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闭关3个月之后发言:我没老,我要做互联网圈鲨鱼!
i黑马TMT i黑马TMT

周鸿祎闭关3个月之后发言:我没老,我要做互联网圈鲨鱼!

来源:《财经》杂志

2014年初,周鸿祎闭关三个月。在这三个月内,他思考了一些很本质很哲学的问题:360是什么?360要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

结果,他的选择既不像百度、阿里,也不像腾讯、小米,再次出人意料。

多数互联网企业家都是横向思维,而周鸿祎是纵向思维。对于BAT而言,他们做社交、做电商、做搜索,切入各个细分领域,横向扩展自己的业务。而周鸿祎则选择把安全这道壁垒建的越来越高、越来越深。所以, BAT卖车,360卖车险。BAT圈越来越多的领域,盖越来越多的楼,而360选择把用户圈起来,作物业公司。

周鸿祎第一次对外透露了360未来几年的策略。尤其是,介绍了他的新发明:“无线2.0”以及“真正的移动搜索”。

最后,周鸿祎还讲了他对BAT的一些评价。这些言论一如既往的犀利生动、惹人争议。以下是对周鸿祎访谈的主要内容:



三大巨头都有帝国梦,我没有

现在大家都盲目的把360也看成一个巨头,但实际上360并不是巨头,我首先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我们看BAT,最忌讳的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如果我在海里做一个鲨鱼,我就应该把这个鲨鱼做得最好,我不一定羡慕陆地上的狮子。如果鲨鱼非要说跟狮子拼一下,这个可能是基因不对。所以,马化腾为什么不做搜索、不做电商,也是这个原因。

第二,我问自己,你有这样的体量吗?我们的历史比别人短一半,公司收入规模至少差十倍。巨头因为焦虑而一掷千金。但360手里只有十亿美金现金。好比在一个艺术拍卖上,马云可以频频举牌,每每都能落槌。我们偶尔也能举举牌,但只是抬抬价而已,因为你买了一个,你兜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第三,我思考了一个价值观问题——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这个企业要成为什么样的企业?在中国的企业实际上有两类,一类企业叫帝国。中国互联网企业很可惜,三大巨头都有帝国梦。但我不是一个有能力构造一个帝国的人。我的理想就是中型公司,能够在一个领域做到最强。

巨头已醒,不能死扛

大家觉得360不行了,其实只是因为我们突然安静了。一个企业不可能永远高歌猛进,发展一段会有一个沉淀期,就跟柳传志讲的,撒一层土要夯实了,然后再往前走。我不想多说是因为第一暴露你的战略意义,第二个可能会惊动太多的人。
我其实恰恰觉得,过去在巨头都很安静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做了一些事情,我们确实挑战了巨头,但是现在巨头都被惊醒了之后,巨头也在发力。我还是讲这个话,打仗是要讲战法的。你非要去跟巨头死扛,你必定体量不一样,所有的战争都是国力的消耗。最近巨头在互相打起来,我们觉得蛮好,让子弹先飞一会儿,这个情况下,360要把自己的策略定好,把自己的事做坚实了。

谈百度、腾讯和小米

我比较喜欢腾讯的风格,腾讯是咬人的狗不叫,他蔫儿,闷声发大财,他把东西做得很强,但是他从来不说,他不夸自己,也不贬低对手。

但是百度的竞争手法让我特别不能理解,百度什么事没做呢,先高声宣布,我们成功了!我们过亿了,好象是给李厂长看的,第二个宣布对手已经失败了,360过气了,360不行了,周鸿祎老了!我不会因为敌人说什么,比如敌人说我老了,说360无线out了,如果靠这样,我们只办公关公司就好了。

李彦宏跟我不一样,他不走访用户,也不上微博,他就听下面做报告。百度手下的人就把艾瑞的报告做好了,证明我们革命在快速地进展,敌人在一天天衰败下去,我们在一天天好起来,他挺高兴的。但事实上,你记得吗?前两天狂吹91的时候,突然间91的团队都走人了,合并了。你觉得从整合来说,是成功吗?

