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流利说:从游戏到教育课程,两年用户量超过800万
i黑马教育培训 i黑马教育培训

【案例】流利说:从游戏到教育课程,两年用户量超过800万



  上线不到两年时间,用户量超过800万,每月新增用户量超过100万——在创新公司和移动应用方兴未艾的当下,英语流利说(或简称“流利说”)的这组数据谈不上振奋人心,但在学习类应用领域,已经具备一定的想象空间。


  “线上可以赚,线下导流量可以赚,跟运营商分成可以赚,跟老师分成可以赚。”对于盈利模式,创始人王翌似乎并不担心,而他近期更关注的则是“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做到,大家哪天想要学外语,首先想到把流利说打开”?而用户量也是投资人关注的要点。


  资料显示,流利说于2013年10月完成数百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和IDG资本。“在这个领域我们非常有机会做一个国际化的东西。”王翌介绍,选择上述两家投资机构,是基于流利说的“全球公司”定位,而流利说的国际版也在酝酿中。


  2012年9月,前谷歌总部产品经理王翌拉着清华同学、在谷歌做语音研究的林晖和硅谷数据广告公司Quantcast的工程师胡哲人一起开发了“流利说”——一款定位为英语口语学习的手机应用。现在,以口语为产品定位,把语音当作切入点的流利说正在规划一盘更大的棋。内容上的课程体系和能力测评、功能上的社交功能和国际版都已在推进过程中。


  并无教育背景的技术团队,如何想到打造一款教育类手机应用?在人们印象中枯燥乏味的英文口语学习行业,如何能激起用户的学习兴趣,并留住用户?这个将“语音”作为切入点的创业团队,如何能够获得投资人的青睐?


  技术团队的教育创业


  王翌是1999年的杭州理科状元,清华大学毕业后进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毕业后加入Google总部成为产品经理。


  2011年,王翌决定回国创业。但他没有立即创业,自认为在美国想到的创意回国做或不靠谱,王决定给自己一些时间来了解国内市场,去发现这个巨大市场的产品需求。同年4月,王翌加入易传媒,作为产品总监负责效果广告平台的研发和商业化,并同时寻找适合自己的创业机会。


  在易传媒工作期间,王翌发现团队里一半的同事都有自掏腰包去学外语的经历,结果却往往是因为时间、空间的限制而以失败告终。


  王翌一直坚信“教育、金融和健康”将是最早被移动互联网改变的行业。而回国后的首个职业经历,促使王翌决定,将教育作为创业的方向。


  “我发现其实有一个很大的需求。放眼今天中国的英语培训市场,真正训练口语的这个细分市场不是很大的。”王翌分析,口语培训市场绝大多数以雅思口语一类的应试为主,而英孚、华尔街等口语培训则收费极高。


  找到了需求点的王翌开始苦苦思考解决这一需求的路径,直到一款名为“唱吧”的社交K歌手机应用在市场迅速引爆,让王翌迅速找到进入口语培训市场的切入口。


  用户已经很习惯于在上边唱歌聊天了。为什么不能开口说英文呢?带着这样的思考,王翌找到清华时的同学、谷歌的老同事、从事语音和自然语言处理研究的林晖。


  “我说这个事能不能做?他说可以。我说,要不然一起做吧。”就这样,王翌把林晖叫回国,创办了流利说。


  胡哲人在2011年回国创业,这位Quantcast的工程师和搭档一起创办了个人搜索引擎“觅乎”。觅乎的发展没有预想的顺利,胡哲人则顺势加入流利说的创业团队,成为联合创始人。


  “我们的团队都经历过语言学习的阶段,都有一些感性的认识。尽管我们的认识不专业,但我们可以找到专业的人来合作。”流利说核心团队的三名成员都是技术背景,为保证内容质量,他们请到了之前供职于英孚的Peter负责内容的撰写。


  就这样,短短几个月之间,流利说完成了核心团队的搭建。


  从游戏到课程


  “我们是看好移动互联网,不仅仅是互联网。”王翌说。


  第一代在线教育产品往往是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这种线下学习方式的简单复制,让产品模式本身面临着来自用户自制力和学习效果的双重挑战。


  流利说如何避免出现同样的问题?如何提高学生的主动性,让自控能力较弱的人亦能主动的坚持使用?这是流利说在创业之初便亟须解决的重要问题。


  先让用户开口,再激励他们持续练习,继而通过社交的方式让用户在流利说平台上互动。流利说希望将用户积累下的数据进行高效挖掘,并能够带来更大的价值。


  王翌回忆:“怎么让他愿意开口,并且持续一段时间?这个东西要好玩,实时反馈非常重要。”流利说通过人机对话的方式,刺激用户通过手机做练习,并通过打分模式让用户知道哪些单词发音不准确进而继续训练。


  在用户主动练习的基础上,流利说在产品中加入游戏元素。参考愤怒的小鸟和鳄鱼洗澡等游戏类应用,流利说将其闯关和排行榜等思路融入产品中。


  除了游戏元素,流利说还在进行更多的功能研发。“提升它的好玩性、目标感,都还在尝试。这个方向是确定无疑的。”王翌说。


  3月25日,流利说上线新版本,支持语音聊天。这意味着,流利说的社交功能正式开放,用户在此前进行人机交互练习的同时,可以选择与其他用户一起练习。


  在通过游戏元素提升用户练习热情的同时,流利说正在积极进行课程研发,以让用户的口语训练更为有效,同时在目前主要进行语音训练的基础上,为用户的听力和表达提供更多的练习内容。


  王翌告诉记者,“现在更多的是一些随机的、好玩的话题。后续很快就能看到课程,这是一个逐步渐进的过程。”而对单个用户来说,流利说未来会通过对用户既往练习数据的分析,为用户提供更有针对性的练习材料。


  据了解,目前流利说有五个员工全职负责教学研究工作,而斯坦福大学英语教学中心主任菲尔·哈本德和口语教材《Clearspeech》作者朱迪·吉尔伯特等作为担任研发专家定期为流利说的课程设置进行指导。


  与此同时,流利说团队已获得剑桥大学口语教材《Clear Speech》的全球独家数字版权授权,并针对书籍内容设计系列手机游戏。该项合作带来了流利说和剑桥大学出版社等出版机构合作的可能性。


  王翌告诉记者,流利说的专长并不是做内容,因此会在内容方面与内容提供商合作。未来,上述机构将成为流利说的内容合作商,加入到流利说的课程体系中。


来源:福布斯中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