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统、维络城、丁丁餐饮O2O落败之因
zongsuokeji zongsuokeji

饭统、维络城、丁丁餐饮O2O落败之因


  在O2O领域杀出一番天地,比摩西带领在埃及为奴的以色列人逃亡、建国还要艰难。前途未卜,后有追兵。而且,大部分公司没有摩西开路红海的神通,只好在不断挣扎中被渐渐淹没。
  4月22日,网上盛传一则消息,饭统网主页已经打不开。此前不久,曾经在优惠券O2O领域红火一时的维络城、丁丁优惠等都已经失败或者转型。
  究其本质,这些产品的失败或者转型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基因问题。这些产品发家的根源恰好成为之后发展的桎梏,在该转型的时候没转型又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互联网行业素来以瞬变著称。今天的优势和凭仗,转眼就可能成为致命枷锁。
  饭统网:呼叫中心OUT了
  饭统网曾风靡一时,形成“北有饭统网,南有订餐小秘书”的格局。大众点评CEO张涛清楚记得,当时大众点评刚到北京做业务的时候,很多人打开大众点评看介绍、点评信息,做出去哪个商户吃饭的决策,然后马上拨打饭统网电话进行预定。大众点评也曾为此郁闷不已。
  2010年之后,拥有深厚商户基础的饭统网并未在移动端有所布局,继续吃呼叫中心时代的“老本”。直到2012年,饭统网才推出一个可以实现预定、位置查找功能的APP产品,当时丁丁优惠产品用户已经突破1000万人。
  饭统网成也呼叫中心,败也呼叫中心。最初采用呼叫中心的方式是因为更加贴近用户习惯,而败于呼叫中心是因为,呼叫中心的方式无法对用户形成有效积累和沉淀。换句话说,用户想吃饭了就打电话预定饭店,如果饭统网直接给用户打电话推荐饭店,用户肯定是不接受的。
  维络城:渠道之重
  2006年左右,上海地铁站、商城等人流密集的场所树立起一款可以打印优惠券的终端机器。很多年轻人需要花15到25元购买一张小卡片,然后排队在终端打印机上打印优惠券去使用。当时中山公园地铁站地下一层的打印终端永远人满为患,而肯德基的优惠券最受欢迎。
  2008年,维络城在上海已经拥有200万会员,1000多台终端机每年打印超过2000万的优惠券。商家投放价格也升至每个小灯箱4000元。2011年维络城收入近亿元,一时风光无限。
  随着收入一起飙高的,还有维络城的渠道费用。据知情人士表述,维络城2011年铺设终端机器的渠道费用为3000万元以上,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彼时,移动产品已经成为新一轮潮流。从产品基因角度来说,既然每一个手机都可以作为一终端展示的机器,为什么还需要一台设备呢?而且,一个手机APP产品可以展示几万张优惠券,而一个终端机器只能展示几十个小窗口。
  丁丁优惠:小马拉大车
  单纯从概念上讲,团购本身属于优惠的一种。优惠券可以包括打折、团购、套餐组合、抵用券、买就送等各种方式。
  大品类切入意味着更多的投入,丁丁优惠获得几千万美金融资之后迅速在全国开站,在短短半年时间积累了超过10万的商户。可以说在移动优惠领域,丁丁优惠布局是比较早的,并在两年期间积累了几千万用户。
  但是,做地图起家的丁丁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确实没有核心优势。之前LBS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但到移动互联网领域,地图已经成为基本配置。
  此外,优惠券品类是一个大概念,丁丁优惠产品需要建立庞大的用户基础才能实现收费的可能。两年大力度扩张,但盈利遥遥无期的现状,使董事会和管理层无法取得发展共识,在激烈冲突之后采用了全国收缩的战略,裁撤除上海之外全部分站,保留总部准备下次发展。
  虽然丁丁网CEO徐龙江“打造一家优惠券上市公司的梦想”再次搁浅,但跟饭统网人去楼空,员工追债的现状相比,丁丁网这次“断臂保身”的行为至少为丁丁网留下了东山再起的余地。
  后记:
  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O2O交易闭环的实现已经不再是难题,然后O2O数据闭环,乃至如何更好实现线上线下联动,还有很多路需要走。在这样的情势下,为了更好地发展餐饮产业,纵索APP开发,其团队本着以“移动分享商务”为愿景,帮助中小企业创造价值,完美实现O2O闭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