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制片公司狮门的融资经: 构建金融平台放大资本资源杠杆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独立制片公司狮门的融资经: 构建金融平台放大资本资源杠杆

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制片公司,狮门通过细分市场定位、低成本组合投资、衍生收入的深度挖掘、版权库的稳定现金流、合作拍片的资源杠杆以及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和金融平台,实现了自成立以来连续15年的收入正增长,2012年票房总收入预计将达10亿美元。如果说合拍片是独立制片商延伸能力边界的主要手段和放大战略资源杠杆的重要途径,那么金融平台的构建则是其放大资本资源杠杆的重要途径。




在狮门的成长过程中,80%以上的金融资源都来自于外部投资平台,包括公开市场发行、私募股权融资、私募债权融资、可转债发行、电影基金募集等,此外还有收益权分享融资、发行权质押融资、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多渠道融资成为狮门规模扩张和拓展衍生收入渠道的重要支撑。事实上,狮门快速成长的背后是文化与金融的有机结合,其每次业绩飞跃都离不开金融投资人的支持。而狮门之所以能够得到金融机构的青睐,首先是其通过对利基市场的聚焦和低成本的组合投资降低了业务风险,通过对衍生收入的深度挖掘和版权库的构建提高了投资回报率。

今天,独立制片商已经成为电影制作环节的主力军之一,各大主流电影公司也都在积极寻求与有潜质的独立制片商合作。能否为投资人创造更好的回报决定了独立制片商能否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获得生存空间,而这方面狮门公司无疑是行业典范,中国的小马奔腾也迈出了一小步。2012年9月24日,有消息称,小马奔腾收购美国知名特效公司数字领域75%的股权,迈出了向外扩张的一步。虽然小马奔腾的尝试刚刚开始,尚无法与狮门影业成熟的并购扩张模式相比拟,但其严格的风险管理和成本控制,利用营销手段“以小博大”等做法都大有前辈狮门影业的风范,从签约导演、编剧,到项目的选择、融资、执行,小马奔腾都努力地丈量着艺术到商业的距离,它正成为中国影视产业从“江湖”到“商业”转变的缩影和排头兵。

狮门公司(Lionsgate,LGF.NYSE)创始人弗兰克。古斯塔(Frank Giustra)是加拿大著名矿业投行Yorkton Securities的前任CEO,公司高管中也有多名是Yorkton Securities的前任高管或私募基金的银行家,这个特殊的背景让狮门公司从成立之初就深刻理解金融投资人的重要性,并与各类金融机构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1997年5月,古斯塔从私募投资人那里募集到第一笔资金,此后又在8月和11月两次进行私募融资,合计为狮门公司募资1.2亿加元。用这笔钱,公司收购了蒙特利尔的一家独立制片商Cinepix FilmProperties Inc。的47.6%股权—狮门影业公司(LionsGate Film Corp。)的雏形。Cinepix擅长制作1500万美元以下的低成本影片,每年可生产10部左右,供应HBO等电视电影频道或其他规模较大的独立制片商。

1997年11月,狮门公司在多伦多交易所借壳上市,虽然此次上市并没能为公司带来新的股权资金,却让狮门得以借助换股方式吸收合并了Cinepix的剩余股权。除Cinepix外,1997年7月,狮门还以“现金+可转债+承债”方式收购了加拿大一处大型摄影基地(Lions Gate Studios);11月,又以“现金+换股”方式收购了一家位于洛杉矶的电视短剧和情景剧制作公司Mandalay Television LLC.;次年3月,与Mandalay的原股东Trigerstripes合资成立了Mandalay Pictures LLC.,致力于投资制作成本在1500万-7500万美元之间的A级电影,从而与狮门影业(Cinepix)自身定位形成互补。

借助私募融资和换股收购,狮门公司完成了最初的业务架构搭建,并于1998年11月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merican Stock Exchange)挂牌上市。此后,借助私募市场和公开市场的双重资本渠道,开始大规模扩张。