过两天会出来一篇文章,证明百度的社会主义列车,正在高速地行驶在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上,这是百度的风格。

有人还说,360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不敢迈出一步。但我不是做硬件了吗?

你们老是在问:周总,能不能介绍一下第七个馒头吃了是啥感觉,为啥你一吃就饱了呢?看你吃了好多个馒头,都没有第七个馒头的感觉。我就告诉你,小米看起来发布手机发布了三年,前面低调做了两年,有人意识到吗?没有人意识到,有人看好吗?没人看好。今天我给他做马后炮似的总结,那两年的积累对小米很重要。

今天小米手机硬件做的,实话说一般,你同意吗?米3硬件上还有一些亮点,米1、米2硬件就是及格,谈不上设计,除了营销做得好,我觉得软件是核心竞争力,软件的体验确实做得好。这是其他所有的对手都不具备的。这是他的核心竞争力,这需要积累的。

所以,今天我觉得我在无线互联网上,在2.0上刚开始吃第一个馒头,还没有饱的感觉,说也不是忽悠,我也没有那个忽悠能力。

坦率地讲,你说我焦虑不焦虑,微信让马云都那么狂躁,微信对所有人都是压力。实际上我给你个答案,今天小米能成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选对对手了。如果今天小米选互联网业务,选百度,选腾讯,选360作对手,那不一定怎么样。但是他选的都是不懂互联网的人。就像当年我们做免费杀毒,选的都是传统软件。这个当时是如切菜剖瓜一样,势如破竹。

360永远是一个安全企业,我骨子里是个宅男

所以,我思考了很久,我要克制住很多的诱惑,很多事我要不要跟着插一杠子,很多领域我要不要四处出击。我认为,我没有这样的基因。因为周鸿祎不是一个商人,我是一位工程师出身的,我曾经是产品经理。有时候为了竞争压力,我不得不跳出来跟对手骂口水,所以也练就了一个好嘴皮子。

但是我骨子里本质是个宅男。还有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我不想去垄断什么,也不想去控制什么。你们做你们的帝国,我就把安全这件事做好,因为它有巨大的社会价值和用户价值。今天所有的安全公司,学着360的模式起来了,抵触这个模式的都失败了。但是你要记住,这个模式是360开创的。

所以,对我来说,我回答自己的永远是——360是什么?360首先是一个安全企业。

我06年进军免费安全,推免费杀毒的时候,当时没有人相信我能维持。当时大家觉得我是一个搅局者,我是一个捣乱者。我这么多年也一直在讲安全,就是安全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安全会变得越来越基础。

你说我做手机助手是沦为渠道,别人给我贴什么都可以,当年也有很多人质疑360,说我的浏览器是渠道,说我的安全软件也是渠道,但我们一样成功了。我觉得你可能是被百度洗脑了。

未来一定是移动互联网2.0

我重新定义了无线互联网。手机只是移动上的1.0,而未来一定是无线2.0——车联网、物联网、可穿戴,所有的智能家电和硬件都会通过Wi-Fi相连。这就给了360一个机会——从线上到线下,跟每个人、每个设备、每个家庭发生关系,安全会变成一个基础的功能和重要的入口。

所以,360未来要做的几件事:一是将手机安全做到极致。我们已经可以拦截恶意网址和骚扰短信,但是你的支付、银行账号、手机中的个人隐私都需要安全保障,包括伪基站,用假WIFI吸引你从而劫持用户数据。你会发现,当两大巨头在为了支付打架的时候,大家经常指责对方不安全。事实上当你用微信红包跟你银行卡绑结的时候,你确实在想,这安全吗?

