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颠覆360!周鸿祎发动Reboot?
天方燕谈-李燕 天方燕谈-李燕

90后颠覆360!周鸿祎发动Reboot?

[i=s] 本帖最后由 天方燕谈-李燕 于 2014-5-16 13:08 编辑 [/i]

1957年在莫斯科大学,毛泽东对中国留学生们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2014年在北京墙上有“为人民服务”的国际电子城,周鸿祎对360员工说:“要真的做个年轻人,一定要站在现在看未来,要去想未来会发生什么,而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个事儿在今天一定是个很小的信号,一定不是市场里的主流声音。”

毛泽东当年说的青年人应该是30后,周鸿祎现在讲的年轻人肯定是90后了。自从1月12号晚上1787万元+泷泽萝拉=引爆360年会,刺激了员工们的荷尔蒙之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冲在最前面的就是一帮90后员工,坊间盛传:90后员工要颠覆360了!



For money,for funny
生在红旗下,长在甜水中,从小家庭生活的相对富足,是90后比上个世界任何年代的中国人都要优越的写照。90后工作不仅是为了钱(money),更是为了乐趣(funny)。如果说钱是证明自己能力和价值的一种参考维度,那么乐趣对于90后而言就是持续工作的内在动力。他们想要做这个事,才有源源不断的动力去做,这在90后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和360校招经理聊了整整一周终于争取到面试机会,后来加入公司的360智键产品经理车向阳,和另外3个校招伙伴决定加入公司举办的Hackson比赛。当时他们想做一个手机上的硬件,但什么材料都没有,就到网上买了十多个不同类型的耳机插件来试。在公司798对面找了一个电脑店的老板帮他们做样机,试了很多次,要么适配不行,要么插件外观不好看,终于有个合适的赶在比赛前完成了,15个参赛作品得了第一名。
或许是因为有了这种工作上乐趣的持续发酵,车向阳后来和团队成员一起研发了市场上现在很受欢迎的360智键。周鸿祎说,“(90后)他们自己想做一件事儿,他们自己觉得很有兴趣,我一直觉得这种动力是最好的。”同样是90后的李煜中考都没有参加,喜欢计算机和互联网,自学编程,凭这个偏好所积累的能力做网吧的网管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他觉得自己学得不够,又去学校进修,出来在电脑维修店打工,碰到很多客户硬盘满了有清理的需求,他开始研究垃圾目录,后来开发了一个清理工具的应用。“发布之后被360看到了,就问我要不要来这边工作?”就这样,李煜成为了360安全浏览器的90后产品经理。


Nuo zuo no die
中国传媒大学在读博士、科技专栏作者常宁在2012年,和项目组做过中国90后大学生网络化生活的研究报告,她说“90后的人群确实比较张扬,比较个性,他们独立性很强,比较有思想。”而我在2008-2011年,曾经做过高中文科班主任,班上的学生都是90后,三年的实际工作经历让我认同常宁的话。90后确实很有个性,他们不装,说人话,有血有肉的活着。360安全卫士定制版的90后产品经理梁圣在入职的第二个星期三——2014年1月24日一早起床,他就和其余5个同事从不同的方向赶到北京火车站,他们手里有1万副扑克牌,要在这一天里送给来往的旅客,让他们在春运途中玩回家,同时也向来往旅客征集对360安全卫士的产品建议,春运北京到重庆的T9列车上,梁圣带了剩余的12副扑克牌发给同行人、列车员等,一个92年在软件公司做开发的同车厢人知道他是360的产品经理,开始跟他聊对360安全卫士的看法。这个人告诉他安全卫士现在有点臃肿了,又是软件管家、又是手机助手,不喜欢,梁圣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用户这样的反馈了,论坛上也能听到这样的声音。春节回来,梁圣将所见所闻告诉领导,希望尽快推进定制化项目,解决安全卫士的臃肿问题,当时360安全卫士安装上带了手机助手、杀毒、软件管家这些产品,所以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其它部门的产品,梁圣说本来以为很复杂,结果领导貌似一上午就跟其它产品部门老大沟通好了。
360高级副总裁陈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说,“我们不奢望年轻人开口就去谈商业化、变现之类的行业话题,而是注重考察他们对产品的敏锐程度,能在多大程度上把握用户的需求。”互联网行业发展非常快速,但是所经历的风险却是传统行业都不太遭遇的高程度,所以周鸿祎在2014年1月的360年会上长达三个小时的演讲里有一句话振聋发聩:“从来没有一个企业是被别人弄死的,企业都是死在面临转折点的时候不能迅速转型,不能快速的重启。”老周2005年创立360至今,一路走来在业界和很多公司“打仗”,外界都说360树敌太多,但依然快速强健的走在第10年的路上。可能正是他的忧患意识包括2014年提出的三个“Reboot”:他的自我Reboot、公司架构的Reboot、员工和内部文化的Reboot。“不作死就不会死(nuo zuo no die)”,360在激烈的互联网行业竞争中活了下来,肯定不想作死,要继续好好活着,但也绝不等死,Reboot之后的360,非常提倡创业与创新的文化,鼓励年轻人勇于创新、不断尝试、不怕犯错,如果年轻人业绩好,潜力高,所承担的事情达到好的结果,就会让其得到更好的发展。当然,他们也看到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员工承受挫折能力或抗压能力较差,为此,公司为他们配备“指导人”,加强与年轻员工的互动,关注他们的诉求与问题。


