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晶詹承翰口述:一个老牌游戏厂商是如何转战到手游的
i黑马游戏 i黑马游戏

唯晶詹承翰口述:一个老牌游戏厂商是如何转战到手游的

i黑马注:国内手游行业目前仍处于渠道为王的阶段,然而在一衣带水的台湾,手游行业已经发展的比较完善。渠道简单,游戏的娱乐性更为重要。2014年5月22日,两岸游戏产业高峰论坛及产品对接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以下为游戏茶馆的Simy在大会上采访唯晶的创始人詹承翰的内容。原标题为《茶馆专访唯晶:老牌厂商转战手游的点滴》,黑马小编对内容进行了一些调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风雷时代、寰宇之星、圣女之歌、守护者之剑……一个个游戏老玩家耳熟能详的名词,都指向了同一家公司——唯晶科技。小编Simy有幸与公司创始人詹承翰先生进行了一次愉快地交流。从中了解到了一个老牌的游戏公司转战手游的点点滴滴。以下摘选一些有趣的内容,分享给各位客官。
“唯晶是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工作室。源自于台湾,长于大陆,努力耕耘着两岸市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97年詹承翰先生创立风雷工作室、2000年成立了风雷时代,当时总部设在台湾。2003年公司立足于大陆市场,成立了唯晶科技,总部位于上海。目前詹承翰先生仍担任CEO一职。

公司早期在游戏史上取得了诸多成绩,如2001年便与大宇资讯、宇峻科技等合资成立了"寰宇之星";2002年便涉足游戏教育产业、全额投资加拿大一家游戏与动画设计学校;曾创造了《圣女之歌》、《小力失踪记》等诸多经典作品;同时它也是大中华地区第一家获得PS2游戏开发执照的公司。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游戏界的一名老人。

唯晶科技之前的十年都发展着力于游戏开发和外包业务。公司研发实力雄厚。目前公司400人中超过300人都是研发人员。十年中,已与海内外许多知名游戏厂商进行过合作,如SEGA、九城、THQ等等。

手游之路

“当时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定价,于是将它定价为7.99美元。没想到还成为了一个广告效果。”

2010年,唯晶公司初涉手游。他们当时只是想开发一款基于Unity的3D射击游戏,做的好玩一点、趣味一点。于是他们开发出了《Dark Break》。他们当时甚至不清楚定价策略,一个7.99美元就上去了。无心插柳柳成荫,游戏的受欢迎程度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日本上架一个礼拜就排名第三。也曾获得过IPAD动作类游戏全球第六、全类别游戏排名第十的成绩。

“当时想做端游的一些周边,于是我们想到了手机。”

2013年7月,唯晶发行了自制研发的PC网游《参天律》,耗时四年,耗资五亿台币。上线时便火热异常,论坛讨论人数突破140万(同期LOL是230万)常驻玩家也达到数十万。他们考虑是否能够进一步挖掘这一块市场,于是主意达到了人们形影不离的手机上面。

他们首先是7月推出了《参天律 打宝鸡》,主打的是与端游的互动,玩家可以通过进行一些小游戏,来给端游的账户里面赚取一些虚拟道具。同年10月份又推出了《究神录 参天律之外章》,这是一款完全独立的卡牌游戏,主要特点是原汁原味的画风,《参天律》的死忠玩家甚至将这个游戏看成一本虚拟收藏册。

端游给手游导用户,手游给端游做宣传。唯晶想要达到这样的双赢效果,也需要花大力气去推的。用詹承翰先生自己的话来说“那个时候(我们)是非常风光的。在台湾出端游又出手游,然后又(在台湾)铺天盖地地打了半年广告的基本就只有这一个游戏;搞得全台湾只要是玩家就都听过这个游戏。”

“我们都想做一点热血的东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唯晶科技身上有着一种“热血”的情怀在里面。富有个性、特立独行。同期网游都强调锁定战斗的时候,他们非要在《参天律》里面使用非锁定战斗。业界宣传都习惯用代言人的时候,他们也反其道行之。此外还有《KANO 天下加农》这款游戏,一款同名电影的手游。

《KANO》是台湾一部关于棒球的热血励志电影。而游戏的立项初衷只是当这个电影才出预告片时,他们看了之后觉得这个电影很热血,十分想要给这部电影做一款手游。之后便主动找到影片的导演,阐明来意。似乎是公司一贯的做事理念跟电影里面想要表达的东西很相似,两方一拍即合。唯晶科技在电影拍摄阶段便拿到了剧本。电影拍摄和游戏开发同步进行,电影方也积极参与游戏的制作和审查,来保证电影的精神。最后电影和游戏同时于2014年2月面世,受到了普遍的好评。

