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农业公司的国度:新西兰奇异果为什么成功?
i黑马农业 i黑马农业

清一色农业公司的国度:新西兰奇异果为什么成功?


新西兰贸发局的官员告诉记者,如今誉满全球的新西兰奇异果最早师祖其实是中国,数百年前中国的猕猴桃引入新西兰,起名KIWI FRUIT(奇异果),从此在这片大地上大红大紫,出口到全球各地,而中国本土猕猴桃却在世界无人问津,上演了一出南橘北枳的故事,但这其中的原因却很少有人知道。

记者在新西兰看到的一些景象或许能做出局部的解释:一个叫Plant Research的政府研究机构每年可收到来自社会奇异果公司超过2.5亿元人民币的科研费用,以此来为新西兰的奇异果公司研究品种改良技术,目前广受欢迎的黄肉、扁绿肉和圆绿肉等三大品种,其实是花费了该机构10年以上时间的研究才获得的成果。

然而对比一下国内的农业公司,则更多的将精力投入到机械式的产能扩充、抑或是产品营销上,很少有企业愿意将大量的开支用于源头科研。尤其是最需要科技含量的种子产业,虽然拥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但无一家是以科研取胜,更谈不上任何技术优势。

高额的科研投入也对应了回报的丰厚,2013年,ZESPRI(中文译名为“佳沛”)奇异果公司营业收入达7亿元人民币左右,作为一家纯出口型的水果公司而言,这个成绩堪称骄傲。

而不同于国内中粮集团、光明食品集团等巨无霸型农业公司的股权结构,新西兰的农业公司几乎清一色的是类似农业合作社的模式。ZESPRI的股东是2000多名奇异果果农,这些果农拥有着自己的农场,掌控了公司的股权,形成了来自上游源头的控制和保证。

所以,类似三聚氰胺的事件不会出现在新西兰,因为农民的利益与公司的利益被最大化的捆绑在了一起,而并非国内食品农业公司对利润具有绝对把控,农民仅仅是生产初期的一种生产资料而已。

再比如,年收入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的恒天然集团,其股东是10500位新西兰奶农组成,这在其它商业领域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它确实发生在新西兰。由于股东众多,这些公司永远不会踏入资本市场,但它却实实在在的创造了财富而不是泡沫。

其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至今仍很难想象出一群农民可以把握住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甚至跻身于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之列。

作为英联邦的成员国之一,新西兰举国人口数量不过450万人,不及北京上海的四分之一。但2013年,新西兰人均GDP接近4万美元,美国当年的人均GDP接近5万美元,而德国、法国去年的人均
GDP分别是44000美元和42000美元,而中国则为6767美元,可见新西兰人均财富拥有量之高。

在以往经济思维的观念里,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比例应该是第三产业居高、第二产业其次、第一产业最小。但是不同于美国极度发达的服务业、德国日本庞大的制造业,新西兰的第二第三产业比例极为幼小,而第一产业则占到举国经济的80%以上。而对比中国的第一产业比例仅为10%左右。

以畜牧业为代表的农业成为了新西兰经济的支柱,在新西兰当地,记者看到除了奥克兰、惠灵顿等少数大城市外,几乎都是一望无际的牧场和丘陵,天然牧场占国土面积的一半,畜牧业产品的出口占全国出口总产值的50%,羊肉、奶制品和粗羊毛的出口占世界第一位。

与中国出品的联想、海尔等制造业500强公司不同,在新西兰当地引以为傲的大集团几乎是清一色的农业公司,更形象点说,其实是农业合作社,比如上文所提到的恒天然和ZESPRI。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作者:张汉澍

i黑马农业是i黑马旗下运营的系列行业帐号之一,搜索微信公众帐号iheimanongye可找到我。如果你也喜欢本地消费服务如种植业、养殖业、农林牧渔、农产品商务、以及一切与人类农业行业相关的产业请关注我,我们一起聊聊农业那些事,不见不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