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创业大赛】北科天绘:一天获取整个城市的三维数据
i黑马微路演 i黑马微路演

【中美创业大赛】北科天绘:一天获取整个城市的三维数据



以下为创始人口述:

北科天绘是一家2005年成立的技术驱动企业,我们的产品是激光雷达。产品主要包括机载激光雷达、车载激光雷达、地面激光扫描仪以及三栖激光雷达,它最主要的特点是非常高效的采集数据,所有需要高精度测量的行业都需要我们的产。举例来说,当飞机以百公里的时速飞过一片地区,当汽车以五十公里的时速驶过一片城区,可以采集所有视野范围内的三维数据,实现量测功能。当飞机飞过一片城市上空,可以在一天之内知道这个城市的地标性建筑,然可以知道这个城市所有的电线杆和标识牌在哪个地方,然后对所有的地物进行分类和提取,在做智慧城市、车联网、物联网、POI、LBS的这类企业里面会有很好的应用。

目前世界上能够生产机载、车载和地面全息类激光雷达的企业只有四家,我们是其中唯一的中国企业激光雷达几个主要的硬指标包括:测距、精度和激光发射频率。在这几个指标上我们都是国际前沿的。我们的最早的一台车载激光雷卖给了中国测绘科学院的刘先林院士,一直使用至今。后来又开发了机载激光雷达、地面三维激光扫描仪,目前的国内高端用户有国家级的有中国科学院、测绘科学院,然后像一些大的上市公司,比如说数字政通,还有BAT这样的企业,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国家电网也在用我们的机载激光雷达做超高压电线的巡线和管理。

我们以激光雷达为核心,为这些基于位置提供服务的互联网、车联网、物联网企业提供空间的大数据。我们还是一家硬件企业,会和软件和互联网企业有更好的融合,我们的下一步任务是让产品更加轻巧化,可以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用。未来五年,它将是一个TOC的产品,而现在是一个TOB的产品。将来它会变得更加轻巧,也会有更多的软件为它提供接口。

/span>

在赵大伟看来,这显然只是“面子工程”。他认为,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具体到业务层面,一般会有几个误区:有的人把在网上做广告、卖东西就看作是互联网的转型,或者把下载大数据、信息化就看作是互联网的转型,这都是片面的。“事实上,最根本的问题是,传统企业的组织结构能不能按照互联网方向去重新设计、变革和调整。”

对此,湘鄂情表示,“虽然公司前期进行了一定的市场调研和行业专业知识积累,但公司之前并无完备的互联网产业投资运营经验,公司未来将面临新行业的经营决策、核心技术研发与储备、组织管理、人力资源和风险控制能力等方面的风险。”

对湘鄂情的考验远不止这些。赵大伟告诉本报记者,“虽然老板(孟凯)把公司定位为大数据公司,但是下面的员工能不能有效地执行到位?整个公司的组织、激励、考核等这些现实的问题有没有解决?如果没有解决,所谓的大数据也只是个概念而已。”

湘鄂情为何还要冒险转型?其董事长孟凯表示,“如果我们2014年

不彻底转型,两年就变成ST了,面临退市的风险。而一旦ST以后,债务危机全部都会出现,就是死路一条了”。

收编快播 弱弱联合欲逆袭?

收编快播旧部,又将湘鄂情推向舆论漩涡。

媒体曾报道湘鄂情要收购快播的消息。对此,湘鄂情还特意在6月27日发布公告澄清,“公司自身与快播公司并未洽谈过对该公司股权进行收购的事宜,也没有通过第三方或联合、委托任何第三方与快播公司洽谈过对该公司股权进行收购的事宜。”

7月10日,湘鄂情又宣称,“深圳爱猫员工的确定主要由竞聘者的个人职业发展需要决定,公司自身并未通过收购快播公司股权或资产等方式为深圳爱猫筹备人力资源,深圳爱猫亦不存在购买和使用快播公司知识产权和技术等无形资产的情形。”

然而根据7月8日的媒体报道,一批与快播结束劳动合同的员工与深圳爱猫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

今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快播开出2.6亿元罚单。根据法律规定,快播需在15日内向深圳市财政委员会缴清罚款,否则,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增加处罚。而快播已被吊销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然而对湘鄂情而言, 快播公司的技术和团队无疑最有价值。

