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革命系列】我们是中国的Founder’s Fund
i黑马金融 i黑马金融

【VC革命系列】我们是中国的Founder’s Fund

口述/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 张震


VC2.0

我们这批投资人从传统V C 里出来,成立新基金,这件事同时具有投资和创业的色彩。我们也相对年轻,可称作VC2.0VC1.0是入行最早的前辈,在5560岁这个年龄段。VC1.5是指行业中坚力量,在4550岁之间。VC2.0就是我们这批在3540岁之间的合伙人。

按照我的理解,一个合格的风险投资人应该具备两个基本条件:第一,你必须在行业干满十年;第二,经你手投够一亿美元。投资是一门不断积累的学科,十年是学制,一亿美元是学费。

你要成为好的风险投资人,起码得经历过完整的经济周期,你才算是见过世面。再来一次像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你要是没经历过,你怎么处理?你需要了解这种情况下的投资心态、对投资的判断、投资的节奏,没有经历过是没办法懂的。所谓学费,是指你要真金白银地在市场做过事,尝到过甜头,也挨过教训。只有投资过一亿美元上下,你才能接触到足够多的创业者,知道创业者的共性和个性, 知道如何跟不同创业者打交道。同时,你才能接触到足够多类型的公司,知道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遇到不同的问题怎么去应对:什么时候做下一轮融资,什么时候退出,通过什么手段退出——把钱投出去容易,再融到钱就难了。你必须有足够多的项目积累,才能有相关的经验和教训——主要是教训。

2002年从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加入某资本,到去年9月离开,一共12年从业经历。高翔跟我同一年加入某,岳斌2010年加入,之前在华兴资本工作。去年9月底我们三个人辞职,108日高榕资本开始募资,今年18日第一支美元基金正式close,总共募集2亿美元。整个募资过程,我们没有离开中国,没有去美国路演,最远到香港,国外的LP飞过来见我们。也很好理解,圈子很小,听说你出来了,以前我们投的大佬愿意支持我们,没直接打过交道的企业家也会间接知道我们,朋友也会介绍LP给我们认识。去年底各个基金开年会,海外的LP到中国来参加年会,顺便见了我们。我们拿的是企业家自己的钱,做决策很快,跟我们见面当场就定了。一个LP对我们的评价是,虽然是首期基金,但不是首期团队,更不是首期investor(投资者)

有些某的LP也想投我们,我让他们去找周全(某资本主管合伙人),周全同意他来见我,我才见他。他们去找周全,问周全可不可以投,周全让他们自己做独立判断。我建议他们,如果在要我们和某之间二选一,选某别选我们。

至今,我们跟某的关系保持得非常好,有几个合伙人以个人身份成为高榕资本LP。我们最近与他们联合投资了两三家创业公司,我们团队还帮某管着不少家公司,有的是上市公司,有的是拟上市公司,还有未上市公司。

高榕资本的独特性

跟传统VC相比,高榕资本有以下几个特点,这也决定了我们的投法跟传统VC有很大区别。

第一,高榕资本的LP以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为主。我们希望高榕资本成为美元基金的分水岭,为什么这么说呢?在中国,一些主流的VC,它们本身是海外品牌,管的是来自美国或者欧洲的钱,包括new moneyold money。今天中国可能比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都有钱,民间资本丰厚,为什么要帮美国人、欧洲人管钱?高榕资本作为独立品牌,钱来自中国互联网大佬们,通过互联网起来的一批中国企业家成为我们的出资人,VC领域我们是第一家这么做的。我们是中国的Founder’s Fund,创始人基金。跟我们类似的还有云锋基金,但它更偏向PE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了20年,中国新富人阶层形成了,他们的公司在海外上市,资产以美元为主,是阳光富豪,又有强烈的财富管理需求。他们的资产配置上,有不动产,有固定收益,有保本投资,还有一些高风险投资,其中VC也是很重要的投资——传统的美元VC需要认购权,这些人的钱投不进去。他们有资产增值的需求,而货币总体趋势又在贬值,现在中国经济是全球最好的,他们与其把美元放手里贬值,不如把美元放到中国,这对基金和企业家都是受益的。超过10TMT领域的大佬是我们的LP

成为Foundr’s Fund有哪些优势呢?

