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华为帝国:从深圳到东莞不得不说的故事!
i黑马TMT i黑马TMT

2000亿华为帝国:从深圳到东莞不得不说的故事!

华为公布的经审计的2013年年报显示,其销售收入达2390亿元人民币(约合395亿美元),同比增长8.5%,首次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设备商。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预计,未来5年华为销售收入年复合增长率将保持约10%,到2018年华为将成长为一家700亿美元规模的公司。这相当于在收入上再造一个华为。

华为已然成为深圳的名片,多年品牌深入深圳人心中。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华为却选择迁都东莞松山湖。

2013年7月24日,华为子公司员工@傅晓独孤 曝光了几张华为松山湖基地的图片,欧洲小镇的建筑风格蕴含在低密的松山湖之中,美不胜收,而据他所言“里面还有轻轨电力小火车当做穿梭交通工具”,则不由让人想象一个新的华为王国的诞生。

很快,傅晓独孤的曝光松山湖总部基地的消息,也得到华为终端总裁余承东的认同,笑言“大家伙这么快就把消息放到网上”的同时,也解释了部分华为迁都东莞的原因。

“东莞松山湖离深圳较近,开车约50分钟,未来深圳中心北移则更近,周边环境很优美,房子便宜很多,员工安居乐业的好地方!”在这些美丽的照片中,在华为人轻松的互动中,作为关心深圳,关心华为的人,在高兴的同时,渐感不安:华为,终将要撤离深圳了吗?
虽然近几年频传华为在南京、廊坊等地拿地的消息,但是,真正让人感觉到华为有撤离深圳迹象的,无疑是东莞总部基地的建设。这不仅是因为东莞和深圳是连襟,更重要的是,松山湖总部基地的定位以及华为发展的需求。

可以看一下华为与东莞发展线索,从2005年的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成立,到2012年的拿地并被要求2015年建成,以及当下2013年的内部曝光,华为和松山湖越走越近愈发甜蜜的过程,怎么说也值得让龙岗提起心思留意。

从这个时间线来看,华为对松山湖总部基地的倚重,越来越大,也因此网上对华为的松山湖总部的定位猜想也更倾向于他将不仅仅是一个终端总部基地,很可能将承担更多的职能。当然,华为对松山湖的倚重以及坂田现实的困境,也为我们留下一窥华为撤离端倪的空间。

华为撤离原因猜想:

a)任正非理想主义式的个人愿望?

据传,任正非一直希望华为拥有像苹果公司或谷歌公司那样的环境,绝佳的环境和舒畅的场景,一种低密度的城区。但很明显这样的要求在深圳,土地成本太高了。

由于“华为科技城片区”内基本是以旧改为性质的项目,暂不说区域格调和规划是否合任正非及华为的口味,就周边高楼林立,俯视华为的气势和糟糕的环境,也注定很难让他接受。

反观东莞,松山湖为华为总部提供容积率为0.5—0.8左右的低密属性,也难怪华为人自己都为此庆幸。

b)松山湖竭尽所能地全力支持?

在2009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冷晓明就表示,东莞将在项目建设、生产运营、交通和后勤等方面全力支持华为公司在莞发展。

2012年,东莞市政府在松山湖核心区南部环湖路以北,划分出1900亩环湖生态建设用地指标,用于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终端总部的建设。

不得不提的是,为了安置华为终端总部在松山湖的落子,松山湖为此还“腾出”了约606亩的生态保护用地。根据东府办复“2012”101号文,为统筹落实华为终端总部项目用地,对项目内生态绿线控制范围进行核减。经调整(核减)后,项目用地内约606亩生态保护用地调整为建设用地。

不仅如此,东莞也一直致力于将松山湖区域打造为高端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三大产业聚集区,完全契合了华为的属性,这和龙岗一直对区域定位举棋不定形成明显的对比。

c)深圳尴尬困局力不从心?

