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东:以色列的那些创业者
i黑马软件与信息 i黑马软件与信息

李旭东:以色列的那些创业者

李旭东,黑马会会员,4月份参与了由徐小平、牛文文领团的以色列游学团,本文为他的在黑马会软件与信息服务行业分会上的分享。

以色列的创业项目给国家带来了非常大的收益。


他们在创业中的投资的是全世界最高的,是中国的80倍左右,是美国人均的25倍。
以色列拥有的总人口数不过800万人,相当于一个大陆的一个天津市而已,却拥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这个数据中还不包括很多已经被美国欧洲的大公司收购的公司,不包括参股的公司!

这次以色列之行一共有接近20人,其中有《创业家》的牛社长和徐小平老师。
以色列是一个创新的、有趣的国度。

这次以色列之行仿佛冥冥之中的注定。出发之前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临行之前我在家里的书桌上随便抄起了一本书,印象中有“以色列”三个字。上飞机上之后,由于飞行时间太过漫长,于是就拿出那本书,看了一下封面,书名叫《创业的国度》,11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让我很从容的读完了这本书,对以色列也大概有了一个了解。


让我诧异万分的是,我们抵达以色列的第二天,就安排了与《创业的国度》这本书的作者之一索尔·辛格的会面。《创业的国度》这本书非常通俗易懂,而它的战略位置和影响力也是非常大的,在以色列以 “创业的国度”这样的身份走进全球视野的战略布局中,这本书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和载体作用。所以索尔·辛格被这个国家公认是把以色列推向世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臣!这个沙龙也很有蕴意,它就像是我们之后行程的目录一样,我们接下去的日程安排都是根据这本书里所提示的一些东西展开的,包括艺术的、创业的、宗教的东西都是根据这本书一一展开。

以色列之——军事般的创业

以色列从一开始建国就是一种创业,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他们之间互不相识,但是他们为了能拥有自己生活的一片领地,为了生存而团结起来同英国人、阿拉伯人抗争,这种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的行为,就和我们创业者是相似的吧。所以他们的开国本身就是最伟大的立业。


在与索尔·辛格的会面沙龙中,一个以色列曾经最年轻的空军上校给我们讲了一课!他曾经在军队服役了七年,后来被派到克索沃,然后跟国内的朋友出资投资了一些酒吧。当时开酒吧面临了很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宗教之间的的冲突,但是他最后克服了所有困难,在当地开了一系列酒吧并且挣到了很多钱。这点让我有非常多的感悟。面对周边的不利的政治宗教环境,还能在这个险恶的环境下得以生存这就是以色列人最擅长的一点。

他的创业中有三点非常的重要,第一点,有敏锐的观察力,观察力不够的话,那可能看不到好的市场,可能会看到一个比较差的市场,然后会给自己未来带来很多麻烦。
第二点就是当你看到一个良好的市场的时候你要有冒险精神,索尔·辛格也谈到冒险精神,就是要下决心,有驱动力!

第三点的就是有技术了,当时他给我们放了一张图片,一个金鱼缸里面很多金鱼,生存环境的很拥挤,而右边一个金鱼缸的是一条鱼都没有,水也非常清澈,当有一天你想创业的时候,就是想从这个拥挤的鱼缸跳到另一个很清澈的鱼缸里面去的时候,那你就需要良好的跳跃能力。所以第一需要良好的观察能力,第二需要冒险精神,第三需要有良好的技术水平,这是我们创业者,应该具备的三种能力。

第二个非常激励的创业故事是关于一位前国情部部长。当时因为特殊人物的安排,我们见到了以色列摩萨德一个前国情部部长,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现在已经退役了。以色列的情报部门在全世界应该是排前三吧,除了美国的中情局,苏联的克格勃,再就是以色列的摩萨德。这个在冷战期间是很多人都是闻风丧胆的。这个摩萨德的前局长,创建了一个调查公司。我的理解就像私人侦探似的,只不过他服务的层次会比较高,它主要是针对一些投资人、CEO,针对一些公司IPO的时候,对这些创始人和公司的进行调查。


第三个故事关于一个空军副司令的。

有一天带我们去参观一个资产十亿美金的公司,他们有三四个创始人,其中有一个是工头,长的非常英俊非常魁梧,当时笑眯眯的跟我说,我是以色列最优秀的飞行员,我们当时也就嘻嘻哈哈的没当回事。

第二天,我们经过特批进入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的空军基地,我们也是首批被批准进入空军基地的中国人。当时接待我们的军人,一身挺拔的军装,他问:你们认识我吗?我们看了一下说不认识,因为老外都长得差不多嘛。他说昨天我接待的你们,你们参观的是我的公司啊。

