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CEO:创新和进步最终将会取胜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Uber CEO:创新和进步最终将会取胜

[b]本文为Tim Bradshaw,金融时报驻旧金山记者所写。所记录的为笔者与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的一次午餐谈话。[/b] [b][color=#ff8c00]2009年,Kalanick和他的朋友 Garrett Camp想到了这个“一个按钮,车即来到”的创意,他说,这种服务能够“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自此,Uber已经从一个仅限小范围私人邀请的豪车接送服务,演化成了硅谷最热门的租车垂直行业服务公司。去年12月,有小道消息爆出Uber单周营收已经超过了2000万美元,周活跃用户高达40万人。去年从Google Ventures以及私募基金TPG那里拿到了2.58亿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35亿美元。虽然面对多重挑战,但[/color][/b][b][color=#ff8c00]Travis Kalanick认为,[/color][/b][color=#ff8c00][b]创新和进步最终将会取胜。[/b][/color] [align=center][attach]3087[/attach][/align] 通常,在手机应用中按下按钮后,Uber专车会在五分钟内来到你的身边。但现在我已经坐在这里等他们公司的CEO Travis Kalanick,等了快十分钟了。 Kalanick的办公室离这里只有几条街的距离,于是乎他决定步行过来。他告诉我,自己已经有一年时间没开过车了,对于大部分的出行,他都优先选择自己公司的服务——没错,掏出手机,自己叫车,自己付款,尽管他从意义上来说,算是这些司机的老板。 2009年,Kalanick和他的朋友 Garrett Camp想到了这个“一个按钮,车即来到”的创意,他说,这种服务能够“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自此,Uber已经从一个仅限小范围私人邀请的豪车接送服务,演化成了硅谷最热门的租车垂直行业服务公司。 去年12月,有小道消息爆出Uber单周营收已经超过了2000万美元,周活跃用户高达40万人,而Uber并未对此数字进行澄清。不过我们确定的数字,去年从Google Ventures以及私募基金TPG那里拿到了2.58亿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35亿美元。 这笔巨款帮助Uber在过去的6个月里扩展到全球一百个城市。“我们的业务进入了中国的 4 个城市,印度 6 个,”Kalanick 说,“波哥大、哥伦比亚,好多地方。” [b]Uber 的服务,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b] 而当我提到了他们的竞争对手Lyft准备在全美24个城市开展业务时,Kalanick板起了脸。很多硅谷公司的老板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会避重就轻地作答。比如谈谈这个市场发展的有多快,对于竞争双方来说空间有多大。但很明显,Kalanick不是这样的人。 “我们在美国100个城市有业务,所以他们最好做好准备把。24个城市?真的都是城市吗?我可不确定啊。至少在美国,(手机叫车)这个盘我们已经拿下了,我们比他们体量大10倍。” 那么Uber的下一步是什么呢?和很多硅谷创业者一样,Kalanick用获得的数据来举例子:人们会在Uber在他们的城市开展业务之前就提前注册好账号,而注册的流程,通常通过能够分享地理位置的智能手机来完成。所以,这些用户每一次点开应用,看看Uber有没有开展业务的时候,Uber的后台都能够看到。Kalanick表示在迈阿密已经有超过15万人下载、注册并打开了Uber查看,但Uber在迈阿密并没有一个司机或一辆车。 餐馆的侍应生还没有过来给我们点单,但桌上的话题已经转到了Kalanick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了:出租车行业的Uber之战,以及各国监管部门对于Uber时不时的政策和法律性阻碍。已经拥有15万Uber注册用户,却还未开展业务的迈阿密,正是Uber和监管法律作战最持久的一块战场。而在国外,在德国的柏林和比利时的布鲁塞尔,Uber也在面临着多重挑战。 布鲁塞尔地方法院威胁Uber的签约司机,如果他们敢接客,被抓到就罚款1万欧元。不过,欧盟的数字政策专员Neelie Kroes对这个她认为疯狂的决定表示了强烈的抵制。Kroes认为,这个决定根本无法起到保护消费者的作用,只是维护了出租车垄断联盟的利益而已。 和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样,Uber的员工食堂也是十分的豪华,当然工作人员也可以使用各种订餐App。 说到订餐App。事实上,有不少人都认为Uber在未来很有可能超出手机叫车的服务类别,吞并掉其他手机点单的创业公司,成为一个业务范围更广的「按需」物流公司。没错,Uber之前在纽约已经和自行车速递员勾搭上了。 曾经的在线书店亚马逊,经常被人拿来作为Uber未来发展的样板。亚马逊的创始人和CEO Jeff Bezos,也是Uber的早期投资人之一,不过Kalanick显然不愿意被拿来和亚马逊作对比。“我认为,Uber 就是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东西,没有什么可借鉴的,”Kalanick 说道,“与众不同,就是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独领风骚的原因。有时候我也想,我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有点像一只独狼。” 独狼也是 Uber 对于自己的员工的能力水平要求。当Uber想要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展业务时,当地的雇员通常在业务推广和司机招募上,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为了招揽生意,地推有时候还会创造性地满足各种稀奇古怪的接送要求,比如送卷饼,送冰激凌,甚至接送小猫咪的服务。 