“我们也在努力探索着,想要找到一些不错的IP,再用我们的特长,即用游戏的方式去诠释它,再去擦亮它的招牌。”

谈到公司在研及规划中的手游时,詹承翰先生也透露出,他们现在也正在和霹雳集团旗下动漫公司合作开发一款手游3D,取材这些都来自于3D动画电影《奇人密码》的电视剧版本。据说这部电视剧版本将是由两岸合拍,大陆也会上映。所以到时候我们是否能在看电视的同时玩上游戏,这点也值得期待。
“同时我们更想要的是擦亮我们自己的招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但是这两年唯晶主要也还是想要发展自己的IP,其中最有分量的就是《圣女之歌》。《圣女之歌》是风雷时代的代表作之一,一二部距今已经超过了十年。今年年末将会推出《圣女之歌 三》,他们之后也会着力于相关作品的开发。詹承翰先生明确表示其中肯定会开发正统续作的手游版本。他们主要是想要让手中《圣女之歌》这个IP复活,重返市场,那作为游戏来讲,手游则是目前整个市场上不可或缺,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

此外,唯晶旗下目前最为重量级的端游《参天律》也在积极准备,进入内地市场。打造好《圣女之歌》和《参天律》这两个IP,就是唯晶接下来这几年的努力方向。

“就像我们去吃饭,好吃就行,你可以不用记着它。但我们想要的是那种老牌的餐厅,可以让人回味,就算很长时间后也能让人缅怀带来的乐趣的感觉。”

在我们谈话过程中,詹承翰先生多次说到招牌这个词。谈到对未来的发展规划时也是一样。詹承翰先生表示他们还是会选择继承一贯的传统,即一种研发设计的精神。希望出的游戏都希望带有一点个人色彩,还是想要做一些很热血很经典的游戏。不太会去选择那些短线的游戏,想要耕耘去做IP。
现在整个市场处在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这方面意识也就相对淡一些。大部分游戏基本上就是一个流量变现工具,适度留住玩家,适度让玩家吐出一笔钱。现在的游戏,许多更像是另一种能够自我满足的乐趣。

“詹”望市场

聊天途中也聊到了一些关于目前手游市场的一些状况。詹承翰先生也分享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

台湾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市场,玩家也是一群很具有国际范的玩家。其中有个生动的例子就是《智龙迷城》上架台湾,那时候还是日文版,就有超过100万的玩家去玩。整个市场的喜好构成相对比较均匀,没有说整个市场都出现同一种类游戏;市场上允许一些特立独行的游戏的存在,而且单机和网游都能活。台湾人口少,但整个市场规模不小,之前有报告显示,安卓这边人均付费额还处在世界前五的位置。

推广这边,台湾主要还是以线上媒体加上电视广告,主流移动端广告是FACEBOOK和LINE。而整个推广费用则相对较低,但现在也有被内地厂商拉高的趋势。詹承翰先生说,之前的时候,1000万左右台币,就能够做到双平台为其数周全方位的广告覆盖。

两岸市场作对比的话,台湾跟大陆比较像,但是又有一点不一样;台湾的手游市场比较综合,你大陆很成功的游戏在台湾也能成功,但台湾那边有些小众的单机游戏也会很成功。像是大陆手游有渠道商,坑不深你上不了。只是带来趣味但不花钱的游戏很难跟玩家见面。台湾那边比较自由,上架难度不高。
两岸相似的地方则体现在都比较爱攀比,很爱PVP,也很舍得花钱,那边也不乏台币战士。现在台湾的手游市场半壁江山都是大陆占据的。排行榜大半都是大陆游戏,还有很多都是大陆公司跨海运营。

整个玩家习惯和大陆都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市场结构则跟日本比较像,就是没有多的渠道环节,主流的只有Google Store和App Store。上架难度不高也正因如此。

詹承翰先生认为,游戏是一种艺术,它本身是无国界的,制作游戏的时候本身就可以立足于全球来看。而手机平台更具有优势的地方则是,平台自己就已经把全球市场打通,整个世界无缝连接,这是比端游和页游都优越的地方。


(本文为游戏茶馆Simy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游戏茶馆微信:youxichaguan
游戏茶馆微博:游戏茶馆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