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科技新媒体到底能走多远?
龙止 龙止

商业科技新媒体到底能走多远?

在传统媒体转型大背景下,传统记者纷纷另谋出路是不争的事实:有的去创业了,有的去新媒体了,还有的去互联网做PR了,看完不免令人唏嘘。
在声势浩大的媒体变革之中,虎嗅网和钛媒体在科技媒体领域异军突起。不论是百度、阿里和腾讯这些巨头,还是创业者,甚至偏保守的运营商业内人士,大都访问过这两个网站,甚至每天访问这些网站。虎嗅网的崛起几乎要成为“虎嗅现象”。有媒体盯着虎嗅网的流量为自己团队指定KPI(关键绩效指标),也有《彭博商业周刊》这种老牌杂志邀请虎嗅创办人去分享“新媒体之火仍在燃烧”。
我忍不住要问,这种火能够燃烧到何时?虎嗅以及钛媒体等商业科技媒体面临最大的问题并非盈利,而是盈利的增长点在哪里,以及在盈利之前、之后平衡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这里不得不提及葛甲与虎嗅网之间的矛盾,提起葛甲,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他的出名,是因为他一些关于阿里巴巴的分析文章,总会把阿里和马云骂的一无是处。在他嘴里没有马云的半句好话,他觉得马云就是一个大骗子,阿里巴巴也成不了气候。
葛甲老师的这种态度让大家都很疑惑,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会让他把阿里写的十恶不赦呢?终于在2013年11月28日晚上8时,葛甲老师终于解开了众人的疑惑——他黑阿里是受人所托!受谁所托呢,我想这是个不言而喻的事。此前跟李岷走的这么近,为什么突然在新浪博客写出《虎嗅其实是这样的》一文,明事理的人都明白,这骂街的背后绝非简单的误会,恐怕非利益莫属了。至于内部博弈的细节,至今也不得而知,也没有必要探究其中。葛甲、虎嗅网、李岷、阿里“四角恋”的关系,传递给大家的是作者的利益诉求与平台利益诉求不一致而导致的不欢。
商业科技媒体的盈利模式单一
虎嗅、钛媒体等官方均与“付费文章”划清界限。相比传统媒体以及某些新媒体将文章发布权明码标价的做法,虎嗅、钛媒体等商业科技媒体的态度无疑是自断财路。
对于媒体来说,盈利模式往往只有一个:广告。因为强大的传播属性,媒体与广告天生一对。倘若仅靠广告单一的盈利模式而言,养活团队可能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要实现跨越增长就非常艰难。
内容植入对于商业科技媒体而言是个很理想的传播模式。对于企业来说,好的内容会长腿,跑得更远;对于媒体来说,既可满足读者的阅读诉求,又可实现变现,而读者将被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不过,如何把握好这类内容的度,需要媒体、厂商、作者三者之间的平衡。
虎嗅推出的“内容赞助”模式,或许将成为虎嗅商业化的主流模式。这种模式将原生内容与赞助内容区分开,不会冒犯对“内容赞助”模式反感的读者;也将实力雄厚的企业拉入了内容创造这个环节。但是必将削弱内容赞助的传播到达率,推广的效果并不能达到预期,厂商或许不满于这种模式,选择邀请作者写稿植入文章的模式。这种模式或许走不太远,也并不能为商业科技媒体长达多大的价值和利润。
人心不稳,核心成员流失严重
媒体赚不到钱,团队建设也是一句空话。曾几何时不论是百度、阿里和腾讯这些巨头,还是创业者,甚至偏保守的运营商业内人士,大都访问过这两个网站,甚至每天访问这些网站。虎嗅网的崛起几乎要成为“虎嗅现象”。光有名气给人一个中国梦,没有真金白银比较实在的东西,想要留住人自然很艰难,阳淼及其他主编离开虎嗅网大概都因为钱和发展的问题吧。
前几天,有人在匿名社交应用“秘密”发布了一条科技媒体和财经媒体即将合并的消息,此消息随后被证实:钛媒体将与《商业价值》杂志合并。根据科技媒体PingWest创始人托马斯洛的说法,钛媒体的编辑已经基本走光了,某杂志等于买了个壳。尽管赵何娟在华闻传媒产业创新研究院举办的媒体思想营上否认了编辑部解散的传闻,认为"那仅仅是竞争对手的一句话,有人就能将它写成新闻,而且还大范围传播"。但是我们在钛媒体网站上依然可以看到挂了将近2个月的招募启事——《钛媒体在找你,找你一起通往更牛逼的路上》,以及在网站右侧挂出的钛媒体团队大招募的广告不难判断,编辑队伍流失严重,网友的猜测也并非空穴来风。
