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游戏杂志转型背后:游戏行业20年发展的另一种缩影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一本游戏杂志转型背后:游戏行业20年发展的另一种缩影

文章来源:媒体评论


两年前,《大众软件》杂志出现亏损后,就开始谋求一条新的生路。然而直到2014年初,在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阵痛改制”后,《大众软件》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转型。

《大众软件》是一个符号,在创刊至今的20年时间里,已成为几代游戏爱好者共同的青春记忆。岁月更迭、时光荏苒,两年前这家游戏杂志出现亏损后,就开始谋求一条新的生路。然而直到2014年初,在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阵痛改制”后,《大众软件》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转型。

在这本游戏杂志转型背后,是游戏行业20年发展的另一种缩影。

一本游戏杂志的转型


作为曾创下最高期发行量38万册,月发行量超过70万册的一本杂志,《大众软件》一度在游戏玩家中拥有十分巨大的影响力。

与其他多数单纯定位为游戏杂志的平面媒体不同,《大众软件》还拥有大量的软硬件栏目,能满足一些电脑游戏玩家对软硬件知识的需求,同时杂志上高质量的游戏内容产出更是为玩家津津乐道,这些内容也影响了无数的电脑游戏玩家,其中一些也因此走上游戏道路。
  
因此当《大众软件》发起向移动端转型的众筹时候,受到了大量游戏玩家和游戏行业从业者的支持。2014年4月21日,《大众软件》在国内一家网站发起众筹,希望能够在6月20日前筹集到100万元的资金,用作向移动端转型,而参与众筹的读者也可以获得不同程度的回报。
  
当4月23日《大众软件》开始在新浪微博进行众筹宣传之后,很快获得了大量游戏爱好者的支持,截止4月28日凌晨已获得近28万元的支持,短短一周时间即筹集到众筹款项的1/4以上。
  
对于《大众软件》来讲,向移动端转型是筹划已久的事情。尽管曾在2003年前后创造过月发行量超过70万册的优异记录,但是近年来杂志的发行量与收入却都在逐年下降,而到了2012年的时候,杂志首度出现了账面亏损。
  
尽管额度不大,但是此次亏损却让《大众软件》当时的主办单位萌生退意,2013年之后,《大众软件》杂志几次传出的停刊传闻,都与此息息相关。
  
2013年底,《大众软件》即将于2014年停刊的传闻再度曝出,本该发行的2014年第一期也迟迟未出。这一传言的背后正是其主办单位因2013年中再度出现的亏损而决定回收《大众软件》刊号。随着2014年1月刊的姗姗来迟,《大众软件》杂志的命运也最终揭晓:
  
《大众软件》原本的刊号被收回,目前只能与另一游戏杂志《e-play电脑游戏新干线》共用刊号,主管单位变更,杂志也由原本的旬刊改成了月刊。
  
尽管这一转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大众软件》也因此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改制”,可以为自己的未来规划一些道路。向移动端转型,正是他们迈出的重要一步。

游戏杂志的没落

  

读者收藏的杂志
在《大众软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改制”前几个月,同样在国内游戏玩家中十分有影响力的游戏杂志《家用电脑与游戏》走完了20年的历程:主编刘威在微博宣布了停刊的消息。
  
2年之前,中国大陆第一本游戏杂志《电子游戏软件》(GAME集中营)也走完了自己18年的历程;在其之前不久,《游戏基地》杂志停刊……这些游戏没有像《大众软件》这样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只能成为玩家们游戏青春的一个祭奠。
 
游戏杂志的没落,只是近年来平面媒体衰落的一角。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给传统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传统媒体是受到冲击最大的一个行业。
  
在资讯传播速度越来越快的情况下,世界各地的最新资讯触手可及,而原本给读者提供主要阅读内容的报纸和杂志的信息就相对显得滞后了,加上快节奏的生活下对深度阅读有需求的人数有所下降,因此近年来“平面媒体走向衰落”、“纸媒终将被取代”的言论甚嚣尘上,包括《新闻周刊》在内的一些有影响的传统媒体也放弃杂志发行,全面转型数字平台。
  
而在游戏平媒这一领域,这一趋势所带来的冲击也十分明显。国外近年便有多本游戏杂志停刊,包括创刊22年的老牌游戏杂志《Gamepro》、创刊19年并且颇有影响的《游戏开发者杂志》以及任天堂官方杂志《Nintendo Power》和索尼PlayStation官方杂志等。
  
