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小众农庄:技术往往比资金更重要
i黑马农业 i黑马农业

打造小众农庄:技术往往比资金更重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近年来,从事有机食品种植和养殖的有机农庄正逐渐从生产领域直接走进市场,走进消费者的视野。
  近年来,有机食品种植和养殖的有机农庄逐渐从生产领域直接走进市场,走进消费者的视野。从产业发展看,有机食品生产由于需要持续而大量的资金投入,而回报周期又较长,因此有很多有机农庄经营变得举步维艰,而一些技术含量高、信誉良好的农庄却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经营模式。
  日前,记者走访了北京周边一些有机农庄,在探寻其生存和发展状况的同时,也试图去勾勒出一些小农庄破解资金来源之困和在夹缝中找到适合自身盈利模式的解决之道。
  经营有起色
  有机食品的出现并不是最近几年的新产物,之前由于市场的认可度低,有机食品有价无市,亏损的农庄不在少数。
  但也有少数农庄已经实现盈利。“最近一两年有机农业的市场逐渐增加,盈利在放大。”从事有机农业长达十年的北京乐活净田农庄负责人王申福说。他认为,目前消费者的觉醒使得有机农业有了市场,虽然整个市场份额不大,但还是在逐渐增加的。王申福透露,目前他的农庄年盈利达到了20万元。
  王申福的乐活村在北京业内赫赫有名,他从事有机农业十余年,今年已经开始拓展新的有机项目。记者采访他时,他刚刚完成数万丛玫瑰的种植任务。
  王申福的农场位于北京古北口一带,一个月前他在原有农场的基础上新签下了60亩土地,现在,这块新开垦的土地上已经种植了12000丛玫瑰、300棵苹果树,核桃、桃树、樱桃和葡萄各50棵以及其他树种。此外,在新开垦的土地上将要种植大豆、玉米、花生等农作物。
  这里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空气清新,阳光充足。王申福介绍说,他已经对当地的气候、土壤条件和有机市场进行分析,在农作物出产之后还将陆续做相关的有机认证。
  其实,在王申福从事有机产业十几年的时间里,曾经两次因为无法实现盈利被迫中断经营。经过几年的实践,他的乐活村逐渐占领了高端有机农产品市场,而且受到北京消费者的青睐。
  如今,王申福对扩大有机种植面积仍然持谨慎的态度。他认为,有机产业管理相当困难,需要对整个过程进行严格把关,全程跟踪,如果管理跟不上,将对生产和品牌树立不利,因此他在新一轮的扩张中仍摸索前行。
  司氏康源养殖场是此次采访中另一家已经逐步实现盈利的有机猪肉公司。司桂全从事养殖业已经十几年,此前他并没有专注于有机养殖,近五年他才开始慢慢转型做有机肉类。
  司桂全的有机养殖场位于河北三河,有数百头猪,数千只鸡,他无偿提供农户有机肥。“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我希望能做到真正的有机农业。”司桂全说,“养殖场已经慢慢走上盈利的规模,这次扩大规模一方面是无奈的选择,另一方面是希望带动周围的人一起从事有机,形成有机循环。”
  这两家有机食品公司之所以能实现盈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具备较强的专业性。在有机业内常常有资金重要还是技术重要的命题讨论,从这两位的实践经验中可以看出,技术才是王道,专业技术人员充实了有机队伍,同时也能实现盈利。
  合作社式与会员制
  目前,有机农庄的经营模式有合作社、会员制以及同时有机市集零售等形式。
  说到有机,就得提起CSA。CSA指“社区支持农业”,其兴起缘于人们对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食品安全和农业污染问题的反思,其核心在于消费者和生产者直接沟通,二者基于信任的前提,共担风险。其基本形式如农民合作社、CSA农园、农夫市集等。
  这种在美国、欧洲以及日韩等国常态化的农村基层组织形式,在中国已经试验了十年。
  合作社式的经营模式,主要是为农民免费培训,教授农民如何搞合作社和生态农业技术,以及如何进行乡村生态建设,通过农民间的合作达到联合的目的。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不需要支付土地租金和过高的劳动力成本就能实现低成本的有机农业;劣势在于缺乏资金和社会资本,不利于构建城市直销渠道。此外,最重要的是无法从头到尾把控农民生产过程,只要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给整个链条甚至合作社的整体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另一种形式是会员制有机农庄。王申福的乐活村就是采用了会员制的管理方式。“每个会员一年两千元。”王申福表示,这笔资金不是一次性到位,而是陆陆续续不断充进资金池中。“会员制有两个优点,其一解决了生产计划性的问题;其二解决了资金压力。”
