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旅游圈的阿里创业帮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在线旅游圈的阿里创业帮

4月份的江南,虽然阴雨霏霏,但丝毫不影响同程网CEO吴志祥的心情,因为他刚与携程网签署了2.2亿美元的入股协议;上海游多多的苗湾儿也在筹划着新一轮的融资;杭州爱拼车的杨洋和腾贵科技的吴志敏正忙着更新自家的产品,不过金忠堃的景点特价门票APP日预定量已经超过两千单;而远在北京订房宝的孙建荣决心进入钟点房市场。

这些人都有两个共同的身份:在线旅游圈的创业者,以及前阿里巴巴员工。
环球旅讯整理
同程创业:把阿里巴巴搬到旅游圈

吴志祥是最早在在线旅游圈创业的阿里人,同程的缘起,与阿里有直接的关系。2001年,他进入阿里巴巴当一名销售经理。当明白了阿里的B2B电子商务是怎么一回事后,大学里旅游的吴志祥就向高层提出阿里的平台也可以做旅游业的B2B,可惜写出去的邮件杳无音讯。不过激情教父马云每两周的公司会议演讲,倒给吴志祥指了另外一条道路:只要你有想法、有目标,就可以去创业。2002年5月吴志祥离开杭州回到苏州创建同程网时,做的其实就是旅游圈的阿里巴巴。

同程从B2B做到B2C,除了商业模式上的阿里痕迹,阿里的股权安排也给了吴志祥很大的启发,吴志祥在采访中不无感慨到:“马云坚持所有的创始人没有人能绝对控股阿里,而是由整个创始团队控股,我们借鉴了马云的做法,这对同程的发展起到良好的作用,引导了同程的股权格局。

创业帮将平台模式发扬光大

阿里将平台电子商务玩得炉火纯青,在各行业复制了电商平台模式,建立了庞大的电商生态圈。但也有一些垂直细分领域被阿里遗漏或忽略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偷师学艺”多年的阿里前员工深得平台模式的真谛,在很多细分市场引入了阿里的平台模式。与其他的B2C电商不同,阿里的平台模式是不承担实物库存和物流的,同样旅游业态也没有这两样东西,这也使很多阿里创业帮选择在旅游圈创业。多年的电商运营历练,也让他们在旅游圈做电商驾轻就熟。

在阿里有7年任职经历的杨洋离开阿里后与同事创办了爱拼车,他直言在商业模式上借鉴的正是淘宝的平台化发展的思路,将商品或服务标准化,确保买家利益的前提下接入卖家形成平台。虽然成立至今只有半年时间,爱拼车的拼车用户已经积累到近30万左右。“拼车不是我们唯一的方向,未来可能会发展为汽车分享经济平台”

同样做着平台梦的还有孙建荣,他创办的订房宝是一家很年轻的公司,从上线至今也不足一年的时间。此前想借用嘀嘀打车C2B的模式来做酒店,后来毅然放弃转战钟点房预定,从跟员工宣布新规划,到10天后新版订房宝开发完工,孙建荣把阿里“拥抱变化”的理念诠释得淋漓尽致。他希望订房宝未来能做成“钟点房里的天猫和淘宝”,不直接收取佣金,只提供一个酒店展示平台,通过品牌推广付费等方式盈利。

游多多的创始人苗湾儿虽然在阿里的任职时间很短,但游多多旗下的客栈民宿预订平台——多多驿站发展的路子却很像淘宝的早期历史——以草根市场切入,打造社区,走平台化的模式。苗湾儿是互联网领域难得的女性创业者,若以影响力论,她的游多多在阿里创业帮中是仅次于同程的在线旅游企业,目前已整合国内客栈民宿、渔家乐、农家乐、短租公寓等2万家。苗湾儿在采访中表示,民宿客栈预订的定位显得很草根,但多达20万家客栈的市场中,已足够孵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

“一夜暴富”和艰难创业

创业故事各有各的精彩,但却有共同的苦水。眼看阿里正在准备IPO进程,曾经放弃的期权很有可能变成真金白银,金忠堃还打听了价格:“我们团队几个人放弃了几万股的期权,今天黑市交易超过50美元一股。”苗弯儿是阿里早期的员工,她说“如果还留在阿里,期权市值,至少几千万应该有吧”,杨洋离职前在阿里的级别是M3,他笑称“放弃了一套房子吧!” 总的来说,除了在创业道路上修成正果,正在向IPO进发的吴志祥谈得上财大气粗以外,其他创业者的日子过得并不比留在阿里滋润。

不过创业的成就感和乐趣岂可以用金钱衡量,吴志敏回想:“当初拍着脑袋从支付宝出来,只是认定自己就是一个要去创业的人。”吴志敏在阿里做了4年的支付宝架构部工程师。离职后,创办了腾贵科技,出品了两款旅游App——求攻略和世界游,专注于出境自由行攻略和服务。

当记者问到他创业的得失时,他说:“从阿里出来创业,得到最多的是商业实践的经验,也大大地提升了自己的能力,扩展了人脉,得到了朋友们的认可,如果按综合财富来换算,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阿里人的彪悍和柔情

互联网圈流行一个说法:百度是强技术公司,腾讯是强产品公司,而阿里是一家强运营风格的公司。

拜阿里所赐,阿里创业帮的行事作风、运营理念都很相同:执行力强,运营能力强。用订房宝孙建荣的话来说:“敢做、敢拼,阿里人很享受解决困难的过程。”

吴志祥这样评价他的老东家:“在国内所有互联网企业中,阿里的地面团队的执行力是一流的。”他承认同程对销售管控的高度重视与阿里是一脉相承的。”

不过,这种强运营的风格有利也有弊,孙建荣表示,“阿里的整个公司的体系太成熟了,员工不需要自己的思考,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去执行,导致员工离开阿里后,到了其他公司,他的核心竞争力会弱一点。”

在阿里强调服从的强运营风格中,又包含一种人文的、柔情的东西。孙建荣回忆他当时在阿里的工作氛围:无论部门间、上下级还是同事间,都有一种共享、平等的精神。爱拼车和米帮科技至今还延续着阿里的花名文化,采访中,金忠堃得意地提到:“我的花名叫龙井茶,我们公司把吃喝玩乐的东西作为员工花名”。

“天下阿里兄弟皆一家”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离开阿里的人组建了一个“前橙会”的微信群,前橙会的“橙”取自阿里橙(阿里的品牌主色调是橙色)的意思,它的口号是“你在,或者不在阿里,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从中不难感受到阿里人强烈的身份认同,游多多苗湾儿说:“大家在里面类似一个学校出来的校友,不少创业的人和企业的高管会相互探讨、相互帮助,气氛非常好。”

除了行业交流,“天下阿里兄弟皆是一家”的感情也为阿里创业帮带来切实的好处,以米帮为例,现在的天使投资人是前口碑网CEO李治国,他同时还担任阿米巴资本的合伙人。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离职的阿里人都选择在阿里大本营——杭州创业,世界游、爱拼车和米帮所在公司都是选址在此,地缘上的靠近让他们经常组织聚会交流,李治国开办的“福云咖啡”是这些阿里系创业帮聚会的据点。刚刚过去的4月,有50位旅游行业大佬出席的“长三角旅游CEO封闭沙龙”即是由福云咖啡主办的,足见其影响力之大。

在浙江有种精神叫“以小为美”,从小着手,把事情做细致,小公司可以在一起抱团取暖,因为彼此熟知对方,知道对方想要什么,随时借助资源。阿里系创业帮选择集聚在此创业,大约也因为如此。

来源:环球旅讯 记者:姚健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