松山湖和坂田(龙岗)就华为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也许就是深圳城市瓶颈所在。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从刚开始的狂飙突进式发展,到现今则反映出深圳在土地、空间、资源、环境方面的瓶颈,这就是深圳的“四个难以为继”。而对于华为,最需要的自然是土地问题。
其实在2011年的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我国第一部促进自主创新的地方性法规———《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有所突破,《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省级以上产业园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的研究开发项目用地,依法可以采取协议出让等方式取得。但对于华为而言,貌似只是一纸空文。

除过华为企业方面的土地需求,目前华为坂田总部基地人员大约有5万多人,对空间,资源和环境的要求也更高,深圳对华为,也有可能是力不足。但是不是心有余呢?

d)深圳对华为:更多的心不在焉?

华为这么大一个企业,甚至一座“城”,却始终无法得到地铁的眷顾。有网友曾发帖称“华为基地有员工5万人,华为作为深圳的缴税大户,并没有得到政府的关照。华为科技城片区不仅有华为、神州电脑等利税大户,还有中海、万科的楼盘。”但是周边却没有地铁!并反问深圳是否抛弃了华为!

从目前看,和华为关联最近的地铁,要数5号线——环中线。环中线呈半环状,将深圳北站、布吉、黄贝岭等几个重要枢纽连接起来,东西走向,以期减轻特区内东西走向1号线(罗湖线)和2号线(蛇口线)的压力。但是这条线路依旧没有华为站,原因据称是由于设站将绕行太远,也增加单程时间和运营成本。

除地铁外,梅观高速从2011年就有报道说从市规划国土委获悉,深圳市决定将梅观高速南段主线收费站北移至华为立交与清湖立交之间,但三年过去了,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以上是交通的不重视,自然还有配套的不重视,在华为总部的旁边,除了有个樟坑径燃气基地外,白鸽湖垃圾焚烧厂和华为的直线距离也不足5公里。

e)人居成本及居住品质差距太大?

余承东说,“东莞松山湖离深圳较近,开车约50分钟,未来深圳中心北移则更近,周边环境很优美,房子便宜很多,员工安居乐业的好地方!”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安居乐业的角度出发,松山湖的房价太诱人了。

稍微做个调查,目前万科城的房价在25000元/平方米左右,而东莞豪宅售价也仅仅在11000元/平方米左右,因此,从直观的购买成本来看,万科城高出整整一倍以上。

在坂田华为总部附近,买个90平的简装二手3房,在东莞就可以买个240平的豪宅。曾在南方都市报《给华为建座城,值吗?》的一份报道中,华为员工置业宝安龙华等地貌似也是常态。如果搬迁至松山湖,对于华为人来说,更加凸显出更小的生活成本和更高的生活品质。

f)“华为科技城”另有说法?

2010年“华为新城”浮出水面。一开始规划面积为华为周边7平方公里,等到12月下旬扩大到21.9平方公里,名称也改为“华为科技城”。但据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任正非表示“造城可以,但不要用华为的名号”。

任正非更想保持低密度属性,希望将周边杂乱的建筑物推倒重来,以华为基地的高标准进行改造,甚至拿出葡萄牙的里斯本作为规划建设的参照标准。但深圳的土地,太稀缺了,有关人士明确表示过这样土地过于浪费。

毕竟从面积算,“华为科技城”中属于华为的地肯定是一小部分——华为坂田总部基地占地不过1.3平方公里。

因此,虽然名字是华为科技城,但华为占面太少,且不符合任正非及华为构想和要求,形成了华为“被造城”的感觉。

最新的方案规划表明“华为科技城”不再提及,新的设计方——具有市政规划甲级资质的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深圳分院给出了一个全新的名字:“深圳特区扩容示范区”。

这样看,一直被炒作的“华为科技城”就有点有名无实。也许这也是一个信号,可能华为不想最终因为企业搬走后,让一座城冠以一个名不副实的名称也不一定。

华为若真的撤离,深圳会怎样?

第一问:华为撤离之后,科技城还建不建?

华为科技城,虽说有点有名无实,但其最初的定位是: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功能的城市复合型片区。对区域以技术产业为导向的战略方向是定下来的,那么如果华为撤离深圳之后,科技城还建不建?

一篇名为《华为科技城能否保住“科技味”》的报道中龙岗区相关负责人所表述,华为科技城划出一个面积约为7.8平方公里的核心启动区。“其他重点发展片区的核心启动区一般只有两三平方公里,华为科技城初步定了7.8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大约用5年的时间完成约7.8平方公里核心区的城市更新方面的项目。”

照此说,建设是继续的,但是从09年到建设到现在,这科技更新换代好几拨了,但科技城并没有明显的新气象。

第二问:华为是纳税大户,走后龙岗怎么办?