1999年12月,狮门启动新一轮私募融资,以优先股形式募集资金3300万美元,投资人包括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Paul Allen)、SBS广播公司、富达投资(Fidelity)等;2000年10月,狮门又从JP摩根、Dresdner-Bank、加拿大国家银行领衔的银团获得一笔2亿美元的贷款额度。利用上述资金,公司完成了对Trimark Holdings Inc。的收购,获得了一个650部影视作品的版权库,并由此启动了DVD销售制作业务,后来,这项业务成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

2003年6月和10月,狮门公司连续两次在证券市场公开募股融资1.06亿美元;12月,子公司LionsGate Entertainment又发行可转债融资6000万美元,并向摩根大通银行申请了3.5亿美元的并购贷款。在这些资金支持下,狮门完成了对独立制片商Artisan的收购。此次收购使公司版权库的影视作品规模从此前的2000部扩容到8000部(6200部电影+1800集电视剧),版权库的年收入规模也上升到2亿美元。

2009年2月,狮门再下一城,以2.5亿美元收购了节目导播电视网TV Guide;5月,公司将TV Guide的49%股权以1.23亿美元价格出售给摩根大通旗下私募基金One Equity Partner,在金融投资人的支持下完成了对电视节目网的业务延伸。

2010年以来,狮门又多次联合财务投资人参与对米高梅(MGM)、米拉麦克斯(Miramax)和顶峰娱乐(Summit)几大独立制片商的标购。最终,在摩根大通、巴克莱资本和投资银行杰富瑞集团的帮助下,完成了对顶峰娱乐的收购。

顶峰娱乐是《暮光之城》系列电影的出品方,过去4年共制作发行了31部影片,全球票房30亿美元(其中,前四部《暮光之城》的全球票房累计达25亿美元),一度超越狮门成为北美最大的独立制片商。2012年1月,狮门以4.2亿美元总价收购了顶峰娱乐,为此,公司发行私募次级债融资2亿美元,发行可转债融资4500万美元,并申请了5亿美元的并购贷款。狮门与顶峰的合并创造了全球最大的独立制片商,狮门也因此获得了顶峰60部影片的版权(包括《暮光5》的制作发行权)。

今天,狮门已成为北美地区最成功的、商业化运作的独立制片商。2011年,狮门影业的票房收入接近5亿美元;2012年,其《饥饿游戏》电影的全球票房就已突破6.5亿美元,预计全年票房有望突破10亿美元;此外,公司每年还制作约20部电视系列节目,并运营多个付费电视网;而版权库里的13000部影视作品更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旗下家庭娱乐部门(包括DVD销售、付费电视网、视频点播网及其他授权业务)每年可贡献6亿美元收入。2012年,狮门的盈利能力已超越好莱坞几大电影公司,排名北美地区第3,过去10年公司收入总额从1.84亿美元增长到15.88亿美元,市值从8000万美元增长到20亿美元,高速成长的背后离不开金融投资人的支持。那么,狮门是如何获得投资人青睐的?

细分市场定位、低成本组合投资、衍生收入的深度挖掘、版权库的稳定现金流、合作拍片的资源杠杆,以及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和金融平台,是狮门提高收益率、降低风险的重要手段。

细分市场定位,减少竞争

作为独立制片商,狮门的影片投资规模很难与华纳、福克斯等主流电影公司匹敌,也因此,它将核心产品定位于电影产业的利基市场,以恐怖片、动作片、艺术片及其他特殊题材的“类型片”著称,尤其是以《电锯惊魂》为代表的系列影片,确立了狮门在恐怖片细分市场的领导地位,并获得了相对稳定的观众群。目前,公司占有北美地区恐怖片DVD市场销售份额的20%以上,占有健身类DVD市场销售份额的30%以上,占有非影院版儿童影片市场份额的15%左右。

上述利基市场的总体规模虽然不大,但竞争者较少,同类题材的影片供给量有限,因此影片发行后不仅票房有保障,后续的DVD销售及授权费收入也相对稳定。如《电锯惊魂》系列前5部的累积票房收入已达5亿美元,并在全球销售了1500万张DVD,而与黑人喜剧王泰勒·派瑞(Taylor Perry)合作的电影,前4部的累积票房达到2亿美元,在全球销售了3400万张DVD,并向TBS电视台和福克斯电视台卖出了100集泰勒·派瑞作品。

