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取经自好莱坞的三大电影运营模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取经自好莱坞的三大电影运营模式

派格传媒近来被我们所关注,多是源于去年的那部饱受争议却在票房上大获成功的电影《富春山居图》。其实,这家公司多年来一直是影视传媒行业的佼佼者。对于电影而言,在《富春》之前他们就曾成功出品过《爱情呼叫转移》系列影片。如今,《富春》或许是一个契机,也是一个开始,派格传媒在欣欣向荣的电影行业大势之际,将会有着怎样的图谋与蔚蓝远景?其领军人孙健君怎样看待《富春》所带来的各种声音?作为《卧虎藏龙Ⅱ》的中国制片方他是如何看待当下电影市场?

以下是孙健君对上述问题的观点与答案的口述。

纵论中国电影市场及派格传媒定位

一、派格传媒定位

我在美国待了10年,我从好莱坞发展的进程方面和现状方面横的竖的做过一个特别简单的解剖。我们公司不能凭空创造一种盈利模式,一定是有效的学习借鉴好莱坞的成功经验。我们剖析一下好莱坞整个的盈利模式,以全产业链、全球运营为核心的六大电影制片公司。他们的盈利模式是高举高打、全球发行、全产业链回收,但是我们真的需要像美国六大电影制片公司那样,打造全球发行、全球市场运作、全产业的综合收益这种盈利模式,创建一个二十世纪福克斯吗?或是创建一个迪斯尼、环球吗?我觉得一是做不到,二是未必需要做。

另外,好莱坞有数以万计的各种各样垂直的小公司,非常精准精细的做各种各样的东西,也包括独立制片人公司、导演工作室、经纪公司,他完全是非常个性化的为整个大的产业提供特别垂直的服务,这样的公司也不是派格的未来。

所以我学习和借鉴的榜样就是美国其他一些公司,比如其中做的最好的,像以前的Merry MAX和现在的Harvey Weinstein公司。他们是电影项目的开发运营公司,老板本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CEO,而是一个以项目为核心的、以真正的电影项目的开发和系统运营为核心的组织架构。公司规模都不大,做的片子数量不多,投资额度也不高,单片收益率却极高,他是为电影谋局的人。我认为我下部影片的合作对象就是在全球找这类人,他是开发运营公司,也可以简称为制片公司。我认为中国电影不管格局怎么变,都缺这样的真正的肌肉,这是中国电影的肌肉。缺少项目的开发、运营和操盘者。像我马上要跟Harvey合拍的《卧虎藏龙Ⅱ》这个项目,我们是一个跟他在运营模式上比较接近而为数不多的中国公司。我们不是做局的也不是给别人打工的,而是自己从题材的选择、剧本的开发、编导演的签定、制作的监制一直到推广发行全活儿。我们是真正的系统开发运营公司,跟他的基因很像,所以他正是看中我们的这些,才促成了《卧虎藏龙Ⅱ》的合作。

我们来列几个简单的数字,Harvey的公司所参与的影片,拿过303个奥斯卡金像奖提名,69个奥斯卡金像奖。他基本是一个金像奖的推手,他就是有独到的眼光,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做的成,而且他的逻辑跟我完全一样,是谋略在先。

我认为Harvey这样的公司是美国电影的英雄,是第一的Producer。他自己的公司是制片营运公司,是我的榜样,年年都有优质的电影作品出现,而且是全球运营的。他就是谋事儿不是谋大局。他懂市场、有创意、有组织能力、会开发、而且以项目为核心。另外,他是做项目运营而不是给人打工的,也不是一个财大气粗的投资人,偶尔还拿别人的钱四两拨千斤,自己也参与投。他是真正的电影开发运营商,不求多,但求性价比特别高。

怎么才能够说到性价比特别好呢?我的上部电影《富春山居图》虽然在国内的批评声很多,但是在好莱坞眼里确实是可以合作的案例。
他说几个原因:1、他们评估后认为,中国电影肯定会成倍的增长,三年可能翻一番这是不争的事实。2、谁能在中国挣钱呢?他们认为我的公司是为数不多的不跟他说大话,而是谋事儿的,很务实。而且他认为三种能力结合可以单片挣大钱,1、会运营的、先来开发项目的人,我有。2、真正会制片管理的,他认为我花了两千万美金拍了一个片子在他们看来值六千万美金,《富春》两千万的片子品质从卖相上看,还真让一个美国制片人来制片差不多六千万才能拍,省了2/3的钱,证明我有控制成本的能力。3、在中国市场上运营的时候,我3个亿的票房,经过对上映时市场环境的调查,在我们前面上映的是《星际迷航》后面是《超人》,这两部片子都是上亿美金投资,投资方面比我贵了5倍。同台竞技,在一个档次里面我没有输,他觉得这个投入产出比合适,所以找我合作。

