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研发预付款资金TOP10排名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新药研发预付款资金TOP10排名


看到celgene公司Nogra的交易募集现金,我们想将已得到支付的实验性药物前10名列出来会非常有趣,排名只根据前期的现金,因为除了投资的现金没有什么更可靠的迹象表现出一个公司认为的实验性治疗或投资组合的潜力。

这个排名的药物是从EvaluatePharma和汤森路透社报道的的顶级交易名单中挑选的。

但你可能会发现,我们排除了所有的大股权交易。强生公司支付6.5亿美元现金购买一个前列腺癌的药物Aragon,但它是为这个列表的目的所付的首付,而不是一个前期现金投资。强生还参股数十亿美元买Elan(强生总是会花数十亿美元买它所钟爱的药物),因此它才可以放手做命运多舛的阿尔茨海默氏症药物bapineuzumab。你不会在这个名单上看到这些。

另外,我们排除了为重整商业化权利支付的批准的药物,如2009年布里斯托尔-迈尔斯与大冢4亿美元关于阿立哌唑交易的阿立。
你也会在列表中发现一些令人尴尬的失败和一些等待和观望的几大药品。奇怪的是,虽然多年内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但你至少到目前为止都不会看到一个重磅炸弹。随着IPO热潮推高生物技术产品的估值,大型制药企业继续争夺的最佳项目,也有可能我们在这前10榜单看到一些更多的新的交易。

1, GED -301: Celgene公司7.1亿美元购买Nogra的克罗恩病药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Celgene与Nogra。Celgene公司把位于都柏林的Nogra放在其蓝图内,它同意花7.1亿美元前期获取治疗克罗恩病的实验性药物商业化的权利。GED-0301已经完成Ⅱ期临床。虽然数据还没有公布,但这一定也必须是非常好的。Celgene公司已设置好了关键的第三阶段,预计到今年年尾开始。
承诺了这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后,CEO乔治的团队现在已经可以放话这是行业中最大的前期投资。Celgene公司要么成为大赢家要么就是最大的输家。这笔交易预计总共将突破26亿美元大关。

2, Bardoxolone: AbbVie 对Reata4.5亿美元的投资快速走向失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AbbVie与Reata。- 在2010年,Bardoxolone(记得是这个?)看起来像肯定能成功,当时雅培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收购Reata制药,包括预付款与短期内置现金。但生物技术是没有把握的事情。雅培公司分裂为OPS制药和AbbVie制药,两年后由于慢性肾脏疾病项目末期的毒性问题,不得不减少这一块的工作。过去的18个月内,Reata的工作已销声匿迹。而AbbVie没有任何相关的说明。

3, 临床前化合物:雅培4亿美元协议重拾Reata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雅培与Reata。一年购买到bardoxolone后,雅培(现艾伯维)又回来了。Reata的CEO不会说雅培是否想买该公司,但8.5亿美元的投资足以证明雅培可能也有这个想法。整个事件花费了天价,但bardoxolone还有可能因毒性问题不通过审核。

4,利拉利汀(linagliptin)/empagliflozin:礼来3.87亿美元深入糖尿病药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礼来与勃林格殷格翰。这个2011年的协议迅速结束了礼来和Amylin关于百泌达和艾塞那肽的长期合作。利拉利汀会进入快速审批,但empagliflozin尚未得到欧盟批准,而在美国也已经套牢,FDA观望勃林格如何解决关于制造问题。阿斯利康将最终带走百泌达和艾塞那肽。

5, FG- 4592(roxadustat):3.5亿美元阿斯利康转向CKD项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阿斯利康与FibroGen公司。阿斯利康已经提出支票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以3.5亿美元的前期投资进入前10也没有什么大的惊喜。去年,制药巨头抢下FibroGen公司的FG-4592(现roxadustat)商业化的权利,这个药在中期的概念验证数据证明了其可作为慢性肾脏疾病患者的第一类贫血药物。
这种药物被设计成通过模仿身体在高海拔地区的反应来启动红血细胞的产生。该药已列入阿斯利康的研发战略,包括其专注的心血管和代谢领域。这笔交易阿斯利康突破4.65亿美元。