今天,狮门的做法已经开始被其他独立制片商效仿,但由于利基市场的整体盈利空间有限,先进入者已经形成的品牌优势和渠道优势压缩了后进入者的投资回报空间,对投资人形成有效威慑,从而屏蔽了后来者的激烈竞争。

低成本组合投资,分散风险

在定位细分市场的基础上,狮门强调低成本影片的批量化制作。金融海啸以前,公司每年发行18-20部电影(金融海啸期间缩减到10-12部),2013财年预计发行20部影片,这一发行数量已与6大电影公司相当,但其单部影片的投资成本却远低于主流电影公司。狮门自制或合拍影片的制作成本通常在200万-2000万美元之间,一般不超过3500万美元,而收购版权后加工制作的影片,成本更低,一般在100万-500万美元之间,直接用于DVD销售或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影片拍摄成本也控制在100万-500万美元之间。

2011年3月,公司又宣布了一项微电影计划,即每年投拍10部预算在200万美元以内的微电影。低成本策略下,狮门影业单片的平均制作成本仅为主流制片公司的1/4至1/3。在电视制作领域狮门也同样奉行低成本、细分市场原则,这使得公司通常可以在电视剧发行的第一季里就通过有线电视网授权费、国际版权转让费、州政府补贴和DVD销售来覆盖成本。

狮门为何如此偏爱低成本影片?年收入近16亿美元的狮门并不是投不起大片,它对低成本影片的偏爱源自对“组合投资、降低风险”的考虑—每年20部影片的发行制作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单一影片的投资风险,实现了自公司成立以来连续15年的收入正增长。与之相对,像梦工场这类每年只投资2-3部高成本大制作影片的独立制片商则要承受巨大的业绩波动。

此外,低成本影片还降低了前期的资金压力,狮门通常要求影片拍摄前“合拍方或财务投资人的投资承诺+政府补贴+发行权预售”应达到制作成本预算的70%以上(大制作要达到80%以上),否则就不能开机,从而降低了拍摄过程中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作为独立制片商,狮门的每一项决策都以降低投资风险和提高投资人回报率为前提,而这也成为它赢得投资人信赖的重要原因。

拓展衍生收入,提高投资回报率

在预售海外发行权、提前回笼部分现金的同时,狮门通常会保留北美地区电影、DVD、电视等作品的多种发行权,以拓展衍生收入空间,提高投资回报率。狮门每年的DVD销量达1亿张,占有恐怖片DVD市场份额的20%以上,非影院版儿童电影市场份额的14%,运动健身DVD市场份额的30%,DVD市场总份额的7%,蓝光影碟市场份额的6%。公司的票房-DVD收入转化率是行业内最高的—与其他电影公司相比,狮门每1美元的票房收入,可多转化出相当于票房收入20%的DVD收入(表1)。

除了DVD销售,近年来狮门公司还大力拓展数字产品、网络产品。早在2003年,公司就通过收购Artisan获得了视频点播网CinemaNow的控制权,目前仍持有CinemaNow 30%的股权;2006年,狮门又与索尼和Comcast合资成立了恐怖片的跨媒体平台FEARnet;2007年,其与Viacom、派拉蒙、米高梅合资成立付费电视频道Epix,提供付费电视和视频点播服务;同年还收购了幽默视频网Break.com(NextPoint)42%的优先股权。

此外,公司还与苹果、亚马逊、微软XBOX、沃尔玛、百思买等签定了数字产品的授权协议。目前,狮门1000多部影视作品通过付费电视频道发行,2000多部影视作品通过数字多媒体发行,其票房-视频点播收入转化率为行业均值的两倍。过去5年,来自视频点播网(VOD)、数码产品、付费电视的收入以年均60%以上的速度高增长。2012财年,狮门数字渠道的分销收入已达1.15亿美元,贡献了总收入的7%,贡献了家庭娱乐部门总收入的20%。