  有机农业是一项前期投入大,投入周期长,回报慢的产业,利用会员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资金难的问题。
  “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只有产品质量过硬,才能培养忠诚的消费者。消费者不是信任项目而是信任经营者,才会加入进来。”王申福说,他的一个最新的、60亩地的有机项目,前期资金需要100万元,他在微博上发布了这项计划,不到一个星期资金全部到位。“我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如何保证质量,给消费者提供满意的有机产品。”
  “与会员建立了产销关系之后,生产的计划性比以前加强了,不像前几年那样担心生产多了卖不出去,生产少了又不够卖。这是会员制的优势与特点。”
  不过,无论是合作社式还是会员制的模式,最根本的应该是用优质的产品稳定住顾客群。
  “微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广和销售渠道。”王申福和司桂全在这一点上有共识。他们均得益于微博的推广和营销。
  他们在加入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之后,在市集的帮助下设立了微博,通过微博扩大了知名度、拓宽了销售渠道。
  “现在客户特别需要知情权,了解我们怎么生产。以前我们没有工具把生产情况随时地报告给大家,现在消费者能通过微博随时了解,面对面和消费者沟通才能彼此了解和信任,这是小型农庄培养客户群的重要环节。”王申福表示。
  “我会把进猪苗的时间点、平时猪和鸡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等相关的生产信息公布在微博上,加深与消费者的沟通,建立了一批忠实的消费者。”司桂全说,在表面上无法看出产品有没有添加抗生素或者重金属超标,只有让消费者进入你的生产环节,才能取得信任。
  最大风险是技术
  有机农庄的风险,在生产环节多来自于对自然界、对外部环境的依赖;在销售环节,风险则多来自于市场。如果没有专业技术的支持,很多外行农庄往往面临经营风险。
  农业生产利润空间有限,要依靠提高产量实现增收,还要吞下土地污染的苦果和承受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
  柳刚的农庄雇佣了5个农民,每个月固定的人力成本及其他承包大约在一万五以上,目前他的农庄刚好收支平衡。
  柳刚说:“具体到各个阶段,要按照季节育苗、浇水、翻地、施肥、移苗定植、除草、除虫等工作,这些都需要根据生产计划进行。日常的风、雨、晒、水、虫等灾害也都要管理。”
  柳刚认为,目前有机农庄最缺的不是资金而是技术,而技术是否过硬也是有机农庄蕴含的最大风险。
  目前,有机产品的生产理念在我国的认知程度仍然很低,但高高在上的价格驱动了有机产品生产短期内迅速发展。与此同时,有机农业需要的技术含量很高。“每个省份的土地成分不一样,如何进行生态种植,需要通过实践去摸索。”柳刚认为,这也是目前很多农庄主最缺乏的认知。
  比如,肥料用附近奶场的牛粪、蚯蚓粪,不能添加任何外来的合成饲料,除虫除草需要人工,有机的种植方式偏向于传统和原始的农耕方式。“但是氮磷钾的配比是多少,添多了不结果,添少了不长个子,没有技术的人根本不理解其中蕴含的科学知识。”柳刚说。
  而且,北京周边甚至全国范围内,使用化肥已经三十多年,懂得传统耕作方式少之又少。王申福是农业大学出身的专业人士,从事有机农业已经数十年,他告诉记者:“就算是大学里,现在也找不到有机农业种植的教科书。”(记者 曾静婕)
  北京周边知名有机农庄
  ●诺亚农场
  占地1500余亩, 其中,蔬菜种植设施占地650亩, 可全年为2000户家庭提供高端有机蔬菜。
  ●月亮湾开心农场
  北京月亮湾开心农场将现实版开心农场与“社区支持农业”两种农业模式进行了成功整合。
  ●归原牧场
  目前北京地区惟一的有机奶牧场,通过为市民提供一个探秘真实产奶过程的契机,培养孩子的探索精神。

本文作者:曾静婕
本文来源:中国商网


i黑马农业是i黑马旗下运营的系列行业帐号之一,搜索微信公众帐号iheimanongye可找到我。如果你也喜欢本地消费服务如种植业、养殖业、农林牧渔、农产品商务、以及一切与人类农业行业相关的产业请关注我,我们一起聊聊农业那些事,农业企业家请加农业QQ交流群:166261108 。不见不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