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故事:黄永军-把“中共成功学”做成大生意的人
周池 周池

创业故事:黄永军-把“中共成功学”做成大生意的人

[i=s] 本帖最后由 周池 于 2014-4-23 10:47 编辑 [/i] [p=28, null, left]

[p=28, null, left]自从专注于推广中共执政的成功学,书商黄永军的海外出版事业,简直是一路狂飙突进。未来,他还想搞点更大的,在中共的诞生地嘉兴建立一个“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对外出版传播基地”。总之,哪里有外宣需求,哪里就有他的商机。

[p=28, null, left]毛泽东的成功学

[p=28, null, left]43岁的浙江籍出版商黄永军,个头中上、稍稍发福。他像大部分商人一样,将自己一丝不苟地裹在西装革履中,白衬衫外是褐底白点的领带和藏蓝色鸡心领毛衣。只是他斜倚在办公椅上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并不那么笔挺,透着一股风尘仆仆马不停蹄之后的那种哎呀总算可以喘口气的疲惫。

[p=28, null, left]他所做的生意让他越来越连轴转。这位在国内出版圈打拼了若干年、2008年于英国注册了一家出版公司、并在2010年拿到加拿大枫叶卡的民营出版商,刚刚从嘉兴分公司赶回北京,电脑屏幕上还开着一份名为《“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对外出版传播基地”项目计划书》的word文档,他正在游说嘉兴市政府,计划联手在未来将中共的执政理念以出版、论坛等形式传遍全球。

[p=28, null, left]在北京待上不过一天,他就要飞往伦敦,为他的出版公司签下的《国家--2011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一书的英文版做伦敦书展上首发仪式的前期筹划,据悉,这本书的英文版出版已列入了外交部工作计划。

[p=28, null, left]“我现在做的都是国家的大工程。”说到这,黄永军的精神头来了。他离开了椅背,将上半身挺直,右手抓起一只灰色细齿的塑料梳子,梳理了几下鬓角后,便挥动着梳子劈向空气所向披靡。

[p=28, null, left]正如他所做的海外出版事业,自2011年开始转型,便一路狂飙突进。从那时起,他紧盯着宣扬中共执政理念的“红书”,签下它们的中文版权,经过翻译和包装,将英文版卖到海外。其中运作最成功的一本是《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在海外卖了8000册。

[p=28, null, left]两年下来,数十本这样的书,让他赚了些钱,更赚了比那些钱更值钱的政治资源。他的商业思路变得更清晰更开阔了--这些英文版书籍,满足的可不仅仅是海外市场。

[p=28, null, left]2006年,“十一五”规划正式提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战略,可“中国共产党的东西,西方人不会引进,国内出版社也不会主动推销。”外宣需求让他嗅到了商机,“就像毛主席当年认定了陕北。”

[p=28, null, left]黄永军喜欢时不时提到毛泽东的人生轨迹。他是毛泽东的崇拜者,他给女儿起名叫黄润之,给弟弟的儿子起名叫黄泽东。他认为名字对于人的一生相当重要,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p=28, null, left]可这也并不妨碍他喜欢蒋介石。在他办公室的边桌上,靠着一张约20英寸的毛泽东像,那是他从杭州胡雪岩故居带回来的。相框右下角,戳着一本《大众文摘》,封面是笑得如沐春风的蒋中正。

[p=28, null, left]鲜有人像他这样把这两个人物像放在一起。“蒋介石我也欣赏,只是比较遗憾,他失败了。”黄永军说,“都是中国最伟大的人物,有时候反思一下也挺好。”

[p=28, null, left]比起毛泽东的政治思想,看起来他更信奉的是毛泽东的成功学。毕竟,对他来说“赚钱是第一的。”

[p=28, null, left]黄永军明白,不仅在国外赚钱,更要在国内赚钱,做更高明的商人,就得“跟官方的需求保持一致。”

[p=28, null, left]外宣中的机会

[p=28, null, left]2011年2月,黄永军跟一个哥们儿吃饭。对方是人事部的官员,无意间提了句:“你这些书,引不来领导的关注,你一定要出版主流的图书。”

[p=28, null, left]一句话启发了创业“低谷”中的黄永军。那时,距他在英国注册新经典出版公司已过去了3年,并且这家公司推广的中国系列英文版书籍已参加过两年的国际书展,可他还是没摸清海外市场和官方需求的共赢点。