营收困难靠公关收保护费
提及靠收保护费,我们不得不提当年京城第一IT名记刘韧,因多次向奇虎360索取“公关费”,周鸿祎忍无可忍报警,2008年IT界的斗牛士就这样倒下了。虽然很多前辈磕死在这条收公关费的路上,但在利益的面前自然有人会趋之如骛。有些以个人或者自媒体,有的以网站等平台,也如履薄冰的走上了这条路,或许是不归之路。
平台、公关、作者三者融合在一起,本来就是一场肮脏的交媾行为。回到葛甲《虎嗅其实是这样的》一文,我们发现了虎嗅网营收的秘密,“虎嗅的黑稿太多,几乎每个知名企业都会受到其骚扰,最有名的一次是盛大文学的侯小强向虎嗅开炮,再之后是虎嗅与新浪微博发生的战斗,这都是玩炸了的。有一次我看到虎嗅上面一版都是苏宁的负面,苏宁没搭理他们;还有一次是密集黑携程;还有一次假借匿名人发布有关即刻搜索邓亚萍的负面黑稿,这样的事情屡屡出现,我这里的企业投诉和抱怨也积攒了不少。经过我多方打探,反复核实,才发现虎嗅的商业秘密。”
用葛甲的话说,虎嗅2013年以来做的事情,基本上与两件事有关,一是赚公关费和年费,二是找投资。一方面又要钱,一方面又要维护形象,让投资方感觉其大有前景,怎么平衡呢?既当了婊子又立个牌坊。虎嗅手底下忙着收钱,嘴上却一定要唱高调,反软文,反公关什么的,就连记者一点可怜的车马费都被他们盯上了,虎嗅编辑(没证的)潘乱前天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条微信:科技圈的号的联合,名字最后都是一样的,软文联盟,企业车马费的新通道。当然,不排除虎嗅网、钛媒体等商业科技媒体依然在继续循规蹈矩,走在过去的路上,只是把路边的花换成了树而已。
有作者曾跟几个泛IT自媒体作者联系过,大家都不言而喻,说虎嗅现在已经成为黑公关聚集地,现在看来早期的大部分作者都已撤离,核心创作者的不稳定将对虎嗅也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导致目前虎嗅内容质量的急速下降。
正规军的加入的优势何在?
以虎嗅、钛媒体为代表的现阶段科技博客短暂的红利期已经过去,当传媒领域的企业们纷纷关注到自媒体平台的影响力时,以资源整合见长的传媒巨头们一手掌握客户资源,一手亲自搭建或开始收购科技博客。以某传媒集团为例,最近正广泛招聘传统记者,将组建自媒体团队,充分整合现有客户资源,为品牌主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传媒集团进军科技媒体至少有以下几点优势:
1、充足的资金弹药。传媒集团在广告、营销等业务上赚的钱可以反哺到做科技媒体,支持前期大量内容、自媒体人、新媒体记者的投入。资金的保障将驱动优质内容以及稳定团队的构建,这让科技媒体的发展有长久的支撑。
2、业务的有机融合。科技媒体将为整合营销业务提供坚实的基础。而这种基础并非以此前单一“虎嗅”模式的黑公关生态链,而是科技媒体保持客观中立,为整合营销业务提供更加顺畅的舆论环境,从而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3、资源整合优势。媒体的品牌和影响力核心在于谁掌握了整个行业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传媒集团熟悉整个整合营销传播体系,并有完备且可持续的人才培养体系,有产业链下游的社会化媒体资源供应、传统媒体人脉及出众的创意能力。但随着经济及传播环境的变化,客户的营销传播需求也在发生深刻变化,为应对这种变化,传媒集团必须拥有自己的媒体平台,加强整合与控制能力,才能增强在客户所在行业的话语权。同时这种资源整合优势将成马太效应,推动传媒集团一步步走向产业链上游。
商业科技媒体变现的最后一公里
虎嗅、钛媒体等商业科技媒体,品牌和影响力有了,但是在变现的问题上,始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公关与媒体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公关与媒体两者一旦陷入了暧昧的境地,必将损害商业科技媒体的品牌和影响力,从而消弱其在行业的话语权,变现也无从谈起。