从影院上映,到DVD销售、蓝光影碟发行,再到视频点播、付费电视、数字产品授权,以及衍生产品销售、全球化发行,衍生收入将电影产品的寿命从3个月延长到了3年,甚至更长时间。销售周期的延长贡献了多元化的收益结构,提高了总投资回报率,降低了电影票房收入的盈利门槛,有关数据显示,狮门发行的影片中,3/4都能盈利。

构建版权库,提供稳定现金流

狮门盈利的另一个法宝是其版权库。早期通过对Trimak等公司的收购,公司逐步积累起一个由2000部影视作品构成的版权库,到2003财年时,该版权库已经能够每年出品100部DVD,贡献4300万美元的稳定收益。此后对独立制片商Artisan的收购,使其版权库规模进一步上升到8000部影视作品(6200部电影+1800集电视剧),每年能够出品700部DVD,贡献2亿美元收入。2006年,公司又收购了独立发行商Debmar-Mercury,使版权库规模进一步扩充到12000部(8000部电影+4000集电视剧)。

目前,公司版权库规模已达13000部影视作品,成为独立制片商拥有的最大规模的影视版权库。未来,公司计划在每年自拍或合拍10-20部影片外,再收购70部影视作品,使版权库每年能够新增80部以上的影视作品。在此基础上,再对外单独购买50部影视作品的数字版权,为未来数字平台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

当然,以合适的价格收购版权只是第一步,版权库的价值释放更加重要。狮门定期对版权库的内容进行包装和再包装,制作成DVD产品或数字产品,分销给零售商(目前沃尔玛销售的DVD占狮门总销售量的38%)、DVD厂商、电视台以及数码厂商和网络平台。版权库内容的循环发行,使狮门任一时期在市面上流通的版权产品都保持在2000个以上,并不断更新,相关版权产品的销售收入达4亿美元,每年能贡献至少2亿美元的稳定现金流,基本覆盖了总部的运营成本,成为公司稳定发展的基础,而稳定的版权库收入也是狮门公司不同于其他独立制片商的重要特征。

总之,多样化的收入结构成为狮门稳定业绩的重要基础。2012财年(2011年4月-2012年3月31日),狮门15.88亿美元的总收入中,电影产品收入贡献11.9亿美元,电视产品收入贡献3.97美元。而在11.9亿美元的电影产品收入中,票房分账收入仅为2.09亿美元,其余来自DVD等家庭影院收入(5.82亿美元)、付费电视及其他电视台的授权播放收入(1.2亿美元)、国际版权收入(2.14亿美元)、子公司独立制片商Mandate的收入(0.55亿美元)。衍生收入已成为现代电影公司提高回报率的最重要渠道。

合作拍片,放大资源杠杆

在扩大收入渠道的同时,狮门也在放大资源杠杆。作为独立制片商,为了弥补自身资源能力的不足,公司采用了广泛合作拍片的模式,如在动画制作领域,狮门与拥有“蜘蛛侠”、“钢铁侠”、“X战警”等漫画英雄人物版权的惊奇娱乐(Marvels)达成协议,将共同制作8部原创系列动画片用于家庭影院系统;在恐怖片领域,狮门与鬼屋公司(Ghost HouseUndergroud)达成协议,每年合拍若干部恐怖片,直接用于DVD发行;在喜剧领域,继2005年与泰勒·派瑞签定3年3部影片的协议后,又在2008年、2011年两次续约,全面参与泰勒·派瑞作品的制作发行。

此外,2010年7月,狮门还与西班牙语电视台合作成立Pantelion Films,每年发行8-10部英语和西班牙语双语电影,瞄准美国的西班牙裔观众;2012年3月,又与电视节目制作公司雷鸟公司(Thunderbird Films)达成协议,合资组建Sea to SkyEntertainment,共同制作一些商业化的电视节目。

合作拍片已成为独立制片商延伸能力边界的主要手段。

多融资渠道,充分利用资本杠杆

如果说合拍片是狮门放大战略资源杠杆的主要手段,那么,金融平台的构建则是其放大资本资源杠杆的重要途径。在狮门的成长过程中,80%以上的金融资源都来自于外部投资平台,包括公开市场发行、私募股权融资、私募债权融资,可转债发行、电影基金募集等,此外还有收益权分享融资、发行权质押融资、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多渠道融资成为狮门规模扩张和拓展衍生收入渠道的重要支撑。

