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彬:如何8小时众筹30万,一个月组织3000名创业者?
黑马会管家 黑马会管家

杨守彬:如何8小时众筹30万,一个月组织3000名创业者?

  如何在8小时内筹集30万?
  如何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组织起3000名创业者,分成8大行业团,办一场线下运动会?
  丰厚资本创始人,黑马大师兄杨守彬最近很累,因为他在参与《创业家》进行一项创新实践,用互联网思维做一场创业者运动会。听起来十分天方夜谭——不花钱,一个月的时间,组织起3000人的创业者运动会。而现在这件事已经非常靠谱,黑马运动会明天就将正式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体育馆开幕。
  这次创业者的运动会究竟是如何办起来的?深度参与其中的黑马大师兄杨守彬深有感悟。

  问:这场运动会是怎么办起来的?
  O2O、众筹、互联网思维
  杨守彬:一个月的时间,不花钱办一场3000人的线下运动会,还都是创业者,这事儿一看就不靠谱,有意思的是居然办成了。
  我觉得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创新实践事件,其中涉及O2O、众筹、移动互联网思维。创业家有自己的流量入口,《创业家》杂志、i黑马网以及微信微博等媒体资源(注:《创业家》传媒集团是针对创业者的细分媒体,所以可以快速到达大量的创业者),这相当于《创业家》创业服务平台的入口,可以以此在线上来吸纳大量的(创业者、投资人)资源。
  老牛(牛文文)是一个有创意,思维特别敏锐的人。他不但有创意,还知道怎么围绕一个点,拉出一条线,然后打出一个面。也就是说他知道怎么把自己的创意做出一个体系,把它做实做厚。
  首先这次事件有创意,创业者运动会,把两个不相干的元素碰撞在一起就有一种反差感,引起大众好奇。同时这是一个O2O实践,因为大家都在用手机关注这场活动,想参与的创业者可以通过手机迅速的报名,然后大家进入微信群成立组织,最后再一起策划到线下开展活动。
  并且这个运动会特别有参与感,《创业家》的创业群体组织“黑马商圈”讲究的是“非权力影响力”。也就是说你加入这个群体,大家都是平等的,黑马商圈内部没有人去授予权利,无论你是大佬还是初创公司创始人,只有你对群体贡献得越多,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你在组织中的影响力才越大,所以大家才愿意主动的出钱出力,搞众筹。
  这个地方太有参与感了,既能贡献价值,也能索取价值。在这谁都别装逼,你敢瞧不起谁啊?你看看触控科技的陈昊芝,三年前加入《创业家》黑马营时还是个小创业者,现在每年赚几亿,已经准备去美国上市了。这里面牛逼人太多了,说不定哪个黑马企业就发展起来了。
  问:为什么这么多创业者想来参与这场运动会?
  创业者需要一个Party
  一件群体事情能成,肯定是充分的满足了群体的需求,而黑马运动会就满足了创业者的需求。
  《创业家》做了一条非常好的产业链,从黑马大赛、黑马会、黑马营再到黑马资本,形成了一个产业闭环。老牛是做媒体出身,他把媒体当做一个入口,把所有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资源都吸纳进来,然后做成一个能够共享的圈子。
  来参与黑马运动会,你将能获得跨行业,跨层次的资源。首先是有从电商、旅游、TMT、旅游等八大行业,3000名创业者,你想找什么合作资源都有,而且都是创始人级别的。
  第二,你获得的资源也是跨层次的,你可以接触创业大佬、创业导师,例如我们TMT团的团长就是王小川,他在微信群里组织带领TMT。此外,创业者也可以在线下直接接触到最广大的投资人,而投资人也可以在线下直接接触到最广大的创业。
  在这儿,我们还经常组织私人董事会,导师授课,同行业交流。都是实战经验,互动学习,每个人都可以当老师,也是学生,进步非常快,容易形成成体系的商业思考。
  运动会还能满足创业者群体的心理需求。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差别比人和猴子还大,而创业者本身就是一个极其孤独、寂寞的群体。黑马运动会引发了参与对象的热情和需求。
  例如我,在做投资之前就是一个创业者,我常常感到很寂寞,找不到同类,加入这个群体就好多了。首先是心灵上有一群能互相认同的同类,然后对自己的创业、投资,甚至人生都很有帮助。这是一个创业者的大Party,有3000个创业者参与,8大行业,任何创业者都可以找到与自己类似的人。
  参与运动会能获得了好的朋友和商业资源,只要你敢于拥抱“黑马商圈”这个组织,你就肯定有所得。我希望“黑马商圈”这个创业集体的兄弟们,成则击掌相庆,败者共同进退。
  目前黑马运动会一共有八个团,夏华、姚劲波这些创业明星都有带团,我在王小川的TMT团里。我们通过互联网非常快速的召集了500名创业者报名的团。然后发动了一个众筹,8个小时完成30万。这事儿是有参与感的,你可以出钱、出力。
  (贡献也是有回报的,文化创意团一名成员众筹了3万元,之后迅速得到了与文创团团长蔡明的合作单子)



  (杨守彬)
  【题外话时间】问:听说黑马大师兄你…也是个逆袭的屌丝?
  老牛没有照片上帅
  杨守彬:我从小在山东平度农村长大,家里很穷,1996年去北京上大学之前都没有进过城。我父亲是个小商人,所以我也受到一些熏陶,当时就想学商科。我那年考北京大学国际金融系差了6分,之后被划到了北京商学院(现北京工商大学)。
  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家里负担不了那么多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大学里的生活费用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我一开始是做家教,后来做广告推销,再后来做品牌策划。北京火车站的第一块灯箱广告牌就是我卖出去的。
  我大二就开始看老牛主编的《中国企业家》床头堆了厚厚一摞,那时还叫过《乡镇企业家》,后来才改的名字。我大二开始接触很多前沿的商业思维,那时为了挣钱就去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抄信封,每个信封1毛1分钱,就和里边的人都混熟了,帮他们组织了很多会务,那时就听了很多官员和经济学家的前沿思想。我大学就见过大场面,所以后来在给《创业家》担当“业余主持人”时,才那么顺溜。
  我有互联网创业情节,想做出一个10亿美金的公司。我还在大学时就做电商网站,那时才是1999年,我们做了一个自己做配送的办公用品电商网站“明天到”,后来还赢得了一个国家组织“中国世纪创意大赛”创业比赛的50万奖金。
  我大学毕业论文是《电子商务的第三方物流未来发展》,我预见了电商物流热潮的到来。可是我毕业后并没有直接创业,为了北京户口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工作了几年。
  2003年我开始出来创业,当时非典之后,国民的健康意识提高了,我就去做了一家健身器材公司,一直做到2007,赚了不少钱,我就把公司卖了几千万,继续去做互联网。
  当时太超前,做了一个家庭服务O2O的项目,叫做“家里会”,想用携程的模式去做家庭服务,针对高端别墅住户,把他们的住户情况录入CRM+ERP,然后再根据实时需求去满足住户。
  但这个项目太超前了,规模做得越大就越不经济,我因为手里有些钱,所以开始没有融资,最后坚持了4年烧了很多钱,也就放弃了,决定转做风险投资。
  2011年我加入了《创业家》黑马商圈,加入之后我得到了很多好友和商业资源,从创业者转变成了天使投资人,再转变成为投资机构创始人。但加入后,我才发现老牛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以前看他主编的杂志,觉得他是个很酷的文艺青年,后来发现他本人没有卷首语上贴的照片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