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他就是那个创始人,我们很惊讶问他,为什么你在军队啊!他说我们以色列人退役以后在四五十岁之前,我们的男人每年都要在预备役里服役,每年法定15天,大概每周一天,也可以一次性服完15天,我每周一天。所以他呢就是每周几天时间当他的CEO,抽出一天时间穿上军装当他的空军副司令!这时候我们才突然意识到我们参观的那么多路演的公司,这些男男女女原来他们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士兵,后来我经过打听知晓,他们有的是狙击手,有的是空军、海军,有的是副司令还有各种各样的特种兵。


我突然间感觉到,中国会和以色列有这么大的差别,世界和以色列有这么大的差别原来问题就出在这,由于他们的恶劣的政治环境的激发,所以每个人都一种报国之心都有危机感都一种责任感,就是这种东西激发出他们有强大的驱动力。而他们放下武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他们也毅然的像战斗在战场一样,获取任务,解决困难,完成使命。所以我就感觉这是一群士兵在创业,就是一群士兵在公司打仗,这不是一个一般的团队。


以色列之——叹为观止的公司路演

我们在以色列前后路也参加了十来个公司的路演,有大的有中的一个小的大概十几个公司。

我就介绍几个影响比较深的。

第一个就是google以色列的总部,他的ceo亲自接待了我们。做了长达这个半个小时的分享。然后我们也参观了google总部,感受了google的文化,然后也感觉到为什么google为什么对以色列总部的投资那么大。就是因为以色列天生的有这么一群人,有这么一个环境,是其他国家所取代不了的,包括硅谷也是无法替代的。

我们在以色列的最后一天,参观了以色列特拉维夫理工学院,这个理工学院非常牛,说两个事例你就相信他非常牛。第一个,爱因斯坦是这个理工学院的第一期的学生会主席,他成功立业以后也对这个理工学院做了很大的贡献。第二个概念那就是,这个理工学院的教授,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在我印象中最少七八个!

期间,带领我们参观的教授提到了一个公司叫RAD,当是教授展示了一个云图,中间是RAD核心,RAD投资了几个公司,这几个公司又投资了一些公司,这些公司又投资了更多的公司,然后这些公司之间有一些项目的合作跨界又成立了新的公司。一共有一百多家公司。其实RAD这个公司的总资产很大,非常有趣的是它不是一个华为这样的大集团!不是google那样的大集体,他是一个庞大的集团,但是他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一个小公司,这些小公司服务于投资人还有技术大牛大拿联合成立的大公司,然后所有小公司都能够高效率的发展。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公司叫waze(位智)。这是一个有关于地图地面测绘的一个app,这个软件当时应该是有十几美金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在A轮还是B轮的融资,李嘉诚投资了,后面的融资过程中李嘉诚大概挣了十亿港元吧!后来李嘉诚用这十亿港元跟以色列理工学院合作,在汕头投资建立了一个汕头理工学院。当时这个公司的老板接待我们的时候非常有意思,大短裤大体恤衫,非常随意。

路演的过程中我们还参观了以色列政府在特拉维夫的图书馆,非常有特色。也看出了政府对创业人的支持。有很多的年轻人就抱了一个电脑在公园那个椅子上就开始编程。后来的政府就在他们的图书馆开放了一个公共区域,创业者可以自由的免费的在里面活动。还提供简单的餐食和酒水,你任何时候都能看到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探讨,在电脑前编程。

这让我们感受到了以色列政府对创业者的支持,这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最后还有一家印象比较深的还有公司叫LOOL。这个公司非常有意思,这个创始人的他是一个搞技术的人,他最早创造了一创建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之后他卖掉了,大概拿到了几亿美金,然后他就开始做投资,他的投资是最早的一批VC,比如像天使投资什么的。他自己投资了总共十二个公司,其中有三个公司给我们路演了。每个公司都让我们惊呼太棒了!就在互联网的那个前沿方面的高科技的东西,我感觉特别棒。

以色列之——观光、宗教情怀、人文

涉及到旅游方面的。有两个地方不得不提,一个就是死海,死海也是陆地的最低点,是在海平面以下422米。进入海水中之后可以很轻松的浮起来,但是脖子以上不能沾水,不然非常蜇。提到死海不得不提还有死海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有杀菌作用的护肤品,售价很贵,现在只有一个公司在这个产品。

另外一个地方的,是以色列的哭墙,一说这个就特别有意思,由于耶路撒冷这个地方是非常小的一个城市。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是这个地方同时存在了三个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分别信仰上帝、真主、耶稣。

这个哭墙特别有代表性,这个哭墙的位置原来是一个小方城,现在有三面城墙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哭墙这一面,这个方城的顶部有一个圣殿。以色列最早的时候是犹太教在这里搭建了圣殿,但是后来反反复复被拆掉了又盖。后来伊斯兰教统治了这里,就把这个圣殿拆了建了伊斯兰教的圣殿。所以大家就在争,都说这个哭墙的位置最早是自己宗教的发源地。但是按我的理解,我看过一些国外的关于基督教的文献,有我觉得犹太教是最早的。