在国内,《电子游戏软件》、《游戏基地》、《家用电脑与游戏》等杂志相继停刊。其他一些游戏报纸或杂志虽然仍然存活,但是本身的发行量、广告收入和影响力也都在逐年下降。
  
对于一本游戏杂志而言,能否生存的关键还在于能通过发行和广告盈利以支撑长期发展。在发行环节,杂志本身的人工成本和稿费支出比重并不算大,主要成本取决于印刷材质、印张数量、发行折扣、退货比率等。
  
而对于游戏杂志而言,目前一般已经很难通过发行来实现盈利,其中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定价因素:以《大众软件》为例,尽管发行多年印刷材质和印张数量都有所提升,但是为保证发行量却只能维持一贯的定价。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维持杂志的生存就要依赖广告,而广告某种程度上也是造成游戏杂志衰落的元凶。
  
杂志广告:双刃剑


  
游戏杂志的广告变化某种程度上和国产游戏行业的生态密切相关。对于国产游戏早期大量的单机游戏厂商而言,拥有大量读者的游戏杂志、报纸曾是极佳的广告宣传阵地。
 
一方面当时的游戏杂志是多数游戏玩家了解游戏资讯的唯一来源,同时大量玩家也有游戏攻略等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游戏杂志主要介绍的也都是国内外单机游戏的内容,用户重合度极高。因此早期游戏杂志上的广告多是国内发行的单机游戏广告,读者并不十分反感。
  
网络游戏的兴起改变了原有的游戏行业生态,原有的单机游戏厂商纷纷投入网络游戏开发与运营。加上盗版的泛滥与审批等问题,市场上单机游戏的数量逐年减少,游戏杂志的广告销售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为了生存的需要,游戏杂志的主要广告业务便转向了网络游戏,而在急剧扩张的网络游戏行业面前,很多游戏杂志一直所坚持的媒体操守也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当媒体操守的底线被游戏厂商用巨额广告费击溃后,读者在游戏杂志上所希望看到的对行业和游戏产品的公正、客观报道也很难保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对游戏产品进行宣传的广告和软文,这引起了大量读者的反感,从而也导致了发行量的下降。
  
对于网络游戏广告主而言,网站媒体、网吧媒体等新型媒体的广告投放效果更加直观可见,他们对于游戏杂志的广告也并不看重。
  
于是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杂志上的游戏软文增多、优质内容减少使得读者反感并引起发行量的下降,从而杂志本身的广告投放价值也随之下降,广告收入自然随之减少。因此当网络游戏广告成为杂志主要收入来源之际,游戏杂志最终的命运也几乎已经注定了。
  
移动端的未来


  
对于年龄较长的游戏玩家而言,游戏杂志是伴随成长过程的一个重要回忆,因此如果能够在移动端延续这种回忆,多数玩家还是乐见其成的。但是杂志转型能否成功,最终还是要看内容质量能否满足读者在新时代下的要求。
  
国外很多游戏杂志很早就已经转型移动端,在保留杂志的同时将内容在移动端App和网站上发布,如国外以内容专业度著称的杂志《EDGE》、电脑游戏玩家读者熟悉的《PC Gamer》等杂志早在2011年便先后在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推出了自己的移动端App。
  
读者在移动设备上就可以阅读每期杂志上的全部内容,并且可以很方便地查阅往期的内容。《大众软件》这次宣布转型移动端,便是希望为传统媒体谋求一条新的出路。
  
转型移动端所解决的重要问题是方便读者购买和满足随时随地阅读的需求。对于《大众软件》而言,原有的品牌与读者、高质量的编辑与作者是其向移动端转型的重要资本,很多读者也对能在移动端阅读杂志的电子版十分期待,尤其是能满足很多老读者对早期杂志电子版的收藏需求。
  
如果《大众软件》移动端App的阅读体验足够优秀,那么相信能够吸引住这批用户,但是今后能否继续关注还是要看内容本身的质量。
  
对于未来的发展,《大众软件》在众筹页面上所展示的未来似乎还很难说服更多的人们,多数支持者更多的是出于多年来的情感积累,甚至可以说不求回报。
  
谈及《大众软件》在移动端的规划,前《游戏基地》执行主编于浩淼认为:“App有可能让平媒的优势变得更灵活,更适合当下的内容获取方式会变得更有效,内容周全不是个好选择,靠手机让每一分钟的阅读都有价值同时又不带给读者压力,可能会更舒服一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