[p=28, null, left]2009年伦敦书展,他借了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展台的一张桌子,摞了三码小山,十来本书一码,不到半米高,那是三本关于如何在中国投资书籍的英文版,《思考中国--中国成功发展的秘密》《投资中国--全球商业领袖谈中国经济》《赢在中国--全球500强CEO谈在中国投资》。

[p=28, null, left]同展台的国内出版机构,摆了半天人就跑光了,他守足了三天。直到第三天,一个70多岁的英国老头才在展台前驻足,并说,这些书让他眼前一亮。

[p=28, null, left]正值全球经济危机,他首推的这套投资类书,卖了小一万本,单是一位印尼华侨就买了1200多套。这套书让他至少赚了12万英镑。

[p=28, null, left]2010年伦敦书展,黄永军带去了更多的中国系列。投资经济类的书没有那么多,他开始大力翻译推广文化类,武术、中医、国画、民俗、美食齐上阵,《经典中国》《感悟中国》《亲历中国》《美食中国》《旅游中国》《功夫中国》《中医养生在中国》《老子的智慧》《论语的智慧》等书摆满了展台。

[p=28, null, left]2010年10月的法兰克福书展,他更威风了,带着80多本有关中国的英文图书,入驻了8号英美馆,与世界闻名的大牌出版公司站在了一起。

[p=28, null, left]可一切都是“看起来”不错而已。投资类书不过是恰逢全球经济低靡,文化类书其实并不好卖,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对他的态度是--反应平平。

[p=28, null, left]哪怕是2010年法兰克福书展进了更吸引眼球的英文馆,“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领导顶多说了句,好好干坚持下去。”黄永军说。

[p=28, null, left]“走出去”这事,“归根到底得到官方认可最重要。”

[p=28, null, left]被人事部的哥们儿一句话点醒,饭局结束后,他立刻付诸行动:打开百度,嵌入关键词“中国共产党”,时逢建党90周年,在搜索引擎中排名靠前的《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像救命稻草一样让他眼前一亮。

[p=28, null, left]这是一本为庆祝建党90周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重点推荐图书,主编是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以讲故事的方式分析13个重大党史问题:为什么能收拾好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为什么犯过严重错误还能得到人民支持,为什么没有像苏东共产党那样垮台,为什么能够解决13亿人的吃饭问题……

[p=28, null, left]黄永军找来拥有中文版权的新世界出版社,花了1万元人民币买下英文版权,一气呵成毫不犹豫,“我就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p=28, null, left]第二个“外文局”

[p=28, null, left]2011年10月的法兰克福书展,因为有了《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黄永军和他的新经典出版社显得格外闪闪发光。

[p=28, null, left]10月12日,新经典出版公司和中国外文局联合举办了这本书的英文版发布会。大陆官方媒体多有报道,比如《参考消息》用了约4/5版做了特别报道,标题为《向西方解读中共成功之谜》。

[p=28, null, left]除此之外,黄永军还策划了一场“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特里尔之旅,特里尔是马克思的故乡。策划方案中的一个活动是,在特里尔召开“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专题学术讲座,与现场听众进行交流互动,其中一站是马克思的故居。

[p=28, null, left]这是一步险棋。连中国外文局驻法兰克福办事处的人都跟他说,别搞了,这个事情搞不成。“他们犹豫,心里没底。但是通过我这种方式,他们根本就不用露面,是我在前面冲。”黄永军说。

[p=28, null, left]为寻求特里尔当地的机构合作,黄永军找到了中德友好协会的主席以及特里尔的孔子学院的院长,他们刚开始很热情,一看是要推广共产党的书就都摇头了。

[p=28, null, left]前者认为马克思和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后者告诉黄永军,“小黄,推销中国,得润物细无声,而不是像你这样搞个炸弹似的。”直到黄永军答应,不提中国共产党的东西,后者才同意他能在孔子学院搞活动。

[p=28, null, left]可黄永军知道,他一个民营出版商,必须得弄出动静来才行。

[p=28, null, left]为此,他找了家高档精致的中餐馆来筹办午餐交流会。经常有当地政要在那吃饭,黄永军便游说老板娘,邀请当地的VIP人士来参加活动,来一位就给她50欧元。