我在哭墙的一个感悟是那里的人们都非常神圣,而且他们的神职人员是不用服兵役的。我觉得这个犹太人和中国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最大的不同是他们有自己独立的宗教信仰,而且非常严格。

在我们与内塔尼亚胡总理的会面之前有一段时间没地方去,我们在耶路撒冷有一个联系人,叫有为,他邀请我们去他的家里做客,我们也因此有幸拜访了一个以色列当地的高官家庭。

有为的家是一栋别墅,非常干净,非常古老,别墅的前院有很多树,后院的花园很大,有一片很大的草坪和鲜花,还有池塘,非常美,我们就是在草地上吃的午餐,午餐是有为的妈妈给我们准备的,还很多好吃的水果。当时许小平老师说了一句话,来到一个国家,首先应该感受到的是家而不是国,如果没有进到一个家庭里的话,对一个国家的理解还是很肤浅的。对这点我们深表赞同。

以色列之——内塔尼亚胡总理会面

经过一个友人的引荐,我们此次以色列之行得到了总理的接见。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经济部部长,大概十分钟以后,的内塔尼亚胡总理进去了,长得很高大很魁梧,说话很低沉但是非常有穿透力,笑眯眯的非常的平易近人,也非常自由非常随意的一个人。

一见面他就说了几句话玩笑话,这个全世界最有钱的人都在这个房间里了。提到内塔尼亚胡总理,有一件事我不能不提就“乌干达之战”。有一批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飞机,飞机上有九十多个乘客和近十二个机组人员被劫到了乌干达,乌干达的总统是一直跟犹太人做对,虽然他本不支持恐怖分子,但是那次他竟然开放机场,安排军队助力恐怖分子。所幸最后以色列的军队把人质都解救出来,参战的士兵最后也都安全撤离,但是这场营救活动中唯一牺牲了以色列军方的队长,这个人就是内塔尼亚胡的哥哥。

问:以色列的各种环境为什么没有让这个民族成为好战争的民族,成为像日本的军国主义,而是全民全兵创业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第一点以色列的领主面积非常小,他的防守都很艰难,更谈不上进攻。第二点的以色列总人口数非常少,不到八百万人。这也就让他们不能像日本一样有成为军国的野心!第三我觉得和以色列的那个民族特性有关,从远古时代开始以色列人都是以游牧为生。以色列人目前分布在全世界,他们非常聪明也很富裕,他们更多的是希望和平,物质丰富以后人就特别喜欢和平。

问:在以色列,您看到了哪些创业的趋势值得国内的互联网方面的创业者学习研究?

关于这一点谈谈我的一个认识,包括在硅谷,他们创始人创业的话,他们一般不是看着某个方向热就去研究,他们都不断的在开发新的东西,他们喜欢的东西,或他们认为对的东西!所以跟我们中国情况不一样,咱们观察他们硅谷以色列在做什么,咱们再跟着学。所以真正的创新咱们这样是比不过他们的。天知道他明天可能会做出什么东西来,想都想不到,内塔尼亚胡总理也说过他们做出的东西不见得比别人好,但是他们会做出一些新的东西来,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东西,他们却都做出来了。
这里有一个公司值得一提,比如给它一个文字版本的新闻,它然后能够在这段时间内把跟这个新闻相关的视频、照片、音频搜集起来放到一起,自动生成一个跟该新闻相关的视频文件。因为他们相信未来在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不是这种枯燥的文字,而是视频、图片和声音。

问:您个人最大的收获?

我个人最大的收获还是关于这个国家的认知吧!我个人对宗教不是很感兴趣,但是通过对宗教的了解,能够知道有宗教的民族和没有宗教的民族其实在精神心理层面是有很大差别的。从某种程度上一个民族需要有那么一个或者一群与上帝对话的人。这个真非常重要,有精神上的支持和没有精神上的支持其实是大不相同的。所以有很多中国的创业者信佛和信禅,一直在修行,我觉得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在创业方面来看。我认为他们天生的恶劣的政治环境、恶劣的地理环境、自然环境培养了他们非常强的责任心,或者说是奋斗精神也好。这样的东西,在中国的环境是不具备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安逸的环境里,我们他们那样的大环境大背景的淘炼,某种程度上我们先天就已经输了一部分,所以我们中国的创业者应该具有更强大的心灵力量!就是打更多的鸡血吧!然后得有更多的激情才能够去和这些一流的创业者竞争。

问:以色列的创业给国家带来的活力和经济是怎样体现的?

以色列的创业项目给国家带来了非常大的收益。他们在创业中的投资的是全世界最高的,是中国的80倍左右,是美国人均的25倍。以色列拥有的总人口数不过800万人,相当于一个大陆的一个天津市而已,却拥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这个数据中还不包括很多已经被美国欧洲的大公司收购的公司,不包括参股的公司!


整理:陈晓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