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
陈杰说,360珍视年轻人的特点,希望营造一个开放的氛围,让他们不要管什么论资排辈,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随时表达自己的观点。在这个氛围里,唯一重要的就是: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360搜索的90后产品经理邹启波之前是在别的互联网公司实习。2012年8月,360推出了自有搜索,他随后加入,但360在这一块积累得不多,不管是技术还是数据,当时有段时间他觉得都看不到希望,团队3个人,其他2个陆续在3、4月份离职了,他一个人扛到了7月份,终于在毕业答辩前来了新队友。2013年,他经常跟部门的老大董毅做CASE研究,一讨论就到凌晨两三点,“我很佩服他,当时我们团队人很少,他每天都是凌晨回去,然后回来跟我们说晚上开车回去的时候想到了什么新的点,在他身上我真的看到什么叫做付出,什么叫做努力。”
你有能力你就上,你没有能力你就别瞎嚷嚷(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对于这句话,360手机杀毒的1991年出生的产品经理张越深有体会。他是中南财经大学那届进360的两个人之一,另外一个是他女朋友。工作里他的领导说有问题就问,而他和老周只隔着两个级别,当时他比较懵,完全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就看别人怎么做,然后自己琢磨,提升自己的能力。做完了平板的杀毒,他又被调到电视卫士适配这边来了,一下就感觉上手了,一个人也做出一点小的成就感来了。张越后来在手机杀毒团队,开发了隐私易容术这个新功能,让用户从被动防御这个角色转变到主动去保护自己的隐私,因为功能也比较好玩,所以用户也愿意去用。

周鸿祎非常乐意看到90后的员工成长起来,“被颠覆也无所谓,未来的天下是他们的”,他说,“我们做随身Wi-Fi,是(90后)年轻人做的,其实最早的时候我也看不清这些东西,但是我们(90后)年轻人做的,我就鼓励这些(90后)年轻人去做”。90后工作经验很少,但也正因为此,才能不被局限和束缚,可以不断产生好的想法和创意,倒逼其他员工和公司一起进步。360公司需要做的是对他们进行一些实时的引导,提阶段性成果要求,让他们对结果负责,在他们受挫时能帮他们分析,不断提升他们的抗压能力。据HR介绍,360最近一年多来招聘的新员工中,90后越来越多,全公司的“90后”员工占15%。老周发动的Reboot产生了效果,整个公司正在显示出与传统产业公司完全不同的面貌,这或许是360迎接公司创立十周年最好的方式。

李燕和他的小伙伴们对大家开放的微信公众号:天方燕谈(ID:tianfangyantan)。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