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4399那些事之一:曹政的股份怎么缩水的
i黑马TMT i黑马TMT

我知道的4399那些事之一:曹政的股份怎么缩水的


各位邻里,许久木更新了,但大叔的心一直和咱邻里在一起。51期间,左林大叔闲着在家,整理了最近轰动一时的曹政股权缩水案的来龙去脉,以及4399这个另一个十亿美金教训的案例,会陆续刊出我知道的4399的那些事情系列。

话说蔡文胜把265网址导航以数千万美元卖给李开复当时所在的谷歌中国后,摇身一变成鸟人,开始做天使投资,此时是2007年年中。中国互联网业界有一大票人都是在2007年后开始边做天使投资边开始找下一浪的机会所在,除蔡文胜外,雷军、周鸿祎、曾李青、徐小平都在这个时间点开始跳下来,这看似巧合,其实必然,哪天单八,或者等热钱.COM一书杀青前做剧透。
  
蔡文胜做天使,其实还是以站长大会为基础,包装那些草根站长,然后对接主流VC,之前蔡文胜被薛蛮子这样包装过,蔡文胜自己跑一遍后知道其中的门道,265网址站卖掉后,蔡文胜手里又有足够的现金,蔡文胜自然想自己玩。准确的说,其实在265网址站卖掉之前,蔡文胜已经开始这么玩了,58、暴风等案子都是蔡文胜参与的明星案例。

让蔡文胜念念不忘的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兴平。虽然诸多创业类媒体都尊称蔡文胜是中国站长之王,但在民间,李兴平是另一个中国站长第一人,这缘于李兴平hao123的辉煌过往(蔡文胜曾经有机会在百度之前进入hao123的,这段故事蔡文胜在厦门给左林大叔当面讲述过,但与本文无关,改天单八)实在是太震撼了。

将hao123卖给百度后,李兴平逍遥一两年后也就是在2004年重新找到新的机会,那就是4399小游戏站。李兴平做流量真是个天才,很快,4399小游戏站就进入中国网站排名前100的站点。

蔡文胜开始做天使,最最想的是圈李兴平入局,但李兴平自己钱赚得好好的,为啥要和蔡文胜合作。在2007年前后,外部环境的变化,开始让这个事情变得有可能。中国草根站长们所聚合的流量,也在2007到2008年这个时间点上出现了一个空档期。

在此之前,运营商本身是这些流量的变现大下家,但2006年后运营商整顿后开始渐行渐远。百度和谷歌之间曾经围绕流量争夺得不可开交,但随着搜索大战的局面开始明朗化,特别是百度逐步把流量开始收紧后,曾经很是吃香的中国草根站长们手里的流量开始不吃香了。蔡文胜择机把265网址站在高点卖掉也是基于此。

在此之后,电商开始崛起,以京东凡客为首的一批电商开始杀进来,除了电商,另一个变现大户是网页游戏,在4399的早期变现客户中,最有名的客户是淘米的摩尔庄园(这也足以理解为什么,淘米前段时间入股7K7K),淘米的投资人正是曾李青,这个世界真小。

其实最早看到这个机会的是阿里,阿里巴巴正经推过一个阿里妈妈的广告联盟,但许是团队不行,这个事情阿里木有抓住。

站长之王蔡文胜并非浪得虚名,在这个关口,他看到了网页游戏变现的大机会,于是说服了李兴平和他一起干,其主体业务就是4399小游戏站。李兴平也觉得运营商、百度这些冤大头靠不住后,得找新的合作伙伴,蔡文胜适时出现。

2008年,说服李兴平一起做4399,用的是蔡文胜在2002年早期注册一家并没有什么业务的空壳公司,改名为厦门游家,这家公司2002年最开始蔡文胜有81%,另一个自然人有17%,2008年重组后,蔡文胜67%, 之前的自然人3%,李兴平和骆海坚各15%。

李兴平有15%可以理解,当时4399小游戏站流量已经起来了,本身也赚钱,之前hao123的成功案例在前,蔡文胜一直也对之前两个人没能合作成耿耿于怀。

骆海坚何德何能,蔡文胜给他李兴平等量级的15%呢?这确实是一个谜。

左林右狸与骆海坚并无深交,只是在会场有过一次最多称为点头之交的偶遇。百度下发现,其毕业于2003年,暨南大学毕业,之前在ZCOM和265都干过,这两家公司都算是蔡文胜的公司,骆算蔡文胜不折不扣的小弟。2007年265网址导航站卖掉后,骆自己出来做了家名叫广州亚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听名字像是做网络营销的流量公司,输入其网址3839. com ,与4399竞业,这多少有些鬼扯,但确实是事实。

蔡文胜找骆海坚,是希望骆海坚帮着做网页游戏联运的,骆科班出身,又喜欢游戏,相对厦门,广州做网页游戏联运也有更多的人才基础。骆海坚做了一年网盟,生意也不好做,老领导召唤,给的股份和李兴平一样多,欣然前往。于是,2008年,蔡文胜李兴平骆海坚三个人走在一起,都以创始人的身份一起发起创办了4399。