近日,笔者与科技领域的新锐——砍柴网CEO周兴斌探讨商业科技媒体变现的问题时,他说了一番让我记忆犹新的话。他说:“媒体和公关必须划清界限,不能监守自盗,更不能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两者关系一旦暧昧,商业科技媒体是变现成功了,但从长远来看,对媒体的品牌和影响力事小,然后对于整个商业科技媒体生态来说就是一种慢性自杀的方式,简直是毁了整个行业。用句比较直观粗俗的话就是,你不能为了钱跟别人上床,然后染上了艾滋病又传染给整个家族。媒体与公关两者的立场和关系没有划分清楚,绝对是整个行业的罪人,不可饶恕。”
怎么打通商业科技媒体变现的最后一公里,经过笔者与砍柴网创始人周兴斌一个下午的畅聊,让我略有些自认为靠谱的想法。
1、让媒体回归权威。砍柴网并非出自京城,而是来自一个不受瞩目的城市南昌。(笔者注:砍柴网目前在北京东四环有办公地点)与钛媒体几乎同期开始运营的砍柴网显然没有获得媒体、企业对钛媒体一样的关注,但这却为砍柴网在思索未来的发展给予了更充足的时间。据周兴斌介绍,他对砍柴网的发展保持长期的耐性,刚开始挣不挣钱并不是最重要的。虽然砍柴网的月浏览量只有600万左右,但是在科技领域还是比较有知名度,而且品牌和口碑比较好。砍柴网希望不断充实内容团队,将媒体内容以及核心运营团队建设,让媒体平台回归到权威、客观、公正的状态下,打造成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媒体平台。
2、科技领域的圈地运动。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构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特色各异的圈子。这些圈子形成的聚合能量还真不容忽视,尤其是商业中的圈子,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能决定企业生死甚至行业走向。近日,笔者从众多自媒体口中了解到,砍柴网目前已经开始对百家、搜狐挖人,着手构建规模约上千人的IT自媒体圈子,这个圈子绝大多数活跃在微信、微博、QQ群等社会化媒体。圈子的构建必将为砍柴网内容生态的良性发展打下良好基础。近日,在京城砍柴网线下沙龙上,不少活跃的自媒体纷纷从外地赶来京城进行业务交流与探讨。商业领域的圈子必不可少,如华夏同学会、泰山会等,科技领域一样需要构建行业的圈子,把人拉拢进来达到资源的互助与共享。
3、全新的商务拓展。周兴斌还提到,既然砍柴网作为媒体,就按照媒体的属性和特质去发展;对于开拓更多商务项目市场,他想用其他的品牌和思路去运营。目前,汽车点评网、部分穿戴设备厂商已与砍柴网达成了初步合作,在江西本土也有一些知名上市企业在洽谈商业合作事宜,其中不乏新媒体咨询服务、线下沙龙培训、实操指导等业务。通过江西本土市场,逐步向全国扩散,势必将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态势。
综上所述,科技媒体前期探路工作已经由虎嗅、钛媒体等完成,但其真正的井喷期并没有到来,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传媒集团进军科技媒体是大势所趋,同时科技媒体进军更多商务领域也令人期待。两个路径不一样,但通向的目的都是一样,如何在传媒领域整合资源获取更大的商业机会。未来的科技媒体如何演变,我们接下来拭目以待。
虎嗅、钛媒体、砍柴网是昙花一现,抑或是媒体的未来,还需要时间来回答。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选择,更多的优质内容,更多的思考。对于社会来说,重要的是这些媒体采用互联网的方式,吸收社会化传播和用户创造的精髓,改变了人们对媒体“传声筒”甚至“喉舌”的固有印象。这给世人传达了一个全新的理念,其实媒体也可以更加人性化,可以充满人性化的互动,可以形成良好的讨论氛围,可以让每个人变身记者传递声音,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录者。商业科技新媒体到底能走多远,依然给大家留下了一个疑问,但可以肯定是在这瞬息万变的信息化时代,变现的道路并没有想象的容易,一切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部分内容引用葛甲《虎嗅其实是这样的》一文
作者微信公众号:龙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