[p=28, null, left]为了造势,他给当地报纸发了一封英文的新闻函,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报纸居然刊登了。

[p=28, null, left]只是,马克思故居的负责人尚未点头。只好继续公关管理马克思故居的艾伯特基金会,直到10月12日,基金会才发电邮告知可在14日下午3点占用故居的某个会议室。

[p=28, null, left]在此之前,中国外文局、中央外宣办、中组部总共十来位官员们都整装待发,可活动地点还没落定,连新世界出版社的社长都忍不住埋怨黄永军:“怎么还搞不定呢。”

[p=28, null, left]焦头烂额之后,黄永军尝到了“胜利”的甜头。10月14日,“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特里尔之旅,在黄永军的安排下,一路从特里尔图书馆、中餐馆午餐会、孔子学院、再到马克思故居水到渠成。

[p=28, null, left]午餐交流会的时候,更有二三十个德国人拿着报纸跑到中餐馆跟作者谢春涛交流,有个胖胖的3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胳膊上刺着毛泽东头像,手里举着有关毛泽东的书。

[p=28, null, left]黄永军知道自己这一役成了。虽然活动全程他没收入一分钱,大部分公关还得自己掏腰包。可某个官员这么褒奖他:“你就是第二个‘外文局’呀!”

[p=28, null, left]“外文局没做成的事,我做成了,就是这么简单。”黄永军一脸的志得意满。

[p=28, null, left]此后,外文局的很多图书资源都到了他手里。他所推广的英文版图书愈发主流起来。

[p=28, null, left]女模特和矮男人

[p=28, null, left]2012年4月的伦敦书展,黄永军的新经典出版公司展台,大有鸟枪换炮的架势--背景板是一水的红,下方是长城的蜿蜒远景,上方是中英双语的宣传口号,英文尤为简洁,“The Real China,The Real CPC”。

[p=28, null, left]架台上的英文书从装帧到标题已然形成了体系,除了《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新经典出版公司还一口气推出了《关注中国》《中国道路》《中国共产党建设九十周年》等“红书”。这几本书,还上了当时的新闻联播。

[p=28, null, left]起初,书展组委会并不同意设置这样一个大张旗鼓地出现“CPC”字样的展台,认为太意识形态化。黄永军便拿出自己的民营身份去交涉,“我不代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立场,我就想着把我的书卖出去。你们不是主张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么?”

[p=28, null, left]这是他的营销手段,“一方面考虑领导人过来,另一方面我确实出了那么多书,不需要再羞羞答答了。”

[p=28, null, left]这样的展台的确很吸引眼球。在2011年伦敦书展上结识黄永军的大陆出版人周为筠记得,当年,比起人迹寥寥的中国大陆代表团的展台,黄永军的英文书展台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翻阅,欧美人,甚至印度人。更何况这一次的“重磅”声势。

[p=28, null, left]“书展上有没有老外对这些红书提出质疑?”

[p=28, null, left]“在西方人眼里面,出版是一个非常神圣、绅士的职业,何况我们还是英国的出版公司。”黄永军想了想,“以一种讲故事、讲道理的方式去表达,还真没碰到跟我争论的,老外都很理性。”

[p=28, null, left]他觉得这些书满足的是世界对中共的好奇,“若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将如何使用它的财富和权力?是改变现有的规则还是维持现状?”

[p=28, null, left]也有些老外很简单,“很有意思,有个老外看了我们的书后问,什么时候他能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丝得意掠过黄永军的脸。

[p=28, null, left]而这些书,恰恰也能跟中国政府的外宣对接上。在他眼中,中国政府的外宣搞得“实在不行”。比如,自从“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播放后,合肥、天津、山西等地的宣传片纷纷在纽约时代广场抢滩。

[p=28, null, left]“纽约我去过好几次,在那么商业化的城市,弄出个这样的宣传片来,不伦不类。”黄永军说,“就像,本来是一群女模特在走秀,突然秀台上冒出个一米二的矮男人。这个男人肯定是花钱了嘛。”