第二件事,是基于安全拓展更多的业务。比如企业安全。你会发现,安全已经变成了国家战略,国与国之间的安全攻防。同时,多数传统企业的信息系统以及ERP财务系统,都正在从封闭走向联网,而这必然会带来很多安全问题。比如携程信用卡隐私泄露事件、华为被NASA监控事件等。最近我们参加了好几次评测,国内的对手基本是一分钟,甚至是十分钟就被别人攻破了,而360坚持了24小时。最近在国外评测里面,我们跟诺盾,跟卡巴斯基一起并列第一,已经跟国际厂商一个水平。

另外一个重点,是通过硬件控制终端。现在BAT并没有在硬件上发力,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所以这里会有很多机会。但是就像我当年做免费杀毒的时候,所有的杀毒厂商也都异口同声耻笑我,也觉得没有价值。你记住,在创新的事,在中国这个语境下,永远不会是待在聚光灯下的。

360的战略重点之一——硬件

做特供机失败,我意识到从一个大而全的产品切入硬件对我们来说无论是团队还是供应链等,都很难,所以我开始试着从小的硬件产品切入。

做硬件和做软件差别很大。做软件差不多就可以扔出去让用户用。但是硬件没有改的机会,硬件哪怕改一块电路板,或者模具,周期都是两个月决定的,所以为什么有很多硬件都跳票你知道吗?我原来也看不上人家跳票,比如土曼手表,老跳票。后来我们自己做的时候,发现跳票是正常的,小米为什么卖期货?后来我理解,很多手机如期发布也很难。在生产线上碰到任何问题,都可能导致delay,这不是说通过我们程序员加班熬夜就解决了。

我们儿童手环第一版,坦率地说,我们选择的厂商在生产、设计上有一些缺陷,所以第一版我干脆没有卖,大概生产了一万支我全送掉了,送给用户,去听你反馈。我们马上第二版要出来了,做了很多的改进。

你会发现,360选择的硬件品类是有丰富的产品核心的,这个核心就是安全,这也是我们要从儿童手环切入的原因,因为只有把安全植入到手环的概念中,手环才变得是必不可缺的。这是我们跟巨头企业的不一样,巨头是希望你生活在我这儿,工作在我这儿,消费在我这儿,什么都在我这儿。而我们是安全第一,360保护你。

我觉得我们需要招大批懂硬件的人,我们硬件返工比较多。比如缺少一个功能,再比如说儿童戴起来觉得不好看,时钟太小等等,很多小问题。只能算及格,称不上完美。

360战略重点之二——移动搜索

市场越乱,我们越有机会。未来无线搜索会怎么做?我觉得现在没有一家找到方向,都还是传统搜索的延展。今天我是第一次谈我们的移动搜索策略。我一直没有宣布,我的移动搜索量已经很大了,就嵌在我们的手机市场里。

我们的搜索,要比豌豆夹应用内搜索丰富很多。可以搜应用,可以搜各种网上资料,也可以搜音乐,搜视频、图片。我认为我们市场(手机助手)现在做得不够好,但是市场还有非常大的潜力,它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入口。

360的无线搜索要怎么做? 我就说三点,第一个,今天手机取代了电脑,你查资料,查资讯的时候,要搜到和PC一样完整的内容,这是第一个基础,也是百度的优势。第二个,用户在用手机搜索,输入同样的关健词,诉求是不一样的。所以,360移动搜索会和定位有关,比如你搜餐饮的时候,你不需要加北京,我知道你在北京,我就给你出北京的结果。第三个,手机不是一个工作的东西,手机是一个娱乐的东西。所以在手机里搜游戏,搜应用,搜视频,搜娱乐化的东西,你要把手机本地搜索和网上搜索结合起来,更精准的推送给用户,而不是让他一页一页翻。

我们做应用搜索有优势,因为所有的应用都愿意跟我合作,愿意被我搜到,因为搜到越多,分发能力也越强。我们不炒概念。

再回来说,为什么百度无法做好移动搜索?比如你用百度搜索愤怒的小鸟,百度不是给你下愤怒的小鸟,强制你先要下一个百度助手,这是一种流氓行为。所有做搜索的人,都是希望别人离不开自己,永远作为入口。但是做应用分发,我们要有一个非常开放的思想,这种开放会延续到搜索中。比如你搜索天气,我们会给你列出当天当地的天气,也会把墨迹天气的app放在旁边,两种都有,这就是开放,也是移动搜索应该做的。

你会发现,每个企业做到最后都是一个宿命。 360有一段时间也很狂热地做各种App,但是后来我突然发现,这不是我核心竞争力,我也做不好,因为你做十件正确的事,不如你把两件正确的事一件一件做得最大。

所以,不要把你的产品链过度延长,不要透支你的品牌和粉丝。今天微信可以干掉所有人,但微信也会不堪重负。我巴不得微信干脆把电商、把O2O都加上,每天有人在里面卖东西,最好,每天有人在里面弹窗推销东西,那样最好。

所以,不要分散你的力量。巴菲特说过一句话,叫大家恐惧的时候你贪婪,大家贪婪的时候你恐惧。你懂吗?