私募融资

狮门是一家以收购方式组装而成的公司,1997年公司凭借从私募投资人那里募集的1.2亿加元完成了对Cinepix(Lions Gate Film)、North Shore Studios(Lions Gate Studios)、MandalayTelevision的收购和Mandalay Pictures的组建。

1999年12月,狮门又从微软创始人之一Paul Allen、SBS广播公司、富达投资(Fidelity)处募集了3300万美元的优先股权资金,支持了后续版权库的收购。因此,私募股权资金成为狮门早期成长的最重要金融支持。

上市融资

1997年11月,狮门公司在加拿大借壳上市、1998年11月在美交所挂牌上市,两次上市都没能贡献股权资金,直到在1999年3月,公司才成功完成了第一次公开市场发行,承销商Yorkton Securities、First Marathon Securities、美林证券(加拿大)认购了625.6万股普通股,融资2880万加元;2003年6月,狮门又在美国市场增发融资3300万美元,10月,再度增发融资7350万美元,以此为契机,公司完成了对Artisan的收购,并将版权库规模从2000部扩充到8000部。

换股收购

对于狮门来说,上市不仅仅为了融资,更为公司提供了并购扩张的有力工具—换股收购。成立之初,公司就利用换股方式买下了Cinepix 52.4%的股权;1998年4月,狮门又以可转债方式换购了擅长制作纪录片和真人秀节目的Termite ArtProductions;1998年6月,以“现金+换股”方式收购了独立发行商International Movie Group;2000年10月,以“现金+换股”方式收购了Trimark Holdings Inc。(其中,现金支付2200万美元,股票对价2800万美元),获得了该公司一个650部影片的版权库,并由此启动了狮门的DVD制作销售业务;2005年10月,公司以“现金+换股+承债”方式收购了英国一家独立发行商Redbus,获得了130部影片版权;2007年6月,以换股方式收购幽默视频网NextPoint Inc。(Break.com)42%的优先股权;2007年9月,以“现金+换股+承债”方式收购了独立制片商Mandate Pictures(其中,现金支付4680万美元,股票对价1180万美元,承债7020万美元);2012年1月,公司又以“现金+换股”方式收购了顶峰娱乐(现金支付3.62亿美元,股票对价5000万美元)。

总之,高成长支撑下的高估值降低了狮门公司的换股收购成本,而频繁的收购扩张又进一步提升了公司的成长潜力,支撑着资本市场的高估值,并降低了换股收购成本,形成了收购扩张与资本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

跟片贷款

股权融资之外,债权融资也是影视公司的重要融资渠道。

早在1999年3月,狮门就与大通曼哈顿银行达成一笔由保险资金担保的跟片贷款,即,针对由Mandalay出品、派拉蒙或其他国际发行人发行的A级影片提供单片贷款额度。

2009年10月,狮门又获得了一笔1.2亿-2亿美元的跟片循环贷款额度,贷款以电影发行版权质押,并在电影发行后9个月内偿还。

银团贷款

不过,跟片贷款无法满足公司整体扩张和版权库扩容的战略需求,为此,它需要基于公司整体的信贷额度。但影视领域的高度不确定性又使得任意单一银行都不愿独立承受高风险,于是就有了银团贷款的需求。

作为娱乐传媒领域的新生力量,狮门的成长一直受到摩根大通的支持,2000年8月,以JP摩根、Dresdner-Bank、加拿大国家银行领衔的银团为狮门公司提供了2亿美元的循环信贷额度。

并购贷款

此外,以并购著称的狮门自然也少不了利用并购贷款这一金融工具。2003年12月,为完成对独立制片商Artisan的收购,公司就与摩根大通银行达成3.5亿美元的并购贷款协议,包括1.35亿美元的5年期定期贷款和2.15亿美元的5年期循环信贷额度。此次收购使公司版权库规模从此前的2000部影视作品扩容到8000部。2012年1月,为完成对顶峰娱乐的收购,公司又借助与摩根大通、巴克莱资本等金融机构的合作,获得了一笔5亿美元的定期贷款支持。与换股并购一样,并购贷款是狮门扩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金融工具。