[p=28, null, left]反正他是奔着女模特的路子走的,就是一定要迎合海外出版的审美和发行。

[p=28, null, left]在装帧设计方面,设计师是英国人,在北大待过,用色多为红和白,“CHINA”几个字母做的颇有立体感。书名多是黄永军改过的,比如《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干脆就改成《CHINA!CHINA!!CHINA!!!》

[p=28, null, left]翻译也是如此。为了去掉中国腔,先找英国国内的“中国通”来翻译,再花个几百英镑请来华威大学、剑桥大学、伦敦政治学院的教授润色前言、目录和大框架。某本书的翻译他甚至请到了特别人士:第一位加入中共的美国人李敦白的儿子。如此操作,降低了成本,规避了错谬,还有了国际范儿。

[p=28, null, left]“你的书可以被认为是女模特么?”

[p=28, null, left]“能够跟西方的一块摆着。”他答。

[p=28, null, left]“品牌年”带来的井喷

[p=28, null, left]最近几个月,黄永军简直是机会井喷。

[p=28, null, left]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了“中华文化走出去迈出更大步伐”的目标,年初,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对外交流合作司司长张福海又说,“2013年新闻出版走出去工作的重点是抓品牌建设。”

[p=28, null, left]这个“品牌年”,让好多机构敲起了黄永军的门。中央文献出版社、当代世界出版社等纷纷找他谈海外版权,连他从未打过交道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也致电要跟他谈业务。

[p=28, null, left]何建明和他的《国家--2011中国外交史上的空前行动》,便是通过外文局找到了黄永军。这本描写2011年中国在利比亚战乱中海外撤侨行动的报告文学,其实是中国外交部邀约何建明所写,通过作家出版社已在中国大陆出版。

[p=28, null, left]做此书的英文版,对黄永军来说简直是零本万利--无需支付版权费,还会被支付一笔翻译费。除此之外,何建明告诉他,这本书的海外出版已被外交部列入了工作计划,外交部极有可能购买1万本英文版,做政府礼品书。

[p=28, null, left]《谁是当今最科学的民主》一书的作者刘鼎新,海南省军区原政委,也联系到黄永军发行该书的海外版。刘鼎新以个人名义支付了黄永军一笔翻译费,并由黄永军做了个将该书拍成政论片的策划案,6集,一集40分钟,正准备向中宣部申请500万的拍摄经费。

[p=28, null, left]“我们现在合作单位都是国家大部委,有一个作者是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我已经去了好几趟中南海。”他强调,“中南海北区。”

[p=28, null, left]手上资源越来越多,“我相信,我们在国外赚钱,在国内更赚钱。”

[p=28, null, left]他打算在2013年一股脑儿推出100本英文书,据他保守估计,其中的80%都无需他支付版权费,并会给他支付翻译费。其中不少有让政府埋单成为政府礼品书的潜质。

[p=28, null, left]“只有做出100本来,才有体量,也能在这行有自己的地位,进而引起国家高层的关注,然后对他进行扶持。”认识了黄永军六七年的原嘉兴驻京办官员刘畅(化名)说。

[p=28, null, left]现在,除非看上去格外有海外市场,黄永军才会为极个别的书和作者做投资,比如,他花了差不多100万元人民币,签下了中国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刘明福的五本书--《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政府》《中国军队为什么棒》《中国梦》等。在他看来,这个交易绝不会亏,“作家是军人身份,西方人更关注。”

[p=28, null, left]无论是海外市场还是国内市场,展现在黄永军面前的,都是一个金光灿灿的前景。但他觉得这还不够,想摘更大的金苹果还得在脚下再垫块砖。

[p=28, null, left]他看上了一套《中国共产党执政兴国大典》,由新华社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合作编写,中文版定价就1000多元。他打算出这套书的英文版,印上800本,将其中的100本,作为礼物送给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内的国家领导人,剩下的卖到海外图书馆。

[p=28, null, left]哪怕赔钱也干,黄永军说,“有些书要走市场,有些书要卖给政府,有些书则是用来做镇社之宝。”

[p=28, null, left]更宏大的“梦想”

[p=28, null, left]目前,尽管大陆各出版机构都想走出去,并在海外设了分公司,可在出版人周为筠看来,从产品到发行什么都没有,不过是在做秀。倒是黄永军,市场敏锐感强,做得早,占了先机。

