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分享经济是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重构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周航:分享经济是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重构

2014年5月6日,在2014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易到用车CEO周航讲述了在易到用车发展之中最为重要的东西,即互联网思维在分享经济的实践之中,对传统行业形成一种重构。以下是演讲全文:

我们这个环节都是最孤立的一群人,我们为自己鼓掌,只有我们还有情怀和视野去探究时间、音乐、生活本真去探究未来。我们是20年前开始创业,我在开始这个之前我曾经在迷笛学校学过调音,刚才见到张老师我心情非常激动,有很多接触。

四年前重新创业,做易到用车,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想搞这个?这个东西看起来很跨界?我们公司没有认识租车界朋友的人,当时也找不到,公司连搞过跟汽车有关事情的人都没有,仅仅是出于自我的需求,一种生活的态度,就创立了这家公司。

我今天并不想多讲易到用车的事情,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从这个业务开始的对生活的思考。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生活与活着”,大家熟悉这句话吧——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这是哈姆雷特里面的一句话,我重新翻译一下,我们到底是活着还是生活?这是一个问题。

有一个四岁的孩子说活着就是在不在,生活就是好不好,我觉得四岁的孩子讲出这么一句充满智慧和哲学意义的话,而这句话值得我们所有成年人去好好的思考。我们互联网领域非常流行一种理论叫做痛点,大家都说你解决了什么痛点,我特别反对这句话,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是有很多压力,是经常感觉很痛,但是我们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不痛更不是仅仅这一点痛,那不是我们生活的目的。我们生活的目的难道仅仅为了减少一点点痛苦吗?我们所有产品意义仅仅是为此吗?而且这些痛从方法论上看,是已然存在的现实,我们所有产品着眼点主要是解决现实的问题!我们对未来没有态度,没有看法,没有主张,我们怎么可能在未来做一个伟大产品,一个伟大的事呢?这是不可能的!我觉得着眼于痛的产品都不可能伟大,所以我下一个看法是说只解决痛当然是远远不够的,生活应该更美好,而且生活也能够更美好,这才是互联网带给我们新的价值——让生活更美好!

2011年世博会的口号是什么,大家有人记得吗?叫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那一次去了非洲以后感受非常强烈,我非常同意城市的确让生活更美好了,互联网不是仅仅让生活减少一点痛,互联网完全可以让生活更美好!怎么更美好?我们等一下分享。

有关车这个话题我跟大家分享,什么才是更好的生活?在座各位你们有车的可以举一下手吗?你们在北京生活的太可怜了,有车的人都这么少。我再问一下有车有司机的,就是所谓你有私家专车的人能举手吗?一个都没有吗?你在很多城市都有专车的有吗?我相信这个问题不用问了,为什么这么少?难道这样生活只能属于少数人吗?按照迷笛的思想我们要和一切不平等的事情死磕的心态,你们同意这样下去吗?所以我们易到用车创立之初就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车有司机,而且在每个城市都有专车和司机,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让人人都有这样生活。
后来我们提出一个口号,我们易到用车要做什么事情?我们做这样一件事情致力于为所有人提供一种随时随地私人专车的服务。到底这种服务有什么价值?

我这里想跟大家展现几点小小局部和画面,我们应该是车等人,不是人等车,如果你有过专车和司机的话,你在下面等会儿,你打出租车什么感觉,终于有车赶紧跑过去上车走了,那这不是我们要的生活。有过车的人想一想,你可以很随意把你外套,把你所看的书,甚至是正安中医帮你熬的中药都很随意放在你的车上,这才是你的生活。有人笑脸相迎为你服务,我们经常说去吧你帮我接个人等等,这样的画面才是所谓专车带来的价值,车对一个人价值分为四个层次,功能需求——体验需求——情感需求——社交化需求。甚至你组建自己私人的专车车队。有多少人用过易到用车?有多少收藏过车辆并建立自己车队的人?还是有人用过这样的功能?有了这样的功能以后你真的可以在所有城市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专车。

接下来我用易到用车这个例子跟大家探讨一下,我们探讨一下从功利的角度,到底移动互联网带给所谓传统行业一些什么样的新的冲击,新的结构,新的思路和新思想方法?

刚才我们描述为什么过去这些生活只能属于少数人,因为我们所有的过去好的物质生活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就是你必须要拥有。所以我们很多人梦想说我要有一个北京户口,因此我才能去摇号,终于摇上号我才能去买个车,买上车以后我才能过上怎么样的生活,房子也是如此,所以我们跟物质之间关系是要拥有。但是,殊不知你追求拥有的过程,很多人变成物质的奴隶,你要为它付出很多,甚至穷尽一生的精力。
我现在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个话题是放在今天的这个时代,要想过上好生活的逻辑,不再是一定要拥有,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共享的方式来获得这样的生活。可能“共享”这个词大家也没有感觉了,共享经济、分享经济也好,说这种事大家都提了很多很多美好的画面,但是大家总觉得这个事离自己还很远,这种美好的东西你可能听起来美好,但是不是那么快走进生活中,走进我的生活中?可能就不一定了。