可转债发行

除了股权和债权等传统融资工具,可转债等结构化金融工具也成为许多文化娱乐企业的偏爱。由于业务的高度不确定性,文化企业的现有股东与新投资人之间经常出现较大的估值差异,此时,狮门就会选用可转债融资工具,它既可以避免低价发行股票带来的过度稀释影响,又降低了债券融资利率。

如2003年12月,狮门全资子公司Lions Gate Entertainment(以下简称“LGE”)就曾发行7年期可转债融资6000万美元,票面利率4.875%;2004年10月,LGE再次发行20年期可转债融资1.5亿美元,票面利率仅2.9375%;2005年2月,发行了20年期可转债融资1.75亿美元,票面利率3.625%;2009年4月,又追加发行了票面利率3.625%、16年期可转债融资6660万美元;2012年1月,再次发行5年期可转债融资4500万美元,票面利率4%。上述可转债的发行期限均在5年以上,最长达20年,但融资利率都在5%以下,显著低于公司同期贷款利率,从而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

此外,公司还通过发行认股权证进行小规模融资。如2004年6月,狮门发行在外的206万股认股权证被执行,收到认股资金1030万美元;2005年3月,又有216.8万股认股权证被执行,收到认股资金1080万美元。这些认股权证也成为公司吸引优秀人才、降低固定管理费用的重要工具。

私募次级债发行

不过,金融危机期间,股市和债市的双双崩盘使公开市场融资渠道近于封闭,狮门开始更多使用私募市场的次级债券融资渠道。由于此类债券的投资人在偿债优先级上低于以发行权或版权质押的银行贷款,所以,融资成本较高(在10%以上),但作为金融危机期间少有的融资渠道,它仍然发挥了重要作用:2009年10月,狮门发行7年期私募次级债融资2.36亿美元,票面利率10.25%;2011年5月,追加发行5年期私募次级债融资2亿美元,票面利率10.25%。

在这些资金的帮助下,狮门安然度过了金融危机。

剩余收益分享权融资

所谓剩余收益分享权融资,其实就是项目层面的股权融资。通常,制作方与投资人(一般为电影基金)达成协议,在未来几年就一揽子规划中的影视作品进行共同投资,基金方在每部影片中的投资额度不同,但有一个统一的投资比例上限和协议项下的总投资额上限,相应地,投资方可根据实际出资比例分享每部影片的剩余收益(即从票房收入中扣除发行费用、制作成本和主创团队收益分享后的剩余收益)。

如2007年5月,狮门与私募电影基金Pride Pictures达成协议,Pride将在未来3年为23部狮门影片的制作、收购、营销、发行提供总额达2.04亿美元的资金(包括3500万美元债权资金、3500万美元股权资金,以及1.34亿美元的授信额度),具体到每部影片的参与比例不同,但不超过50%,并获取对应份额的投资制作收益(2009年5月在金融海啸冲击下,上述协议终止)。

政府资金扶持

除商业平台的剩余收益分享权融资,政府平台也常以剩余收益分享的方式支持本地区影视企业的发展。2001年,公司就曾与加拿大魁北克政府基金SGF合作,由SGF为狮门旗下合资动画公司CineGroup提供1400万加元的股权资金,用以支持其家庭娱乐产品的制作;2007年7月,SGF又与狮门公司达成协议,将在未来4年为狮门提供总额1.4亿美元的股权资金,SGF在每部影片中的投资比例不超过35%,该协议项下的总投资额将达到4亿美元(含狮门投资部分),但每年的投资总额不超过1亿美元,项目扣除制作成本、发行费用和主创团队收益后的剩余收益按各方投资比例分享。

除以剩余收益分享方式提供股权资金外,政府机构还以贴息贷款、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方式支持影视企业发展。而狮门则以擅长利用各国、各地方政府的各类补贴优惠著称。如2008年4月,狮门与宾夕法尼亚州政府达成协议,在未来两年内可以获得一个为期5年、总额为6550万美元的贷款额度,作为交换,公司将在2年中为宾州提供一定数量的就业岗位,或投入等额的制作资金,满足条件的影片可以申请不超过核准预算50%的贷款额度,贷款利率仅为2.5%。