[p=28, null, left]“他能通过这个给自己一个定位,在国内可以赢得政策支持,后面能做更大的事情。”周为筠说。他给黄永军支过招,“一定要落地,找到埋单方。”黄永军是浙江人,嘉兴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很适合携手做文化产业园。

[p=28, null, left]这也是黄永军一直琢磨的事。

[p=28, null, left]在嘉兴,黄永军是颇受看重的。“一个民营出版商,以红色宣传为己任,他现在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刘畅如此评价黄永军。

[p=28, null, left]嘉兴的文化出口企业很少,企业出口做的多是玩具、笔记本等产品。当黄永军在嘉兴注册分公司时,嘉兴市政府极力扶持他,比如让他在嘉兴南湖区某个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落地,并减免房租、税金。

[p=28, null, left]2012年,黄永军在大陆的文化传播公司,还评上了国家文化出口企业,尽管按出口额,其嘉兴分公司不过才几十万美金,比不上笔记本企业的1000万美金出口额的九牛一毛,可黄永军仍获得了来自嘉兴市政府的30万奖励。

[p=28, null, left]“他出口的是国家主流文化,我们看重的也是这点。”刘畅说。

[p=28, null, left]黄永军还有更宏大的“梦想”。

[p=28, null, left]2012年7月份,他拟好了一份《“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对外出版传播基地”项目计划书》,在项目背景和内容中,写道,“公司将在海外推出更多弘扬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的图书,开拓除英文版之外的多语种图书市场,在境外设立更多的文化机构,依托本地资源开发国际市场,计划拍摄8集多语种电视政论片《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在海内外各大电视台播出,以更多元的形式对外推广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建设一个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对外出版传播基地’。”

[p=28, null, left]很快,带着这份项目计划书,他找到了嘉兴市分管文化口的副部长。

[p=28, null, left]“他们觉得这个项目很好,但由民营公司来操作,关于党的意识形态,他们总有一种没底的感觉。”黄永军说,“他们希望国家层面来个指示,比仅仅是我自己找上门去更好。”

[p=28, null, left]“他需要国家的政策,在政策不明朗之前,要靠他一己之力,会很难。”刘畅说。按照这位地方官员的说法,要纳入国家文化对外出口基地,需要150亩地,然后这个基地要积聚一定量的文化出口企业,基地的产值、规模需要一定的数值,然后由国家来认定,这是国家级的文化出口基地,再给予政策扶持。

[p=28, null, left]在嘉兴,商业用地要300多万元一亩,工业用地100多万元一亩。黄永军兜里可没那么多钱。

[p=28, null, left]边跟嘉兴市商谈,黄永军边跑起各部委。“国家不缺钱,项目做好了,国家会大力支持,懂我的意思吗?”他认真地说。

[p=28, null, left]“他还要坚持做,做到那一步,一定会感动党,现在还没感动。”刘畅说。

[p=28, null, left]2013年,除了成规模地出100本书外,黄永军要做的项目,还有酝酿中的“中国共产党对外传播全球论坛”。他打算依托红书的出版,在俄罗斯、匈牙利、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墨西哥、日本等12个国家做主题活动。做活动才能有更大的影响力。

[p=28, null, left]跟嘉兴市的官员提到这个点子时,对方跟他简直是一拍即合,“你去搞!大胆去搞!”

[p=28, null, left]他当然知道这是在打底子,基本功做扎实了才能有更多的资本去跟政府提要求、谈资源。

[p=28, null, left]未来,他设想中的“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对外出版传播基地”,要办成一个共产国际的中心点,每年举办一场类似博鳌论坛的国际共产论坛,还要成立三个学院,中国对外翻译研究院、中国对外传播研究院、中国对外出版研究院,跟国际知名高校联合办学,培养一大批外宣人才。

[p=28, null, left]听起来这可是个大工程。难怪同为出版人的周为筠评价他的项目计划“挺有想象力的”。

[p=28, null, left]“你哪来这么大劲头做这些事?”

[p=28, null, left]“有意义啊,太有意义了,为国家做宣传多有意义。”黄永军答。

[p=28, null, left]“那你觉得自己是红色商人么?”

[p=28, null, left]“哎呀,我不想成为红色代言人。我只看到市场,不研究红色。”黄永军答,斩钉截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