赵大伟认为,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在技术和团队方面,一般会通过两个渠道。“一种是体内孵化,一般就是招聘一些跨国公司的人回来,搭建信息系统,并且去带领团队。但这种模式往往会无疾而终,因为互联网公司的人进来以后,往往水土不服很难融合。另外一种是体外创新,内部出资源、出钱,去跟外部的互联网公司合资建立公司,做互联网创新的业务,然后再通过这种互联网创新的业务反过来去获得认可。这种方式我们讨论比较多,可能性也比较大。”

湘鄂情的做法是将两种方式进行了结合。合资成立深圳爱猫,再通过深圳爱猫去挖人才,建团队。只是,即便是团队已经就位,湘鄂情能否依托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背景,借由快播旧团队向大数据的转型成功,并且在短期内见成效则不得而知。作为上市公司,湘鄂情若想摆脱“披星戴帽”被*ST的命运,要在两年内实现盈利,孟凯的压力不小。

“核心的问题是企业家的认识是否到位”。对于湘鄂情转型大数据能否成功,赵大伟认为这是关键所在。

孟凯的生死抉择

转型势必是孟凯的必然选择,当然也是生死抉择,这关乎湘鄂情能否保住上市公司这个壳的关键。如果从他1994年在深圳蛇口区开办第一家餐馆算起,到今年正好20年了。而从1997年正式打出“湘鄂情”的牌子开始算起,湘鄂情的名号跟着他也已经17年了。

与2009年湘鄂情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餐饮第一A股,而现在的湘鄂情的确有问题。

从湘鄂情2014年第一季财报显示,尽管业绩有所回暖,3亿元营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9.75%,净利润额从去年同期亏损7200万元,到如今净利润为1000万元,实现了114.19%的较大增幅。

然而,湘鄂情的手头并不阔绰。从其一季报显示,货币资金仅9288万元,短期借款却有2.2亿元,负债合计14.6亿元。

因而,摆在孟凯面前的不只是扭亏为盈那么简单。无论是进军大数据领域,还是坊间传闻要收购快播,孟凯都需要大笔的钱。

尽管此前湘鄂情曾公告称,拟募集资金36亿元,其中29.2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以拓展互联网业务。但该方案最终能否获得证监会批准还是未知数。

可见,即便是孟凯宣称转投大数据是公司的转型,但实际上,他面对的艰难堪比二次创业。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新媒体天使会创始人兼合伙人刘兴亮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做大数据最核心的就是要有大数据思维,而不是一味地去跟风,觉得大数据好就去做。“要真正理解什么是大数据,要跟自己的企业很好地去结合。”

餐馆起家的湘鄂情找到懂大数据的IT人才,显然有点困难。况且,现在大数据是刚起步的阶段,对传统企业而言更是刚开始。

“(做大数据)首先得有大数据的整理、收集,这是基础。有了大数据以后怎样进行大数据挖掘,要掌握这方面的技术以及人才储备,这很关键。特别是对一些不规则的数据怎么去用它。”刘兴亮如是说。

湘鄂情的“悲”情转型

转型大数据,并非是湘鄂情首次转型尝试。去年年底,湘鄂情曾向肯菲登特艾蔻控股有限公司、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发起了收购,同时还成立了合肥天焱生物质能科技有限公司,以此进军环保行业,而其号称“餐饮+环保”的双主业经营路线日益清晰。

然而,面对2013年净利润亏损5.64亿元,大幅下挫788.86%的现状,湘鄂情又开始坐不住了。今年年初,湘鄂情以对赌协议的方式,相继收购了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公司和笛女影视传媒(上海)有限公司各51%的股权。湘鄂情进军影视行业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湘鄂情的转型并非偶然。从宏观环境来看,“三公消费禁令”对餐饮业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像湘鄂情这样处在成长期的中高端餐饮企业而言,客源在不断流失。湘鄂情也在去年一度关闭了13家门店。关店不足以解燃眉之急,转型成了必然选择。但湘鄂情的上述转型尝试并不被业界看好,一度被认为是“病急乱投医”。

一位业内人士曾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对于餐饮企业而言,与其说是市场环境的变化,不如说是其客户群体发生了变化。更多的可能是公款消费能力比较强的客户群体减少了。

该人士并不认为湘鄂情由餐饮行业向环保或者其他行业转型是明智的做法,他向本报记者表示,“一个简单的做法就是,要么把其余的高端消费群体掌握住,比如发展高档消费是商务客源,要么进入档次略低的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可能做到两个市场兼顾。”

显然,湘鄂情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环保、影视两个行业转了一圈之后,尽管其业绩有所提升,但从湘鄂情眼下的处境来看,显然是力道不够。于是,便上演了如今这一场轰轰烈烈的转型大决战,告别餐饮行业,不惜以更名来表决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