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从蜗居创业到融资千万,37健康这两年都在做什么?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案例】从蜗居创业到融资千万,37健康这两年都在做什么?

  互联网真的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相信未来互联网也会彻底改变人们就医和疾病管理的习惯。

  37健康CEO代万辉看起来性格温和,彬彬有礼,但是三句半之后你会发现,对面坐着的这个有点萌的年轻人,骨子里其实是个疯狂的产品经理。
  和熵量谈起两年前创业之初的情景,代万辉显得很兴奋,“当时六个人就挤在我家10平米的屋子里办公,没有家具,我们就挤在一张床上写代码”。听到这里,创始人之一的张晓明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说,“确切地说是四个人坐在床上,还有两个站在地上。”
  记者:跟读者介绍一下37健康。
  代万辉:37健康目前做的是一个互联网高血压管理平台。我们一边和国内几家电子血压计厂商合作,将采集的用户血压数据进行分析反馈,同时为用户提供高血压管理的知识;另外一边我们对接的是医疗机构,希望在用户需要医疗干预的时候,可以找到合适的医生。
  记者:目前在医疗机构这边的进展如何?
  代万辉:正在和安贞医院和北大医学院谈。
  记者:如何在更大范围内和更多的医生展开合作?线下沟通的成本可能很高。
  代万辉:我们是这么界定这个问题的:当用户真的需要我们帮助他找到医生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做这件事情,但是在很多情况下,用户会有自己相对固定的高血压医生。所以我们自始至终做的都是一个工具,而不是要承包所有的事情。但是如果有医生已经在管理一个相对固定的患者群,我们也可以提供给医生工具,让他在终端随时查看和管理患者的数据。
  记者:那我们产品的核心是什么?
  代万辉:核心是基于算法的整套数据评估体系。我们的应用会根据用户连续一周的血压值给出较为个性化的数据反馈。根据这些数据反馈我们会给出运动和膳食处方,或者提醒他们去看医生。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干预用户高血压管理的方式有三个,第一是高于警戒值之后医生的干预,二是家人朋友的监督帮助,三是关于运动和膳食的建议。
  代万辉:另外还有用户之间的交流,患者和医生之间的交流。
  记者:我不知道这些干预方法是否真的有效,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健康的生活方式。
  代万辉:慢病管理本来就是逆人性的过程。如果一个胖子承认自己就是吃货,就是要过度饮食,任何人也拿他没办法。我们只能提供一个工具,千万不要想着解决所有问题。
  记者:算法很复杂吗?
  代万辉:有一定的难度。高血压的个体差异很大,有人是单纯的高血压,有人可能合并糖尿病并且是个胖子,那么后者血压的所谓正常值范围和前者就会有不同。我们通过算法去删选这些用户,让情况近似的人处在同一个分组中。目前我们仍在努力深化算法,最终希望真正实现个体化的数据反馈。
  记者:这其实是一个机器学习的过程。
  代万辉:对。其实类似医生看病。医生通过大量病例的学习就可以积累很多经验,他的诊断也会越来越准确。
  记者:用户对数据反馈的准确性有明显的感知吗?
  代万辉:可能不会。我们提高数据分析的准确性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但是我们并不指望用户能理解这件事。
  熵量:目前用户对产品的反馈如何?
  代万辉: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现在的装机量大概是50万,活跃用户占10%,很大一部分用户对我们的应用相当依赖。
  记者:他们会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吗?
  代万辉:非常多。我们收到大量来自用户的意见,很多时候都是很长的一大篇,而且是用手机输入的。正是这些真诚的反馈帮助我们越来越清晰地界定用户需求,让我们对自己的产品更有信心。
  记者:用户真正的需求其实很简单,同时又很难把握。
  代万辉:确实是。我们在做产品之前做过相当大范围的普遍性调研,产品做出来也让家人朋友反复体验,但是这些都代替不了在真实的使用环境下用户的感受,我们也是在日复一日地与用户接触中才体会到最核心的需求。之前我认为用户会对自己的血压数值非常敏感,但是后来我们才知道很多高血压患者自己都不清楚血压的正常值应该在哪个范围。
  记者:这个过程是不是在做减法?
  代万辉:对。而且我们承认自己走过一些弯路。后来我们发现用户的需求真的很单纯,单纯到他们只需要一个可靠的血压记录和反馈的工具。
  记者:非常珍贵的领悟。可能马上就会出现和你们非常相似的产品。
  代万辉:这是一定的。任何人都可以和我们做看起来差不多的产品,但是我们比较自信的是自己对用户需求的把握,这是一种感觉,基于此我们会不断深化和细化服务。最终只有服务才能打动用户。
  记者:高血压患者很多都是老年人,他们使用智能手机可能会有障碍。
  代万辉:的确是,这个问题我们后续也会想更多的办法。比如推出老年版,子女版,医生版,我们会用多元化的工具全方位服务用户。
  记者:目前用户还需要手动输入血压数值,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数据自动上传?
  代万辉:我们正在和硬件合作商谈接口的问题。电子血压计目前同质化竞争很严重,厂商都希望在硬件之外提供一些附加服务,相信不久之后这个问题就会解决。
  记者:医生对产品的评价如何?
  代万辉:非常好。以前让医生发愁的一件事情是,患者往往无法提供准确的持续一周的血压数据。很多医生没有办法,只好让患者把数据录到表格里,然后发电子邮件给他们。但是整个过程很混乱。现在病人通过我们的血压管家,可以把非常详细整齐的数据拿给医生看。
  记者:你们和投资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代万辉:机缘巧合吧。大家也是在一些活动中认识的,后来聊着聊着觉得很投机。真正懂医疗的投资者很少,我们很幸运。
  记者:投资者看重我们什么特质?
  代万辉:首先可能觉得我们在软件开发、数据算法还有医疗信息化方面都有不错的积累,而做高血压管理应用又是一件非常跨学科的事情。第二是我们非常专注于高血压管理。其实任何一个医疗细分领域的产业链都非常长,如果把面铺的太广,对于我们创业团队来说,产品和后续服务肯定做不好。
  记者:目前我们团队的结构是怎样的?
  代万辉:我们有20个人,其中三分之二是技术开发,三分之一是运营。
  记者:现在有没有想过盈利的事情?
  代万辉:没有,还太早。我们现在唯一想的事情是如何把产品做好。
  记者:为什么起37健康这个名字?未来公司是否会做高血压管理之外的业务?
  代万辉:可能主要是好记吧,哈哈。未来我们希望37健康是一个慢病管理的综合平台。
  记者:你如何理解移动医疗,或者互联网给医疗带来的价值?
  代万辉:我觉得医疗是主体,互联网是手段,永远不能忘记我们其实做的是医疗健康服务,而不是互联网产品。如果投资人要求我们用户量要爆发式增长,我们会直接回绝。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再造医疗的某个环节,用更高效的方式收集和分析数据,延长医生的触角,帮助整个社会更高效地使用医疗资源。
  记者:你一定对移动医疗充满信心。
  代万辉:是的。几年前,不管我怎么说,家里老人也不会相信网上购物,他们总是担心付了钱对方不发货或者怎样,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沉迷其中了。互联网真的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我相信未来互联网也会彻底改变人们就医和疾病管理的习惯。
  记者:什么精神力量在支持你的事业?你的兴趣点在哪里,移动医疗还是创业本身?
  代万辉:做杰出的产品是我的兴趣点。创业不是,太辛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