还有一点,我这个片子里面半数以上的核心团队是外国人,说我指挥他们打仗看起来没问题。他会去问这些人跟我们合作的怎样,要有无障碍的跟国际一流团队接轨的能力。

他们评估中国电影将来有几个盈利的核心标准:

第一、善于做票房,但绝不依赖票房的人能赢。他评估了一下电影的收益,我的收益在开拍以前用签约的方式回收了70%、80%,预售、预购的方式获得了80%的资金回笼保障(跟票房无关)。票房是最大的风险,没有人可以做常胜将军,也没有人可以精准的预测票房多少。所以说重票房而不依赖票房的人能赢。

第二、是重国内,但不限国内的人能赢。这个是指合拍、发行和利用国外的团队来做事儿,还是要嫁接国际的编导演的资源、国际的发行、后期制作等等,包括一些对制片管理的制度能否合理地嫁接。

第三、有主营业务,还有其他的业务做补充的人能赢。美国没有一个托拉斯公司是靠拍电影挣钱的。迪斯尼做主题乐园,环球做主题乐园,其他的还有做报纸的。《时代周刊》什么的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全产业链的。

我们的业务包括电影、大型活动的演出、演艺,我将来要做“秀”和多媒体互动体验的体验展,这三者之间都是创意、视频相关联的。我做电影而不仅仅为电影,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业务链是三足鼎立的业务链,稳定性比较强,这就是我对派格的认知。我们公司不做多,做精,不做托拉斯,而是做开发运营。演出要逐步产品化到做“秀”,电影要做成系列片,多媒体的体验馆以前是给别人打工现在要自己做成馆。要把他产品化、平台化。这三个做完我不怕现在风起云涌的大格局。我只谋事儿,自成一局,三个桩子定死在这儿,再有一两年时间我会脱颖而出,我非常有信心。

这个行业需要金融家,需要马云这样的人,需要有上市公司做这些,也需要有我们这样的人,特别有项目盈利能力。所以有人谋局、有人谋事儿、有人管事儿、有人做事儿。我觉得我们现在至少可以有资格谋事儿、成事儿、把事儿管好做成,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竞争力。

二、《富春山居图》对于派格传媒的意义

这是一个实践,我觉得正面的意义,是我能够亲自去参与一部电影的全程,去经营管理开发运营一部电影,参与嫁接社会上所有的相关资源,包括编导演摄录美服化道,真正去理解电影的制片、管理、科技的关系。以前只是看帐单,现在需要看看每一个钱花出去的效果是什么,怎么控制,而且是交了很多学费去看。拍小片学到的经验和大片还是有区别的,用这么大的片子跟整个市场交锋,也是照镜子。包括有些负面的评价,以及同行的一些善意不善意的批评,都需要揣摩。而且一定得坚定信心,第一,要做的更好。第二,应该不要惧怕挨骂。

我要坚持的信念就是中国需要多样化的电影,需要各种各样人不同的努力,去满足越来越分化、分力的观影需求。电影需要多种姿态和价值观,那才叫百花齐放。我觉得各种各样的人的技术、审美、情感、道德、标准做出不同的电影来满足不同的需要,可能有大的、小的,中的,自然市场调节小众看小众电影。而且我的预计是中国电影到了400亿票房跟美国电影的票房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小众电影就会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包括文艺片、特别个性的影片、特别雅的特别俗的,各自都有它的空间,这才是中国电影所需要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拿一种标准去评估所有电影。这是一个菜单,就跟吃餐馆一样,北京有上万个餐馆,每个餐馆菜都不同,最好每个人都找到爱吃的菜。

