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沱沱工社是怎么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奥秘?
i黑马农业 i黑马农业

生鲜电商沱沱工社是怎么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奥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大航海时代的16世纪后期,荷兰从西亚半岛引入了郁金香,之后人们对郁金香的狂热将阿姆斯特丹这座渔村带入了“黄金时代”,但随着郁金香泡沫的破灭,昔日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已不复存在。


  此后,人们将“郁金香泡沫”比喻成狂热的投机行为,而这样的情况无时无处不存在。


  眼下垂直电商中最热的非农业生鲜类莫属,然而在狂热之下,沱沱工社仍保持着冷静,“规模对我们而言不是最重要的”沱沱工社CEO杜非一直向派代商道记者强调。


  “我相信在整个行业还是要遵循良性发展,如果你没有一个合理的盈利模式,没有一个持续获取盈利的方法,几年之后会怎么样?要打包卖给京东吗?不可能,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经常讲一句话“做自己,不跟风,谨模仿,要挣钱”。”


  电商圈内人应该了解,稳健、务实是杜非的特质,在2012年7月加入沱沱工社之前,他在红孩子商城担任总经理,再往前推是在慧聪网从事研究分析工作,已经积累了十余年的电商操盘经验。


  放眼望去,无论是天猫、京东、唯品会甚至是沱沱工社的同行顺丰优选、本来生活他们“站在风口上”谁不顺势大干做规模?沱沱工社为何反其道而行之,这不是要“逆天”?


  沱沱工社经营状况


  相比其他同行,沱沱工社一直很低调。从公开消息可知,沱沱工社是九城集团(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旗下专注有机、安全食品的网上超市。


  另据杜非介绍,沱沱工社定位更偏向于农业电商,跟其他几家做生鲜电商的同行在产品上有很大的差别,其主要做的还是肉禽蛋奶以及蔬菜,在模式上坚持从农场到冷链配送,中间以B2C,企业级的B2B,包括移动等手段获取用户。


  其由直营农场和联合农场统一提供货源,除了北京平谷自营农场外,在全国还有8个联合农场。经过一系列调整删减,沱沱工社现有2600多SKU,日订单数在2800-3000之间,去年营业额7700万,较2012年2350万同比增速达到了227%,实现微利约460多万。


  由于其物流投入有限,当前主要精力还是在北京市场,北京六环以内可以实现次日达。该地区市场销售比重也占到全部销售额的80%。华东市场是沱沱工社第二“主战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重数据 轻感性


  在传统行业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就是企业经营者在决策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是凭借自己多年来的经验感觉在做决策。作为沱沱工社的掌舵人,杜非的决策主要依据就是数据,从他到整个团队用一套IT的方式、数据化管控的方式、精细化管控的方式把风险降下来。


  通过一套紧密的数据分析计算工具,来实现科学决策。同时他们形成了新的农业种植计划。杜非表示“沱沱工社生产计划是跟销售团队一起来定,从去年十一月份定全程的,然后3—6个月调整一次。生产计划细分到每一天要产多少,我们是可以控制的,比如说去年西红柿历史销售多少,我们今年在历史数据上根据增长幅度估算到总需求量,然后再上调15%—20%给销售团队压力。”这些数据主要来自后台消费者的历史数据以及目前日常的销售数据。


  不仅如此,他们还根据市场情况“逆天”改变现有种植计划。杜非给派代商道记者举了个例子“如果我们发现西红柿生产要大于销售量了,这时候我们大棚的棉被就不能打开了,不能见阳光,西红柿就能晚成熟3—4天。这个时候营销节奏加快,得赶紧卖掉。”等等一系列通过改变种植环节中温度、湿度来减小损耗。


  精细化运营 搭建自己的生态养殖系统


  在前面数据工作取得进展后,日常运营过程中以每周、月、季度都有相应的分析会的形式来判断工作进度和完成情况。分析会主要针对商品讨论,还有利润、损耗等情况,如此一来把这些要素连动起来,掌控Marketing的节奏,来判断是不是要放量,是不是要换渠道。

  在营销推广方面,沱沱工社并没有做大面积投放,而是根据自身特点和市场承受能力,线上做精准投放,线下营销通过农场会员活动和社区活动进行,比如在农场组织活动,会员在周末可以参加,类似农家乐,让他们体验和感受有机;社区活动针对企业用户,给他们的员工做营养课程培训等。