你问什么时候大家能看到爆发,能看到它真正可以带来我们利润的增长?这个问题是我最不爱回答的,我也从来不关心这个问题。

不喜欢大公司的管理,希望继续保持小团队

上次我跟雷军争论,不是他们对外吹小米只有三层吗?合伙人,leader和员工。我说我做不到,只要员工膨胀了,你最终就不可能太扁平。雷军说他会控制人数。我说你要能把人数控制在2000人之内就可以了,过了2000就不行。

我其实在管理上没啥方法,我不喜欢大公司的管理。所以,公司现在五六千人,我希望公司能继续保持小团队。所以,我希望事业部相对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我也不想搞什么KPI。

最近我们提拔了两个高级副总裁,这两个在公司被证明是业务能力最强,也是领导力比较强的。有点像腾讯那样,变成业务线,业务线下面是事业部。我希望培养他们成为小CEO吧。这样的话,他们下面可以放副总裁、事业部总经理,给下面的人的提升有个空间。

我们调架构很快,很经常,环境变了就调,调得不好再调回来。我们现在也很缺人,缺懂硬件的团队和人才。我还想专门设立一个品牌部,好好经营下我和公司的品牌,你想来吗?

5月20日,这是一个奇特的日子,曾传言刘强东为了爱,要在这一天IPO,当然传言错了。老周却选择了这一天公开内部信,是否说明他对360爱的深沉?字里行间带有反思和理性,但也多有挑衅与批判,本性固然是难移的。

以下是周鸿祎最新内部信全文:

世界上最缺的是看得远的人,是干实事的人,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评论家。现在互联网里面就有不少评论家,说360在移动互联网上落后了,因为360没有像BAT一样大举进军O2O,进军互联网金融,也没有像他们一样一掷千金大规模收购。有的甚至写文章说,周鸿祎老了。

不管这些文章出自什么目的,但我在这里需要提醒360的诸位同事,我们不要像这些评论家一样,盲目地把360看成一个互联网巨头。从时间上讲,我们的历史比人家短一半,我们做了八年,他们已经做了16年。从体量上讲,阿里和腾讯都是市值过千亿美元的公司,是我们的十倍以上。从收入来讲,我们与互联网巨头也差着十倍。所以,虽然外界和投资者对我们的未来看好,希望我们能成为跟BAT一样规模的公司,但我们需要有自知之明,因为在激烈复杂的竞争环境中,只有有自知之明,我们才能制定出适合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的竞争策略。

所以,我们在做任何动作的时候,都要去问自己几个问题:第一,我们有这样的核心竞争力吗?第二,我们有这样的体量、有这样的资源吗?第三,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吗?

什么是核心竞争力?举个例子,腾讯做了这么多年的互联网,它在搜索、电商和安全上都非常得不成功。它干了十年搜索,赔了很多钱,但是搜索份额一点没增长,最后抛给了搜狗。在电商上,腾讯做了易讯、拍拍,最后打包抛给了刘强东。在安全上,它花费了巨资打造的腾讯电脑管家在XP挑战赛上不到42秒即被黑客攻破,而360安全卫士保持不破。在国外的评测中腾讯电脑管家只挡住了18.25%的漏洞攻击,360安全卫士是100%拦截。

做电商不行,做搜索不行,做安全不行,但是腾讯在即时通信、SNS在全球都做得最大、最强,因为这是腾讯的基因。所以,我们干任何事,都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不是自己的基因。如果我是海里的一条鲨鱼,那我就应该把这个鲨鱼做得最好,不一定非要羡慕陆地上的狮子。如果鲨鱼非要到陆地上跟狮子拼一下,那鲨鱼肯定就要完蛋。