再谈制作标准,我相信我电影的制作标准不低,比很大一部分电影高多了,我没蒙投资人也没蒙观众,都是看得见的。把电影视觉上拍漂亮了也是一种能力,只是说可能光有这种能力却不被买账,我们也从这里面吸取了经验教训。我可以把我的故事做好让观众更能接受,但是我绝不会放弃我已经拥有的能力。我们从这部电影学到了很多正面负面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有用,比较庆幸的是我没有失去很平和的心态,我没被别人骂死也没有被别人骂倒,骂了之后我非常冷静的去想哪些骂的对哪些骂的不对,有些偏激的东西我就不听,因为你有你的权利我有我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人的准则。

三、派格传媒的电影运营模式

我们在电影上的运营会一分为三:

第一、我们公司自己经营的系列电影一定为主,比如说《爱情呼叫转移》,我们在探讨在新的情况下怎么把“爱呼”不去重复过去而是做的更好。不单单要把这个产品做的观众爱看,而且要把它做成更大的一个运营平台。

第二、公司一定会有效地借助合拍,尤其是跟美国和韩国。韩国拍摄的性价比确实比我们高,他们电影成本比我们低,而目前的制作水准却比我们高。我们得认可这个现状,不能说我们学韩国,只是我们把人家比我们做的好的东西拿来利用。中韩合拍、中美合拍要的是三个东西。1、他们的市场2、他们对于电影的开发管理经验3、所有跟电影制作相关的能力为我所用。

第三、我一直在说的“中国主导,世界制造”。这次美国来的腕都比我大,能力都比我强。但是他们来就是打工的,我要拍的是一个中国电影,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发挥出所有的能量。合拍是一个中国电影把外国人的经验学进来的过渡,我们真正的梦想是五年以后,我们的肌肉练成了再来拍真正的大片。

这是我的远期目标,近期目标是把中国电影拍好,中期目标是通过跟美国、欧洲、韩国的合作把国外好的能力融进来,有效拓展一部分国外市场。自己把国产影片扩展到海外发行可能性非常小,且没有成功先例。多半只能通过合拍把中国的电影带到国外去,等外国人通过合拍了解了我们的片子是优秀的,才是中国大片国际发行的最好时机。

四、为什么会重启《爱情呼叫转移》这个项目

因为他题材非常好,中国接地气有三种三个时代的接法,一种是怀旧,《致青春》,《将爱》这都属于集体记忆。这个是每个时代都有一批东西会掏人心窝子的,到那个时间点就会找一部电影集体怀旧一下。美国、韩国、台湾等都有这样的作品。第二种是接当代,触碰现在最焦虑的东西。第三种是逃避现实的神通广大的幻觉时代,奇幻电影。

其实《爱呼》是当代和奇幻相结合的,我觉得这个梁子他有价值,而且在新的时代上面他还是可以遭遇不同的人,让各种各样的人从这个遭遇过程当中感悟当代的所有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是一个众生相的电影不是重复也不是简单接地气。他从根上面来讲希望能做到让这代的人像多棱镜一样的把自己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看出来,他有延续下去的一些必要元素。

这个片子我自己投入的心力比较大,所以希望他可以做成一个新的运营“样板间”,他的运营体系是会比较新颖的,不单单是一部电影的开发,而是电影和他直接相关的系列产品的同步开发。

五、《卧虎藏龙Ⅱ》进展情况

目前处于全面筹备阶段,因为前期筹备工作是美国主导我们来做一些核心判断,我们更多的尊重美方作为主要投资人。作为先期开发者,他们也非常专业。我们得相信他的制片经验肯定比我强,他到中国来一定听我们的,但是在中国的国土以外开发,融资什么的比我们能力好很多,所以我们得学习他们。他们也在善于运营,影片应该是今年下半年开拍,明年年底之前上映。

六、目前公司在筹备中的其他项目

我们在开发的剧本大概有10个,今年能开拍的有三四部。其中像《卧虎》不是我主导制片,所以我们对它消耗的精力不特别大,但是明年做推广运营是我们的事儿。我们还有一部跟韩国合拍的影片也是很大的投资。韩国那边先期开发了七年,顶级的制片人顶级的导演,我们肯定得尊重他们前期开发的东西,因为他在中国拍摄的协调是我们来做。然后就是《爱呼》,另外还有一部正在谋划,那个也是一个短平快的东西。重点在推的还有好几部影片,还有一部三四个国家联合拍摄的影片。我还是要通过合拍拓展我们在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但是我们做任何一个影片都是以中国为主,把脚伸到国外去而已。

文章来源:艺恩咨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