后你都要回归到房子里边,在我们创造的人造空间里活动,而这成本占到了很大一部分。所以我们跟他们的合作非常简单,我们怎么样为专业领域里服务,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有价值的人造空间,在位置、成本、运营、管理、资本方面提供这部分的服务,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客户,我们成为他们的供应商。所以我们现在就给所有的民间医疗也好,其他医疗产业也好,我们提供产业的不动产的服务,就像我们现在做工业资产,给消费业和物流公司提供智能仓库一样,所以我们给医疗健康产业提供专业的物业服务。
[size=10.5pt]我们这个服务也非常简单,就是大家如果需要有这样的要求,我们可以来商量。除了立体城市之外在别的地方一样,然后我们有一整套的服务模式,希望我们能够在创造一个有效的人造空间方面来为这个产业提供服务。现在的医疗产业有的时候发展不起来,比如国有医院为什么发展不了?他自己要盖房、找地、贷款,最后成立基建办,然后把基建办主任抓起来,这些事全部干完医生就没兴趣了,而且这些活是很专业的,找一个医生变成基建办主任然后再盖房,这个过程医院没有办法发展。如果把这三个事分开,盖房是盖房的事,看病是看病的事,研究的是研究的事,把这些事分开。就像酒店的模式是最好,业主是业主,投资商是投资商,运营商是运营商,大家知道香格里拉也好,万豪也好都是管理运营公司。未来我们的医疗健康产业也这样发展,我们作为不动产的一个提供者,然后大家各位可能是一个运营商,另外我们如果资金不够,我们还可以找专门的投资商,只有这样这个产业才能比较快的健康发展。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的原因,说来道去我们还是一个做房子的,只有我们把房子做好,大家的事业才能有着落,然后我们共同才能发展,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