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创始人最新公开信:谷歌人要让一切成为可能
i黑马TMT i黑马TMT

谷歌创始人最新公开信:谷歌人要让一切成为可能

按照每年一度的惯例,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在公司网站上发布了今年的公开信。虽然在谷歌成立16年后,公司业务已经扩散到多个领域,但在公开信中,Larry Page认为他们仍只是刚刚触到梦想的表面,谷歌人要让一切成为可能。

以下为谷歌2013年创始人公开信全文:

Sergey与我建立谷歌,是因为我们想要“开服务,让它们改善尽可能多的人的生活”(见2004年招股书中创始人的一封信)。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坚持这个使命,把那些用户真正喜爱的新技术作为公司未来的赌注——从谷歌搜索到谷歌邮箱、Chrome、YouTube以及安卓。我们在较短的时间里参与到了很多领域中,所以人们自然会问,今天的谷歌到底算什么,未来的目标是什么?这是个好问题。

Search on......

谷歌的核心是信息。知识会让人类进步,这个信念激励着我们。在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俩就有很大的好奇心。我记得自己曾用大量时间阅读书籍和杂志,或是在家拆东西,想搞清楚它们运作的机理。今天,搞清楚事情的过程容易多了。你只需要打开谷歌搜索就能发现答案。搜索之所以有这样重要的意义,是因为即便是小小的知识就能让事情发生巨大的改变——无论是日常生活中看似琐碎的小事,例如避开塞车,还是说更重要的事情,例如非洲农民在思考如何能挽救自己的马铃薯庄稼。

谷歌搜索上的活动量级是惊人的。每月有超过1000亿次搜索(而其中15%的搜索内容是全新的),而且现在我们将索引升级到了以数秒为间隔,确保总是可以给人最新的结果。为了让生活更轻松,我们逐渐可以直接给出问题的答案。例如,像“哪个湖泊全球最深?(答案是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深1741米)”,“我的航班几点起飞?”,或者“一块薄饼有多少卡路里?”这样的问题都可以得到答案。而且我对我们在语音搜索上取得的进展非常激动,这项服务现在可以支持超过38种语言,包括新近加入的越南语和泰语。发问的最快、最简单方式通常都是说话,尤其是在使用移动设备时。

不过,从很多方面看,我们离打造自己梦想中的搜索引擎这个目标还有万里之遥。这种搜索引擎应该是在用户需要的时候,无需他们花什么力气,就能提供正确信息的工具。之所以说离这个目标很远,部分是因为从深层次上理解信息是个难题。GoogleNow正在应对这个挑战。它甚至可以在用户不发问的情况下提供信息,可以让人免去翻遍收件箱查找物流需要的订单号码这种苦恼,而把号码直接显示在屏幕上。基于兴趣的Google+推荐,也可以提供大量信息。我总是可以看到高度相关的东西,我最近在Google+中谈到过风筝冲浪,接着就看到了这段关于风筝冲浪历史的YouTube视频。

虽然它尚处早期,我们还是在背景理解上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如果想要改进人机交互,这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想一想你上班的路程,你需要非常方便地看到交通信息,这样就可以做好准备,避免堵车。如果你要去赴另一个约会,你就需要知道从现在所在的位置要怎么走(而不是非要在屏幕上输入地点信息)。更丰富的背景也会让搜索更加自然,而不再是手动把一堆关键词敲到电脑里。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近了:你可以直接问艾菲尔铁塔有多高,“它”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它”在不同的背景里可以指代很多东西,理解了“它”代表的是什么,我们就可以让搜索变得可以交流。

生活在一个多屏世界中

由于设备的增多,确保人们能有效地在其间浏览就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的Chrome浏览器可以流畅地运行在各种设备上,这款产品已经拥有了超过7.5亿用户,非常快,非常安全。在台式机上打开地图,当切换到移动设备时,同样的页面会被保留下来,让你继续查看。

想想照片吧:它们无疑可以成为多屏世界里的大麻烦。不同的设备上存储着不同的照片,找不到也无法分享,我们都体会过这种沮丧的滋味。G+可以即时将照片传导网上,方便你在任何设备上查看。更妙的是,如果手机丢了,也不会影响到你的照片。