蔡文胜向来喜欢打群架,因此,在4399做网页游戏联运的时候,也开始鼓动广州地区的其他小伙伴们一起做起页游开发,其中最早冒出来的一家页游开发公司就是菲音。

深喉告知,骆海坚最开始也有菲音的股份,但不是以其名字出现的。而是以其兄弟骆海涛的名义持有。这也足以理解,为什么4399与菲音在一开始就给人一家人的感觉。

那一年4399独代了菲音的首款产品《盘龙神墓》,在研发和运营的大力配合下,经过一轮又一轮痛苦的推翻修改调整,通过4399的强推,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盘龙神墓》这款产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网页游戏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也终于被验证可行。

从菲音旗下网站上,一段时间可以看到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产品,《明朝时代》、《凡人修真》、《梦幻修仙》等等。想必各位看官和大叔一样也是心中存疑,《明朝时代》不是明朝网络开发的吗?《梦幻修仙》不是广州捷游(这家公司后来也并入云游)开发的吗?怎么都挂在了菲音旗下。

想当初,4399以小游戏起家,又看好网页游戏领域,一帮一起做sp的兄弟们相携创业,帮4399流量变现,有钱大家赚。菲音的黄凯、杨韬(盘龙神墓,凡人修真),明朝网络林绍孟(明朝时代),广州捷游的庄捷广(梦幻修仙)和4399紧密的团结在了一起,为了聚集人气效应,在菲音凭借《盘龙神墓》声名鹊起后,几家同样奋斗在开发一线的兄弟们便把自家的游戏挂靠在菲音旗下。这是一个双赢的做法,一方面可以凭借菲音的品牌,让游戏能够得到更多的推广,聚集更高的人气;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多产高品质的游戏产品,强化菲音的品牌。这种看上去一家但多少里应外合的做法也给后来曹政与蔡文胜之间关于4399股权纷争埋下伏笔。

有了菲音的品牌和4399的平台,这些兄弟们纷纷取得了成功。随着菲音品牌的建立,以及其他几个研发商的逐步成功状态,《明朝时代》、《梦幻修仙》两款产品制作团队在10年开始突出自己的品牌,突出了明朝网络和广州捷游的品牌效应。再后面的故事是,这些网页游戏的开发商与廖东的游戏联运平台一起打包为云游公司,2013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

云游的故事咱明后天八,今天继续八曹政以及4399的那些事。

前文提到,蔡文胜李兴平骆海坚一起是合伙创办厦门游家,但运营主体业务放在广州,由此成立了广州游家。两个游家其实都叫4399,但其实并不一回事。

广州游家在找到网页游戏联运这条路后迅速坐大,开始倒逼厦门游家。蔡文胜一看,采取奖励以及个人转让等方式给给骆海坚追加了小20%的股份,于是演变成蔡47%,骆34%,李兴平10+以及一些自然人持有个位数老股的局面。

好,现在可以回来讲曹政的故事了。

曹政与蔡文胜也算老相识,在百度的时候曹政就认识蔡文胜。

左林右狸与曹政并无交情,但有很多间接的渊源,左林的好基友刚刚升为顺为MD的高少星和曹政在百度期间是老同事,右狸的好基友也是左林的损友猛小蛇同学也与曹政有深交,当年曾与左林右狸一起做IT碰碰车脱口秀节目的张春晖曾经范在曹政笔下,正是找小蛇去说的情。

曹政颇有江湖名声,一是技术大牛,二是曹应该是技术大牛里文才和视野最好的三个之一(别问其他两人是谁,得罪人的事情也);曹政曾经写过解密中国互联网的文章,是左林右狸看到的这个题目下写得最好的一篇。

但蔡文胜请曹政入局,不是看中曹政的文采,看中的更是曹政在百度的过往经历。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蔡文胜虽然号称投资了近百家企业(有些是卖域名的方式换小股的),但其265后真正全面控局的平台不多,第一个是4399。对曹政求贤若渴的蔡文胜其实选择不多,只有请曹政入4399的这个局。

但4399这个局里,虽然蔡文胜是第一大股东,而且是绝对第一大股东,但真正发挥作用,真正做收入的人是骆海坚。特别是到2011年后,每年有过亿利润的靓丽表现让骆海坚腰板硬起来,以及广州4399与菲音的这种跃然纸上的里应外合更消弱了蔡文胜的权威,骆海坚和蔡文胜之间开始不知不觉产生背离。

各位邻里会问,这家公司蔡文胜不是大股东吗?为什么不亲自挂帅,而是让骆海坚这个昔日小弟向前冲呢?