这批成功企业家周围有很多优秀的朋友、同事,这些人如果创业,他们会最先知道。他们会有自己的判断,如果能让他心动,他会推荐给高榕。他推荐的人往往比较靠谱,因为他的标准比较高。我们已经推进的10个项目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LP

LP做过企业,有经验、有资源,能够帮到创业者。他们来自TMT行业,我们投的公司能够跟他们的资源匹配。我甚至可以说服企业家们拿出资源来组建项目。LP带来的行业资源,是一些在华的美国老牌基金不具备的。还有一点,过去主流VC的合伙人,大多数是职业投资人出身,并非企业家出身,作为董事会的一员,你如何保证在公司面临重大决策时能给出清晰、准确的判断?除了董事会重大决策之外,很多公司日常议程,像团队整合、战略发展,创业者们其实也很希望有经验的人给出建议。在我这里,我可以让成功企业家成为创业者的导师。他们都是行业里最顶级的专家,会看到创业者没看到的,尤其是在大规模下会遇到什么管理瓶颈、产品设计的瓶颈。他们的实操经验对创业者非常重要,可能一顿饭聊的东西比我投的几百万美元还更有价值。

现在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不再把上市看作唯一终点,被大公司并购也是一种很好的退出选择。如今,百亿美元的大公司越来越多,收购能力越来越强,它们愿意通过并购这种更节约时间的方式来扩充商业版图。我的LP有企业创始人、高管,如果有朝一日高榕资本的LP里有人要代表公司并购高榕投的项目,那通过这层信任关系,沟通就会很顺畅。对我们来说,项目被LP并购,多了一个高效的退出途径。

由成功企业家担任基金的LP,一下子就打通了项目来源、投后服务、资本退出三个最重要的环节,这对三方都是巨大的效益。高榕资本第二个特点是投后服务,由投资公司变成投资服务公司。传统VC说的管理,更多是管理基金内部的事情,我们的管理是面对企业,以企业家为核心。这有两层意思,一是服务LP,二是用LP的资金、资源、经验服务创业者。我们作为独立的本土VC品牌,自己就是创业者,我们更能尊重创业者,尊重他们就是尊重自己。除了用LP资源帮助创业者之外,我们也会有一支专门的投资服务团队,为创业者提供人力招聘、市场、商务推广、后续融资等方面的服务。当然,我们不能代替创业者去管理企业,双方讲契约精神。在契约的框架下,创业者有充分的自由,投资人不能越过这个边界。

VC的空间

现在VC的空间更大了,过去十多年大部分TMT领域的投资其实是纯互联网投资,像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垂直门户、网络游戏。后来,逐渐跟实体经济结合,像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真正的大爆炸是互联网、实体经济和移动互联网三者结合,小米用互联网方法做手机,特斯拉用互联网方法做电动汽车,还可以延伸到医疗、健康、教育很多领域。互联网也在改变VC行业,从项目的来源、项目的评估到投后服务,我们可能都会用互联网方法去做。新技术对原有产业结构的重构,一定会有颠覆性机会出现。不包括电商在内的纯互联网经济,我估计最多就两三万亿元市场规模。而金融行业就有几万亿规模,金融加上互联网成为互联网金融规模会更大。可以想象,未来整个泛TMT领域规模该有多大。

创业做基金和做企业是有很大区别的。做企业,你想成为第一,一统江湖,这是王道。但永远不可能有哪家VC可以一统江湖,每家基金就这么几个合伙人,每个人每天只有24个小时,你的资金永远处于有限状态。所以,对VC来说,要有自己的风格,不是跟别人去比,是跟自己比。很多时候项目不是被别人抢走,是放在你面前你没能够做出判断,错过了。

整理/本刊记者 邹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