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最新采访:阿里巴巴正用技术重新拓展商业的边界
i黑马电商与消费 i黑马电商与消费

马云最新采访:阿里巴巴正用技术重新拓展商业的边界

来源:经济观察报 特约记者 李翔

在阿里巴巴宣布会到美国上市之后,马云更加避讳有媒体在场的公开露面。他说,公司的律师写了无数封邮件提醒他不要“在外面乱讲话”。但当他露面时拥挤的人群,和想要进入闭门论坛的人数之多,仍然说明了他的巨星般的号召力。而经济观察 特约记者李翔对马云的最新专访,或许可以让我们再窥探这个电商帝国执掌者内心的最新感受,以下由i黑马对经济观察报文章《与马云聊天:我和我们的时代》一文进行的节选。


2014年的5月10日,杭州还在下着小雨。我从京杭大运河边上的一家酒店出发,坐出租车沿着文一路一直向西,目的地是阿里巴巴集团在西溪的总部园区。在堵车的间隙我偶然地看到了马云创立阿里巴巴时的公司所在地湖畔花园。“湖畔花园”四个字掩映在江南的朦胧烟雨和顺着拱顶蔓延的绿植中。15年前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将诞生一家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

之前三天,阿里巴巴集团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它的估值之庞大和盈利能力之强已经是媒体议论的焦点。招股书中马云通过关联公司购买了此前阿里巴巴为其采购的飞机也被广泛谈论。我认识的一名阿里巴巴的员工说,他回到家时,连他妈妈都向他打听:“听说你们公司给马云买了一架飞机?”他在招股书中表现出的无私反而不太有人提及。在其中马云承诺说他投资的所有关联公司的收益他都无意占有,都可以用来为阿里巴巴公司服务;支付宝VIE事件的另一只鞋也在招股书中水落石出,马云向董事会提交了书面承诺,称他在这家名为小微金融的新公司中,所占的股份和享受到的收益不会超过他在阿里巴巴集团中得到的。

5月10日被这家公司命名为“阿里日”。在这一天,阿里巴巴将会向所有阿里巴巴员工的家属开放,请他们来公司参观,并同公司的高管们交流。于是,园区门口接待家属的工作人员代替了之前曾经站在这里的偏执的创业者。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雨中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想要推销的项目,他保证它会“让马云和马化腾动心”。另外一个人则保证他能帮助马云打败腾讯的微信。

这个占地26万平米的园区,比阿里巴巴诞生时所在的整个湖畔花园小区都要大,主体建筑由知名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园区像公园般拥有自己的湖泊与湿地,湖中有马云赠送的白鹅。它像一个生活区那样拥有书店和咖啡馆。要想在星巴克买到一杯咖啡,至少需要排上十分钟的队。同时它又像一个大学那样拥有互相竞争的食堂。它让不少的阿里巴巴员工感觉到自豪;但是同时也会有员工觉得这个庞大的园区让这家公司太像一家大公司。

这一天整个园区中四处悬挂着同阿里日相关的招贴画和标语,包括相亲大会和业务体验在内的活动吸引着家属和员工的参与。曾经是双十一发布会会场的报告厅内,聚集着阿里员工的家长和孩子。一群吵吵闹闹的孩子争着要上台表演节目。阿里巴巴的高管们则会到这里来和员工家属们交流,回答诸如自己的孩子如果结婚是否能够参加明年集体婚礼的问题——2014年的集体婚礼因为报名人数太多,因此没有做到让所有新婚的阿里员工参与。临近中午时,原定要来同阿里员工家属见面的CEO陆兆禧仍然未能到达。因为他必须要和马云一起参加同一位重要客人的会谈。人群开始散去。门口站着的阿里员工为每一位女性送上一支花。阿里的高管们中午则会在食堂为大家打饭。一位带着员工卡的年轻长发姑娘在向外走时对他的父亲解释,往年阿里巴巴的几乎所有高管都会出来见同事的家长。但是今年情况实在多变,因为阿里巴巴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上市公司”。

即使不考虑马云总是在说的同阿里巴巴平台相关的就业人口,仅仅看着眼前的人群,也足以感到人们对这家公司的感情。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了一家人们想要为之工作的公司。最近几年来这家公司已经成为从政治家到普通人关心的对象。包括两任中国总理在内的人都对马云和阿里巴巴表达了自己的诸多期许。这已经不再是15年前创业时无人知道的那家幻想着要改变中国商业世界的小互联网公司。

BAT是媒体对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三家互联网巨头的简称。这三家公司都在各自的领域内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很多人称之为“垄断”,尽管这三个巨头都会反对这个称呼。百度是搜索、腾讯是社交、阿里巴巴是电子商务。其中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都已经超过了千亿美金。这三家公司从2013年的大肆收购让媒体大开眼界。它们都试图超越自己此前的优势领域,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的其他业务蔓延:地图、音乐、视频、手机游戏……2013年年底开始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烧钱”之战,仅仅是这场竞争的一个白热化表现。如果去细看这三家公司,一个互联网记者会发现它们跟5年前已经大不一样。变化太迅速了。马云自己也说,现在已经不能再将阿里巴巴仅仅视作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了。

微信的重要性已经被无数的言论阐释过。它被称赞为一款杀手级或国民级应用。马化腾2013年在北京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现场接受央视《对话》栏目采访时,称如果没有微信,腾讯面对移动互联网浪潮时会出一身冷汗。借助微信,腾讯在移动电商和移动支付上开始重新具备了想象空间。它也被视为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一直是阿里巴巴深耕的领域。马云上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北京大学举办的阿里巴巴技术论坛。在论坛上,他说,凭借着包括余额宝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创新,阿里巴巴在摇晃着此前形同垄断的国有银行金融服务,他原以为腾讯会借助微信来摇晃同样形同垄断的国有电信运营商,但是,腾讯却选择了摇晃阿里巴巴。