蔡文胜从北京回到厦门不愿意亲征是一种解释,蔡文胜不喜游戏是另一种解释,更重要的是,2011年开始,蔡文胜找到新战场,那就是新浪微博。

骆海坚想当老大,第一个牺牲品就是曹政。这里面的故事左林右狸掌握的料不多,但公司大了,总有派系,总有斗争,可以理解。骆海坚把曹政挤走,曹政则去找蔡文胜,要退股。江湖传言,蔡文胜最开始请曹政入局,是答应给5%的,但木有给的干股,是由蔡文胜自己代持,蔡文胜引进李兴平骆海坚以及卖了一些老股给自然人,打折下来是3个点。曹政说3个点也可以,向蔡文胜要这3个点,蔡文胜说来4399的时间不够,只能算1.5个点。曹政说那就把1.5个点给折现了吧。

但这1.5个点怎么给曹政作价是个问题。左林右狸被深喉告知,就在曹政退股前后,蔡文胜曾经以200万转1个点以及800万转1.5个点的老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蔡文胜采取用200万人民币让曹政套现1个点是能讲通的。于是,曹政就拿走了200万现金以及剩余的4399的股份,但到底剩多少,这个里面也是有玄机的,按照曹政的理解,只拿走1%,剩下是有2%,但按照蔡文胜的算法,其实是只有0.5%的。

按照曹政自己在微博上的声明,他是在2011年离开4399的,这个声明是帮蔡文胜开脱的,也说明2011年曹政从4399撤离的时候是以为自己是还有2个点的。在这条微博下面,不少人举证说直到2013年,曹政依旧以4399CTO的身份在各种技术类活动上帮公司招募人才。这其中最可能的一个解释是,曹政虽然还在其大4399体系里,但与骆海坚掌管的4399其实木有关联,此4399非彼4399,真够乱的的。

曹政股份不多,不足以左右大局,但是曹政出局是蔡文胜和骆海坚开始结束蜜月的标志性事件。蔡文胜一看这个局面,得引进新的投资商,正所谓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引进新的投资商进来,用上市的统一愿景来吸引大家也是一个选择。

当时4399一年的利润有小两亿,而且处于上升期,因此,本土很多投资闻风而来。深创新投等按照投后40亿人民币进来。这个案子在2011年成为当时深圳VC抢夺的案子,如果按照蔡文胜的规划,2014年能做到3亿以上的净利润,给35倍的PE值,只要能在创业板上,就是一个100亿人民币的超级大案子,蔡文胜也一跃能成为中国A股互联网第一人。

由于引进深创新投等PE是在曹政退股后,虽然蔡文胜给曹政的1个点也是按市场定的价,但里外里差别有15倍之多,因此,曹政心头还是超级郁闷的。

有邻里会问,那为什么蔡文胜不让曹政在新的投资商进来后再让曹政套现走人呢,这个这个,左林右狸代为回答是,蔡如果是曹政出局后开始琢磨引进投资商的话,那蔡文胜是不理亏的,如果是在谈投资的过程中,让曹提前套现,那么,曹心中的心结是断然解不开的。这也足以理解,为什么曹政那条微博会强调2011年离职创业这个梗,承认这个梗是对蔡文胜的一种保护,也算是蔡文胜和曹政之间的一种相互交代。

八得有些长,还是回归主题直接讲下从百分之五到万分之七点五,这中间66倍是怎么缩水的,前文已经分析出怎么从百分之五到200万现金+千分之五的股份,考虑到深创新投等PE进来后会同步稀释20%,那其实曹政就变成千分之四,按40亿投后大概值800万人民币,但如今却成320万人民币,这其中的一个可能就是4399的业绩这两年不升反降,同时因为上市没戏,导致市场估值反而缩水到十亿人民币不到的样子,折算回来曹政如果按高点的40亿人民币算,差不离也就是万分之七点五的样子。

于此,整个故事的逻辑讲圆,完全合法,七分合理,三分合情。

八完左林右狸絮叨两句,做企业其实就是一次集体性利益再分配的过程,这其中第一要务是把钱分均,但很多时候,要么合情,要么合理,要么合法,每个人都会以最合情合理的算法让自己利益最大化,但真的木办法做到,于此,就很是考验一个CEO怎么样在合情合理合法之间走平衡木了。

预告下,在深创新投等投资商进去后,4399为什么不仅没能成为一家百亿人民币公司,除了A股闸门不开外等客观因素外,本身业务为何不进则退估值大幅缩水,人员大量流失,投资商为何又撤离,菲音为何加入云游单独上市,以及骆海坚和蔡文胜这两三年间发生了什么?这里的故事同样多多,各位邻里如果希望咱尽快更新,请自动转发朋友圈。

文章来源:左林右狸


2014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TMT行业决赛5月8日、9日将在武汉金盾大酒店隆重登场,感谢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中国光谷)给予的支持,王小川、戴志康等TMT行业大佬、众多家知名投资机构、数百位创业者等都将齐赴武汉共探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巅,现场还会公布“2014新锐VC榜”和“十大最赚钱天使榜”,还有更多精彩环节轮番登场。现场免费观摩,观摩报名请猛戳【此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