此外,狮门还广泛申请加拿大和德国政府的税收优惠、英国政府的财政补贴等,2009财年,公司从各国政府获得的税收优惠总额达到3940万美元,2010财年进一步上升5170万美元。

政府投资平台已成为公司分散投资风险、提高投资回报的重要渠道。

与私募基金合作收购

近年来,随着狮门收购规模的扩张,换股和并购贷款的资金支持已不足以满足其扩张需求了,公司开始扩大与私募基金的合作范围和合作形式。2009年2月,狮门以2.5亿美元收购了节目导播电视网TV Guide,3个月后又将TVGuide 49%股权以1.23亿美元价格出售给摩根大通旗下私募基金One Equity Partner。此举降低了公司的收购资金支出,但保留了对收购公司的完整控制权。

合作收购之余,狮门也通过与私募基金合资成立公司共同拓展新业务,如2010年4月,狮门就与传媒通讯领域的知名私募基金Saban Capital Group合作成立Tiger Gate Entertainment Limited,负责运营Saban在亚洲地区的多个付费电视频道,并发行动作片、恐怖片及其他电视节目。合作中,狮门负责运营,而私募基金则提供资金支持,双方各取所需。

成立自己的电影基金

在利用第三方电影基金的同时,狮门也成立自己的电影基金,如2001年成立了有限合伙企业CineGate,融资2.7亿加元,投资于加拿大的影视制作,狮门作为管理人从中获取管理费及提成收益。2007年5月,公司又募集了4亿美元的电影基金;7月,募集了1.4亿美元的电视和电影基金,从而扩大了管理资产规模。

综上,狮门80%以上的资金都来自于外部资金的支持,包括私募股权资金和私募债权融资、公开市场股票发行和可转债发行,此外还有剩余收益权分享融资、版权库的质押融资、跟片贷款、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并通过融资租赁降低设备初投资,通过票房分账降低主创人员的固定投入。

截至2012年财年,狮门公司总资产28亿美元,其中,银行贷款6亿美元(5亿美元是收购顶峰娱乐的并购贷款),私募次级债融资4.3亿美元,可转债融资1亿美元,剩余收益分享权融资4.2亿美元(包括私募基金在项目层面的资本投入,以及应付给私募基金和主创人员的票房提成),跟片贷款5.6亿美元(主要是针对单一影片的发行权质押融资,政府的贴息贷款,以及版权库的质押融资),实际股东权益不到1亿美元—多渠道融资最大限度使用了资本杠杆,加速了企业的规模扩张。

规模扩张的新阶段

在过去几年中,狮门的商业模式已吸引了很多投资人的关注。在广泛投资平台的支持下,开始大规模的收购扩张。2009年3月,狮门买下了系列小说《饥饿游戏》(Hunger Game)的电影版权,当时该系列的第一部仅卖了50万册,但随着第二部和第三部的发行,销量持续攀升,目前已累积销售3650万册,为此市场将其视为继《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后的又一本传奇之作(《暮光之城》的全球发行量达1亿册)。

2011年,狮门投入1亿美元投拍《饥饿游戏》第一部,这是其历史上最大手笔的制作,当时预估票房收入2亿美元,总收入3亿美元,利润约1亿美元。2012年3月,《饥饿游戏》正式上映,首日票房6800万美元,创造了非系列电影首日票房的新纪录,目前《饥饿游戏》第一部的全球票房已达到6.5亿美元,远超预期。后续三部《饥饿游戏》的预期票房也随之上升,当然投资规模也在增加。此外,每年公司还计划拿出4-5亿美元用于电影或电视节目版权的收购,以不断扩充版权库。

除了制作规模的扩大和版权库的扩容,狮门的并购规模也在扩大。2010年,公司曾联合金融家卡尔·伊坎(狮门的大股东)对濒临破产的米高梅电影公司发出了收购要约(卡尔·伊坎也是米高梅的主要债权人之一),虽然最终的收购方案被米高梅董事会拒绝,但公司的扩张野心并没有受到打击。