当然,仅从外部观察的角度,对腾讯而言,最理性的做法当然是去摇晃同为市场产物的阿里巴巴,而不是挑战三大电信运营商。只需看一看国有商业银行对待余额宝的态度和反应就不难判断。要去摇晃可以影响监管政策的大型国有企业,是危险的。

尽管它的七日年化收益率已经跌破了5%,也尽管关于它是否具有创新性的争论一直在延续,余额宝毫无疑问仍然是2013年的年度产品。它的出现证明了此前支付宝首席执行官彭蕾在同我交谈过程中阐明的互联网金融的特征:开放和平等。以往的金融理财服务是具备一定金额门槛的,同时赎回是需要时间的;而作为一款互联网金融服务产品,余额宝可以实时赎回,同时任意金额都可以购买。它成功使得很多不使用理财服务的中国人开始使用理财服务——当然是通过余额宝,或者其他互联网公司的类余额宝服务。

的确不能再简单将阿里巴巴理解为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因为支付宝VIE事件拆分出的小微金融在未来有很大可能会成为新的金融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大手笔收购的娱乐文化类公司和它的硬件天猫魔盒,让这家公司加入了客厅觊觎者行列;志在建立物流网络的菜鸟;以及马云在年初公开信中提到的“云”和“端”;这些都是这家公司想要传递出的新的想象空间。

马云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南宁。作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他和包括柳传志、王石在内的其他理事一道参加一年一度的绿公司年会。上一年在昆明,由王中军主持的马云晚间演讲环节“天马行空”成为年会最受欢迎的环节。他回答了台下创业者从如何处理合伙人冲突、家族企业接班到创业者处理两性关系的问题。但在这一次,他却百般推脱。最后,他接受了一次时长在一个小时以内闭门会议的安排。参加者在二十人左右,包括柳传志、沈国军、李连杰和蒋锡培等人。

在阿里巴巴宣布会到美国上市之后,马云更加避讳有媒体在场的公开露面。他说,公司的律师写了无数封邮件提醒他不要“在外面乱讲话”。但当他露面时拥挤的人群,和想要进入闭门论坛的人数之多,仍然说明了他的巨星般的号召力。

后来在同他的一次谈话中,他向我讲述他所认为的阿里巴巴对商业世界的贡献。他说:“如果说Google是在拓展技术的边界,我们就是在用技术拓展商业的边界。我们起到的作用就是把中国社会真正带入到商业社会当中,现在尽管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商业社会,但我们的很多思路还是农业社会的思路。”

他重复了此前他在几个场合陈述过的言论,即他想要让商人在中国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2013年在他宣布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的演讲中,他就曾大声宣布:我自豪我是一名商人。“大家现在还是看不起商人,但商人是真正有效率的资源配置者。”他说。

我觉得阿里如果对于中国社会有一些贡献,我们希望能把中国社会真正带入讲究契约、讲究社会资源有效配置,讲究把人类的创新、创造力激发出来的阶段。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一点努力。”马云说。

即便不考虑上市之后阿里巴巴集团的未来,这家公司对整个中国商业世界的贡献也已经不容抹杀。淘宝是少数真正改变了人们生活的一家公司。此前阿里巴巴反复在宣扬的淘宝系公司对就业和创业的贡献,也并不是夸大之词。它在商业文化上的贡献可能没有像阿里巴巴集团创造的就业机会那样让人印象深刻,但却在软性地产生着影响。无论是否是批评者所称的“道德制高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马云总是挂在嘴边的“新商业文明”和“诚信”,的确是这个国家所需要的。

如果说以今日的眼光来看,阿里巴巴系公司已经取得让人赞叹的成功,那么能够解释这种成功的,除了外部商业观察者分析的各种原因,从马云本人的领导力、运气、资本的帮助、中国增长的红利、商业模式之外;马云本人的解释亦有道理,他说,在今天这个时代一个公司要想成功,它需要为社会解决问题。

马云说,2014是阿里巴巴的一个大年。即将到来的公开上市会将这家公司放到全世界的目光之下。所有对这家公司感兴趣的人,从投资者到媒体记者,都将可以获取到它的公开财务数据和运营信息,然后发表自己的评论。这是一家大公司和受人瞩目的公司不可避免的,无论实际运营这家公司的人会受到怎样的困扰。

这只是上市带来的改变的一部分。这家公司还会面对着更多因改变而生的挑战。为数不少的阿里巴巴员工通过上市解决财务问题之后,他们是否还能像之前那样全力投入工作?阿里巴巴集团的COO张勇说,上市对团队心态的改变会是巨大的。“财富引起的员工之间关系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惰性”,他说。

另一个问题,则是所有大公司必然面临的挑战。无论马云和作为平台的阿里巴巴是多么地赞赏小公司,但是这家公司已经是一个巨头。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会怀念它之前的酷。管理学大师克里斯腾森提出的“创新者的窘境”理论,也正是为这些成功的巨头量身定制:它讲述巨头们如何因为已有的成功而错过破坏性的创新——这种创新不可预期,却会改变巨头成功的土壤。这家公司的领导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曾果断地分拆淘宝,努力将公司变“小”。当然,按照马云的一贯逻辑,他仍然坚持从人和文化入手来解决这个宿命的窘境。无论如何,未来会为我们这些外部观察者展现他们的努力是否会成功。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一个快速变化的年代,一家想要成为伟大公司的中国公司的努力。用马云的话说,他们所面对的挑战,是此前在书本上都没有记载过的、但却在真实发生的问题,而且,并不仅仅是阿里巴巴一家公司遇到的问题。因为,商业的边界从来没有如此模糊过;商业也从来没有如此密切地切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去。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