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农户怎么样化被动为主动,面对大市场?
i黑马农业 i黑马农业

小小农户怎么样化被动为主动,面对大市场?


  仅仅一年时间,珠海斗门区东滘村东高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社员人均年收入就从原来的600元提升到了2350元,比非合作社社员增长20%。
  

  收入增长的背后离不开农业合作社的运作。作为促进农民个体生产与市场对接的经营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成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的重要内容。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扶持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鼓励发展专业合作、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的农民合作社。
  
  在日前召开的珠海农村工作会议上,农业经营体系的建设成为珠海下一步农村工作的主要内容。其中,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将成为重点工作之一,按照计划,珠海将打造成为倡导以农户家庭经营为基础、合作与联合为纽带、社会化服务为支撑的立体式复合型现代农业经营体系重要平台,推动现代农业经营体系的发展和农业的现代化进程。
  
  
  现 状

  七成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
  
  “我们的合作社实行‘四个统一’的运作模式,即统一种苗、统一饲料、统一药物、统一销售,经过几年发展,社员人数已由成立之初的13户发展到现在的68户,养殖总面积逾600亩,年产销大罗非鱼达200万斤,经营已初具规模。”东滘村主任、合作社社长黄买胜告诉记者,过去散户养殖,因为信息不对称,重养殖不重视市场,造成销售不畅,价格波动,增产不增收。
  
  黄买胜算了一笔账,在合作社“四个统一”下,所有环节可以有效节省成本1454元/亩。同时,科学养殖还提高了单位产量,提升了水产品品质,赢得良好市场口碑和价格。
  
  与东高水产相比,2012年成立的聚农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以南美白对虾、罗氏沼虾、海鲈为主要养殖项目,经过一年多的经营,其社员人数已达157人,养殖总面积约600亩,鱼虾年产量约180万斤,总产值超过2700万元。
  
  像东高和聚农这样快速发展的专业合作社,在珠海为数不少。据统计,目前珠海拥有市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41家,年销售收入总额达44亿元,以龙头企业带动建立的专业合作社有47家,全市各类型专业合作社105家,通过农业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带动,全市5.75万户农村居民中有70%农户参与了农业产业化经营,在千家万户的分散小生产和千变万化的大市场之间架起了桥梁,解决了农户“单打独斗”闯市场的困惑。
  
  多元发展形成产销同盟
  
  在助推农业发展、带动农户致富的同时,珠海也在帮助各农民专业合作社勤练“内功”。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一年珠海组织各农业合作社成员、领头人到各地考察学习农村农业合作社建设经验不少于10次。
  
  在珠海农业大区——斗门区,政府全面推进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将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纳入乡镇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总体规划之中,鼓励和引导农民专业大户联合创办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发展“龙头企业牵头”、“产供销一体型”、“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农户”等多种模式合作经济组织。
  
  据了解,斗门区农民专业合作社也逐步参照现代企业模式建立权责明晰的管理架构。如在水产养殖方面,实行养殖技术标准、安排培训、经营管理、供应饲料和加工销售等“六统一”的水产养殖新模式,制定较为完善的盈余分配制度,形成“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
  
  在金湾区的三板村则是引进三板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公司+农户”合作模式参与合作社,发展特色水产养殖,整合利用当地咸淡水的地理养殖优势,打造中国的“草鲩之乡”。
  
  在花木种养方面,农民专业合作社有了更大的作用。去年,斗门联合先锋园林花卉专业合作社与市农科中心、市花卉科学技术推广站、市园艺有限公司、市绿美园林有限公司等5家行业龙头牵头发起,成立珠海首个花木协会。
  
  据该协会秘书长刘文介绍,借由行业协会整合资源,农民专业合作社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加入行业协会,各个花木种养农业合作社在成本定价、种养信息、技术和人才培训与市场反馈上可以实现市内联盟和贡献,有效维护农民的利益,激发农民的积极性”。
  
  2

  瓶 颈

  合作社拓展遭遇“业务不熟”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拥有5个以上的成员且其中80%以上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就可成立,建社门槛十分之低。
  
  “专业合作社的要求不高,发展初期主要是经营销售上的问题,‘产品卖不卖得出去,能不能赚钱’。在接受市场考验的过程中,合作社不是‘名存实亡’,就是持续发展。然而,受限于农村发展环境,初始社员基本是本地本村村民,综合素质不高,文化程度参差不齐。合作社一旦度过‘创业初期’,各种管理和经营上的经验欠缺,农业经营人才不足的短板就会陆续暴露,合作社不能给社员带来‘好处’,有时甚至导致社员生产受创。”有加入农业合作社经历的华美花木公司老板张全告诉记者,因为合作社“业务不熟”导致社员收益受损,他最终选择“退社”,只是在合作社里挂个名。
  
  张全的例子在不少合作社都发生过。“有些合作社由于缺乏标准和严格的管理、运营、财务制度,导致组织经营敷衍了事。有合作社只剩下帮农户社员向政府申请各种补贴的作用”,金湾区三灶镇的一位镇委委员向记者透露,自己就曾经接到过有“不良”农业专业合作社,用各种理由扣着社员的补贴不发的反映。
  
  此外,大部分合作社没有结合本社的业务特点制定章程和制度,在实际操作中无章可循,在财务制度建设上更不少合作社没有专职会计,一到会计经济核算就叫“糟”,甚至产生不必要的矛盾和经济纠纷。
  
