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实现的和未实现的梦想
macaubct macaubct

那些实现的和未实现的梦想

人的一生,会有不少的梦想。
有的梦想根本无法实现,比如少年时梦想在2000年时坐上宇宙飞船。那不叫梦想,那是异想天开;有的梦想通过一番努力能够成真,比如考取理想大学,找份称心的工作;有的梦想很轻易就可以实现,比如拥有一个书房,想去某地旅行。
少年时代,我一直有两大梦想:一个是长大后要成为一名教师,最好在一所宁静的乡村小学,工作轻松,与世无争,一边教书一边创作。一个是一定要读大学。那个年代,考取了中专都是了不得的大事,跳出了农门,端上了铁饭碗,吃上了皇粮,何况读大学,那是天之骄子。这梦想,不可谓不高。依我从小学到初中始终保持优异的成绩,按理,我考上理想大学、当名普通教师,是很容易的事情。然而,命运和我开了个极大的玩笑,就在读初三上学期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胃溃疡迫使我不得不休学。先是在市人民医院住院一个月,随后尊医嘱在家疗养半年。这样一来,耽误了次年春的中考。后来,打算复读初三,谁知母亲患绝症,家中负债累累,上高中考大学的梦想就这样泡汤。教师梦更无法实现了。而且,今生今世是实现不了,所以我经常做梦,梦见自己读大学、当老师。
后来四处流浪,居无定所,找份固定工作、当名国企工人,成了我的梦想。几经努力,这个梦想实现,成了市水泥厂的正式职工,户口得以农转非。不料,上班三年,遇上全国中小企业改制,水泥厂让私人老板承包了,我们这批新工人,成了下岗工人,工人梦想破灭了。此后,我又梦想当名记者,先后参加过市报社和电视台的招聘考试,回回笔试排名前两三位,面试由于没有后台,总让别人替换了。后来我通过自身努力,进入了公安机关。命运就这样爱开玩笑,我从未想过要当警察,现金网却穿了近9年的警服。我想当教师做记者,却难以如愿。
少年时我与堂哥文俊一起放牛,曾经约定:长大了结婚,谁先生了个儿子,就取名朱宇凡,希望出身平凡农家的他,将来成为一个器宇不凡的人物。成年后,堂哥和我相继成家,这个约定始终未忘。堂哥先我三年结婚,生了个女儿,取名朱婷。我刚好生了个儿子,于是取名朱宇凡。记得有一次,我家那位去郴州姑妈家,回来时问我:“我遇到了秀成(文俊),他听说我生了儿子,居然知道叫朱宇凡,是你告诉他了?”我笑了笑,便把少年时这个约定的梦想告诉了她。
2006年秋,我参加湖南省第五期中青年作家班学习,全班48人,大多数是各县市文联、作协主席,兼任文学刊物的主编。他们听说耒阳这么大一个市,居然没有文联没有作协,感到不可思议,我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有位来自岳阳县的同学,主编了一份《湘北文学》杂志。我对他说:“将来我要筹建耒阳市作家协会,要办份刊物,就叫《湘南文学》,与你的作协、你的刊物遥相呼应。”两年后,我的梦想成真,牵头组建了耒阳市作家协会。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大家讨论会刊名字,有说《蔡伦文学》的,有说《耒阳文学》的,有说《杜甫文学》的,我坚决表示:“就用《湘南文学》,这是我的心愿。”我讲述了这个梦想的来历,理事们都表示同意。在我和同仁们多年的努力下,《湘南文学》如今名声在外,很多省市作家投稿。所以,作家梁莹玉多次在不同场合讲:“耒阳作家协会将来不管谁当主席,《湘南文学》不管谁主办,朱文科这个主要创始人是不能忘记的!”
当然,我还有过很多很多的梦想,比如从小梦想拥有一个像规模的书房,结婚后实现了。梦想当一名作家,也实现了。梦想自己的文章选入语文教材,也实现了。梦想加入省、衡阳市作协,也很早就实现了。梦想写一部关于湘南起义的书,去年实现了。我还有更高更远的梦想,并为之不断奋斗着。相信,这个梦想也会实现的。
人活着,不能没有梦想。有梦想才有激情,才有动力,才有希望。有梦想的人生才是精彩的,人生的价值恰恰体现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之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