2012年1月,狮门以4.1亿美元完成了对美国另一主要独立制片公司顶峰娱乐(SummitEntertainment)的收购,此次收购使狮门的票房规模又上了一个新台阶,计划于2012年11月推出的《暮光》系列第五部预期将使狮门票房再增加4亿美元以上。

独立制片商的模式启示

自1997年以来,狮门的收入规模已从最初的4500万美元增长到今天的近16亿美元,过去10年收入的年均增幅达到20%,而股价则上涨了570%。与之相对,迪士尼(DIS.NYSE)同期的股价涨幅仅为180%,新闻集团(NWSA.OQ)上涨了160%,时代华纳(股票代码TWX.NYSE)涨了60%,而独立制片商梦工场(DWA.OQ)自成立以来股价则下跌了50%。

事实上,狮门快速成长的背后是文化与金融的有机结合,其每次业绩飞跃都离不开金融投资人的支持。而它之所以能够得到金融机构的青睐,首先是狮门自身通过对利基市场的聚焦和低成本的组合投资降低了业务风险,通过对衍生收入的深度挖掘和版权库的构建提高了投资回报率。

当然,风险的降低和回报率的提高不一定要用低成本和利基市场策略,但对于创新周期短、投资回报高度不确定的文化企业来说,要吸引金融投资人的关注,首先必须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使自身的风险-回报达到市场化水平,在此基础上,再借助多元融资渠道和政府政策扶持,把风险收益以更合理的方式分配给不同类型的投资人,从而在最大范围内调动社会资本,推动文化企业的规模化进程,而规模能够进一步地分散风险和创造衍生价值。

因此,狮门公司的成长启示就是,文化与金融的结合要求文化企业优化自身业务平台,增强金融意识。

独立制片商模式

独立制片商是指那些不直接附属于主流电影公司的制作公司,它们必须在大片场之外寻找投资人,通常50%以上资金来自于主流电影公司之外的投资人。因此,独立制片模式的发展与金融创新密不可分。

早期独立制片商的成立主要是为了对抗大型电影公司的垄断,但由于当时电影产业的资本渠道并不畅通,所以大多数独立制片商并不能实现独立生存。后来随着数字摄影技术的广泛应用,胶片成本大幅下降,于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中,独立制片商发行的影片成为低成本影片或文艺片的代名词,这些影片的拍摄成本通常只要几百万美元,一般不超过2500万美元,几乎没有任何宣传活动,仅在少数影院的非主流时段或电视电影频道播放,或直接制作成DVD销售。

但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私募电影基金的崛起,大量业外资本涌入电影产业,从而为独立制片商提供了更广泛的资金渠道,于是独立制片商开始摆脱低端形象,进入主流市场。像梦工场这类独立制片商单一影片的投资规模也达到数千万美元,票房收入过亿美元。狮门公司作为最大的独立制片公司,其目前的年票房收入超过10亿美元。

文化产业评论朱嘉:狮门靠争议片、恐怖片起家,通过并购和多元化发展逐渐壮大,凭借《饥饿游戏》、《电锯惊魂》等系列卖座电影,渐渐发展成为好莱坞第七大制片公司(传统六大:华纳、索尼、福克斯、坏球、迪斯尼、派拉蒙)。所谓独立制片公司是指那些不直接附属于主流电影公司的制作公司,它们必须在大片场之外寻找投资人,通常50%以上资金来自于主流电影公司之外的投资人。因此,独立制片模式的发展与金融创新密不可分。

在狮门的成长过程中,80%以上的金融资源都来自于外部投资平台,包括公开市场发行、私募股权融资、私募债权融资,可转债发行、电影基金募集等,此外还有收益权分享融资、发行权质押融资、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多渠道融资成为狮门规模扩张和拓展衍生收入渠道的重要支撑。通读全文,可以看到狮门快速成长的背后是文化与金融的有机结合。正如前一段时间,文化部、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联合出台《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查看回复关键词“文化金融”),我们的文化金融融合发展必将催化出咱们自己的“七大”电影公司。

文章来源:新财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