  “捡剩菜”式发展缺乏话语权
  
  “在整个农业经济体系中,农户和合作社仍然是弱势地位,这样的情况在珠海同样存在。”梁华坤说。
  
  在这位从金湾农村走出来的农民企业家看来,常规许多农民专业合作社停留在原料供给等一些低层次服务上,“许多农业合作社都是承接农业企业无法生产的剩余订单,尽管在短时间实现收入的较快增长,但始终会遇到结构瓶颈。”业内养殖户把这种发展戏称“捡剩菜。”
  
  农户和合作社弱势不止在生产方面,在市场竞争上也同样如此。
  
  常年在白滕头水产批发市场收购水产的李华姐如今已经不再到哪里批发了,她和斗门的农户及农业合作社签订了拿货协议,进货直接在“水塘”。“从最近的水产养殖点到白滕头批发,一斤南美白对虾从出塘价30元变60元,最后到销售要100元左右,这中间的差价赚了不少。”李华姐说。
  
  从30元到100元之间的差价谁赚大头了?是中间商,即收购公司。梁华坤说:“没有直营供销店,依靠公司收购,只能被动接受‘定价’。”
  
  更为现实的是,不少发展好的农业合作社大多是以“公司+农户”的形式组成,其成员的小农户在内部也往往缺少“话语权”。按照先行规定,财务收支、生产盈余分配这些事情必须通过成员大会议事决策,一人一票。但实际上往往是大股东说了算,侵犯了小农户的利益。
  
  此外,专业合作社难以发展的另一个现实原因则在于,专业合作社内部成员之间利益连接度不高。“不少合作社都有社员生产的农产品保底收购、协议收购价格等的相关规定。但当市场价格高于协议价格,农户出于自身利益不乐意将产品卖给专业合作社。而协议价格高于市场价格时,专业合作社又陷入亏本困局。”张全说。
  
  3

  思 路

  建立市级行业组织提升管理水平
  
  “台湾的农业合作社是帮助农民分享生产与流通所有环节的利润”,曾经到台湾考察交流农村社会组织建设的市委社工委副书记张云峰提出,珠海可以借鉴台湾农村合作社的发展模式,促进农业合作社进一步发展。
  
  以台湾汉光果菜生产合作社为例,该合作社对社员提供销售产品,建立品牌;提供市场行情及产销信息;供给农药、肥料及纸箱;检验蔬果的农药残量;指导安全用药及改善生产技术等5方面的服务。
  
  基于这5项服务,借由组织的统一管理和运作,“汉光”模式有效地避免农户对接公司,直接对接市场,过去公司占有流通环节利润,甚至包括采购化肥、农药、运输农产品等环节利润,农民只能得到生产环节利润,农户地位得到很大的提高,也使得农业合作社可以更好地帮助农民享受到生产与流通所有环节的利润。
  
  “不仅是汉光,台湾全岛的农民、农业生产单位、农村服务法人几乎都被组织到一起,其覆盖已达到98.6%。这样做,把小农制的生产透过组织运作成为大农制的管理模式,有效地避免了单一农业生产管理模式下的竞争力不强、应对风险乏力、拓展市场无序等问题。”中国海峡两岸农业协会理事长蔡胜佳认为,珠海农业发展在规模上已有雏形,但在农业社会化服务,尤其是农业组织发展上仍然处于散乱不成规模的阶段。
  
  “现代化农业发展要重视‘治农’,珠海可以扶持建立市级的农业行业组织协调各个农业专业合作运作发展,从社会组织的现代管理上入手,为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建立提供人才、管理架构、运作模式甚至资金的支持,以实现农业资源配置。”蔡胜佳说。
  
  “政产学研资”融合完善专业化服务
  
  “合作社缺什么?发展瓶颈在哪?资金、人才、技术、管理这些都是。作为一个连接市场与农户之间的纽带,几乎所有农业可能遇到的问题,在农业专业合作社中都会出现,区别只在问题的大小和困难程度。”梁华坤认为,在农户、农业公司等农业合作社社员做好自身生产经营的同时,合作社的发展离不开政府和市场的合力作用。
  
  “比如人才和技术上的支持,没有政府从中牵线搭桥和政策鼓励扶持,农业合作社在技术和人才上往往是内部社员交流居多,即使有外招人才,流失也相对严重。”梁华坤说。
  
  让梁华坤感到高兴的是,政府对于农业人才的扶持力度正在加大。如金湾区在去年开始陆续与本地、省内等多个高校进行农业产学研的交流,并举办高校大学生农业创业比赛等活动,设立100万元青年农民创业风险基金,以此激发当地农村农业人才和技术“出头”。
  
  “这远远不够。”梁华坤希望,政府可以加快建立农业专业化服务平台,把产学研资进行多元融合,在一个平台上综合解决农业专业化服务,尤其是解决农业合作社发展的资金、人才和技术问题。
  
  服务平台的搭建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同样也需要市场化的运作。有专家表示,珠海可以鼓励和提倡合作社通过建立风险保障机制,设立风险基金、保护价收购等方式与农户建立更紧密的利益联结关系。并鼓励合作社通过吸收农户土地、资金等要素入股形式,形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利益共同体。


南方日报记者 涂力万

i黑马农业是i黑马旗下运营的系列行业帐号之一,搜索微信公众帐号iheimanongye可找到我。如果你也喜欢本地消费服务如种植业、养殖业、农林牧渔、农产品商务、以及一切与人类农业行业相关的产业请关注我,我们一起聊聊农业那些事。不见不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