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沉溺直播致教师学生平台三损失?
i黑马教育培训 i黑马教育培训

另一面:沉溺直播致教师学生平台三损失?

过去的一年商业公司纷纷布局网络教育,直播更成了各公司的主要发力点,无论是较早的YY、多贝,还是现在的QQ、淘宝,网络教育已经到了无直播不欢的境地。但是,直播非但不是解药,却是网络教育的毒药,对各方都害处大于益处。
直播让老师不思进取

如果是视频录播课程,因为允许反复播放和深入思考,老师视频中的过分口语化、不严谨表述都会被学生轻易的发现,并影响学生对该教师的评价。如果是文本材料,学生利用搜索引擎定位其中的不准确更容易。但课程直播期间,问题不易被及时发现;即使被部分同学指出来,掌握控制权的老师也可以置之不理。对于教师来说,备课与否影响不大,只要嘴一直在动,熬过直播的时间,就一切都过去了。与录播相比,直播会潜移默化的弱化老师准备的付出,阻碍进步。

直播让学生被动懈怠

与异步课程允许学生任意时刻反复学习不同,同步课程给学生的预期是,课程进行期间是学习时间,课程进行结束则学习结束,学生需要做的只是等待下一次开课即可;而视频直播在此基础上又加上了节奏快且不受控,学生不能随时终止深入思考;此外直播又多是老师主讲,学生主听,无主动思考、主动搜索、主动求解、主动验证……所有这些都导致了学生比线下学习更容易懈怠被动。而网络教育又没有线下面对面环境的强监控,这种懈怠被动对学生学习的损害是变本加厉的。

直播让平台陷入尴尬

首先,网络教育平台多立意于扭转应试教育对学生的伤害,共享优质资源,推动教育改革。不难发现,应试与传统课堂的老师主讲-学生主听是相辅相成的,共同指向批量生产达到相同要求的人的目的。这种教育方式归根到底是工业革命的产物。然而直播课程继承了这一遗产,仍旧是主讲-主听,这种方式与应试教育是孪生兄弟,与扭转局面背道而驰。其次,如今互联网的整体风格是用户高度参与的,用户要写微博、发博客、评论、点赞、投票……看本身实在不是学生的用网习惯,况且课程一没有电视剧有趣、二没有动漫短、三还要投入大量注意力思考。用这种非互联网的方式做互联网产品,再用互联网的指标考评用户行为,实在是拧巴到不行。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直播都不是好的互联网教育形式,更不用说最好……负责任地讲,无论从教师、学生还是网络平台角度,要想网络教育有所发展,都需要改变主讲-主听和直播的模式,提升教师的异步教学技能,学会利用异步资源集合和可参与的活动引导学生持续参与。对老师、学生来说,这种转变都非常困难,但却是从线下发展到网络必须经历的疼痛。

作者:Andy学习范儿 来源:芥末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