那360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安全。在大数据时代来临的时候,安全作为大数据的基础设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1.0阶段,标志是接入设备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在1.0阶段,大家已经看到安全的重要性。两大巨头为了支付打架,一个巨头推动制造舆论说另一巨头的支付不安全。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黑色产业,你换手机的时候,把旧手机恢复到出厂默认,甚至把手机格式化了,以为把资料删除干净了。但这些不法分子可以把你丢弃的旧手机里所有的短信、通信录、APP,甚至你的浏览记录、照片都恢复出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会成为非常个人化的设备,每个人的隐私会与手机紧密相关。在1.0的时代,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即2.0时代,互联网设备不仅是手机,也不再是电脑和平板,而是无处不在,任何设备,随时随地地联网,前提条件是它们会把你产生的数据传到云端,这就面临着数据安全的问题。谁敢说在未来,黑客不会通过控制云端来控制你的设备?谁敢说黑客不会通过软件漏洞来控制你的自动驾驶汽车?所以,网络和现实的界限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随着可穿戴设备、智能硬件的发展,会变得越来越含糊。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全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前一段时间,中国一家著名的大型企业的系统被外国政府机构入侵,CEO的电子邮件都被暗中监控。未来,国家之间的战争可能主要以网络战的形式存在,全世界跨国公司的竞争可能会发展到使用入侵网络的方式获取商业情报。大数据时代,企业的安全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一个叫Target的大零售商,服务器被攻破,导致很多用户信用卡资料泄漏。中国的电商暴露出来的安全问题更多,数据传输、存储没有统一的安全规范,甚至记录了不该记录的消费者信用卡信息。你会发现,这还是被暴露出来的问题。很多企业被黑客入侵了,自己还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不敢对外声张。

我前段时间“闭关”思考,结论就是我们要把安全这件事,做得更深、更透,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我们擅长的安全做到极致。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不仅要解决消费者的安全问题,还要解决企业的安全问题。

我们不追逐最热门的东西,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不缺热点,每年都有在风头浪尖上的弄潮儿。比如前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喧嚣了一阵子,大家都在卖基金。但我们没有跟进,因为我觉得那个无非是利用流量挣点钱,但是能给360的核心竞争力带来什么好处吗?我没看到。

很多人说360跟其他互联网公司不一样。是的,因为360有不一样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决定着360要成为什么样的企业。中国的三大互联网公司都可以叫做企业帝国,所谓帝国梦想就是希望做成全产品、全系列、全业务,说白了,就是多元化。中国互联网就这么多用户,空间就这么大,每个企业都追求全产业链,于是冲突越来越多,火拼越来越激烈。

互联网巨头的购并,在资金规模上已经赶上硅谷,但是你会发现,除了追求全产业链,它们更多地是对已有的、业已被证明的商业模式的收购,是一个站在现在看过去的思路。它们评估这些项目,更多的是看这些项目已经有什么样的地盘。我觉得,360要想做的事情,跟它们有点不太一样。我希望能多做一些属于未来的事。

我认为,在任何社会的产业形态中,都是有分工的,不应该是由一家企业全包揽。而我们要做的是,第一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保持做到No1,做到最好。第二保持对世界的好奇,能够不断地去做出一些创新的东西,甚至是一些看起来不一定有什么商业价值,但是很好玩、很酷的东西。简单地说,安全是互联网时代每个人、每个企业都需要的,那360要把安全问题真正解决好,要克制住很多诱惑,很多热闹的事不要跟着插一杠子,不要做到四处出击,那样什么都收获不到。

有人怀疑说,在大数据时代追究极致的安全,360到底能创造多大的商业价值?这样的话以前也有人说过。360查杀流氓软件,被同行打得抬不起头来;360做免费杀毒,被别人天天说是骗局,必将失败。360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是因为给用户解决了问题,创造了用户价值。


先有用户价值,才会有商业价值。今天360百亿美元的市值就是建立在巨大的用户价值基础上,大数据时代的安全能创造多大的商业价值?

我相信它只会更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