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有超过10亿部安卓设备被激活(而且这一速度还在加快)——为全球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者打造了一个绝佳的平台。看到这个产业链腾飞起来是非常令人激动的。在2013年,安卓开发者从用户处挣到的钱,平均起来是前一年的4倍还多。我们现在将安卓移植到手表这样的可穿戴产品上以及汽车上,让查找方位、打电话或听音乐变得非常容易。

Google Play网店背后的理念是相似的。用户可以在这里一站式下载应用、电影、书籍以及音乐,而且可以省去同步工作在任何设备上查阅这些内容。你在平板电脑上听的歌,切换到手机上同样存在。还有最近的谷歌电视棒Chromecast,用它我们就能更方便地在家里或朋友那里观看Google Play或是Netflix上的电影。你可以扔掉所有遥控器,靠手机或平板电脑控制电视,使用习惯完全和上网一样——就像在网上看YouTube一样。最妙的是,这款设备仅售35美元。

现在,如果没有优秀的设计,这一切都只是空想。我记得自己在密歇根大学上过一节关于实用性的课程。学生们必须挑选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项目(我选的是邮件),估算出让它开展不同的任务,需要专家开发多长时间。我从中获益颇多,明白了打造优秀的、有效的界面是件难事,比你想象得更贴近工程师的工作。这里放一个标签,那里放一个下拉菜单。你扔给人们越多的选项(即便从来不会被用到),人们完成工作的时间就越长。到现在人们还会谈论谷歌首页的简洁,说这是我们最初获得成功的一大因素。同样的原则没理由不能用在我们其他的产品上,特别是现在,有了如此多的设备和选择,有了如此多的机会让人分心。

上网是个尚未解决的问题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假设你已经是20亿网民中的一员。其实在这之外还有50亿人。今天的世界有如此丰富的信息,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却没有最基本的互联网连接,这不得不说是个悲剧。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启动了“气球计划”(Project Loon)特别激动的原因。这个理念是在最偏僻的地区打造一个气球联成的网络(它们的高度是商用飞机的两倍),为乡村和偏远地区提供网络连接。很快,巴西东北部就会出现首个上网的教室,靠得就是“气球”。而且随着项目的深入开展,我们还希望能把这种联网的能力带给越来越多的人——创造出我们从未想过的机遇。

创新与再创新

有一只小而专注的团队,用不寻常的办法从基础做起,成就一番事业,这种感觉非常了不起。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我意识到让团队斗志昂扬、充满干劲是件非常难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人接受的不是这种“登月”式的教育。他们倾向于假设事情是不可能的,或是会被失败吓倒。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投入如此多的精力,在谷歌招聘独立思考的人,并设定宏大的目标。因为只要你能找到合适的人,梦想够大胆,一般都能将目标实现。而且即便你失败,应该也能从中获益不少。

另外一种情况也真实存在。那就是很多公司会逐渐习惯自己做事的方式,只会做渐进式的改变。时间一长,这种渐进主义就会导致走上歧途,尤其是在科技行业,因为改变本身更像是种革命,而不是进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持续从长远出发,在下一代产品上押重注。在医疗保健领域,我们有Calico——这是一间由Genentech前任首席执行官Art Levinson带领的新公司,专注于健康和长寿;还有智能隐形眼镜Iris,可以改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我们近期还收购了Nest,这家公司让暖气这些本是无爱的家居产品变得更有用。而且我们对新推出的谷歌购物速递服务(Google Shopping Express)——它可以提供当日送抵的服务,以及无人驾驶汽车(这已经无需解释!)都非常激动。在今天看来,这些都是非常疯狂的想法。但是,如果说过去有那么一点能证明我们今后的成功,那么用不了几年,现在的这些赌注看上去就不会那么不着边际了。

在谷歌成立16年后,我们才刚刚触及到梦想的表面。谢尔盖和我参与日常工作,对前景非常激动,对我们能与杰出的人才共事非常激动。谷歌人要让一切成为可能,让这些可能成为我们的未来。虽然世界千变万化,但激励我们的始终是我们自身的潜质,即改变人们今天生活,这一点从一开始就未曾更改。

Larry Page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