毫无疑问,华为一直以来是龙岗的纳税大户,全国工商联2012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华为以230亿元位居首位。深圳国税统计显示,2012年度华为的综合纳税和增值纳税分别排列第二位和第一位。

华为所创造的产值和出口分别约占到龙岗区工业产值的40%和35%。由于华为的强大和对区域的贡献,因此也有这样的说辞:“华为咳嗽,龙岗区就开始打摆子。”

如果华为真的不仅仅是一个终端总部搬过去,而是大规模的搬至松山湖,业务中心也全部落到松山湖总部基地,对于龙岗区政府而言,后果会将如何?

第三问:搬至松山湖之后,坂田总部基地会如何?

坂田总部基地会留下什么?一位自称是华为终端员工在网上发帖称:内部管报已全刊说明华为新基地,终端内部员工纳税及社保等已部分切换到东莞,2015年切完,并开始逐步搬迁。

不过,外界认为不仅仅是终端内部员工,根据此前透露的消息,华为计划将部分采购、研发、中试和销售业务并入聚信公司,并有意将新能源板块研发业务迁入松山湖,包括通信电源、新能源、储能、智能管理等。

从目前看,坂田总部含华为培训中心(亦是华为大学)、研发中心、中试中心、行政中心、生产中心、数据中心、机加中心等,很可能也会大量搬迁,坂田总部将有可能成为一个以培训为中心的基地。

当然,有些员工可能并不乐意迁移,不过根据《国际电子商情》孙昌旭的爆料,可能是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离开深圳,去松山湖;或者离开华为,留在深圳。

第四问:深圳网友为何一边倒的支持华为搬离深圳?

翻看网络上关于华为可能撤离深圳的相关帖子,发现网友对华为撤离深圳体现出一边倒的支持。作为深圳土生土长的企业,可以说深圳看着华为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很多人因为深圳有华为、腾讯、万科这样的本土大企业而骄傲,更有人言“没有华为,深圳市就拿不下自主创新城市这块牌子。”但是,为什么华为撤离,民众是这样的支持?难道真的如“华为现状,政府有愧?”

第五问:下一个要离开深圳的,会不会是比亚迪?

如果华为撤离深圳,下一个会不会是比亚迪?今年以来,深圳一直追求产业结构的转型,力图转型为一个亿第三产业为重心城市,因此,也造成了大批制造业企业的逃离,比亚迪制造业代表,在城市经济结构转型的浪潮下,会不会也有可能逃离深圳,迁址惠州?
华为来到松山湖之后的猜测

东莞GDP或超越深圳?

在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十二五”规划纲要新闻发布会上,松山湖管委会定下了到2015年,松山湖高新区将力争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700亿元左右,年均增长48%左右;工业总产值将达到2000亿元左右,年均增长50%左右;税收收入达到100亿元左右,年均增长41%左右的目标。

如果华为真的撤离深圳,投入松山湖建设中,势必成为东莞移动产业的引擎,带动城市产业发展,同时,松山湖区域聚集了正大集团、生命人寿、中集集团、漫步者以及华为等跨国集团或科研总部意在此,可能带动东莞GDP的激增。

近年来,除过北上广之外,苏州、天津、重庆等地均有超过深圳GDP,那么在华为几期周边企业的联合带动下,东莞GDP有没有可能赶上甚至超越深圳?

结语:
毫无疑问,华为是深圳的一面旗帜,华为的撤离,对龙岗甚至深圳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争取留住华为这样的企业,将配套建设再快一点,服务档次在高一点,真的不要等到发展到被“用足投票”之后,再去反思和追悔。

(21CN财经)
2014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TMT行业决赛5月8日、9日将在武汉金盾大酒店隆重登场,感谢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中国光谷)给予的支持,王小川、戴志康等TMT行业大佬、众多家知名投资机构、数百位创业者等都将齐赴武汉共探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巅,现场还会公布“2014新锐VC榜”和“十大最赚钱天使榜”,还有更多精彩环节轮番登场。现场免费观摩,观摩报名请猛戳【此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