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帝国隐藏水下的重武器:拍卖
文安2011 文安2011

阿里帝国隐藏水下的重武器:拍卖

[size=14.0pt]2014[size=14.0pt]年,淘宝网再战拍卖
[size=14.0pt]只不过这一次,它的对手不再是eBay,而是自己
除开邵亦波,中国电商人们遗忘“拍卖”与“Ebay”这个词,已经很久了。
但翻开历史,我们还能知道:2005年,马云曾通过媒体公开向eBay下战书,当时他称希望在未来18个月成为内地拍卖网站中的领导者,“有信心今年会员数目增至1500万至2000万名,每日浏览页次过亿”。最终,淘宝网在这场与eBay 的较量中胜出,但是凭借的并非是拍卖这项业务规模的壮大。
关于拍卖,阿里总参谋长曾鸣曾有一个很著名的论断:这场胜利并非是媒体所解读的、靠用免费而取胜,“因为中国那个时候的人民生活水平还是很低的,大家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卖,最后淘宝转向了一个很简单的Online Free Market,就是义乌小商品市场搬到网上来才开始,一下子形成一种模式,然后把eBay中国给击垮了,这是模式上的一种优势,这正是因为我们对中国本地需求的理解以及这个市场本身的优势。”
此后,不仅是淘宝,甚至在整个中国的电子商务领域,因为淘宝网的推广与普及,一口价模式大大取代了在国外大行其道的拍卖平台模式。拍卖淡出了大陆电子商务的主力战场,成了“水土不服”、零星发展的一种边缘模式。
2013年:小荷才露尖尖角,犹抱琵琶半遮面
“倒立看世界,一切皆有可能。”阿里巴巴在商业模式的想象力之上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再度让人们把拍卖与淘宝网联系起来的事件是淘宝网与地方法院合作推动网络司法拍卖。尽管一开始这种合作备受争议,却也成功的让大众再次意识到淘宝网中拍卖这种形式的存在与意义。
另外一个备受瞩目的事件是,2013年12月19日,马云自己创作的“马体墨宝”在淘宝网上进行拍卖,经过63次的加价延时,最终拍出了242万的价格。无论是马云的特殊身份,还是画作本身的独特性,都为淘宝网重做拍卖这一件事,赚足了眼球。
在阿里内部,马云钦定要将拍卖业务做大做强的事情,在淘宝网体系之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CEO职位上卸任后,身为董事局主席的马云在阿里集团内部扮演的角色更倾向于思想者,不断在想新的模式,或者为已有的模式注入新的商业思想,在阿里帝国已有的庞大体量之上,寻找新的业务增长可能。
结合拍卖业务在港台/欧美等地区已有的运营经验,尤其是拍卖的互动性质在无线端购物中有极强的用户粘性优势,再结合国内日益成熟的消费市场,马云认为到了淘宝网重新回头来做拍卖的时候了。
2014年:时间开始了
“《孙子兵法·兵形篇》有云: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以迈克尔·波特的《竞争优势》理论来解读这一句话:决定胜负的,往往不在竞争的表面层面,而在更高的层面。站在高于矛盾的地方看矛盾,更能洞察事物的本质,颠覆竞争的资源结构和力量对比。
2013年,阿里与腾讯狠狠的约了次架,但照后来的事情发展看: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一架把大家都打明白了:1.谁也要不了谁的命 2.电商是门苦生意;于是腾讯把电商业务包袱连人带网站甩给了接盘侠京东,阿里也不再折腾来往了,专注于做移动购物。
而面对其他的电商竞争者,如京东;阿里的优势是整体,或许在大众消费品端你可以靠贴投资人的钱来玩一玩,但项目一变要和传统经济之中更大的产业与个体结合,先来者还能凭借资源优势,气定神闲;而辛苦追赶的后来者,恐怕就力有不逮了。
拍卖就是这种“动于九天之上”的重武器,玩的是整体实力,一出手就将法院,这种有钱也买不到的合作方拿下。据上海拍卖协会公布的2013年数据来看,仅浙江省一省,一年司法拍卖的交易额就在700亿人员币左右,而从淘宝司法拍卖频道公示的信息来看,他们已经全面拿下:浙江/江苏/福建/河南四省,全国还有13个省均已试点,都正在全省入驻途中。
结合2013年的B2C的交易额数据来看,京东13年不过就是1千亿而已;而淘宝仅一个子业务:司法拍卖的交易额就可能超过京东的所有!
而且拍卖业务,所覆盖与辐射的也不仅是政府类资源,2013年ebay的交易额为765亿美元,其中27%由拍卖及其辐射的几个成熟类目市场所组成。而淘宝要做到相同的角色,要重新将拍卖形式在一口价模式之外重新告诉给它的8.5亿用户,是存在难度且需要时间的,但很明显,在渠道互联网化这件事上,中国又能找出比它更合适的企业呢~
诚如马云所说:在电商领域,阿里是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而2014年的今天依旧如此;而拍卖,是淘宝网在2014年中的新征程,而这一路上,他的对手没有别人,只有他和他自己,和中国消费者的网购习惯作战,和中国消费市场阀值作战……
[size=10.5pt]借一句文艺的说辞:它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size=14.0pt]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