6, 艾利妥:辉瑞公司为重磅交易支付2.5亿美元,尚未还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辉瑞与施贵宝。早在2007年,立普妥让辉瑞卷入大量现金,辉瑞制药大手笔买入阿哌沙班的商品化权,这款药物将以艾利妥的商品名批准。辉瑞还同意增加7.5亿美元投资这种药物作为开发成本的60%,并认定这将是一个重磅炸弹。不过,目前辉瑞至今尚未交付了分析师预期这么多现金。

7, 信使RNA疗法:阿斯利康为Moderna的尖端技术注入2.4亿美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阿斯利康与Moderna。作为阿斯利康的新掌舵人,帕斯卡尔·索里奥特试图提出他去年同意支付2.4亿美元前期资金获得Moderna启动操作的股权。Moderna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我们能把细胞变成微小药物制造机器,它正在向哈佛大学和其他地方寻求一些相对复杂的思想。
对于索里奥特,这笔交易标志着阿斯利康准备重新大胆尝试研发,并且愿意承担风险以获取其涉足的潜在技术变革的大门。分析家们认为,阿斯利康公司的金钱用错了地方,因为它需要更多的后期工作弥补其多年药物开发的失败。时间会告诉我们阿斯利康是对还是错。


8,发现癌症药物:Celgene公司提出2.25亿美元巩固其对Forma领头作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Celgene与Forma。Celgene公司基于MA的Forma,已经与Watertown达成一笔交易,同意为他们的蛋白质稳态工作支付2亿美元的前期资金。仅数周前这个新的交易达成,是独立于他们签署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关系的。
Forma首席执行官史蒂芬特里格已经敲定了一项协议,为期3.5年的,涵盖了广泛的蛋白家族靶向治疗领域的药物研发项目提供2.25亿美元的预付款。如果有重磅结果出来,将还会有两次以上的合作,每次运行两年,总共将达到3.75亿美元的后续资金。
7年后的今天,特里格告诉媒体,如果这笔交易能进入Ⅲ期或者末期, Celgene公司将可以选择以当时的价格基础收购该公司,或者就公司的价值进行谈判。接近十亿美元的预付款让Celgene公司轻松进入交易前10位,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生物技术行业经常作为买家首选之一。

9, Dimebon:辉瑞增加2.25亿美元给另一个失败的阿尔茨海默氏症实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辉瑞与Medivation公司。这里是昔日的另一场灾难。辉瑞公司的交易团队为这个俄罗斯抗组胺药准备了一个大礼包。但即便在早期就看到很多积极的信号,而且也已发表在最近的学术研究杂志上,在2010年该药物却在中后期的临床实验中表现反常让辉瑞对整个项目左右为难,却让它的合作伙伴Medivation公司找到了成功治疗前列腺癌药物恩扎它胺。
这不是辉瑞公司在阿尔茨海默氏症上的唯一惨败。它与强生公司合作的bapineuzumab也一样在Ⅲ期临床失利。


10, Jakafi :诺华2.1亿美元签约Incyte公司成为大赢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严格来说,2009年诺华支付给Incyte公司1.5亿美元预付款,加上即时到账的6千万美元前期资金获得Jakafi(ruxolitinib或INC424)的商品化权利,这是一个JAK1/JAK2抑制剂。但所有的钱都一次到账了,所以我们把两个数字相加。
最初Jakafi被批准用于治疗骨髓纤维化,几个星期前诺华公司又报告罕见的几个病例中,该药针对真性红细胞增多症呈阳性结果,而红细胞过剩是一种致死癌症的典型特征。
这样一个新的批准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种药物打造成一个重磅炸弹。去年同期该药物获利1.63亿美元,与前年同比增长超过20%。这个新药对于诺华打造新市场的战略是相辅相成的。




2014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医疗健康行业赛正式开启,感谢苏州工业园区给予的支持,全国项目报名正在火热进行中。


项目报名方式:
请戳“此处
报名咨询QQ:250401096
报名咨询电话:13810567082;
报名咨询邮箱:zhangshanshan@chuangyejia.com
更多黑马大赛相关信息请登录黑马大赛官方网站,或者黑马大赛微信号:heimadasai。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