  如此一整套运营体系,成本节制的效果最为明显,用户转化、留存度以及复购率颇为可观。从杜非那透露,沱沱工社50多万注册会员(非企业用户)剃掉那部分礼品会员复购率也有65%,其中留存下来的会员购物频率约2.5次/月。


  生鲜电商减少成本最重要也是最具挑战性的环节便是降低损耗。据杜非介绍“损耗主要来自种植损耗、储存损耗、加工损耗、配送损耗及滞销损耗五个方面。而一个需要自由呼吸的蔬菜和水果,市场周期就是七天,叶菜三天。”


  因此为了降低损耗,沱沱工社把零售业的库存考核直接引入到生鲜电商库存管理中去,当这个商品是叶菜的时候,市场就是3天,过了1.5天后马上处理,马上开始变价,开始打包,这是他们们缩短库存管理的重要手段。第二,商品引入的时候要考核损耗率。事实上很多企业没有重视这个问题,把东西摘那库房里开始吆喝,这是不对的。


  节约资源,降低损耗方面还有新招。沱沱工社在河北曹碑店的一个联合农场,正在做“立体工程”的尝试,在水系改造后,鱼塘可以养鱼、螃蟹,水面养鸭子。另外还有一个“立体化循环经济”的工程,在其损耗比较高的时候,他们直接把这些废料做出饲料,喂鸡、猪等禽兽。残渣倒进发酵池用来做沼气,用完了还可以喂蚯蚓,当叶肥。


  如此经历好几个循环,一个是做到生产端跟销售端做连供,而是是库管总体预警。但这一生态养殖系统的有机产品产出有限,主要提供VIP客户和自己员工福利,并未市场化。


  拒绝诱惑 “我们不是卖商品的,是信誉”


  杜非加入沱沱工社的时候,就给大家灌输一个想法“你把贩卖产品作为贩卖信誉。我们不是卖商品的,是卖信任,这样的话用户对你的整个信任和粘度大幅提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不追求规模,品类减法


  今年过完年后,沱沱工社的订单量出现爆发式增长,然而由于其冷供应改造并未完成,仓储、冷藏、配送能力都很有限,让杜非感到了恐惧,不得控制增长节奏。他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品类决定了适应搞大规模的方式,生鲜这个行业应该是有利润的,而且最大的好处是粘度非常的高,能建立信任关系。因此,除了市场推广要配合增长节奏外,在杜非加入沱沱工社后进过一系列品类调整,将原来5000SKU减少到现在的2000多。


  但也不意味着沱沱工社在品类策略上将减法进行到底,杜非表示“沱沱工社在非冷链的品类在物流跟不上的时候做减法,该环节改善后,未来会考虑在有机、安全并与餐桌相关的品类上做加法。”


  二、要优质用户,不要盲目促销


  除了独立B2C平台外,沱沱工社还入驻了天猫、京东这些第三方平台,并成为这些平台生鲜类目中的佼佼者,时常会被要请参加促销活动,效果也很不错。尽管如此,在做了几次后,沱沱工社主动叫停了,同时多次拒绝了第三方平台的促销邀请。


  杜非解释道“我认为这样做,我们的客户不够优质,图便宜目的很明显,我要的是客户的回购和转化,因为这个行业最不缺的是优质客户,但最缺的是优质商品,你把优质商品消耗完了,优质客户需要的时候你又没有,这不合理。另一方面,这行一定是你有什么样的能力,你就吃多大的饭。”


  沱沱工社主攻中产阶级以上的消费群体,杜非幽默地称“我们绝对不会做屌丝用户,屌丝是“大宝天天见”,我们是要卖给那些天天做大保健的人,天天做大保健才是土豪。”他心目中的“中产”并不只是收入,更多的是一种对生活有高品质要求态度。


  最后,在我们谈及整个生鲜行业时,当记者问到“在移动互联网、O2O趋势背景下,什么样的模式最适合生鲜电商?同时沱沱工社如何应对?”杜非表示自己不会热衷推崇这一趋势,也很难说哪一种模式最合适,但可以肯定大家都没有错,因为从出发点来看,没有谁是想把自己做死的,沱沱工社在行业中,会认清自己的位置,坚定自己的方向,在移动时代大胆尝试。


  文/ 派代商道 李清乐
 
 i黑马农业是i黑马旗下运营的系列行业帐号之一,搜索微信公众帐号iheimanongye可找到我。如果你也喜欢本地消费服务如种植业、养殖业、农林牧渔、农产品商务、以及一切与人类农业行业相关的产业请关注我,我们一起聊聊农业那些事,农业企业家请加农业QQ交流群:166261108 。不见不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