移动互联网正在极大加速这件事情,加速的逻辑又是什么?移动互联网重构了一个企业的边界,以易到用车为例,经常有人问我你是一个创业公司,你们公司有多少人?这时候我出现两个数字,一个,我们实际员工是250人,另外一个则是五万人。我跟五万司机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之间不仅仅是商户的关系,我们之间又有某种意义的共通性,我们互相之间做了很多互利的事情。这个关系发生了很奇妙的变化。有一位司机他本职不是司机,他是一个富二代,他家里开了很多洗衣店,连锁店,他闲着没事,因为共享价值观的原因,他爱上了易到用车,他可能一高兴就给你一个洗衣卡,他付出的东西往往比车费的收入要高。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很多。

实践的过程当中,易到用车有一些探索,我们曾经认为机器是最牛的,算法是最牛的,我们曾经想为一个用户派出最合适的车,我们在算法上花了巨大精力,但是依然解决不好,于是我们得到一些重要结论: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人和人的连接,人的主动选择性会远远比机器的精准性来的更重要,当我们把最终选择车的权力交回给客户以后,我们一个月用户投诉率下降了一半。

为什么说共享的时代今天真真正正来到了?请大家一起看一下工业时代的方法论和互联网时代的方法论有哪些不同。工业时代最大方法和逻辑是什么?是通过大规模标准化的制造,放在制造业就是这个形态,放在生活服务业就是大规模连锁经营的业态。所以说你看到不管是富士康的工厂,还是苏宁、国美连锁经营以及沃尔玛,其实这都是工业时代的产物,为什么需要大规模?这比手工业时代是巨大进步,因为大规模以后成本才会降低,只有降低才会有更多的销售,要有足够的销售才会有足够的市场跟消费者。

你会思考两次鸦片战争是什么,不是文明对另外文明的侵略,也不是国土的竞争,就是贸易的竞争,谈判谈不成,只能通过武力要求你强行开放市场,为什么开放市场?就是因为想要更多的用户。

工业时代文明带来巨大的问题,通过大规模生产可以让大家拥有,我们回想自己身上所有东西,吃穿住用以及所有的东西都是浪费的,你身上穿着一件衣服,但是任何一个女孩子你的橱柜可能多达上百件衣服;我们的车在外面停着,中国一台车平均一年有效行驶时长是400个小时,你买一台车,你辛辛苦苦摇号、买车、买保险辛辛苦苦你只用了5%,剩下的你还要为停车付出成本,这个就说明通过拥有方式浪费太大,这种浪费不仅仅是金钱的浪费,也让我们整个生态系统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这是工业时代的问题。

工业时代有巨大进步,但是工业时代也带来了巨大问题。站在今天这个临界点,工业时代向互联网迈进的临界点,我们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发现现实中已然存在资源已经过载了,我们不缺车和房,什么都不缺,我们不再需要通过互联网,我们并不需要互联网化的工业文明,互联网进一步提高工业生产效率,我们不再需要这样的事了,所以说所有人还停留在互联网是工具,互联网只是提高效率这个视角我认为可能不会有洞见。

什么是真正的洞见?我提出一种新主张,通过互联网把工业时代已然存在的资源以一种共享的观念重新组织起来,不管是车还是房子什么都可以。我其实曾经想做一个小项目,我认为单反相机的镜头都应该共享。但是为什么共享乌托邦式的理想在互联网的今天有可能实现?就是连接,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来了以后,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本质区别不是上网时间的延长,也不仅仅是随时和随地的关系,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PC互联网我认为它解决的是信息化和信息聚合的问题。为什么移动互联网不是解决信息不对称,信息聚合问题?我认为它解决人连接的问题,每个人手机成为外延的时候,我们迫切通过手机跟外界事物建立连接的关系,不是仅仅把自己信息化,更重要的是建立连接的关系。当然连接关系呈现多种多样的形态,有平等、互通双向连接,比如SNS就是典型双向连接的关系。但是SNS不应该是一个平等连接的关系,它应该是不对称的连接关系,这种不对称通俗说是用户可以随时找到商家,但是商家不应该随时可以骚扰用户。这种关系怎么用?是应该在用户有需求的时候随时被激活出来,应该建立这样一种关系,所以我们认为这种关系是一种把人和车建立起发现、收藏,在随时需要的时候把它激活的这样新型的关系,这种关系建立一种新的以连接为手段,以共享为目的,同时把原来工业时代已经过载的存量资源进行彻底的重构,这样我认为不仅仅在车,你们仔细想想,所有的生活服务几乎都可以按照这个逻辑去重新做一遍。

所以说,未来互联网与传统行业之间的关系,不是说把原有产业效率提高一些,改善一些,更好一些,或者多了一个互联网渠道,而是一个真正的彻底改变,可能产生化学反应的应该是基于这三者的目的把原来供给、资源等等去建立新的连接共享,然后整个产业基于理性逻辑发生彻底的重构,我相信,这个时候一个伟大的产品一个伟大的行业就诞生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