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众筹悲喜录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文化众筹悲喜录

  编者按:众筹模式通过网络平台面对公众募集小额资金,以一种小微身份为有创意、有个性的需求开辟了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这种带着“众人拾柴”理想主义色彩的融资模式,迅速和具有梦想色彩的文化创意产业自然地结合到了一起。自2011年国内众筹融资开始发展,文化创意类项目就占据了众筹网站的半壁江山。经过3年多的发展,一些众筹网站开始细化领域,有的渐渐将重点离开文化,向其他方向发展。但是,无论方向如何,信用问题、能力问题等是国内众筹平台绕不过去的坎。本期文化众筹选题将从众筹发展大事记、专家视点、国内平台、海外众筹几个角度解读文化众筹发展的悲喜录

  众筹,是透过网络平台展示、宣传计划内容、原生设计与创意作品,并与大众解释让此作品量产或实现的计划。有兴趣支持、参与及购买的群众,可借由“赞助”的方式,让此计划、设计或实现。在一定的时限内,完成事先设定募资的金额目标后即为募资成功。根据Wiki资料,全世界第一个众筹活动,是1997年的英国乐团Marillion。他们透过从广大的群众中募集款项,成功募集了6万美元,完成了美国的巡回演出。
  2009年,世界上第一家众筹网站Kickstarter建立,他们通过网络平台面对公众募集小额资金,让有创造力的人有可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资金,使梦想实现。Kickstarter的创始人之一陈佩里是一名美籍华裔,众筹模式在西方世界引起了新一轮的互联网热潮后,又在中国引起热烈的仿效。
  2011年,中国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宣告成立,短短3年多时间,国内众筹平台风起云涌,现存的有数十家之多。而无一例外的是,众多众筹网站成立初期都是以文化项目为重点。是两者之间的血缘关系还是巧合造就了这些?经过3年多发展,国内众筹平台又发生着哪些潜移默化的变化?
  众筹的天然文化情结
  Kickstarter的创意来自于它的华裔创始人陈佩里,他的正式职业是期货交易员,因为热爱艺术,他开办了一家画廊,还时常参与主办一些音乐会。2002年,陈佩里因为资金问题被迫取消了一场在美国新奥尔良爵士音乐节上举办的音乐会。失落的他,开始酝酿建立一个募集资金的网站。经过漫长的准备和等待之后,2009年4月,Kickstarter上线了。到2012年,有177个国家的发起人在Kickstarter上发起募资项目,覆盖全球90%的国家和地区,共有18109个项目成功募资,成功率达到85.7%。Kickstarter一直维持着以文化艺术为主的13个分类项目,包括艺术、动画、舞蹈、设计、时尚、电影(视频)、食物、游戏、音乐、美术、出版、科技、戏剧。其中,民间投资者最喜欢的投资项目是音乐类,占成功融资项目的27%,电影次之。
  在国外,众筹模式的蹿红某种程度上也是过去投资模式的一种补充。众筹网站搭建了一个平台:只要你能在这里找到足够多志同道合的人为你的创意买单,那么你的需求就能被满足,你的梦想就会实现。这种小微身份、创意核心、个性化需求,似乎迅速和具有梦想色彩的文化创意产业自然地结合到了一起。
  点名时间成立3年多来,经典项目中的一多半都与文化有关,仅有的两个筹到百万元以上的项目《大鱼·海棠》、《十万个冷笑话》都是动画电影。“众筹模式可以直接建立起创业者和用户间沟通的桥梁,帮助创业者实现价值。”微电影社交平台必趣网CEO张果说:“从这一点而言,文化众筹项目可解一些小微文化企业、文化工作室和个人创作者的资金之渴。”“众筹可以说是为艺术而生的。”网信金融副总裁、众筹网COO孙宏生说:“两者相遇会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助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总体看来,文化创意仍是目前众筹项目最为主要的活跃领域。2014年众筹网也仍将扩大规模,文化类仍会占到项目一半以上。”
  根据美国Massolution市场研究公司的报告,众筹平台主要可分为债券众筹、股权众筹、回报众筹和捐赠众筹这四大类。目前,国内文化类众筹项目多集中在“回报众筹”的领域,其主要参与形式,是投资者对一些尚在研发或生产阶段的文化产品或服务进行投资,涉及范围包括书籍、微电影、动漫等。项目的回报就是成型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比如杂志众筹会寄送实物杂志,还有些微电影项目会在片尾字幕鸣谢支持者等。
  在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和平台商搭建“互联网金融”的通道时,经过两年多发展的众筹,已和P2P网贷一起,被业界认为是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两大利器。而有相关文化产业专家也认为,目前众筹对文化融资的作用,覆盖了传统融资所不能覆盖的面,起到了他们不能起到的效果。作为创意之都的深圳,已将“众筹”一词列入2014年的发展政策文件中,提出“加大对网络第三方支付和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的支持力度”。
  文化众筹唱响变奏曲