然而Uber的战略战术并不是一直这么可爱。在今年一月,因为纽约当地的团队频繁地向竞争对手的租车服务打骚扰电话,Uber被迫公开道歉。Kalanick不愿意就此事进行评论,但他也承认,那时候Uber的推广策略有点过分进攻性了。 美国出租车和豪华轿车联合会发起的一个名为“Who's Driving You?”的活动,称Uber为“侵略性”“危险”“不负责任”的租车公司。波士顿警察局局长Bill Evans今年还指控Uber聘用非法司机做生意,助长黑车的气焰。 Uber也在帮助他们的签约司机,以及整个社会更好地了解他们和他们所提供的服务。Uber每月都会举办“Uberversity”活动。很多司机都会问他,该怎样面对监管机构的压力。而他的解决方法就是:有纪律地对抗。 他是这么解释的:如果抵制你的人所坚持的主张是你所尊敬的,那么你就不要和他对抗了。如果抵抗的核心目的在于保护既得利益者,在于为市民出行提供更烂的服务和更少的选择,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比如政府和监管机构要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等候一个小时,比如把最低费用标的比天还高,比如要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到一个并不存在的“车库‘报道。在巴黎,司机通常需要支付20万欧元来获得政府给Uber按额度配发的营业执照。更有甚者,很多因为生意被抢的司机开始无理取闹,扎了Uber司机的车胎。 [b]Kalanick一条条为我细数,但最后他以一句话总结: 最终,创新和进步将会取胜。[/b] 硅谷很多创业者都以“拯救世界”自诩,而且当中不少还真的以为,自己正在拯救这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的世界。 与之相对,Uber则在竞争性和目的性上面显得十分赤裸。“我们非常诚实,诚实到……非常的诚实,”Kalanick 说道,“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种诚实的风格,我理解,但至少我们和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值得信赖的。”他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是向攫取谁的利益,我们只是想让人们能够更方便地打到车。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侵犯到谁的利益,那都是副作用。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小地方的市政厅不敢妄下决定允许Uber进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开展业务,特别是在Uber在2012年更新了服务政策之后。该政策规定只要有车,并且驾驶记录良好的司机,都可以申请成为轮班制的司机。而出租车公司也在游说当地的监管机构禁了Uber经营业务。他们的理由很直接:Uber缺乏足够的保险机制,而且对于监管机构进行的背景调查,提供的信息不够透明。 Kalanick对此无法苟同。Uber坚称自己的保险机制是行业内最健全的。但Uber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记录,将会很快得到法院的审查。今年的新年夜,一名Uber签约司机驾车撞死了一名六岁女童,而女童的父母已经决定起诉Uber公司。Uber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该名司机当时并没有接单,也就意味着这起事故并不适用Uber的保险机制流程。 当然,这起事故是一个极端案例。但Kalanick对于来自法律和监管机构的挑战,向来也是嗤之以鼻。即便柏林和布鲁塞尔的地方法律对他们如此苛刻,他们还是能够维持在当地的运营,而 Kalanick对此十分骄傲。他已经成为硅谷少有的“硬脊梁”创业者的代表了。 他说,他和Uber的使命就是给出租车垄断联盟带来最致命的打击。 而Kalanick给其他人的印象还不止于此。他在硅谷更像一位超级资本家,模仿了很多国家征收电费的规矩,对Uber的租车服务实行“峰谷定价”。当天气不好,或是高峰时期的时候,Uber服务的价格能够翻上量贩甚至三番。Kalanick表示这样能够鼓励更多的司机在租车需求较大的时间里走上街头,帮助顾客。但这个具有明显自由市场主义的定价方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批评。Twitter上有人评价这种定价为“丧心病狂的敲竹杠”。 Kalanick对此毫不在意。那么会不会有朝一日他会涉足政坛呢?“不会,太不适合我了,因为我一点都不懂斡旋啊你觉得呢?”没错,说他是一个城市的市长,他倒是更像 Uber 城市的总经理。“当你为一个城市开发出一套新的交通系统的时候,你就成为了这个社会的新『社会支柱』了。” 社会支柱这个用词,十分的古板和奇巧,毕竟Uber的定位是一家轻资产的软件开发公司,而不是重资产的交通服务基础设施公司。 Uber能够以高达20%的月营收增速持续扩张规模,很大程度上依靠了逐渐繁荣的智能手机市场给其带来的便利。不过,风险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 曾经说过一句话:“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说的就是Uber这样的公司——用移动互联网和软件的“虚拟”实力,抓住物理世界的用户需求。 Google搞自动驾驶已经有5年的时间,去年Google Ventures又对Uber进行了注资,这对很多人产生了未来Google将会主导“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强烈暗示。 Kalanick 说他也坐过Google的自动驾驶骑车,感觉非常棒。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举出了非常多真人驾驶能够轻松解决,而自动驾驶将遇到困难的情况和问题,比如雨天行驶、高速路行驶,或是在一辆挂车旁边行驶。所有的这些问题,目前在自动驾驶上都还不能得到完善的解决。 那么Uber会自己搞定这些问题吗?还是“外包”给Google呢?“任何对于 Uber 非常重要的事,Uber 绝不会外包出去。”他说道。 [b]来源:金融时报[/b]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