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创始人:匿名社交产品令世界变得更加真实
i黑马TMT i黑马TMT

Secret创始人:匿名社交产品令世界变得更加真实

  匿名应用最近越来越火爆,其中最受关注的可能就数匿名分享应用Secret了,这款iPhone应用允许用户向好友以及附近的人分享秘密。上线仅仅两个月的Secret已经完成了1000万美元的融资,外界的质疑也随之而来。

  Secret CEO和联合创始人大卫•比托(David Byttow)近日接受了科技博客Gigaom的采访。采访中,比托谈到了Secret的发展方向、隐私伦理等问题。



  以下是此次采访中的部分精彩内容:

  记者:Secret上线有两个月了,其发展得怎么样?

  比托:我们公司的规模已经增长了约600%,到四月底我们的员工将达到约12个人。

  我们坚信我们已经找到了人们需要和喜欢使用的东西。我们甚至没有去关注用户增长,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扩充团队,我们要保持短小精悍。

  和一条推文或Facebook状态更新不一样,每一条秘密的“半衰期”都比普通文章要长得多--介于博客文章和一条推文之间。30天前发布的秘密到现在依然有人气的原因是这些秘密以“同心圆”的形式扩散。我们从未添加时间戳,因为我们希望每一条秘密不会受到时间的影响。

  记者:这些秘密是依靠评论保持人气吗?

  比托:这和对话有关。打个比方说,你和一群朋友一起吃饭,其中有个朋友说:“伙计们,让我们聊聊这部新电影吧。”有人引起话题,然后每一个人都会参与到讨论中来。这场讨论还将出现在电视上,其他人也能看到。

  记者:你认为那些不太看重匿名的人会参与到私人讨论中吗?

  比托:我认为时机就是一切,但我们并不能一直搞懂背后的原因,未来我们将解决这个问题。Twitter、Facebook以及基于身份的平台在过去几年中迅速发展,但是匿名一定也有市场。我的意思是,匿名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如果你需要诚实的反馈或者希望他人告诉你真实的想法,你可以创建一个允许他们将身份和观点区分开来的渠道。

  但是,在推进匿名的同时建立责任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记者:当拥有匿名应用时,人们很容易忽视规矩。你们是否有责任维持秩序?

  比托:要在社会上生存,我们就必须设立规则。

  我认为我们有义务引领社区向对人们最有用的方向发展。我想讽刺挖苦、恶语相向或者粗俗内容无益于社会发展。造谣中伤和举报之间有着明晰的界限。但是我们不会监控真假,我们要做的是让人们组织自己的观点。

  但是我们会对产品的未来负责。我们每天都在工作,开发新的工具,从前端和后端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团队在过去几个月中只有两三个人。

  记者:你们怎么确保秘密不会凭空消失,永远不被别人看到?

  比托:没被人看到的文章真的很多。Secret不是Whisper,没有公开的信息流供人们浏览、发布并挖掘内容。

  我们选择让你向认识的人分享秘密。我们一直在观察这些内容,有些被分享的内容真的很好。

  如果你根据电话联系人图谱将人们视觉化,将发现我们联系的程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我希望有一天以匿名的方式做一些有关人际联系的研究。因此我并不是特别担心,随着我们的增长,我们会让更多的人看到它。

  记者:Secret的“Share”功能允许将秘密发送到Twitter和Facebook上。你怎么看待这个功能?谁拥有Secret上的秘密呢?

  比托:我们创建“Share”功能的目的不是让人们关注某一个人或他们的推文。“Share”功能的推出是为了分享知识。有人将秘密截屏并将其分享到Twitter上,我认为这么做会对秘密本身和作者造成伤害,因为其失去了上下文的关系。

  我们希望为用户提供一个轻松分享秘密的方式,同时所分享的内容带有完整的出处、完整的对话和完整的上下文关系。一旦作者删除秘密,被分享的信息也随之消失。

  记者:在你看来,我们是否正在进入一个“匿名”观念变化的时代?

  比托:我不喜欢人们将Secret称为匿名应用,因为我们会提示秘密的出处。我们每个人有很多侧面,网络并不能将这些东西很好地表达出来。Secret抓住了整个概念,以及你、你的个性和身份的所有侧面。

  像Secret这样的产品需要继续存在。我们不仅需要表达我们的想法和感受,还要拥有一个能够了解周围世界和周边人真实想法和感受的地方。它令世界变得更加真实,这是我们前进的驱动力。我想,我们应当将它变成对世界有用的东西。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韦德编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