  2012年是国内众筹融资发展的元年,当年度众筹模式在国内遍地开花,一下涌现出来十几家众筹网站。然而,在一阵逐梦般的狂热过后,众筹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一轮洗牌,关门大吉的有之,改弦更张的有之,究其原因,是国内的创意产业环境和投资大环境所致。此后,仍然存活着的众筹网站,有的渐渐将重点离开文化,向其他方向发展,还留在这块土地上的也慢慢发生了许多变化。
  半年前,点名时间的首页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各种文化项目,如今,一眼望去都是硬邦邦的科技产品。曾经专注于微电影的淘梦网,页面上不再只有微电影的众筹计划,还增加了微电影和新媒体电影的发行、拍摄计划。淘梦网已决心将盈利点从抽取众筹佣金,开始向经营、发行新媒体电影、收取营销、发行收入转变。当下国内的众筹网站正悄悄在文化、科技等垂直领域出现进一步细分。
  阿里巴巴在其数字娱乐事业群上推出的新一代“宝”产品——娱乐宝,初期项目网民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作品,预期年化收益率7%。虽然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路子,娱乐宝却明确表示,自己是一款理财产品,模式并非“众筹”。业内人士认为,众筹项目不能以股权或资金作为回报,项目发起人更不能向支持者许诺任何资金上的收益。这与娱乐宝平台上能提供预期资金收益的保险理财产品,有着本质区别。同时,现代众筹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募集资金,由发起人、平台、支持者三要素构成,在众筹平台上,发起人要说明钱怎么用、项目怎么实施等,有着明确的操作流程和“游戏规则”。例如,众筹项目要在设定的时间内达到规定的数目,否则资金将会退还给支持者。相比之下,娱乐宝则不存在如此清晰的流程。
  文化不再是众筹独一无二的宠儿,业内认为,优秀的文化创意资源稀缺,加上一些网站实力不够,资源和资金不足,造成了文化众筹项目“不给力”现状。此外,捐赠环境不成熟、投资人不成熟、信用体系待提高,也将是国内众筹发展的“痼疾”。孙宏生认为,文化众筹在国内发展,还需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沉淀,最终众筹模式应当实现募资、投资、孵化、运营等一站式综合众筹服务的模式。
  众筹的未来商业模式
  而从最简单的商业回报来看,本土众筹平台能够获得的回报相当有限。除了《十万个冷笑话》、《大鱼·海棠》等为数不多的异类项目,国内绝大部分众筹项目所能筹到的资金不过万元人民币左右,与Kickstarter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目前Kickstarter的抽佣比例是5%,追梦网则是6%。根据Kickstarter官方公布的数据,2012年全年其筹资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3.19亿美元,按照5%的抽佣比例计算,已经成立4年的Kickstarter的营收规模不过区区1600万美元。
  对于阿里巴巴的娱乐宝初期向网民喊出的“100元即可投资影视”的类众筹行为,多年涉及娱乐行业的易凯资本负责人王冉在微博表示:“拍电影这点钱,阿里巴巴完全可以名义上通过担保公司担保,万一赔了自己掏腰包垫上。并且,阿里巴巴会利用自己的地位选择市场上最优秀的内容公司合作,拉平后收益低于7%的机会不大。”至于阿里巴巴做这项业务的最终目的,王冉写道:“从整体市场看,拍电影是赔钱的,但一线公司拍电影总体还是赚钱的多。娱乐宝不是为了融资,而是为了用投资锁定消费和传播。”
  众筹的价值不仅仅是筹钱,正逐渐被更多有志于此的平台认识到。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说,从追梦网的经验来看,最终筹资成功的往往是那些并不缺钱的项目。点名时间CEO张佑直言,很多项目并不是因为缺钱,有的是需要各类帮助,有的是缺少销售渠道,有的甚至是来求曝光的,众筹平台解决的其实是营销的问题。对于那些并不缺钱、且相对成熟的项目而言,众筹平台实际上就是一个营销的渠道。
  同时,敏锐的众筹平台掌控者们,通过对消费者诉求的不断积累,甚至对接上那些为找不到好项目而苦恼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们,逐渐在寻找一种更为壮观的商业模式。
  在点名时间成立两周年之际,张佑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点名时间不再对平台上的项目抽成。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跟很多VC交流,他们都不觉得这种抽取佣金的模式会是一个很大的生意。点名时间意识到,只有自己先成为能不断汇聚资源的平台,商业模式的形成才会水到渠成,比起靠佣金赚小钱,目光必须放得长远。
  追梦网同样意识到企业资源的重要性。“小体量级的公司要想办法去对接大的资源,如果对接不了,那一定做不起来。”杜梦杰说,“对接一个比较好的资源,一个项目可能就能做到几百万,甚至把整个后面的产业链也都能对接过来。”
  仅靠抽取佣金的商业模式行不通,国内众筹模式在国内还远未定型,虽然它的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被业界大方向看好,然而要发展成一门大生意,还需且行且看。
  来源:中国文化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